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段子手救不了春晚

摘要: 段子手吐槽的兴盛与衰败,都只是春晚历程中的小插曲。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娱乐资本论旗下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作者:思涵,钛媒体获授权转载。

今年春晚的最佳段子是什么?是凤凰传奇曾毅和张艺兴不同规格的糖葫芦,还是2019最新版本的葛优躺?

“一大早起来本想刷刷春晚段子啥的,发现热门和热搜全部是追星女孩的春晚之类的内部梗。”这或许能够反映一部分人对春晚吐槽的观感。

微博早就被明星粉丝占领了,原创博主只是在一年一度的除夕这天,更加深切地体会到这一点。在难以“下嘴”的春晚吐槽大赛中,夸女星冻龄美丽、夸流量偶像人帅腿长总是一张宾主尽欢的安全牌。昨晚,@八鹅吃瓜酱 截了一张武术演员奔跑动图,说这是“有人黑你爱豆时,群里的姐妹”,斩获4万余次转发——又是一次追星女孩占领微博的明证。

幻灭妖僧在2015年发微博说:“夏天的高考/冬天的春晚/段子手一年/有两次狂欢。”在过去的几年中,微博段子手的狂欢将春晚从过气的边缘拉回时尚;然而到了2019年,这种狂欢和春晚一样,渐渐成为了有些鸡肋的“惯例”。

流量艺人、观众表情包、舞美造型共同撑起了愈加乏味的春晚微博段子。在这场段子手的年终大考中,批卷老师和考生的热情都在消减。

从自发潮流到官方活动,为奖金而战的段子手

从前的除夕夜,一蚊丁带着轻松和期待迎来春晚,“就是等着看小品有没有好玩的,或者有没有喜欢的明星出来唱几首歌之类的。”参与春晚吐槽后,他的心情有了一些变化:“一到晚上我就挺紧张的。”

一蚊丁会在客厅把笔记本电脑和手机摆好,就像工作一样。家人用电视机看春晚,他则打开网络直播的网页随时准备截图。家人时不时聊几句天,但不会太吵,“他们知道我是在工作。”

在另一位博主幻灭妖僧的记忆里,微博段子手吐槽春晚形成一种潮流,与品牌投放广告的关联很大。品牌趁春晚流量高峰期进行推广、接到推广的博主根据春晚话题进行创作,“最早其实是一种商业行为。”

通过查找往年资料,河豚影视档案发现洽洽品牌曾在2015年发起“吃洽洽侃春晚”的有奖活动,联合小野妹子爱吐槽、同道大叔、银教授等知名段子手进行春晚吐槽,大大增加了品牌曝光率。

而现在博主们参与到春晚吐槽中,大多是为了赢得微博官方发放的奖金——从2015年起,微博官方发起活动,对春晚吐槽热度高的博主进行奖励,奖金1000元到5000元不等。

鼓山文化从2013年开始以段子手切入网红市场,@同道大叔、@小野妹子学吐槽都是旗下签约博主。CEO冯子末告诉河豚君,每年公司会给签约的博主讲解微博平台春晚活动的规则,鼓励大家参与其中,但不会硬性布置任务。

很多博主向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表示,发几条微博就可能拿到千元奖金,这个诱惑还是不小的。

一蚊丁说,每年拿奖金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你不去吐槽春晚,就会觉得好像错过了什么。”

春晚变得“无懈可击”,吐槽只能凭套路?

吐槽春晚越来越难了——这是很多段子手的切身体会。

在搞笑幽默博主“一个抹布向前”的印象中,她往年看春晚都会发三五十条微博,过后效果不好的再删掉。但昨晚,她只发了七八条微博。

段子手吐槽春晚的热情衰减,是很多因素共同导致的。微博总用户流量饱和之后,单条微博分流的曝光率下降,在一定程度上会打击博主创作的积极性;另外也像幻灭妖僧所说,“吐槽春晚这件事的意义相比过年本身没有那么大。”相比绞尽脑汁地坐在电视机前创作,很多博主希望能把更多的精力用来陪伴家人。

但话说回来,最初的春晚吐槽本是网友自发的娱乐行为。吐槽春晚从“毫不费力”到“力所不逮”,是不是春晚自己出现了什么问题?

