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回顾春晚36年:告别大胆,走向主旋律

摘要: 过去的人民一整年的笑点都交付给了春晚,使它身负重任。而如今的观众每一秒都能在网络上获得新的笑点,春晚的“身份”和“职责”也就逐渐发生了转变。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公众号娱乐资本论旗下矩阵号明星资本论(mingxingzibenlun),作者:舍儿,钛媒体经授权转载。

大型抢红包BGM—央视春晚即将上线。

近几年的春晚槽点虽然越来越多,但依然承载着观众热切的希望。虽然觉得不好看,但是又必须要有。

春晚诞生36年,几乎是陪伴了80/90/00后的一生,也是许多人在年轻时代对春节最美好的回忆。

2019年在即,路透节目单中依然没有能令人为之振奋的节目。而回顾前二十几年的春晚,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80年代:你就像那一把火

电视在80年代刚刚普及,人们对电视晚会的形式喜闻乐见。1983年第一台央视春晚诞生,也为百姓创造了春节新的打开方式。

第一台春晚还没有固定主持人,由节目演员刘晓庆、姜昆、马季、王景愚四人串场主持。连节目单都不是固定的,观众想看什么就可以点什么。

80年代春晚是相声的天下,仅在83年春晚的时长中就超过了1/3。马季、姜昆等相声演员在一台春晚中连续表演了3-6个节目。那时的春晚深入民生,关心百姓。

1962年,国家刚经历三年自然灾害,粮食不够吃。王景愚受邀去广东演出,那里食物特别多。在享受美食的过程中,他吃到了不烂的罐焖鸡,嚼着特费劲,于是突发奇想创作了哑剧表演《吃鸡》,一个曾在1962年逗得周恩来直流眼泪的节目。

春晚第一年,《吃鸡》被搬上了电视台。王景愚因担心无实物夸张表演形式的艺术分量而犹豫,导演黄一鹤坚持保留节目,理由是晚会就是要展现人民生活的多方多面。25年后,“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因电竞游戏走红,小品《吃鸡》被调侃为“预言家”,殊不知王景愚曾因两次《吃鸡》表演被批判“笑里藏刀”和艺术形式浅薄而患上抑郁症。 

80年代的春晚反应的是人生百态,演员们用夸张、无厘头的表演放大社会特征,喜剧式的语言方式道出社会现象,带去欢声笑语的同时也引发了大众的情感共鸣。

83年的《宇宙牌香烟》同样是经典的相声表演,节目中“你不抽我这宇宙香烟,你就没有幸福美满的家庭!你不抽我宇宙香烟,你年轻人你就搞不上对象!”的台词深刻讽刺假冒伪劣商品,直到现在依然受用。 

88年姜昆、唐杰忠的相声《电梯奇遇》讽刺官员不务正业,办事拖沓;牛群、李立山的相声《巧立名目》抨击机关干部动用公款大吃大喝的故事,被称为春晚30年讽刺尺度最大的相声。

每年一句“我想死你们了”的冯巩在1986年首登春晚,当时他在春晚中的存在感还不高,搭档还是国家一级演员、相声演员刘伟。

小品节目在国家春晚中的首次诞生是在1984年,《吃面条》暗讽草根阶级扭曲正经言论。陈佩斯和朱时茂善于诠释小偷、农民工、小贩等底层小人物,挖掘并呈现人性。这二人也是当时最受欢迎的小品“CP”。

整个80年代,春晚的常驻主持人还是姜昆,赵忠祥偶尔客串。那时候的赵忠祥已经不年轻了,但正直的气质依然成为了许多的心中偶像。同样,常驻春晚20多年的李谷一在1983年也已接近40岁,春晚第一年,李谷一单独连唱了《乡恋》、《春之歌》、《年轻的朋友》等6首歌,又与其他表演艺术家合作了几首歌曲和京剧。《难忘今宵》是第二年春晚诞生的,一唱就是20余年。 

