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透视通用年报中的创新业务:电动汽车尚未盈利,自动驾驶三年亏损15亿美元

摘要: “我们对GM Cruise 的投入不会吝啬。”通用汽车董事长兼CEO玛丽·巴拉说,“预计2019年将在GM Cruise部门投入约10亿美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特斯拉走出亏损泥潭、连续两个季度实现盈利的同时,北美车企巨头通用汽车(GM)的电动汽车业务却遭遇了盈利困扰。

北京时间2月7日,通用汽车发布了2018年全年财报。

财报数据中的亮点包括,全球销量约达840万辆,创造了1470亿的净收入;息税前利润为118亿美元,营业利润率达到8%,直逼全球最赚钱的车企丰田,甚至豪华品牌戴姆勒。

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中,被问及电动汽车何时获得营业利润,通用汽车董事长兼CEO 玛丽·巴拉(Mary Barra)表示,

“我们认为会是下一个十年初,我不会对电动汽车的盈利性提供更多细节。”(原文:I would say early next decade, but I wouldn't put any more specificity on EV profitability than that. And I'll say on your second question is, we believe in an all EV future.)

作为一家传统车企,通用汽车对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等前沿技术的投入力度十分激进。

其不仅有斥资10亿美元收购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的大手笔,在全球市场,通用也已经推出凯迪拉克CT6插电式混合动力车、雪佛兰Volt沃蓝达、别克VELITE 5增程式混合动力车、宝骏E100纯电动车,以及与特斯拉Model 3比肩的雪佛兰Bolt 纯电动车等新能源车型。

据路透社报道,通用在北美的电动汽车总销量已经突破20万辆,达到了触发 “7500美元联邦税收抵免可逐步取消” 的门槛。2018年7月,特斯拉成为达到这一门槛的首家电动汽车制造商。 

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各国排放法规日渐收紧,汽车厂商发展电动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等新能源车,已经是兼顾战略和监管要求的举措。但受限于动力系统、研发的高额成本,盈利已经成为车企电动汽车业务的首要难题。

通用并不例外。

电动汽车的盈利之踵

钛媒体注意到,通用还在财报声明中指出,“公司的电动汽车战略受限于降低制造成本的能力,而电动汽车的盈利能力将对公司整体业务产生影响。”

雪佛兰Bolt EV,是通用推出的一款主力纯电动车型,售价3.7 万美元(含美国政府补贴后为3 万美元),单次充电续航里程238 英里。

知名投行瑞银集团曾对上述车型进行过成本拆解,Bolt EV的动力电池和动力系统都由LG公司供应,其中动力电池的能量成本为145 美元/千瓦时,仅整车电池成本达到8700 美元——也就是说,该款车每销售一辆即亏损7000美元(息税前)。

而与Bolt EV定位类似的Model 3之所以能够带领特斯拉连续两个季度盈利,不是因为钢铁侠马斯克有特殊的盈利之道,而是借助高性能电动车定位,特斯拉推出了四驱版和高性能版Model 3,并将3.5万美元的标准版一再推迟交付,以此扩大利润空间。

自Model 3交付以来,长时间以超过4.5万美元的价格起售,高性能四驱版的售价甚至达到6.4万美元,逼近Model S。

近日,特斯拉CEO马斯克在推特上公布了 Model 3 的成本,“Model 3的成本现在约为3.5万美元(在节省了约8000美元的信贷和燃料成本之后)”,以中等续航版4.29万美元的最新售价计算,Model 3的毛利也将超过22%。

Elon Musk 截图

 Elon Musk 通过个人twitter公布了 Model 3  的成本

然而,雪佛兰不是特斯拉。受限于品牌定位,推出高配版本以拉扯盈利空间的策略,对于 Bolt EV显然难以适用。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玛丽·巴拉对分析师声称 “将对电动汽车的盈利预期拉长”。日前,通用旗下的高端品牌凯迪拉克公布了其第一款纯电车型照片,该款车型将基于通用汽车的全新平台“BEV3”开发,而该平台预计将于2021年推出,这符合“下一个十年”的时间表。

实际上,除了通用,其他传统车企的电动汽车业务也都为盈利问题困扰。

以通用的中国合作伙伴上汽集团为例,2018年,上汽新能源销量约为9.7万辆,接近2017年销量的两倍。

然而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上汽荣威相关负责人透露,

“如果今年电动车补贴退坡过大,像Ei5这样主打性价比的电动车,将面临卖一辆亏损一辆的尴尬局面,目前企业也在制定相关应急策略。”

全球电动汽车市场都在依赖政府的财政支持,走出襁褓期。通用汽车也在财报中提到,公司的电动汽车业务一直受益于政策支持,而这一支持目前正在减少。

美国国会2017年年底通过税收改革法案,汽车制造商销售的前20万辆电动汽车,可以享受7500美元的税收抵免财政激励,而在销量达到20万辆后,其享有的税收抵免将逐步减少,直到停止。

而中国自2013年实施的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也将在2020年完全退出。日前,新创电动车企小鹏汽车宣布小鹏G3上调补贴后全国统一价2-3.4万元,即因补贴退坡,企业难以消化成本所致。