回忆曾经火过的春晚梗,有小彩旗整晚转圈、刘谦的“找力宏”、最丑吉祥物康康、六小龄童缺席春晚……那时的春晚不缺热点话题,也敢于尝试创新的形式,这才给了段子手狂欢的素材。

至于现在,“春晚越来越严肃了,它无懈可击、坚不可摧。”春晚中规中矩地歌功颂德、雨露均沾,邀流量明星共谱主旋律——就像一张材料乏味的试卷,段子手很难再交出一份标新立异的答卷。

一蚊丁很早就发现,写有关流量艺人的春晚段子会有更高的热度。三年前的猴年春晚,他在TFBOYS出场时随手发了一条微博调侃:“六小龄童没来,三小龄童来了”,被粉丝“转得很夸张”。

今年春晚还没播出时,一个抹布向前就对河豚影视档案说,自己能够预想到,一定会有人在流量艺人表演的时候截图,或者拍一个人在电视机前特别激动地看流量明星。“可以想象到会有什么样的段子出现,如果你也去做这些事情,就会觉得很重复,很没意思。”

果不其然。昨晚“你的男朋友都在台上”一梗再出江湖,张艺兴格外大的糖葫芦道具、吴磊与众不同的裤子颜色都成为了段子手们吐槽的热点。除此之外,“吃货眼中的春晚”、舞蹈演员的妆容也登上热门微博——这些不涉及节目内涵的“借题发挥”,无比安全。

弃考的段子手和全民吐槽时代

“段子手硬憋段子比春晚还尬。”近两年,有一些网友会发出这类感慨。

尽管春晚播出当晚,微博热门看起来还是一片欣欣向荣。但除了被段子手夸帅的艺人的粉丝,恐怕乐在其中的网友越来越少了。

在一蚊丁的印象中,在2013年前后就开始吐槽春晚的李铁根、鞭鞭于白水等人已经提早离开了春晚这个阵地。“我特别喜欢的几个博主也不写了。”

“我们公司里有很多人都不再做(春晚吐槽)了。”一个抹布向前说,“觉得很累,把挺好的一个事情变成了任务。”把乐趣变成任务的并不是公司,而是逐渐难以“下嘴”的春晚本身。

当春晚不再制造新的热点话题,段子手和普通网友的创作差距被缩小了。同样都是无关痛痒的随口吐槽,来自身边朋友可能比来自陌生的段子手更加有趣,春晚吐槽开始有向熟人社交回溯的趋势。

“现在的春晚吐槽已经从大V带领变为全民吐槽,除了微博,微信群聊、朋友圈也成了大家吐槽的阵地。”一个抹布向前自己也会在好友群里发一些观看春晚的“实时弹幕”。毕竟,像某个明星服装不好看之类的话,不适合在粉丝云集的微博上公开讲。

很多博主都曾提到的春晚吐槽前辈鞭鞭于白水,更早之前在《中国好声音2》播出期间就曾因吐槽而走红过。“等到吐槽春晚的时候,应该吸取了一些之前的成功经验吧。”

那年的鞭鞭于白水从吐槽综艺走向吐槽春晚,而今天的博主们反而更愿意退而吐槽综艺节目。“创作的环境更自由一点、更轻松一点。”在春晚和《创造101》之间,一个抹布向前更喜欢写有关后者的段子。

在春晚人气下滑的那些日子里,段子手一度成为了“救星”,让春晚成为网红。而现在,段子手的创作受限、网友对春晚和春晚段子双份的审美疲劳,似乎让吐槽不再是拯救春晚无聊的良药。

不过,在幻灭妖僧看来,春晚更广阔的受众,并不是网络上这些吐槽春晚或者厌烦了吐槽春晚的人,“我们毕竟还是少数派。”他相信有很多更加年长或是娱乐方式相对匮乏的中国人,仍然会守在电视机前,按时收看春晚。

一个抹布向前告诉河豚影视档案,从头到尾看完春晚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并不是为了吐槽而特意看。爸爸妈妈睡得早,九十点钟可能就会在沙发上睡着,她就一个人看完《难忘今宵》再关电视。“春晚还挺适合一家人一起看的,所以我一直都很喜欢春晚。如果它有一年不办了,我肯定会难过的,我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干什么好了。”

或许,段子手吐槽的兴盛与衰败,都只是春晚历程中的小插曲。春晚死或不死,都没那么需要段子手的拯救。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5

  • 杨欢 杨欢
    回复
    8

    春晚就是一场低级趣味的样板戏,明目张胆的歌功颂德,仿佛看到了朝鲜。真的很可笑,当局已经走火入魔了

    2019-02-06 22:20 via android
  • wayne84 wayne84
    回复
    4

    全是带着任务编的

    2019-02-06 19:00 via iphone
  • 第一年感受过挺萌,第二年就会觉得烦了……

    2019-02-06 14:15 via weibo
  • kumijiaying kumijiaying
    回复
    0

    几年前做校园新媒体,还会守着看春晚,然后赶时效推公众号。现在已经不看了,上热搜的随便看几眼。

    2019-02-07 09:41 via iphone
  • 火狐不坏 火狐不坏
    回复
    0

    今年春晚一个猪的logo都没有,春晚微博下都不能提????。今年春晚好差。

    2019-02-06 22:37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