李谷一在国家春晚中开创了流行歌曲的先河,那时候春晚也诞生了不少家喻户晓的流行歌曲。1984年,张明敏一首《我的中国心》沸腾了全国十几亿百姓;1986年,蒋大为一曲《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感动了几代人。80年代正直改革开放关键时期,百姓对民族、家乡有着深深的眷恋和情怀,而当时的流行音乐也反应了民众的心声。

80年代掀起追星狂潮的顶级流量费翔登上1987年春晚翻唱《故乡的云》,细腻雌性的乡恋之音温暖人心。除此之外,费翔还在春晚中引领时代潮流,跳着迪斯科演唱《冬天里的一把火》,也让无数少女为之倾倒。

再后来,春晚流行音乐开始偏向于民间抒情,从对国家民族的爱化为对生活、亲人、爱人的爱,港台音乐人也强势来袭。1988年,侯德健怀抱吉他唱着抒情版的《龙的传人》;毛阿敏唱《思念》问候朋友;韦唯一曲《爱的奉献》传递人间温情。1989年,徐小凤带来《心恋》与《明月千里寄相思》,潘安邦也演唱了两首歌《外婆的澎湖湾》、《跟着感觉走》。至今为止仍是经典。

80年代春晚是中国走向改革开放重要时期的标志性符号,也许90年生人对80年代的春晚记忆并不深刻,但对其中的经典节目一定有所耳闻。随着时间的流逝,80年代在春晚中为大家带去欢乐的老一辈艺术家马三立、侯宝林、严顺开等人也已相继离世,而具有艺术价值的表演依旧流传千古。

90年代:改革吹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

与80年代简陋的春晚舞台相比,90年代春晚的环境与设施都已逐渐规范。1991年,32岁的倪萍加入央视春晚主持阵容,与赵忠祥成为搭档走过了整个90年代春晚。语言作品的内核也更上了一个台阶,新兴时代的社会热点、流行文化成为了喜剧演员们的创作素材,在捧腹的同时,又能煽动观众情绪。

90年代,郭德纲和于谦还没有很红,张云雷和杨九郎也才刚出生,那时最火的拍档还是冯巩和牛群。二人说相声的方式是子母哏,也就是台词分量基本相同,通过相互争辩来抖包袱。《点子公司》、《明天会更好》、《拍卖》等反应真实现象的相声节目都是十分经典的。

但相比称霸80年代的相声,90年代的语言节目其实是小品的天下。首次将小品带上国家春晚的陈佩斯、朱时茂二人在1990年表演的《主角与配角》用戏谑的手法讽刺了历史,那句经典台词“队长,别开枪是我”至今仍活跃在新一代人的社交表情包中。

1998年,陈佩斯因与央视的矛盾而永久退出春晚,观众热切的期望他们能在2019年春晚上“猪联璧合”,朱时茂发博表示早有安排,下次再约,给观众留下希望。

陈佩斯之后,操着一口唐山话的赵丽蓉则成为了春晚第二代小品王。评剧演员出身的赵丽蓉多才多艺,开创了歌舞小品的先河,推广传统艺术。赵老太太还会说RAP,Feat.巩汉林的“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六月六啊我看不出我春打六九头”朗朗上口,网友称赵丽蓉是华语说唱第一人,唐山Flow(说唱结构)在脑海中20几年来挥之不去,影响极深。

而最能够代表赵丽蓉作品含金量的还是节目的核心价值。《如此包装》讽刺了商人为靠噱头获取利益,不惜糟蹋传统艺术的恶劣行为;《打工奇遇记》讽刺无良商家造假抬高商品价格,坑蒙百姓;《功夫令》中,赵丽蓉一曲《心太软》唱出父母溺爱独生子女的社会现象。

