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一块屏幕”,到底会不会影响孩子的生活?

摘要: 智能手机是不是洪水猛兽,孩子们的生活会被智能手机影响多少,父母们又应该做什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在Facebook联合创始人肖恩·帕克把应用程序比作香烟,说“只有上帝知道它对孩子的大脑做了什么”之前;在蒂姆·库克透露不让自己的侄子接触社交媒体之前;在要求关闭应用程序的研究和法规出台之前。智能手机是不是洪水猛兽,孩子们的生活会被智能手机影响多少,父母们又应该做什么?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译指禅(ID:yizhichan007),译者:绿茵陈,微信号:quanxinli-green,原文来自《The Verge》,原文作者:Lauren Smiley,钛媒体获授权转载。

伴随对智能手机的强烈反对,以及科学研究的滞后,父母们正在与孩子和其他父母展开激烈争斗。

里迪·沙阿的一次周末旅行,考虑的是离开高科技的旧金山。

那是2015年末,里迪是我的朋友,她和她的丈夫还有另外一对夫妇,一起坐在车上,里迪已经怀孕好几个月了,困扰她的问题是,她将如何适应作为母亲的新角色。初次为人父母,这和世界历史上任何其他人一样。

然而,为人父母的条款突然改变了,2007年,当史蒂夫·乔布斯把这个闪闪发光的玩意儿(指智能手机)带给世人时,接下来的十年,许多人要么盯着它,要么有意识地告诉自己别太痴迷它了。

现在,正如一位儿科医生告诉我的,养育孩子已经从十年前的“2.8级难度变成了3.7级难度的奥运跳水”。

现在,育儿意味着要进行“智能手机辩论” ——不仅仅是和自己的孩子——还有其他父母们。

正如里迪发现的那样,其他父母对孩子使用手机的管控政策即是地狱。

(译者注:作者在这里的原话为:hell is other people’s screen time policies ,来自Hell is other people(他人即地狱),这句是法国哲学家萨特的名言)。

当涉及到儿童时,争论尤其激烈

里迪的艺术家朋友对自己育儿充满信心,她说话非常直接,她说,在孩子两岁前,她和丈夫没有让孩子看过一眼屏幕。

里迪指出,这是不可能的,作为一家科技公司的内容策略师(content strategist),她必须加入非工作时间的聊天群组,还要处理邮件。

她的丈夫默默地在旁边开车,他是CNN新闻观察家和一个狂热的在线滚动新闻用户。里迪解释,他们的工作决定,他们不可能做到一旦婴儿出生,就立马跟戒毒似的放弃屏幕。

她的朋友回怼道:“胡说!这只是一个优先排序问题。”

像这样关于智能手机及其对人的大脑和心理健康影响的讨论,现在无处不在,正如里迪所经历的那样,当讨论涉及到儿童时,争论尤其激烈。

科技行业内部人士和儿童媒体监管机构发起了“科技真相”活动,推动为科技公司制定道德标准,游说政府监管,并游说政府资助所有屏幕相关的影响方面的研究,并倡导学校的数字扫盲课程。

一些团体,如无商业化童年运动和他们的许多盟友,要求Facebook关闭其最近推出的针对孩子的聊天功能(Messenger chat)。股东们要求Apple研究手机对儿童的影响,并提供更好的家长控制。这些发声的人中有许多并非庸人自扰,他们很多人是硅谷的前高管,现在“叛教”了。

父母仍然是唯一的监管者

但是,在大规模的行业监管复议生效之前——鉴于商业利益的影响,它可能永远不会生效——父母仍然是唯一试图为其孩子制定规则,并与其他父母一起寻找最佳做法的监管者。

里迪对她朋友的回应感到懊恼。当她的孩子还在子宫内时,她就被归类为懒散的父母。两年过去了,她依然感觉很受伤,而且愤愤不平。她把反智能手机的人群称为“育儿界的素食主义者”。

“那些女性如此反对手机,似乎已经真理在握,就像他们不需要像凡人父母那样使用这些技术工具,”她说。 “围绕这些技术问题的只有道德判断——就跟宗教似的。在旧金山养育一个孩子,感觉有类似的激情狂热,跟其他很多事情不一样。”