因此,当政府财政支持逐渐退出,将首先对定位在中低端市场的电动汽车企业提出盈利考验。

自动驾驶三年投入15亿美元

除了在新能源车领域进行多线布局,在自动驾驶领域,通用汽车也于2016年5月,斥资10亿美元收购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连同2017年福特对Argo.ai的10亿美金收购案,将中美两地的自动驾驶创业推向热潮。

借助资本并购,通用很快成为首家量产工厂组装自动驾驶测试车辆的公司。去年8月,该公司已开始测试自动驾驶汽车打车服务应用,并在硅谷附近用自动驾驶汽车运载公司员工。

与电动汽车一样,自动驾驶同样是一项需要进行大量资金投入的创新业务。据年报信息,通用自动驾驶子公司GM Cruise从2016到2018年,每年亏损费用分别达到1.71亿美元、6.13亿美元和7.28亿美元(息税前),总亏损15.12亿美元。而结合通用公布的GM Cruise销售成本来看,这家公司尚无造血创收能力,所谓亏损即投入。

分析师电话会议中,通用汽车董事长兼CEO 玛丽·巴拉甚至披露了一个细节,2018年GM Cruise的投入为7亿多美元,而仅在第四季度即投入了2亿美元。

资金投入带来的是Cruise团队的扩张,据通用披露,GM Cruise已经从 2016 年被收购之初的46人扩张到1100 人。

而根据加州DMV(车辆管理局)公布的数据,2017年,GM Cruise在加州注册的自动驾驶测试车队已经达到94辆,超过谷歌的75辆,测试里程也以13万英里逼近谷歌Waymo的35万英里,位居第二。

伴随GM Cruise在2019年实现商用的节奏,该公司在2018年投入的自动驾驶测试车无疑会继续增加,这一数据需要等待加州DMV的报告披露。

同时,为了尽快推动自动驾驶车量产,2018年初,通用还宣布为密歇根的两座工厂投资超1亿美元,用于生产组建Cruise自动驾驶车队以及囊括了众多传感器的车顶模组。这些自动驾驶汽车是通用首批具备量产形态的车型,没有方向盘或者油门/刹车踏板。
雪佛兰Bolt EV改装的自动驾驶车队

GM Cruise基于雪佛兰Bolt EV改装的自动驾驶车队

当然,自动驾驶业务所需的大量资金投入和产业链资源,也让通用在2018年开放了GM Cruise的股权结构,相继引入软银和本田两大重磅投资方。2018全年报中,通用汽车对这两起融资案进行了详细披露。

2018年5月31日,GM Cruise与软银愿景基金订立股权购买协议,软景愿景基金会将所购权利和义务转让给软银投资集团;2018年6月,GM Cruise向软银发行22.5亿美元可转换优先股,此次股权发行分两次进行,首批9亿美元已经认购完成,占据GM Cruise股权的10.9%,一旦GM Cruise自动驾驶车准备进行商业部署,软银有义务进行第二笔13.5亿美元投资。

22.5亿美元的投资完成后,软银将持有GM Cruise 近19.6%的股份,这也将Cruise 的估值从收购初的10亿美元推高至115亿美元。

而在软银完成9亿美元投资之前,通用汽车已经先行向GM Cruise进行了11亿美元注资,以保持股权结构健康。

2018年10月,GM Cruise再一次通过股权开放,引进本田的投资,双方将联合开发自动驾驶共享汽车。相比于软银集团获得的可转换优先股,GM Cruise向本田发行的是E级普通股,价值7.5亿美元。本次投资完成后,本田持有GM Cruise 5.7%的股份。该笔投资使得GM Cruise的估值接近146亿美元。

此外,本田承诺,将在未来12年内,再以长期年费的形式向GM Cruise投入约20亿美元,以获得使用GM Cruise商标名称、商标,以及与GM Cruise 独家合作开发、部署并保有海外市场的权利。
GM Cruise的

GM Cruise的流动资金

一系列的融资举措,让GM Cruise的流动资金在2018年底达到24亿美元,也加快了通用自动驾驶业务的部署进度。

“我们对GM Cruise 的投入不会吝啬。” 通用汽车董事长兼CEO玛丽·巴拉说,“预计2019年将在GM Cruise部门投入约10亿美元。”

结合2018年11月,通用汽车宣布今年裁员14700人、关闭7个工厂的收缩计划,可以看出,这家老牌车企巨头在自动驾驶业务上押注的决心。

玛丽·巴拉宣布,会在2019年开始部署可以商用的Cruise自动驾驶汽车。2018年10月底,谷歌旗下的自动驾驶公司Waymo已经在凤凰城投入商业试运营,收费标准与Uber相当。

2018年11月30日,通用汽车公司任命公司总裁丹•阿曼(Dan Ammann)接任GM Cruise首席执行官一职,Cruise联合创始人凯尔•沃特(Kyle Vogt)将担任公司总裁兼首席技术官领导技术开发。一系列的人事任命,无疑意味着通用将更多集团资源投向自动驾驶业务。

不过,自动驾驶从实验室走向商业化是一项复杂的技术进程,同时也面临着严格的法规监管,Waymo在凤凰城的商业试运营仍然没有摆脱人工安全员,以实现真正的无人驾驶,作为Waymo之后的另一个自动驾驶强力角逐者,GM Cruise的商业化会给通用汽车带来美好的未来吗?(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李勤)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勤
李勤

邮箱qinli@tmtpost.com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