赵老太太离世已19年,观众依然怀念她。

90年代还有另一位姓赵的老师也可以代表时代,他就是还没变成大忽悠的赵本山。那时的赵本山只是普通的乡下大叔,虽然初登春晚的他还只有32周岁,和如今的李易峰同龄。除了1994年,整个90年代的春晚都有赵本山的身影。1990-1993年,赵本山的《相亲》、《老拜年》等小品还致力于推广民间戏剧文化,小品内容也多以乡村日常生活为主。

直到1995年和范伟合作的《牛大叔提干》,将官僚主义的腐败嘴脸呈现到了最大化。尤其是结尾处赵本山拿着一串鸡蛋,嘴里念叨着“别的没学会,学会扯蛋了”更是一语双关。1997年的《红高粱模特队》影响力也十分久远,小品中的配乐至今仍是深受广大UP主喜爱的BGM。

1999年的《昨天,今天,明天》绝对是赵本山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巅峰之作。那时候的崔永元还是主持特别好,就是人长得有点磕碜的单纯小崔。38岁的宋丹丹双腿一盘,深化了乡下老太太的形象。那时候的赵本山绝对想不到,“改革吹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这句主旋律台词,会在20年后成为让无数当红小鲜肉逃不脱命运安排的洗脑bgm。不知不觉中,本山大叔竟也加入了流行开创的行列当中。

当年赵本山有一个强有力的对手,就是同出身于农村的黄宏。如果说赵本山是安居乐业的农民,黄宏就是四处奔波的农民工。《擦皮鞋》、《鞋钉》等小品都呈现了农民工的生活处境与价值观。而1999年和句号合作的《打气儿》中那句慷慨激昂的“我不下岗谁下岗”在当时引发了极大的争议,黄宏一定没料到这句话竟在自己身上应了验,16年后,他真的为国家下了岗。

90年代的经典语言作品多到数不清。

那时的蔡明还不是马大姐,小品也没有槽点满满。1996年的蔡明35岁,一身灰色紧身衣非常性感,模仿人工智能说话的声音也十分生动形象。她的搭档郭达将猥琐、异想天开、惊恐、大喜大悲等情绪刻画的十分饱满,“屌丝男”代入感极强。

90年代具有北方特质的流行音乐也很时髦,比如张口就来的《大花轿》、《纤夫的爱》。同为北方人的潘长江将《过河》改编为音乐小品,带上了1996年的春晚,简单质朴的民歌旋律火遍大江南北,身高160cm的“豆包”潘长江也迎来了事业巅峰。

说到流行音乐,90年代的春晚依然掀起了一大波潮流巨浪。

宋祖英在1990年带着《小背篓》首登春晚,当年24岁的她还略显青涩,但歌声却十分嘹亮。港台歌手也陆续成就经典之作,1991年,谭咏麟身穿西服登春晚带来《水中花》;假小子装扮的潘美辰一曲《我想有个家》唱哭背井离乡的群众;姜育恒的《再回首》,甄妮的《鲁冰花》都是那一年的经典之作,后来央视连续举办十年的演出节目《同一首歌》同名主题曲也在1991年首次公演。

1992年,刘德华、张雨生通过视频传送和现场的毛阿敏合唱了《心中常驻芳华》;小虎队也提前录制了视频《新年快乐》传送到央视春晚;庾澄庆则跳着动感的舞步在现场唱起《让我一次爱个够》,嗨翻全场。1993年,《涛声依旧》的青年歌手毛宁的白围巾也成了那一年的标志。

与近几年春晚歌曲的主旋律相比,90年代春晚的音乐以经典流行乐而闻名,它能够吸收流行,也能够传递流行。

1995年的春晚,是港台、内地流行金曲集中爆发的一年。刘德华献唱90年代代表曲目《忘情水》,玉女孟庭苇带来《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那英演唱《雾里看花》,以及杨钰莹的《轻轻地告诉你》。1995年左右,校园民谣红极一时,同年,老狼也在春晚舞台上唱起毕业离别歌曲—《同桌的你》。

