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地球》背后融资局:一部高额投资艺术片的求生之旅

摘要: “项目预算只有400万,你们的意向演员敢写汤唯?”

《地球最后的夜晚》剧照

《地球最后的夜晚》剧照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娱乐资本论旗下微信公众号河豚影视档案(ID:gh_6362795010b1),作者|斯塔西,编辑|谢维平,钛媒体经授权转载。

《地球最后的夜晚》截至1月1日21点30日,票房1130万,总票房超过2.75亿,对于一部艺术片来说,堪称创纪录的表现。

此时,在贵州凯里,一个房子均价4000的小地方,年轻的导演毕赣,远离外界的喧嚣,正在家里平静地带着小孩。

这位外界眼中“幸运”的年轻导演,人生中第二部作品就拥有了2000万的投资预算,后来这笔预算又涨到了5000万,这样的数额,相当于让毕赣在老家盖一栋房地产大楼。

如大家所见,毕赣成功地盖起了这一栋艺术“大楼”,并让它在市场引起了这样的反响。

但外界不知道的是,《地球最后的夜晚》拥有一个庞大的制作团队,细分工种多到不亚于任何一部过亿制作的商业电影。期间成本追加,三度引入投资方,最终背后出品方多达16家,创造了国产艺术片之最,涵盖了中国、中国台湾、法国三方制片。

这场冒险的背后,是一个艺术导演为了适应电影工业制作,所经历的试错和探索,同时它也让我们看到了一部艺术电影想要在国内生存下来,在资本市场上所能拥有的诸多可能性。

当然可以肯定的是,击鼓传花的三轮投资方们,一开始肯定没预料到无心插柳制定的营销策略,可以斩获现在的票房成绩,出发点也并非为了票房,而是因为导演毕赣这个人。

预算从400万做到2000万

时针拨到《路边野餐》2015年得奖的那一年,实际上也是《地球最后的夜晚》(以下简称《地球》)启动那一年。

“项目预算只有400万,你们的意向演员敢写汤唯?”

金马奖创投现场,作为评审的许鞍华导演对《地球》项目提问。而这时,一旁的评审贾樟柯导演则追问,看项目故事梗概已经这么敢想了,为什么预算却不敢往上提?

当时还不太敢想的两位年轻人,毕赣与制片人单佐龙,就这样在前辈们的点拨下,将预算提升至2000万,开始了一场千万级别投资项目的冒险。金马创投三位评审的最后一位叶如芬则选择投了《地球》,台湾华文创股份有限公司也就成了第一批投资方之一。

2015年金马创投评委贾樟柯、叶如芬、许鞍华

其实做过研究的单佐龙也了解,在欧洲,像奥利维耶·阿萨亚斯、米娅·汉森-洛夫等这类经常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的导演,一部电影的预算也在5000万人民币左右。他们通过政府基金,及稳定的预售渠道,就可以没有风险地做完一部艺术片。

而国内艺术片一直囿于低成本的原因,正是因为一没有政府基金,二没有稳定预售,所有投资全部来自于民营资本,没有形成有效降低风险的制片模式。

大胆地提升预算之后,他们需要面对的第一个难题:如何像欧洲艺术片一样,降低风险?

既然国内很难做一部未完成电影的预售,当然只能先从国外预售开始做。稍作研究,便知欧洲艺术电影两个巨头发行商,非Wild Bunch和MK2两家莫属。前者做过娄烨导演电影,后者长期做贾樟柯电影发行。

单佐龙通过导演侯孝贤导演团队和经纪公司CAA的介绍,沟通并敲定了Wild Bunch全球销售发行代理权,拿到了一笔数十万欧的最低保证金(Minimum Guarantee)。最低保证金非买断版权销售,后续还有票房分成。

当然这笔全球销售发行代理权里,除开了大陆、香港、台湾。大陆地区最初由荡麦影业投资方华策影业独家代理,香港由安乐电影公司代理,台湾由叶如芬的华文创股份有限公司。

预售做成了,单佐龙开始想,有没有拿法国CNC电影基金资助的可能?

就在这时,他意外地收到CG CINEMA一封邮件,这家法国制作公司做过阿巴斯、奥利维耶·阿萨亚斯等知名导演的电影。引入它们意味着,一方面《地球》项目有了变成中法合拍的可能性,也便有了申请法国CNC的资格。另一方面他们可以提供成熟的技术及制作经验支持。

单佐龙可能也没想到引入CG CINEMA这一步,成就了《地球》关键性的长镜头。

因为CG CINEMA制片人查尔斯(Charles Gillibert)的加入,不仅为电影提供很多技术支持,而且还在《地球》超期摄影师没档期的危机时刻,找来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野马》的摄影师大卫·查泽勒(David Chizallet)救场,擅长手持摄影的他,与董劲松一起《地球》完成了关键性的70分钟长镜头。

