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分裂与重构:后信息化时代的中国社会嬗变

摘要: 一屏一世界,一个人的社会,已经取代了家庭的社会。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王云辉

几周之前,一部电影宣传片《啥是佩奇》霸屏了朋友圈。

留守老人李玉宝,要给他的孙子准备春节礼物,但城里三岁孩子习以为常的一个动画角色,大山里的爷爷却要问遍全村,才勉强搞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样一部8分钟的短片,为什么能引发无数人的共鸣?

因为它真实反应了,当今每一个家庭都在面临的现实矛盾。

表面上来看,乡村老人的追问背后,代表了经济飞速发展背后,中国城乡文化的断层。

根据《中国城市流动人口社会融合评估报告》,在1982年,中国的流动人口仅有657万人,而到2018年,这一数字已经增长到2.47亿人。

其中,1980年以后出生的新生代流动人口,占比达到64.7%。

这意味着,即使不考虑外地落户等情况,中国也有约1/6的人口--尤其是年轻一代,长期与家人天各一方。

生活环境的差异,让他们有了截然不同的社会认知和文化理解。而春节的人口回流,带来了这种矛盾最普遍的碰撞与交汇。

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信息通信为我们带来的社会结构剧变。

几周之前,我参加腾讯的"科技向善"论坛,有幸现场聆听了北大邱泽奇教授的演讲,深有感触。

邱教授说,我们已经从家庭社会,进入到技术化社会。

这句话怎么理解呢?

几千年来,我们一直是君为臣纲,夫为妻纲,父为子纲。血缘、家庭与宗族,自下而上构建起了人类社会的基本组织形态。

一个人用脚步能够走一个来回的距离,就是集市的半径;能实施有效管理与维持统治成本的范围,就是帝国疆域的极限。

从国家、宗族到家庭,生活关系越是紧密,信息和知识共享程度越高,价值观越一致,即便有冲突,也会在持续的互动过程中,逐渐融合趋同。

而现在,技术--尤其是信息技术,彻底打破了家庭、地域、年龄、性别,乃至社会阶层等局限。

一家人坐在一起,却各自捧着手机,关注着不同的问题,与不同的好友交流。老人们谈养生,成年人讨论经济社会,孩子们关注明星。

虽然在血缘上他们是父子、母女、夫妻……但是他们的思想,已经彼此隔离,相互看不上对方的话题观念,甚至在世界观和价值观上,彼此疏远甚至是对立。

他们更认同的,是另一群可能远在地球另一侧,却与他有共同话题和共同观点的陌生人。

甚至连同一个人处身的不同社群,也变成了不同的"平行空间":

 

而这,也将驱动我们整个社会价值观的多元化。

正如张小龙所说,我们接纳的大多数新信息,都并不是自己主动获取的,而是由周边人推荐而获得的。

而在移动互联网上,无论如何犀利、如何小众甚至是如何叛逆的观点,都能找到应和,反而会因为彼此的认同和赞许获得成就感。

"每一个人的心,都在自己的手机里。一屏一世界,一个人的社会,已经取代了家庭的社会。"邱泽奇说。

这个转变的达成,归根到底在于,中国领先全世界的通信网络建设,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用手机连接世界。

多年来,中国运营商一直背负着垄断骂名。

但在事实上,正是依赖于运营商的大建设,中国才迅速地完成了向信息化社会的全面转型。

在1980年,中国只有664万门交换机和418万部电话,而且作为事关安全的信息命脉,它仍只能作为国家的战略储备,无法进入普通人的生活;直到1989年时,全国手机总量也只有1万部。

当时,甚至连外交部的司长,因为外事活动需要,在家中安装电话,都必须由外交部发公函,到邮电部请求协助。

1989年,统计部门曾预测,中国的手机保有量将在2000年达到80万部,结果到2000年,这个数字已达到8700万部,比预测高了100多倍。

2001年,中国移动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组织网络大会战,将网络从城市扩展到高速公路、景点、农村等区域,实现全国范围的广覆盖。

自此,从"神州行"到 "全球通",移动通信普及的大潮席卷中国。

2004年1月16日,信息产业部下发了《关于在部分省区开展村通工程试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95%以上偏远山区必须有电信信号。

自此,无数运营商员工通信人扛着设备,提着工具,人扶肩扛地把铁塔架满了中国无数乡镇,从喜马拉雅山顶,到南海岛礁,都实现了通信信号的覆盖。

这个过程的艰辛,远非外界所能想像。

在很多偏僻村落,基站的建设需要投入数十人力,上百万成本,甚至通过VSAT卫星保障信号,而当地产生的营业收入,却往往连每个月的电费和维护费都不够。

但也正是这样一张网络,打通了中国的信息动脉,将中国的城镇与乡村连接在一起,让我们可以跨越时间和空间,无论天涯海角,都随意交流。

截至2018年12月底,中国运营商的移动用户总数达到15.43亿,甚至已超过中国人口总数;电信业务总量已达到65556亿元;移动通信基站也超过600万个,网络规模居全球首位。

目前,全球有500万4G基站,其中,中国的基站数量超过300万,占64%;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其他190个国家,一共只占36%。