下一个流行歌曲集中爆发的一年则是在1998年。那一年四大名著之一《水浒传》在央视热播,长发刘欢激情澎湃的演唱《好汉歌》,标志性动作在很多年后依然被艺人争相模仿;刘德华、张信哲、毛宁三地歌手合唱《大中国》;范晓萱和解晓东“左三圈右三圈”的《健康歌》也盛行一时;王菲和那英的《相约1998》更是神仙合作,有着极强的年份代表性。20年后二人再度登春晚合唱《岁月》,也带来了满满的情怀感。

1999年,陈红的《常回家看看》空前绝后,红遍大街小巷家家万户;任贤齐唱着《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开启“撩妹儿”模式;梅艳芳的《床前明月光》古风与现代结合,孤傲冷艳。

90年代是人民思想大规模解放的时代,那时的百姓已开始对新鲜事物拥有极高的需求与憧憬。他们需要通过相声小品充实情绪、抒发个人情感,也需要通过流行音乐来强化娱乐方式,春晚就是当时最主流最有力的娱乐形式,深入人心。 

00年代:走两步,没病走两步

春晚最强主持拍档赵忠祥和倪萍在1999年和2004年相继退出。00年代,春晚主持阵容基本以朱军、周涛、李咏、董卿4人为主。那时候的李咏虽然瘦,但身体还是健康的,朱军也不曾陷入全民讨伐的争议之中,如今已是物是人非。

赵本山依然是00年代的时代符号,还有他的好搭档范伟和高秀敏。《卖拐》、《卖车》是东北铁三角最经典的两部作品,范伟那两句大碴子味的“缘分啊”和“谢谢啊”至今依然魔性洗脑。作品讽刺了当时政治新闻中的邪教信仰,“没病走两步”塑造了赵本山活灵活现的大忽悠形象。

2004年的《送水工》主打亲情,相比之前的作品质量和笑果都下降了许多,可它却成为了铁三角的最终之作。在2005年的“忽悠系列3”《功夫》之后,范伟不愿活在赵本山的光环下,与其分道扬镳。高秀敏也于同年8月因病去世,铁三角消逝,存活在喜剧历史的长河之中。

但赵本山和老搭档宋丹丹又在00年代陆续合作4次,一次是2000年的《钟点工》,把大象装冰箱需要分几步是当时最难的脑筋急转弯。2006年-2008年,白云黑土重出江湖,但只有2006年续写《昨天,今天,明天》的《说事儿》才是最有记忆点的,“怎么说是非常……那是相当……”句式,和“锣鼓喧天,鞭炮起舞”都成了那一年的流行语。

赵本山的得意门生小沈阳也在2009年通过小品《不差钱》走红,扭扭捏捏的行为举止与嘹亮的嗓音使小沈阳形成了非常鲜明的个人特色,带给观众浓烈的新鲜感。只可惜,大家原以为这是小沈阳艺术人生的开始,没想到却是巅峰。

曾被视为赵本山最大竞争者的黄宏依然执着于塑造农民工,但艺术地位已被本山大叔越甩越远。00年代黄宏留下了两部经典作品《装修》和《邻居》。絮絮叨叨的“大锤80,小锤40”和林永健吐沫横飞的“干嘛呢”都成了当年春晚的关键词。

00年代,牛群淡出喜剧届,冯巩和郭冬临做了3年的好搭档。《旧曲新歌》中用京东大鼓播报新闻的方式特新鲜,快板、三弦、吉他等乐器一起上,地域文化的气息相当浓郁。90末各种题材的古装剧正流行,《得寸进尺》中用假人做替身的行为则狠狠批斗了文艺圈的奇葩现象。

