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影视圈2018:爆破之后的旧制度与大革命

摘要: 2018年的影视行业或许没有春天,但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创业邦(ID:ichuangyebang),作者: 风间海色,钛媒体获授权转载。

“终于是走到了这一步。”

从21层的办公室望出去,天是灰色的,邦哥与这位影视投资人的交谈算得上愉快,但内容却又沉重得与厚重雾霾笼罩着的城市无声契合。

对于影视圈来说,好日子过得太久了。

2016年,是影视圈资本证券化率疾速上升的一年。如果数一数那一年从各种渠道冲上或试图冲上二级市场的影视类公司,列表上将会出现许多耳熟能详的名字,比如大名鼎鼎的万达影视;比如号称国剧“一极”的欢瑞世纪;比如的吴奇隆的稻草熊,再比如范冰冰的爱美神……

那之前的一年,中国拥有30000块屏幕,12亿观影人次,440亿票房,票房涨幅超过50%。这个票房数字在10年里增长了21倍,从2005年的20亿票房到2015年的440亿票房,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6.22%。一大批人开始注册自己的宣传工作室、剧本工作室,更资深一点的,开始成立经纪公司、制片公司。

华谊和光线这一代的影视公司,从发行起家,到走向上市,大约花了15年左右的时间;但2015年,一家影视公司从成立到被上市公司并购,只需要三个月——2015年12月9日,华谊兄弟以10.5亿元现金收购冯小刚在2015年9月2日成立的影视公司东阳美拉70%的股权,这家刚刚成立三个月的公司资产总额为1.36万元,负债总额为1.91万元,所有者权益为人民币-0.55万元,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00万元,但并购时的估值却已经高达15亿元。

明星资产证券化的故事,在那个时间节点上,就是这么充满了魔幻,“东阳美拉”不是唯一一家被华谊收购的新成立公司,李晨、Angelababy、郑恺等人甚至有一套被业界称为“东阳系列”的公司,操作方式大多与东阳美拉类似。唐德影视当年试图收购范冰冰的爱美神,也给出了高达7亿元的估值,只是最后监管层也觉得这行业飘得实在有些不像话,所以叫了停。

很多人觉得自己并不打算上市,二级市场跟我有什么关系?但绝大多数变革都是自上而下的,资产证券化的本质核心是流动性,对于资本来说,二级市场意味着自由与“退出”,当退出的渠道出现了问题,必然会倒逼一级市场的反应乃至是变革——只是这个逻辑一环一环被践行下去,需要时间。

有一个词,叫做“盛极必衰”。

在经历过2015年的高点之后,2016年疯狂开始冲上二级市场的绝大多数影视类案例都凉了。2016年7月14日,深交所发布《修订广播电影电视行业信息披露指引,针对市场热点强化监管》的公告,第一次明确地将监管重点的矛头指向了影视行业。2017年3月,圈内开始流传“监管层推动去虚向实,一刀切劝退所有影视娱乐类再融资及并购项目”的消息。

而那时,横店人头攒动,下游诸多创业者和从业者,还在疯狂的试图挤进这个看上去遍地黄金的行业。

这一切,都成为了2018年的铺垫。

2018年没有春天

2018年4月19日,导演萧锋特地选在自己生日当天,发表了一篇长文:“自2016年2月起,剧组就已分文没有,断粮停炊……在随后压力重重的两年间,我经历了融资借款、抵押贷款、清仓股票、赎回投资基金、耗尽个人存款等一系列自毁程序,很快成为国内负债最多的导演。”

萧锋所回忆的是接手电影《大轰炸》之后的八年,这部电影原先的投资方叫做“快鹿集团”,是一家臭名昭著的影视投资公司。原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当时是《大轰炸》总制片人,在快鹿非法集资案发后出逃。在2018年6月6日,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发布的红色通辑令追逃名单上,施建祥的名字赫然在目。

《大轰炸》资金链断裂之后,是导演萧锋自筹资金做完了这个项目,直至最终,影片也未能上映,他在文中所说的“自毁”,并不夸张。

事实上,很多人在2018年的前三个月,感受到的不是春天到来的温暖,而是凛冬将至的肃杀。只是那时一切都只是埋在水面之下。

将一切摊到台面上来的,是崔永元。

同样是2018年的4月,崔永元给知名作家刘震云发了一条消息,问他:你是不是写了《手机2》的剧本。刘震云说,是的。

崔永元爆发了。在5月25日,饰演女主的范冰冰发微博称在《手机2》拍摄现场很开心!之后,崔永元将矛头转向了这位明星,开始了爆破整个行业的路途。连续爆出几份涉及范冰冰“4天拿了6000万”的“阴阳合同”,直指范冰冰的偷税漏税行为。

国家税务部门的“”顺势“”彻查来得毫不意外,相关监管部门连续发文,甚至连影视类公司的注册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我们6月上了一个项目,需要注册公司,代办一听是影视类,直接就告诉我们办不下来,停发了。”一位私募基金的投资经理这样告诉邦哥。

没多久之后,“优爱腾”三大视频网站联合发布声明,共同抵制艺人“天价”片酬现象,共同抵制偷逃税、“阴阳合同”等违法行为。2018年上半年传媒股股价重创,其中参与统计的16支样本中,有15个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最高的欢瑞世纪下跌67.94%,唐德影视和华录百纳股价均腰斩,分别下跌59.84和52.62%。

影视圈的2018年,没有春天,只有凛冬将至的肃杀与兵荒马乱。

后流量时代的“爆款攻略”

“7、8月份的时候,我觉得还算喘了口气。”一位影视制片人在和邦哥聊天时说,在没有春天的2018年,他对暑期档真的算是“翘首以盼”。

暑期档也是真的没有让他失望,2018年两大现象级的影视作品,都出自暑期档——电影《我不是药神》7月5日全国上映,电视剧《延禧攻略》7月19日在爱奇艺开始独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视觉中国

而无论电影圈还是电视圈,真的回头去看今年出现的爆款,《红海行动》,《西虹市首富》,《镇魂》,《香蜜沉沉烬如霜》,《大江大河》……如果要找出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流量失灵”。

“这个圈子里早就已经没有傻钱了。”王长田的话似乎说得有些绝对,但与其说这是一种“论断”,倒不如说这是一种“哀叹”:哀叹影视圈子好赚钱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

在邦哥接触到的所有相关从业者中,这似乎已经是一种共识。从投资人,到制片人,到经纪人,到导演、编剧、演员这些主创,再到更下游一点的宣发,无一例外地发出过类似的感慨。

当流量不管用了,明星也不管用了,一个行业的钱不是傻子都能赚到了,才会有聪明人将这个行业真正的工业水平提高起来。一位知名编剧告诉邦哥,从顶端的回落,对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还是好事。

但不可争议的事实是,“流量”的时代过去了,“质量”将会成为新的爆款攻略。

写在最后

影视行业在2018年经历了烈火烹油的一年。但一如盛极必衰所说,2018年的影视行业或许没有春天,但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流量旧制度”的被推翻,将要孕育的,必定是新制度的建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创业邦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创业邦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