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虎扑“不敌”蔡徐坤

摘要: 这次NBA的官方决定,举例来说,很像“你最要好的朋友,跟你最讨厌的人玩在一起”的感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互联网圈内事,作者|贾琦

——烦死了,我女朋友加入了蔡徐坤后援会,每天跟打仗似得。

——那是个啥?

——哦那是个女性人类,我们互相喜欢,偶尔会出去过夜。

——???

看,人与人的区别,已经大到像摩西分开的红海。明明都是水,明明彼此都有聚合的欲望,生就被一杖子戳开了。

人类齐心协力的愿望是自古以来的。

一开始大伙寻思着一块盖个楼,上帝来到人间,改变并区别了人类的语言,阻止了巴别塔。

20世纪90年代,万维网设想被提出,第一个网页浏览器诞生在日内瓦,站在那个时间点上畅想未来,信息将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人与人的沟通成本将降到极低,大同世界即将到来,人类一片乐观。

2019年,未来来了。人与人的区别,像被摩西一杖子戳开的红海。

01

“虎扑男孩”和“饭圈女孩”分立于红海两头,相看两厌。

“直男癌”和“饭圈蛆”的攻击让人不忍直视,一个以绝症盖棺定论,而另一个则直接剥夺对方人籍。

18年7月份,虎扑大战吴亦凡,双方群体之间,在虚拟网络上爆发了第一次大规模冲突。

该事件以“梅格妮”不觉得输,而虎扑jrs单方面宣布胜利而告终。

在这一事件中,饭圈女孩感动于哥哥那句“连女孩子都不放过”。而jrs掀出了动静,战出了风格,于群体事件中真切体会到了自身的影响力,也是满意的。

风波结束,饭圈人继续打榜,买周边,维护超话,“抱走我家哥哥”。

而jr们则继续讲段子,发表情包,看球互喷。一别两宽。

尘埃落定,现如今回头去看,吴亦凡事件中,虎扑jrs应该是占了便宜的。

天底下的冲突,基本上都是有模板可循的。无非都是我碰了我一下,我骂了你一句,你又骂了我一句,然后我推你一把,再然后你脱鞋砸我,我脱鞋砸你。

论占便宜,得看是谁最后动那波手。

具体到事情上,一方面,虎扑的答题机制所构成的护城河没有让“梅格妮”们大批量涌入,该情况也被jrs各种调侃。

另一方面,吴亦凡diss track发布之后,单方面将该事件定性为“网络暴力”并表示不再回应。可虎扑这边却不依不饶,层出不穷的diss back一首接一首发出来,现如今“这首歌没混,直接发”在虎扑也是一个偶尔会被拿出来调笑的段子。

可最近,虎扑网友们在另一事件中,却表示“很受伤”。

1月18日,NBA官方宣布蔡徐坤成为首位NBA新春贺岁形象大使。这一消息在虎扑激起了轩然大波,也成为近期罕见的热帖。

该帖的高亮回复称“故意恶心虎扑网友的水平”,截止目前已被点亮万余次。

身边也有一些球迷朋友表示,跟吃了屎一样难受。

整体来说,jrs对于这一事件的态度可以用下面这张图来代表:

事实上,吴亦凡事件期间就有虎扑网友出来说过这样的话,

其实吴亦凡在街上的风向已经开始好转了,现在大伙儿主要在黑的是蔡徐坤,谁知道他这么膨胀,自己出来挡枪。

蔡徐坤,《偶像练习生》冠军,当红男团NINE PERCENT队长,现阶段国内顶级流量。

很长一段时间,乃至现在,步行街(虎扑论坛)上都流传着这样一张动图。

与该图一起出现的,则是“只有NBA级别的球员才能做出这样的动作”以及“癫痫病人”之类的明嘲暗讽。

久而久之,蔡徐坤在虎扑网友心中的形象一路走低,直至谷底。

因此,这次NBA的官方决定,举例来说,很像“你最要好的朋友,跟你最讨厌的人玩在一起”的感觉。

与吴亦凡事件中的轻松不同,此次事件发生后众多虎扑网友心情十分沮丧,在虎扑内部几十万条回帖中,绝大多数都是简单的一句“难受”,“佛了”和“不能接受”。

而虎扑平台之外的地方,在NBA的官方微博下,则几乎清一色都是蔡徐坤的粉丝。

偶有球迷表达不满,也很快被蔡徐坤的粉丝挡了回去

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蔡徐坤粉丝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恭喜发财,新的一年少吃柠檬。