光头郭冬临很擅长出演家庭角色。不是爸爸就是老公,夫妻矛盾、亲戚矛盾、父子矛盾、邻里矛盾,与片警的矛盾都曾在他的小品中出现过,而无论是什么矛盾最后都能和平的解决,回归家庭与生活。那些年的郭冬临擅长在春晚上给观众灌输心灵鸡汤,诸如“你用谎言去验证谎言,得到的一定是谎言”、“一句话能成事儿,一句话能坏事”之类,而他的憨厚形象倒也让这些话增添了几分可信度。

00年代的春晚依然是流行乐满天下,有别于8/90年代春晚捧金曲的形态,00年代之后基本是前一年流行什么就唱什么。

当时的华语乐坛依然是唱片黄金年代,除了没有接受邀约的张学友之外,四大天王中的另外三位都先后登上春晚。2000年,身着银色buling外套的黎明唱着欢快的《Happy2000》向观众拜年,“一千天一千变/一起过千年”的旋律耳熟能详;2003年,郭富城穿着红色皮夹克,梳着飞机头在春晚舞台上跳着《动起来》,魅力四射;2005年,刘德华演唱《恭喜发财》唱出百姓心声,也适用于往后任何一个春节。

华语女歌手在乐坛地位也颇有地位,李玟的《好心情》,蔡琴的《你的眼神》,林忆莲的《至少还有你》,田震的《风雨彩虹铿锵玫瑰》也都先后登陆央视春晚。同时期的文艺青年朴树也曾蓄着长发,在2000年的春晚中唱起《白桦林》,打入文艺圈以外的大众市场。

品,并书写华语乐坛的新篇章。

周杰伦的音乐风格开创了新的流行乐时代,对80、90乃至00后的听众影响至深。2004年,周杰伦带着《龙拳》来到央视春晚,那时的观众还听不懂他的饶舌。2008年二度上春晚时,周杰伦的天王身份已被大众认可,那年他演唱的歌曲是中国风音乐《青花瓷》,第二年又携《本草纲目》和宋祖英的《辣妹子》同台串烧合唱了一把。

没有成为“女权代言人”的蔡依林还是唱着小甜歌的流行教主,2005年和2007年分别在春晚上演唱的《爱情三十六计》和《今天你要嫁给我》充满爱情的甜蜜与憧憬;S.H.E也没有经历爆炸、解约等人生磨难,在举国欢庆的2008年唱起《中国话》,为奥运助威;不曾遭遇家庭变故、友情破裂的张韶涵在2007还是励志小天后,一曲《隐形的翅膀》为无数群众带去希望。

那时的林俊杰还没有迷上dota,他的情歌《一千年以后》感人至深;阿娇也未曾跌入人生低谷,TWINS在06年春晚献唱《见习爱神》时还青春靓丽;香港天后容祖儿也在05年唱着《挥着翅膀的女孩》从天而降,现在忆起依然唯美万分。

00年代的春晚舞台上还出现了诸多神曲。比如传遍大街小巷的口水歌《老鼠爱大米》、《你是我的玫瑰花》,以及《桃花朵朵开》和《月亮之上》。那年的彩铃下载排行,类似于如今的抖音热门曲目排行。

2005年,舞蹈节目《千手观音》令全国人民震撼;2006年的《吉祥三宝》描绘的美满家庭温暖了观众的心灵;2007年姚贝娜还曾和火凤献唱《老婆老公我爱你》,而这支表演现场如今已被收入她的生前回顾中

除了歌手之外,那期间通过影视作品走红的演员也陆续登上春晚。1999年,《还珠格格2》开播,人气热火朝天。赵薇和林心如同在2000年参与了央视春晚,只不过二人并没有同台。赵薇和群星参演了音乐剧,林心如和崔永元合作了歌曲《溜溜的他》。

2000年,章子怡在张艺谋导演作品中《我的父亲母亲》中饰演招娣一角,灵气逼人令人过目不忘。同年的爱情文艺片《花样年华》揽货金马、金像、戛纳电影节等重要奖项;那年通过《古惑仔》系列成为无数少女梦中情人的郑伊健也是炙手可热的男星。当他们站在2001年春晚的舞台上,代表的正是华语电影的繁华时代。

