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中国人春节花钱有多野?

摘要: 一线城市的春节消费总额被二线城市反超,更是成了返乡人口春节花钱爆发力的最佳例证。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公众号西部城事(xibuchengshi0518), 文丨城事研究局,钛媒体经授权转载。

春节小长假结束了,返乡青年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北上广深继续流浪。对他们而言,过年这些天,如果要找一个概括性关键词,那一定是花钱!

春节不同于十一黄金周,后者更多是中高收入群体,或者说有闲阶层的专属,底层务工人员该搬砖还是要搬砖,春节则属于不分群体、阶层集中撒钱的时刻。

名目繁多的礼仪习俗,要花钱;亲朋好友、父母长辈的红包礼品,要花钱;推不掉的饭局和聚会,还是要花钱。至于返乡交通成本,更是必不可少。

一个工地上的建筑工人或者送餐员,回家之前也得找总监以上级别的发型师,把自己收拾得利索。

一句话,春节是中国人花钱最野、最无所顾忌的时刻。

商务部的数据显示,除夕至正月初六(2月4日至10日),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10050亿元,首破万亿,比去年春节黄金周增长8.5%。

一线城市的春节消费总额被二线城市反超,更是成了返乡人口春节花钱爆发力的最佳例证。

春节零售餐饮消费增速跑赢了GDP

中国人过年没别的事,回家就是为了体面地花钱。红包礼品餐饮娱乐交通,大大小小的开支算起来,不上万基本拿不下来。

相当于什么概念?不久前,统计局“月收入2000元~5000元为中等收入”的说法引起广泛讨论,这个数据属于被误读,不过仍有一定的参照性。事实上,2017年,中国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只有25973.79元。

而且,春节期间现金往往比移动支付更有市场,所谓入乡随俗,也只有现金红包上还残留着仅有的年味了。

除去红包这种不计入经济数据的开支,年货、餐饮、娱乐、交通,哪一项都是刚需,当然也能够产生实实在在的GDP。

前面提到,刚过去的春节黄金周,中国的餐饮零售消费总额首次破万亿,相当于花掉了海南省全年GDP的两倍,花掉了安徽省2017年一年的零售总额。

2018年中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38.1万亿元,平均每天大概1044亿元的样子。按照万亿计算,春节期间国人花钱明显提速了1.5倍,每天散财近1500亿元左右。

其实更能凸显国人春节大手笔花钱的,还不是总量,而是增速。

来源:联商网

过去十年间,春节七天的零售餐饮消费,同比增幅就没有低于过两位数,2011年更是达到19%的水平,今年春节8.5%的增速反倒是创下了新低。

可以将它与GDP增速对比。2012年,春节零售餐饮销售额是4700亿元,2018年是9260亿元,增长了近一倍,具体增幅为97%。

而2012年全国的GDP是54万亿元,2018年90万亿元,六年增幅为66.67%。也就是说,国人过年花钱的增长速度,明显跑赢了GDP。

再看收入状况。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24565元,2017年是36396元,五年增幅为48.2%;同期春节零售餐饮消费总额的五年增幅,则高达78.7%。

过年花钱增速,再次将收入增速甩在了后面。它说明,哪怕收入没提上去,过年回家时也一定不能露穷。不露穷,便是最实在的返乡指南。

钱花足,红包给够,年夜饭一定要上档次,面子方能挂得住;在乡亲父老面前留下一个闯荡成功的印象,那才不枉跋山涉水回家过一次年。

所以中国人过年,花钱一定要够野,够洒脱。

上海不敌西安,消费格局被打乱

过年是流动人口大迁徙的窗口期,一方面花钱的场景,从一线城市大量转移到小县城;另一方面,工厂企业停工停产,商店关门,物价剧烈上涨。

在春节,找最普通的总监老师剪个头发,花上100元稀疏平常。餐馆更不用说,普遍会加收10%~20%不等的服务费。有车一族,没有翻倍的价格,别想洗一次车。

不过这都抵挡不了国人春节撒钱消费的欲望。对返乡青年来说,撇开刚需的要素不谈,回到家乡还是用一线城市的工资水平在县城消费,所以未必会如此“肉疼”。

而随着消费场景的转换,一二三线到十八线小城,在春节餐饮零售消费总量上的排名,也出现了一些趋势相反的变化:中西部地区成为消费主力,小城市等来了唯一能够将大城市比下去的时机。

比如来自上海的数据显示,春节7天共发生消费177.3亿元。西安的春节档,销售额却达到约183.9亿元,比上海还高。

消费主义一向突出的成都,春节预计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50亿元,比上海低不了多少。