我想听听严厉方父母们的意见,所以我打电话给一个朋友,我们姑且称她为朱莉。(这或许说明了2018年智能手机辩论的激烈程度,因为害怕惹恼朋友和客户,只好用笔名。)

朱莉是北加州那种高度组织化的嬉皮士的代表:她是通过了室内设计资格认证的能源和环境设计领域的领导者,丈夫是音乐家。

她儿子快三岁了,他的屏幕时间仅限于观看家庭照片,和祖父母视频通话,以及观看电影《E.T》——仅限于他妈妈上舞蹈课他在一边等待时,或者和家人一起时。

在一个充斥着屏幕的世界里,朱莉坚持自己的立场很不容易。她最近下班回家,发现保姆和她的儿子正在盯着智能手机屏幕看,这违反了朱莉的禁令。

朱莉不想和一个她认为“像家人一样”的女人起冲突,所以保持沉默。

同样地,她也越来越讨厌她的一些朋友,当她和儿子一起去玩耍时,他们打开所谓的“电视保姆”,这样他们就可以聊天而不必看着孩子。在她批评之前,他们就先发制人地说“我知道我们是坏父母”。

“我不会说他们不能开自己的电视机,”朱莉尽量用一种温和的语气说。(结果很混乱,进一步加深了她的反屏幕信念:“他不喜欢他的朋友完全沉迷于电视。

他想引起她的注意,我们一不留神,他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拉了下来。这让他有点抓狂。”)在一个Facebook育儿小组中,朱莉看到其他父母发布的帖子,“我不是那些不让孩子有屏幕时间的疯狂的人。”

她的反应是:“我的确要偷偷批评一下,”她说。 “我认为他们只不过是想让自己好受一点……我想他们不知情。”

“我想他们是想让自己好受一点”

反对屏幕的论据,通常集中在它们如何影响大脑发育和集中注意力的能力上。朱莉关于手机的信息大多来自她的丈夫,他在儿子出生前读过雪莉·特克(麻省理工大学的心理学教授)的著作《群体性孤独:为什么我们对科技期待更多,对彼此却不能更亲密?》。

这本书主要内容是数字时代人际关系的衰退。他还一直阅读这方面的最新文章;简·M.腾格写的智能手机毁了一代人的文章,以及安德鲁·苏利文在纽约客杂志上写的他如何通过参加无智能手机营治愈网络成瘾的文章,特别让他受触动。

但是,关于手机的最令人担忧的文章,大都依赖于轶事或原因不明的调查,像:抑郁儿童使用社交媒体,还是说社交媒体会让儿童抑郁?对智能手机的扎实研究还很难找到,有时我们还看到相互矛盾的结果。智能手机正在把我们推向“几十年来最严重的心理健康危机的边缘,”心理学家腾格写道。

其他专家则表示,适度使用社交媒体可以帮助孩子建立自己的社交技能和适应能力。NPR(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的报道是“智能手机如何让孩子们不快乐”,赫芬顿邮报的观点是:“科技如何让我们的孩子比以往更聪明。”

对手机的准确研究很难找到

NPR记者安娅·卡梅涅茨,是新书《屏幕时代的艺术:你的家庭如何平衡数字媒体和现实生活》的作者,她钻研了相关的科学研究,结论是,现有的研究太有限了,不能给出任何确定的答案。

正如她所指出的,联邦政府资助的最后一项关于儿童和媒体的研究是在1982年。

卡梅内茨写道:“从那时起,研究员一直在努力跟上,应对新设备和技术的冲击。例如,2016年美国儿科学会指南仅引用了一些涉及触摸屏和幼儿的小实验;也没有大规模研究、数据分析或纵向研究。研究人员也无法获得业内有关游戏制作者如何制作最有效内容的信息。”

“我希望[屏幕时间]成为一门科学 “,卡梅涅茨在最近的电台节目中补充说。但事实是,科学家告诉我们,有很多他们不知道的东西。”

作为父母的“我们”,“是在靠自己。”

“我们靠自己”

毫无疑问,在如此多的不确定性下,父母们会根据自己的规则自行选择智能手机策略。

“我认为人们对被告知如何做父母感到愤怒,所以这是一个敏感的领域,” 塞拉·费卢奇说,她来自旧金山的儿童媒体监督机构“常识媒体”,负责监督父母们的意见。“一方面,他们想要非常明确的规则。但他们也希望它来自一个值得信赖的权威机构。“