2001年,讲述上世纪30年代的爱情剧《像雾像雨又像风》脱颖而出,时至今日依旧值得重温。当年人气最旺的男女演员陆毅和周迅在2002年春晚合唱歌曲《今年如此精彩》,高颜值组合十分养眼。

2000年之后,中国的娱乐文化进入发达时期。大量新形式的创作型歌手横空出世,流行音乐市场改朝换代,影视作品也经典频出,成为80/90一代人最深刻的童年回忆。而春晚依然见证了这一切,既是对流行的总结,也是对流行的开启,那也是春晚最后的巅峰年代……

10年代:我们最好的舞台,大幕拉开

二十一世10年代的中国彻底进入网络时代,百姓频繁的接触网络,吸收的新鲜事物也越来越多,自发开创自媒体、创造流行。从那之后,观众开始觉得春晚不好笑了,人民的笑点提高了,语言类节目也越来越俗套了。

过去,春晚创造并输出流行语。后来,春晚开始大肆的套用现成的网络流行语。春晚启动前预测哪位笑星会说出什么流行语成了网友们自娱自乐的活动。

2011年, 黄宏在小品《聪明丈夫》中慷慨激昂的呼喊着:“离婚不算丢人,精神不会沉沦,一切即将过去,神马都是浮云。”;2012年,蔡明头戴白色假发,双腿夹着笤帚,配合少女萌音火急火燎的说:“肿么了肿么了?”冲击感极为强烈;2015年,冯巩在《快乐老爸》中一连说出在“吓死宝宝了”、“主要看气质”、“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要靠才华”,承包2015年网络流行语。

新一年的无奖竞猜已经开启:2019年先道出沙雕、真香、skr的会是谁?

春晚与时俱进,紧跟群众生活热潮。但在运用网路用语的同时,观众也希望看到新的桥段和延伸。只可惜,近十年来,春晚的语言类节目整体在走下坡路。赵本山和小沈阳连续两年的小品《捐肋》和《同桌的你》笑点接近于0,2011年后,赵本山彻底退出春晚,扼杀了百姓心中的春晚高潮时段,自此再无新人替代。2012年,黄宏也最后一次出现在春晚舞台,一个春晚小品的时代彻底落幕。

与春晚有着30几年缘分的冯巩依然屹立不倒,每年最早出场向观众问候一句“我想死你们了”;

虽然节目存在感越来越低,但今年冯巩作品未过审而无缘春晚,还是让观众非常遗憾。老实人郭冬临暂别春晚两年,2019年又将回归;蔡明和潘长江成为了年年被吐槽却年年不会少的老年CP。但除了套用网络流行用语之外,春晚结束一周之后,观众就再也记不起他们都曾在台上说了些什么。

但这十年中,春晚还是有一年高潮期的,也就是聚集了新一代春晚喜剧演员的2013年。

那一年,开心麻花团队集中发力,带来了两只小品演出。沈腾、马丽等人合作的《今天的幸福2》笑点密集,金句频出,“打败你的不是天真,是无鞋(无邪)”成了一句毒鸡汤,“你看前夫哥,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渣吧。”也被广大同胞拿来调侃前任;王宁、常远、艾伦合作的《大城小事》教育大众环保和体恤底层百姓的同时,也让观众深刻记住了那个住在16楼的美男子,以及他那爽朗又贱贱的魔性笑声。