因为CG CINEMA的加入,查尔斯从Wild Bunch手中分走了法国发行权,并托给Bac Films代理发行。然后通过Wild Bunch、CG CINEMA帮助,《地球》送到了戛纳电影节选片人福茂跟前。最终,看过初剪版的福茂,给了《地球》戛纳电影节入场券。

《地球》超期时刻背后资本救场

《地球》海外布局顺利推进同时,国内投资布局也没落下。毕赣和单佐龙在上海成立了荡麦影业,拿到了华策影视的战略投资。华策也自然成了《地球》项目的领投方,随后做过《路边野餐》宣发的太合娱乐入局。

而投资方亭东影业此前与他们没有交集,但单佐龙觉得,荡麦影业与亭东影业作为上海为数不多的电影公司,毕赣和韩寒都是年轻导演出身,经营理念和创作旨趣也比较相投,自然是首选目标资方。于是他约了亭东影业《乘风破浪》制片人于梦见面聊,没想到于梦已经关注毕赣新项目很久了,双方一拍即合。

单佐龙的眼光没有错,选择的几家初始出品方,确实在后来遭遇波折后的关键时刻给到了很大的支持。

一切要从《地球》超期超支的问题上说起。搞定国内外2000万预算后,单佐龙以为万事俱备,于去年6月15日开机。可怎么也没料到,剧组的第一个挫折竟来得如此之快。

勘景团队,姚宏易、毕赣、李丹枫

至关重要的美术团队遇到了问题。这个团队前期负责将剧本视觉化呈现,后期还参与场景设计和搭建,本与毕赣合作《秘密金鱼》的台湾美术团队,因不了解凯里当地环境状况,撘的景都出现了严重“水土不服”的情况,道具材质等都不对。

单佐龙反思,这支美术团队专业性没有问题,还是因为前期筹备考量不够。于是开机的第一天,《地球》就只能选择停拍。监制万娟、沈暘紧急联系了《归来》、《白日焰火》美术指导刘强 “救火”,但是一个经验再丰富的美术指导,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赶工出一套美术方案来。

单佐龙意识到,突然停下来的《地球》肯定会超期,超期也就意味着超支。剧组哪怕停下来一天不拍,每天30-40万的开销几乎等于凯里一套房。

他如实地将剧组情况汇报给第一批投资方,作为主投方华策最早认下超支的钱,太合、亭东、华文创也都在第一时间追加了投资额度。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慷慨解囊?

太合从最初份额提升至双倍份额。太合娱乐旗下合瑞发行CEO田琦在接受娱乐资本论采访时表示,太合做过很多国内艺术电影的宣发,一直很关注新导演的作品。刚好《地球》赶上了这么一个时机,太合成长到可以为艺术电影提供资金支持,同年还投资了新锐导演忻钰坤第二部作品《暴裂无声》。

亭东影业制片人张冠仁说,老板韩寒本人是新导演出身,当他听到《地球》情况时,很能理解毕赣所遇到的困难处境。韩寒本人对技术很有兴趣,所以毕赣对3D长镜头技术的探索,与其不谋而合。

而华文创作为一家台湾公司,相对台湾文艺片预算来说,本来《地球》最初的投资已经算巨资了,但他们也都及时认了超支的钱。

第一批投资方的态度,给了单佐龙危急时刻,最重要的支持。但剧组一直停到7月10号复机,25天的时间成本造成的损失,依然入不敷出。《地球》只能引入第二批投资。这批投资方主要是以个人关系为主的“救急”投资。

它们是,监制沈暘引入的中影国际基金,演员黄觉介绍的张歆艺的道来影业入局,以及监制万娟找来了黄晓明与郭亭婷的境界文化新沂有限公司。

黄觉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地球》出现了资金状况。复机前,导演在设计电影里很重要的索道戏,现场有人说索道镜头可能要花80万,毕赣当即表示就算自己不要酬劳,也要拍这场戏。那一刻,黄觉才意识到剧组遇到了麻烦,最后黄觉不仅拉来了朋友张歆艺的投资,还没要自己的超期酬劳。

两次召回主演,最后5天拍完1小时创纪录长镜头

解决完超期带来的超支问题后,超期所带来的第二个严峻后果,终于在9月爆发了。《地球》也进入了单佐龙所说的“至暗时刻”。

《地球》原定于6月15日开机,拍摄60天,中间休息15天,最迟于9月杀青。如果晚于9月,意味着,剧组里从演员、摄影、灯光到场务人员都可能没有档期了。

而此时《地球》连前面2D部分都没有拍完,大概还剩下七八场戏。无奈之下,《地球》剧组原地修正,一边重新搭建团队,一边协调主演的时间。

终于在10月召集回主演,安排上了一次长镜头拍摄。《地球》面临了工业化制作的第二个挫折,3D长镜头一天最多能拍摄三条,一次长达70分钟以上,每次拍摄完还要做长时间的场景复原,而且极度考验摄影技术。因为前期筹备未做技术测试,这次3D长镜头拍摄彻底的失败了。