更具体地说:“他们不想从教室里的另一个妈妈那里得到它。”

智能手机也不过诞生才11年,也算是在它的青少年时代,因此对智能手机的研究同样是短期的,处在青春期的。由于信息短缺,专家们经常使用那些历史久远一点的对电视屏幕的研究进行同行评议,这些研究能够识别观看电视过量的影响:

肥胖、学习成绩差、社交和语言延迟、睡眠问题、更糟糕的家庭关系。智能手机的反对者们,阐明了为什么智能手机会比电视更糟糕的逻辑原因:孩子们24小时都能接触到智能手机,而且互联网上的所有内容对对他们开放;一些应用程序甚至被编程成使我们容易上瘾。

围绕儿童看电视的规矩,花了好几年时间才得以发展——还得继续这样做。回到纯真年代的1999年,美国儿科学会(AAP)当时就提出,建议两岁以下的儿童不要看电视。

“最初的‘两岁前不看屏幕’的建议是如此清晰,如此明确,感觉非常好,”“常识媒体”的费卢奇说。“父母们觉得,‘我该怎么做才能成为一个好父母,我知道规矩是什么。’如果他们不遵守规矩,他们会感到内疚。”

随后,许多研究表明,正确的媒介实际上可以帮助学习,并且批评者呼吁,近乎禁止接触屏幕跟不上现代养育方式,之后,AAP在2016年修改了其政策。“我们被指控为网络保姆,”维克多·斯特拉斯伯格说,他是一名儿科医生,是1999年建议的顾问。 “我认为,AAP担心父母们对最初的建议不买账。”换句话说:专家需要变得更加现实。

修订后的建议在年龄限制方面没有太大不同——18个月前不看屏幕替代了2岁前不看屏幕——但是更加细致入微,强调了孩子的整体媒介接触安排。

AAP表示,视频聊天不应该与屏幕时间相提并论,甚至可以与婴儿一起使用,因为研究显示,视频聊天允许儿童与远程家庭保持联系。另外,对于两岁到五岁的孩子,把媒体接触限制为每天一小时,但要注意:

让媒体成为教育节目(PBS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要快节奏或暴力的内容,不要有太多分散注意力的应用程序,不要在吃饭时或睡觉前一小时内使用屏幕,父母应该和孩子一起观看媒体并复习课程。

他们仍然警告说,不要把科技作为抚慰策略,比如在长途飞行时。对于五岁以上的孩子,该建议没有设置媒体时间限制,而是提出了一个家庭媒体计划。

突然,过去那种一刀切的年龄限制变成了一连串需要父母判断的事项。(甚至儿童政策的篇幅也从两页变为四页。)费卢奇说:“有时候父母想要非常具体的规定。”“那个[规则]改变了,然后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斯特拉斯伯格说,当然需要更多研究,但他认为现有的研究足以证明控制孩子的屏幕使用是合理的。“我们确实有关于电视,电影和音乐视频对孩子的影响的数据,这些设备充其量只是被用来接触媒体内容,”他说。 “我们尚未获得有关社交网络的足够信息,但研究正在不断发展,很快我们就会知道。我们已经对网络欺凌和色情短信进行了很好的研究,这是两个潜在问题最大的领域。“

父母是过滤器

一句话:“我们知道,在孩子们还很小的时候,这些新设备就到了他们手上,而且未经过滤——这是需要过滤的。父母是过滤器。”

许多持控制-过滤观点的人,都煞费苦心地说,他们完全不是反技术。

作者卡梅涅茨提出了这个经验法则:“享受屏幕,不要太多,多和家人一起”(这是对迈克尔·波兰关于健康饮食指令的仿写:“多吃食物,不要太多,多吃植物”)。在儿童媒体上为父母提供咨询的非营利组织“常识媒体”,领导了上个月发布的“科技真相”运动。

他们是细致辨别论的具体体现者:“我们认为,如果你找到了高质量的内容(这就是我们对各种媒体打分、评价的原因),并且孩子能够平衡它和生活的其他方面,那么科技真的会对孩子们有益,”发言人凯伦·祖赫在电子邮件中说。