在2018年12月,中国移动用户移动流量消费已达6.25 GB/人/月,是上年同期的2.3倍。

而预计到2020年,中国行政村通宽带的比例将超过98%,且农村家庭的宽带将达到12Mbps以上。

《啥是佩奇》里那样,乡村小卖部里卖着中国移动手机,村委会教村民设置VoLTE视频彩铃,农民一边放羊一边刷抖音……

导演张大鹏说,这部片子并不是中国移动的植入广告。但在我看来,这部片子,其实已经是一个中国通信行业最好的广告。

因为,它真切地告诉我们,现在已经不再是倒爷腰挎BP机,手拎大哥大的时代,不是中关村、金融街和CBD的白领上网冲浪的时代。

手机、网络、信息不再是某一个阶层的象征,而且彻底沉到农村,成为像水、电、气一样,每一个中国人不可或缺的生活基本要素。

如果说,过去20年的"通通村"大建设,为中国奠定了信息普遍服务的基础。

那么,过去10年的移动互联网大发展,则是真正深入到无数生活和行业场景,驱动了整个社会经济的质变。

2009年8月,新浪推出"新浪微博"内测版,成为中国第一家提供微博服务的门户网站。

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启幕的标志事件,到现在还未满10年,但整个移动互联网已经日新月异,在一浪又一浪的井喷中,成长为中国新经济的引擎,

微信、陌陌、知乎、抖音、直播、吃鸡、王者荣耀……

炒股、导航、打车、报税、听音乐、看新闻、打游戏……

如今,我们用京东淘宝购物、用美团饿了么订餐、用滴滴摩拜OFO出行、用微信支付宝付钱……越来越多的信息、产品和服务,都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得。

而依托5G、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工业4.0、物联网等技术,互联网更已开始深入线下,与传统行业融合发展,拉动社会经济加速增长。

用邱泽奇教授的话来说,就是"互联网社会已经成为一个社会的生态系统。"

一直以来,信息科技的发展,都是以十年为一个发展周期。

过去的3个十年,从通信、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已经带给我们太多变化。

而即将成为"5G元年"的2019,也将成为我们面向下一个十年的发展起点。

这一个十年的核心命题,是万物互联。

所有的设备都将连网,以更低的时延、更高的带宽、更海量的连接、更敏捷的感知、更智能的处理,更彻底地改变每一个人的生活。

这将是一个充满无限想象空间的"后信息时代"。

在这个过程中,网络与现实世界之间的界限将越来越小,创造出更多的红利,同时也带来更多的规则冲突与规则缺失。

对于政府和企业来说,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基于新的互联网社会生态,通过新的信任机制,构建和完善面向数字社会时代的发展新规则和新机制。

比如,与此同时,我们每一次手指划动,每一步脚步进退,都在我们的经意或不经意间,通过手机、通过智能设备、甚至通过各种传感器,都会以数字形式,在互联网公司的数据库中,留下一个抹不去的行动痕迹。

如何在提高效率、提升便利性的同时,保护每一个人的隐私和数据安全,这将是一个最为艰巨的挑战。

而对我们个人来说,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去刷新我们的观念和认知,更快更好地应对和适应新时代的浪潮。

1990年,美国著名未来学家托夫勒在《权力的转移》中提出,不同人群对信息、技术拥有程度、应用程度和创新能力差异,将带来更大的社会分化,并将其命名为"数字鸿沟"。

如今,信息普遍服务的鸿沟已经越来越小。通过互联网,每个人都能轻易获得海量的信息和服务。但到底获取哪些信息和服务,如何利用这些信息和服务,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却更加巨大。

这些,都是我们即将迎来的新机遇和新挑战。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王云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王云辉
王云辉

科技杂谈创始人

评论(5

  • kaka小金刚 kaka小金刚
    回复
    2

    通信工程大大促进乡村的信息获取,大的层面上缩小信息沟,但乡村居民因为自身的知识水平的限制,往往会淹没于商业化的娱乐信息,成为大公司的娱乐对象,可通信技术的发展有进一步有利于乡村居民文化素养的提高,大公司大企业的社会责任也就凸现的如此重要,

    2019-02-11 12:01 via android
  • kaka小金刚 kaka小金刚
    回复
    2

    通信工程大大促进乡村的信息获取,大的层面上缩小信息沟,但乡村居民因为自身的知识水平的限制,往往会淹没于商业化的娱乐信息,成为大公司的娱乐对象,可通信技术的发展有进一步有利于乡村居民文化素养的提高,大公司大企业的社会责任也就凸现的如此重要,

    2019-02-11 12:01 via android
  • 当个人知识越来越高,认知也越来越高,实质上是在知识末梢上,差异越来越大,这就形成一个局面,互懂的部分不说,不懂的部分也不说,就形成了一个多元化的局面,…当人类个体想象力都很大的时候,你需要更有说服力,才能让对方采信,哪怕是艺术创作,相互理解背景环境,越来越难,必须把宏观介绍给对方

    2019-02-12 01:45 via weibo
  • 一屏一世界,对老年人来说更是如此。年轻人所涉猎的世界观与价值观已经有大量非本土价值体系和文化的影响。而老年人大部分在中国传统农耕社会价值观中成长,所理解的世界与年轻人的世界更是如同不同的平行宇宙。 如此,正如文中的说的:都懂的不必说,不懂的不能说。沟通的减少也成为必然。

    2019-02-13 08:56 via weibo
  • 博奕均衡 博奕均衡
    回复
    0

    到开饭的时候喽!(手机只是观察世界的工具)

    2019-02-12 07:03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