10月12日,《地球》被迫杀青,命运未卜。11月,《地球》又组建了一个40人的补拍剧组,请来了摄影董劲松,完成了前面落下的几场2D部分戏。但没有成功的3D长镜头,这完全成不了一部电影。

吸取第一次拍摄失败的经验,这次《地球》团队用了一个多月时间筹备第二次长镜头拍摄。今年1月份组建好新的剧组,找来了前文提到的至关重要的摄影师大卫·查泽勒(David Chizallet),整个1月一直在做技术测试。

但到了2月份,留给他们实际拍摄时间只有五天。因为汤唯只有五天档期,她当时正在《大明皇妃》的剧组,作为一部大女主戏,汤唯几乎脱不开身。而且《大明皇妃》一个600人剧组一停机,每天损失大约是《地球》剧组的十倍。

而且当时汤唯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她还是硬着头皮请了假来到了凯里。

原计划两天排练,三天拍摄。但实际上,由于这场戏演员走位调度过于复杂,花了三天时间排练,只剩下两天时间拍摄。最后成功的保住了两条,而且最后一条完成于2月9日凌晨七点,是毕赣最想要的黎明时间。

走的时候,汤唯告诉毕赣,实际上她多请了两天假,如果出现问题会一直陪着电影走下去。得到主演支持的毕赣,终于被幸运之神眷顾了,《地球》真正的杀青了。

但超支的情况还在继续,每份海外宣传物料的花费都超出单佐龙的想象,每做坏一颗DCP就要损失1-2万。因为拍摄时间横跨九个月结束,原计划5月进入戛纳电影节展映,这意味着后期必须要在三个月时间赶工完成,包括3D转制时间,后期制作及导演剪辑时间。

赶工也就意味着烧钱。而且因为没有形成模板,相当于是一个电影节,就要赶制了一个版本。专门为戛纳电影节赶制了一个版本,接着10月的多伦多电影节,又要在此之前赶制另一个版本。这样的成本,完全不可控。

《地球》只好引入了最后一批资方,于是优酷、腾讯、猫眼、蓝色星空纷纷入局了。

一方面他们的加入是帮助《地球》度过后期的资金难关,另一方面也是考量到平台方的国内宣发资源。比如优酷相当于是上映前给到了《地球》一笔不错的预售,腾讯影业给了很好的站台资源做宣传;猫眼为《地球》线上宣发方面提供了很好的资源;蓝色星空做了电视硬广。

请输入图说

至此,《地球》的最终资本局组建完成。单佐龙说,后进来的每一个投资方认的成本,与最终制作成本几乎一样,没有任何溢价。超出来的制作费,换化成每一个观众在大银幕上,看到的效果。

《地球》作为一个文艺片项目,每一次引入资方都是为了续上这部电影的命。

最终《地球》多达16家的资本局能够撺成,也客观说明了电影投资市场正在变得多元化。

《地球》项目为大投资额度的文艺片提供经验:一是效仿欧洲制片模式进行海外布局,拿预售申请电影基金,降低投资风险;二是组建多方资本局的可能,不仅可以有效止损,将风险平摊到每一家出品方。还可以利用各家资源优势,借力在宣发布局上,增加一部文艺片在市场上的能见度。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10

  • 令狐盈盈 令狐盈盈
    回复
    4

    这样做的后果的,毕导的第三部作品可能需要卖给外埠才能回本

    2019-01-02 10:41 via weibo
  • 在哪能看

    2019-01-05 21:36 via android
  • 你苏菲 你苏菲
    回复
    1

    @我玄_

    2019-01-02 15:24 via weibo
  • 科技小生 科技小生
    回复
    0

    还没看过

    2019-01-03 14:25 via pc
  • 月白胭脂 月白胭脂
    回复
    0

    回复@余俊辛yjx:别期待…

    2019-01-02 14:16 via weibo
  • Xenia_RW Xenia_RW
    回复
    1

    @True_RW

    2019-01-02 13:37 via weibo
  • 余俊辛yjx 余俊辛yjx
    回复
    0

    听这电影的名字,还以为是刘慈欣的小说改编的,再加上有汤唯加持,对这电影非常期待的

    2019-01-02 12:33 via weibo
  • 胤1988LH 胤1988LH
    回复
    1

    回复@令狐盈盈:你姓令狐?

    2019-01-02 12:31 via weibo
  • Druzy Druzy
    回复
    0

    @那那那那那个谁阿

    2019-01-02 12:28 via weibo
  • 才四百万,意向演员只敢写汤唯(这样的)...

    2019-01-02 10:40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