那年常将央视春晚挂嘴边的郭德纲和于谦也终于接受邀约首登春晚,带来相声《败家子》,讽刺官僚公款吃喝、奢侈浪费等社会现象,而这样的讽刺力度也成为了春晚的绝唱。

与过去春晚中呈现的真情实感相比,这几年我们看到了春晚越发浮夸与刻意。

2017年,小品《真情永驻》传达“女人要生育,男人要赚钱”的两性价值观,妻子因不能生育而要求主动离婚,但丈夫却依然决然选择要老婆,营造一段感人肺腑的爱情;2018年,蔡明和潘长江的小品《学车》想要表达“爱要勇于说出口”的思想,但作品中却强行煽情,从腻歪秀恩爱强行过度到死别,令观众匪夷所思。

在大量春晚节目既不戳笑点也不戳泪点的情况下,贾玲携大碗娱乐在鸡年春晚中的表现已算是最优,小品《真假老师》强调了家庭教育的重要性,搞笑虽不足,但至少表演不浮夸,也具有一定的教育意义。

语言类节目变得平淡了,这并不是艺术家们的锅,而是时代发展至今所促成的局面。过去,央视春晚几乎是观众收看相声小品的主要渠道。而如今,《欢乐喜剧人》、《喜剧总动员》等喜剧节目层出不穷,为语言节目提供了太多的传播渠道,喜剧演员的灵感也持续消耗,很难在春晚中再创作出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

加之,如今社会环境对人民的行为举止、文化艺术要求也越来越严格,春晚对节目的审查力度也十分巨大。一层一层审批过后,节目不是被改的面目全非,就是直接被毙与观众无缘。不雅观的社会现象是不合时宜的,百姓需要的国泰民安、天平昌盛、繁荣富强,以及家和万事兴。

而受到网络冲击,唱片时代也开始走下坡路。不是春晚的流行音乐少了,而是整个乐坛能传遍大街小巷的音乐数量都大幅度缩水了。

虽然不比90年代和00年代,但在2010-2015年之间,春晚的知名流行音乐还是有一些的。2010年,天后王菲一曲《传奇》悠扬婉转,原唱李健也因此提升了知名度;那一年年近40岁的“老虎队”在春晚舞台上再聚首,接连演唱《爱》、《蝴蝶飞呀》、《青苹果乐园》三首经典歌曲,令80后泪目。

2012年,王菲和陈奕迅同台对唱《因为爱情》成为佳作;费翔、张明敏、韦唯等80年代流行歌手再登春晚“致敬30年”。那一年在开场中合唱《小拜年》的胡海泉一家和陈羽凡白百何夫妇还十分其乐融融,阖家团圆。同年合作《龙的传人》的李云迪和王力宏也是志同道合,又互相欣赏的音乐伙伴。而到了第二年魔术师刘谦公开在春晚舞台上调侃搭档李云迪“找力宏”却引发了蛮大的争议。

2013年不仅是10年代中语言节目最精彩的一年,那年的音乐节目也同样经典。全球经典爱情影片《泰坦尼克号》3D版于2012年热映,春晚节目组邀请到了主题曲《My Heart Will Go On》的原唱席琳·迪翁再度演绎经典,并和宋祖英合唱了《茉莉花》。

那一年《甄嬛传》、《北京爱情故事》等电视剧大热,剧中演员同原创歌手两两搭配献唱春晚。孙俪和李健的《风吹麦浪》轻盈浪漫;李晨和原唱侃侃合唱《北爱》插曲《滴答》;杜淳和曲婉婷也带来那年传唱度最高的流行歌曲之一《我的歌声里》。

2014年,王铮亮一曲《时间都去哪儿了》深情动人,令人思绪万千;而大张伟一曲《倍儿爽》又躁动了全场和电视机前的千家万户;杨坤和郭采洁合唱的《答案》在四年后才被社交平台抖音捧红;2015年,两首神曲“珠帘合璧”后的《最炫小苹果》更加魔性洗脑。

而那时起通过音乐综艺走红的歌手也陆续在春晚中大放异彩。《快乐男声》华晨宇和《中国好歌曲》霍尊在成名第一年就登上春晚;海豚公主张靓颖、红了十年的时代符号李宇春、实力唱将张杰、通过《我是歌手》在内地收获知名度的邓紫棋都在2013-2016年间陆续上了春晚。