这一现象也从侧面反应了虎扑男孩和饭圈女孩的对抗现状:外面的人攻不进来,里面的人攻不出去。

02

互联网来临了,它的确带来了更低的信息获取成本和极大的自由。但人们并没有像前辈们想象中那样变得更加通达博学。

相反,人类各自为阵,凭着自己的偏好在一个或几个特殊的领域里不断下沉,偶尔抬头,发现彼此之间已经隔着巨大的信息鸿沟。

但人们并不孤独。在虚拟世界中,人们依然结为群体。

各家互联网公司相继在不同角度创立了以“兴趣偏好”为强联结的社区平台,这些平台宛如互联网海洋中的一座座岛礁,承载着不同群体的内心归属。

豆瓣是比较早的,踏踏实实专注在文艺青年这个slogan上,十几年如一日。早期的知乎也是如此,构建精英社区,讲事实摆数据,理性客观。除此之外还有果壳,专注于理工科技,以及虎扑,专注于体育话题等。

但另一方面,人群并不完全依附于平台。以“饭圈”为例,他们活跃于微博,也自组织于QQ群微信群乃至贴吧,平台对他们来说只是工具,在工具之上,他们有一套更坚实的彼此认同和联结。

前者以平台为核心,尽量探寻其共性,求同存异。后者则更丰富,更灵活,更有归属感。

现如今,圈子越分越细。但直男群体,或者说大众直男群体,作为国内网民的基本盘之一,这一群体有着其独有的特殊性。

  • 他们不以爱好为集合(追星族,民谣圈,摇滚圈,硬件设备圈,爱宠圈等);
  • 他们不需要以消费行为巩固身份认知(买周边,买专辑,买猫粮等);
  • 他们也没有产出作品来形成壁垒(诗人圈,音乐人圈,各色职场圈等);
  • 他们最核心的东西,就是共性价值观认知。
  • 他们是基本盘。
  • 他们所有的行为,就是在说话。

在说话中自娱自乐,在说话中彼此开心,在说话中针砭时事,在说话中,有了向外输出的欲望。

“我们要发声。”这是每一个圈子都会有的欲望。但“我们是大多数,我们要发声,我们希望你们听我们的。”

这是绝大多数圈子都不敢有的欲望,也是绝大多数圈子都不可能有的底气。

我并不是在抨击什么,事实上在21世纪前后,全球都进入了过于追求“政治正确”的氛围里,在该风潮中,中国也受到了较大影响。

那些年,无论是作为小众群体自信发声,抑或是代替小众群体发声,都会被视为“酷”或“具有进步思想”,而主流群体的声音,则往往被视为“老土”,稍有不慎,则会被扣上“开历史倒车”以及“主流倾轧,文化霸权”的帽子。

但对社会而言,右派是压舱石。

当然,直男群体不代表右派,虎扑男孩也不能代表直男群体,但不可否认的是,其构成主体具有一定的重叠性。

从某种程度来说,虎扑论坛或许是百度贴吧的部分继承。

2012年,百度贴吧正在经历着它最后的荣光,时年WOW吧和帝吧可以说是全球最大的中文论坛。

现如今,尘归尘土归土,仔细扒拉扒拉,发现其延伸至今日依然在起作用的遗产,是“屌丝”及其相关语境。

2012年2月27日,凤凰网发布第534期自由谈:“屌丝:一个字头的诞生”,详细介绍了“屌丝”这个词的含义以及起源。随后,腾讯网在2012年3月1日发布的第1993期今日话题:“屌丝:庶民的文化的胜利”,也详细的介绍了屌丝一词和与之相对的“高富帅”,并加以评论和挖掘。

“屌丝”,“女神”,“高富帅”,简单的三个形象,其背后所反映的是一种集体焦虑。

现如今,同样的事也在虎扑论坛内发生着,而这次,那个词叫“舔狗”。

相比“屌丝”语系的出处明确(李毅吧),“舔狗”一词的出处并不可考。但基于虎扑网友的用户特征,该词汇一经出现就在虎扑上大肆流行开来,进而进一步在全网扩散。

“屌丝”一词背后,是大众对自己的消解解构,是求不得,是认命,是自我安慰。

而“舔狗”一词则相对要积极一些。在这个词背后,是男性对尊严的诉求,对“伪女权”的反扑,以及对人人平等的追求。

粗俗与否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广为传播。而广为传播的文字意象,是具有实实在在的力量的。