作为参照,我们可以引入GDP和全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对比。

2018年,上海的GDP是32679.87亿元;西安是8349.86亿元;成都是15342.77亿。至于社消总额,2017年上海排全国第一,是11830亿元,西安是4330亿元,成都是6404亿元。

2017年各地收入、消费数据,来源第一财经

经济总量只有上海四分之一、社消总额不到上海一半的西安,在春节消费总额上,却把上海甩在了后面。它足以说明低线城市春节花钱速度的猛烈提升。

将西安的社消总额除以365天后乘以7,再与春节消费总额对比,可以发现西安人春节期间在用平日里两倍的速度花钱。如果将样本缩小到消费体量本就不大的县城,花钱提速还会更加猛烈。

值得一提的是,在春节消费总额增速放缓,财经人士喊出“这个春节,大家突然不舍得花钱了”,二三线城市反而维持着不错的势头。

比如西安,同比增长15.66%;成都,同比增长10%;像北京,市商务局重点监测的120家商业服务业企业,同比增长只有4.9%。

低线城市乃至县城里春节市场的繁荣,与流动人口返乡息息相关:

《流动人口社会融合蓝皮书》显示,广州、深圳、珠海等地的外来流动人口,占常住人口的比例,超过了60%。

流动人口回乡,打拼一年后尽情花钱,以至于不同等级城市间的消费地位,发生了短暂的反转,经济强则消费强的规律失灵。

这再一次说明,中国人春节花钱够野,野到可以一次性地改造消费强弱格局。

小县城也有短暂的消费春天

当然,大城市的流动人口返乡,春节消费总额减少,在一些偏高端的消费上,它们依旧是绝对的主力人群,花起钱来毫不吝啬。

最具代表性的是春节旅游。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全国旅游接待总人数4.15亿人次,旅游收入5139亿元,其中一二线城市居民是消费主力军,消费金额占比达63.6%。

富裕的上海人,春节就格外热衷旅游消费。根据统计,上海居民外出旅游消费共计983.2万人次,发生消费为111.2亿元,人均旅游消费全国第一。

外地人回家了,本地人出城了,花钱场景转移。这也解释了为何上海春节零售餐饮消费额如此低。

那些返乡的人口,当然不把钱花在旅游上;而对于低线城市和落后地区来说,春节团圆的传统观念很强,无论是观念还是财力,对春节旅游的接受度相对要更低。

当然有钱自然不愁花不出去。来自猫眼的数据显示,随着电影市场下沉,IMAX影院的增长明显出现了向四五线城市下沉的趋势,这两个级别城市的三年增长率都超过了100%。

除了K歌、搓麻将,返乡人口和小镇青年们喜闻乐见的消费场所,从过去的网吧转移到电影院,它们和一二线城市人群一样,第一时间享受春季档的观影娱乐。

市场下沉,消费升级,为国人在春节的爆炸式花钱,提供了各式各样的消遣渠道。

无论请客、还是送礼,春节消费,自然不能不提酒。酒类垂直电商1919的数据显示,春节这一周,三四线城市和县域市场的销售开始大规模增加。

小汽车也是一个观察窗口。2017年开始,汽车产业的增速明显放缓,当年的累计销量达2376.44万辆,同比增幅只有2.1%。不过县城里的春节大堵车,才刚刚开始。

比如“正解局”就提到了一个段子:

一个是村头的张叔家初六嫁女儿。早上7点从娘家出发,100多公里的路程,到酒店已经是下午1点。不仅是新娘迟到了,错过了吉时,许多来吃酒席的亲朋好友也迟到了。酒席都散了,还有人在路上。

堵车不再是大城市的特权,春节的县城,可以看到全国各地的车牌,它们排起长队,和摩托车、自行车混杂在一起,成为繁荣与落后并存的象征。

哪怕忍受舟车劳顿,也要自驾回家,它也显示出国人春节不计成本的一面。

小结

花出去的是钱,挣回来的是面子。中国人历来爱面子,又讲究礼尚往来,春节消费爆炸式增长,跑赢GDP,跑赢收入,自然是意料之中。

不过花钱太野,人情负担、礼数太重,容易让消费滑向攀比。七天掏空几个月的工资老本,这也是大家越发觉得过年太累的原因。

这样看来,今年春节全国零售餐饮增速下降,也许只是个开始,毕竟花钱太野的中国人,已经越来越过不起年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精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精选
精选

精选和转载来自其他媒体的趣闻

评论(3

  • 野去里 野去里
    回复
    0

    CPI一年涨多少来着?

    2019-02-14 14:07 via weibo
  • 阳正东 阳正东
    回复
    0

    除息之前的几天花钱更多吧

    2019-02-14 13:01 via weibo
  • 钛ap9BU9 钛ap9BU9
    回复
    0

    一线城市过年后变空城了

    2019-02-14 12:44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