央视春晚对流行音乐的嗅觉是十分灵敏的,知道观众想听什么歌,也知道什么歌最火。但在2016年之后,连续三年春晚中的原唱知名流行歌曲只有2018年周杰伦的《告白气球》一首。

流量艺人开始席卷春晚舞台。也许是因为他们本身就不曾有过经典的出圈歌曲,因此在节目中也不曾唱过自己的音乐,而是配合春晚高歌起了主旋律。

被央视更名为“加油男孩”的TFboys连续三年上春晚,第一年和央视少儿主持人合作《幸福成长》,第二年和《欢乐颂》五美合唱《美丽中国年》,第三年组合独唱《我和2035有个约》,每一支表演都在宣扬核心主义价值观。

因为受伤错过两次春晚的陈伟霆终于在2017年和另一流量歌手鹿晗合唱了《爱你一万年》;井柏然和张艺兴也在同年合作了歌舞《健康动起来》,充满青春朝气;2018年黄渤携陈伟霆和张艺兴演唱的《最好的舞台》更是嘹亮的唱响了祖国新时代。

影视出身的流量演员也不曾缺席。四大流量之一的杨洋曾在2016年和2018年登上两次春晚,一次和佟铁鑫演唱歌颂亲情的《父子》,假唱但真哭。一次和王凯合唱《我的春晚我的年》,年味十足。而通过《琅琊榜》大器晚成的王凯也去过两次春晚,另一次是和剧中CP胡歌共唱《在此刻》,黑西装配红西装,正气十足。

2019年,流量李易峰和新晋流量演员朱一龙也将合作曲目,继续书写流量艺人的主旋律时代。

这个时代绝对是最好的时代,信息传递飞快,人们生活安稳,文化娱乐也是最鼎盛的时期。但这个时代又是最严格的时代,领导严格,观众严格,电视节目也非常严格。过去的人民一整年的笑点都交付给了春晚,使它身负重任。而如今的观众每一秒都能在网络上获得新的笑点,春晚的“身份”和“职责”也就逐渐发生了转变。

从春晚获取欢乐的几率获取越来越少,但在除夕夜,打开手机看段子手吐槽春晚依然能让观众快乐,这或许就已经足够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10

  • 钛ad266r 钛ad266r
    回复
    2

    写的不错,春晚不再承担为人民搞笑的使命

    2019-02-04 23:58 via android
  • 钛ifth46 钛ifth46
    回复
    1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2019-02-05 10:39 via iphone
  • 小黄鸡 小黄鸡   回复  钛ifth46
    回复
    0

    红旗招展人山人海!那是左一层!右一层!左一层!右一层!

    2019-02-05 11:55 via iphone
    • 钛ifth46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2019-02-05 10:39 via iphone
      回复
      1
  • 潇澎 潇澎
    回复
    0

    段子越来越少了

    2019-02-05 09:31 via android
  • andrewch andrewch
    回复
    0

    娱乐群众的节目非要请来郑智化,确实难!理解理解

    2019-02-05 08:40 via android
  • 流云疯了 流云疯了
    回复
    0

    @一只有态度的猪

    2019-02-05 08:25 via weibo
  • 陶淘 陶淘
    回复
    0

    今年春晚算是近五年最佳了

    2019-02-05 07:14 via android
  • you20101225 you20101225
    回复
    0

    裆肿痒表示很满意的一届春晚[二哈][二哈]

    2019-02-05 00:00 via weibo
  • 网络梗被咀嚼消化链中末端中的末端

    2019-02-04 20:51 via weibo
  • _追猎 _追猎
    回复
    0

    没办法,真老百姓的创造力太强了。春晚演员的创新空间确实小

    2019-02-04 20:40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