卢梭写了很多严肃著作。但对法国大革命影响最大的,当属那本《忏悔录》,内容其实也很粗俗,但当时的法国人民看了,头腔胸腔盆腔一齐共鸣,拿起枪就去攻占了巴士底狱。

同理,现如今背负着房贷,彩礼,赡养父母等多重压力的男青年们,在苦苦哀求女神而不得的时候,看到“舔狗”一词,也会头腔胸腔一齐共鸣,抬腿一脚,世界和平。

而另一方面,就女性而言,如果追求者无法清晰接受到“拒绝”信号,也将是一件非常困扰的事。从这个角度来说,“舔狗”一词的出现,其实是双赢。

03

除开“舔狗”这一文化输出,虎扑男孩还想做更多。

譬如“实力至上”的价值导向。

在体育世界,这是最基本的也最直观的底层规则。众所周知虎扑论坛是以体育起家,直到目前,其用户的主要组成部分仍是体育爱好者,因此出现这样的价值导向,实属正常。

而这一点,也是虎扑男孩频频与饭圈女孩发生冲突的根本原因。

按理说,“实力至上”,“结果至上”并不是一个错误的要求。我们以这个标准要求体育明星,打出好成绩,或者不要拿那份薪水;

我们以这个标准去要求演员歌手,给出好作品,或不要拿那份薪水;

我们甚至以这个标准去要求职场同事,政府官员,给出好的结果,或不要坐那个位置......

然而,在韩国,偶像和演员本身就是两个职业。演员的天职是演戏,偶像的天职则是服务粉丝。

演员是拍戏的。而偶像贩卖的是梦想,是人设,是共同成长的参与感。

换句话说,对偶像来说,他们的业务“实力”并不能由作品来评判,而应该由粉丝的满意度来做判断。

这是个新鲜玩意,在韩国,管这个叫偶像工业体系。

按照韩国娱乐工业的发展规律,偶像的生命周期只有两到三年,但鹿晗等归国四子从2012年出道到现在已有6年时间,大大超出这个范围,原因就在于早期国内的偶像工业体制尚未建设完成,他们在这个时间夹缝中获得了红利。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四人或者转型成功,或者过气,这是必然规律。因为他们的粉丝终归要长大的,而新一茬年轻的小妹妹,绝不可能跟老阿姨追同一个idol。

业内人士称,《偶像练习生》中Nine Percent、乐华七子、坤音四子等男团的崛起,乃至后来从《创造101》中走出的“火箭少女”,都可以视为流量2.0时代到来的标识——国内市场对待流量明星的态度回归理性,流量明星对自身的认识也趋于清晰。

举例来说,集流量大成的蔡徐坤目前并不急于“出圈”让路人熟知——这也是他和1.0时代流量明星的不同之处。“归国四子”回国之后迅速参加电视剧、综艺、电影,在提升国民度的同时,也因演技不足备受诟病。

而新一代偶像鲜少跨界其他领域——半年前从《偶像练习生》出道后,蔡徐坤几乎把精力都放在音乐上,制作专辑,参与音乐类打歌节目,在粉丝圈自得其乐。

当然,正如我前面所说,“这是个新鲜玩意”,并且仍在发展阶段。而饱受“抠图瞪眼”和“混音电音”折磨的大众则“苦流量明星久矣”,因而会出现这样的偏差。

事实上,虎扑男孩们作为一个以“说话”为主要存在方式的群体,在很多事情上并不是天然一致的。

“舔狗”这种词能流行开来,必然是因为其契合了最大公约部分。但这样的东西很少,绝大多数所谓的“价值观”,在虎扑内部一直都有着激烈的争论。

以这次“蔡徐坤成为NBA新春贺岁形象大使”为例,绝大多数网友都将矛头指向了“选择蔡徐坤的主办方”而不是“蔡徐坤”本人。

同时也在试图从市场运营的角度去客观理解该事件。

我们肯定是会看的吧,不用去宣传,选他拉的应该是女性市场

甚至还有少数网友发出了完全相反的声音。

我就奇了怪了,人家请谁当形象大使,一堆人喷。做推广看到得找流量,吸引更多关注,说句不好听的,你不爱看别看啊。

这些声音也从某种程度上佐证了,当群体足够大且讨论空间足够自由的话,它的下限一定也是可控的。

结语

摩西分开了红海,但红海终究还是聚合了。上帝干扰了巴别塔,但人类的交流终究还是跨越了语言,空间,时间。

《三体》中有一个组织叫“归零者”,他们关于“拨过零点,重启宇宙”的设想令我十分着迷。

有人开玩笑,说“天天在网上吵架,都赖袁隆平让你们吃太饱了。”

可我倒觉得,吃得还不够饱,吵得还不够多。

拨过零点,世界大同。​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互联网圈内事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互联网圈内事
互联网圈内事

“互联网圈内事”(公众号:quanneishi)每日精选最新热门有料内容,犀利点评IT八卦事件、解读互联网百态人生,致力于做最值得看的互联网八卦自媒体!

评论(1

  • 何谓一生 何谓一生
    回复
    0

    简直就是国家的耻辱

    2019-01-23 12:15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