尽管如此,家长们意识到他们无法自行过滤屏幕,他们需要赢得其他家长和有同样想法的学校的支持。家在旧金山的贝克特尔律师迪迪·施罗德,在七年级的时候,给了她两个女儿手机,然后才知道后果。

现在“他们会带着笔记本电脑消失在自己的房间里,看Netflix上的节目。我觉得都没办法再接触她们。”她不仅认为他们不再听她的话,她还看到一个女儿“消失在她的手机里”,担心她会焦虑和太过关注外在形象问题,早期关于智能手机对青少年心理健康影响方面的研究就与此相关。

因此,施罗德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两个更小的孩子身上,这些孩子即将步入青少年时期,反智能手机的呼声正高涨,“我将尽我所能,不让这件事再次发生在我身上。”

“iPhone禁欲主义”

施罗德发现了去年由德克萨斯州一位母亲发起的“等到8年级”承诺,10个家庭的父母签署承诺,他们将推迟到8年级才给孩子手机。施罗德和另一位妈妈说服15个家庭签署了承诺书。

“没有人对此做任何事情。政府没有做任何事情。学校也没有。我们需要社区的努力。”当施罗德在学校会议上谈到此项关于技术使用的承诺时,大多数父母——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科技公司工作——感兴趣并且很兴奋。

十五个家庭签署了承诺;但不是全部。施罗德说,一位担任科技公司CEO的父亲哼了一声,“这是iPhone禁欲!”

施罗德承认“等到8年级,让人感觉有性禁令的意味。”不过,她坚持自己不是废除技术主义者:“我们对这种反应感到很沮丧。”

鉴于他们的私立学校已经使用了iPad课程,目的之一是教育技术知识——在把车钥匙交给他们之前,告诉他们道路规则。“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比一般孩子更懂技术。”

自上次驾车出游两年后,里迪并没有改变她和丈夫不可能离开屏幕的想法。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拼凑出一个可行政策:女儿醒着的时候,她推迟发电子邮件,而他把他的CNN会议限制在20分钟左右,鉴于之前他们还说“这是我们生活的原声带”。

有一个晚上,她不得不接受夜间工作电话,试图说服求职者加入公司,而她的女儿却一直冲着电话大声嚷嚷,重复高喊说“照片,宝贝!”。(她想让瑞迪给她拍张照片,这样她马上就能看到,她对此很入迷。)

“我有负罪感,觉得自己给她树立了坏榜样。所以,是工作还是成为一个好妈妈,有时感觉像在战斗。”

因为她的女儿似乎痴迷于看自己的视频,里迪停止让她看这些视频,将她的屏幕观看时间缩减到周末只看半个小时的Elmo卡通。她希望这样做是正确的。“我想说,对孩子的潜在伤害可能没有对父母心理的伤害那么严重。”

她承认,没有证据支撑她的观点,但事实是,感觉这才是真正深入到家长辩论的核心:它远远不只是关于孩子的,它同样是关于家长和他们的焦虑。

事实上,AAP的政策也包括了家长上网时间的指导方针,它引用的一些研究表明,父母使用手机与孩子交流较少,可能与孩子的冲突更多,他们自己使用手机可能是养成孩子习惯的因素之一。我们与手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应该调整自己的手机使用,来调整家庭关系。

父母在哪里设限?

父母不需要科学研究来告诉他们手机可能是危险的,他们可以从自己的过度使用中推断出问题。

朱莉,这位自豪的反屏幕妈妈,知道社交媒体会让孩子抑郁,因为她自己在Facebook上浏览“所有这些美好生活”时就会感到焦虑,并且必须提醒自己,在网上观察别人的时刻,都是她没有为自己的目标而努力的时刻。

作为父母,她必须训练自己放下手机。

同样地,里迪发现,她那蹒跚学步的孩子,无法应对大量浮夸的应用程序,因为她作为一个成年妇女,都觉得自己的注意力在被不断的通知磨损。为你的孩子制定规则比攻击自己的行为要容易。

我们的制衡点在哪里?父母们在哪里设限?

有时候,父母——或者另一个有资格的权威——从我们手中抢走手机,制定一些家庭规章制度,会让情况有所缓解。

【钛媒体作者介绍:公众号“译指禅”(yizhichan007),专注于翻译国外泛互联网领域的优质长文。】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译指禅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译指禅
译指禅

专注翻译泛互联网领域的深度长文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