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海王》的野望和DC失去的十年

摘要: 《海王》和《神奇女侠》的成功,让DC认识到“漫威的路”走得通。但“仅仅让观众看的爽”是否是DCEU的终局,DC自己也并不清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墨尔本居民庆祝美国DC漫画公司成立75周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文化产业评论,作者|前夕,编辑|吕莉莹

当漫威(marvel)下定决心结束其漫威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下称“MCU”)第一个十年的时候,老对手DC(Detective Comics)正在寻找着进一步突围的可能。

2018年12月7日,《海王》正式在国内上映。据片方提供的数字,《海王》公映24小时票房破2亿,48小时4.26亿,首周末三天共斩获票房6.5亿,打破中国影史12月单片首周末票房纪录,同时打破DC超级英雄电影首周末票房纪录,单日最高票房突破2.6亿。

就在同一日,漫威把《复仇者联盟:终局之战》的预告片摆上“货架”——这也意味着漫威10年布局的MCU第一阶段即将进入尾声。在全球影片预告片24小时内观看人数排行榜中,该预告片以2.89亿的观看量位列第一;而第二位正是《复仇者联盟:无限战争》的预告片,该数字为2.38亿。

此时,距漫威横刀插入超级英雄电影领域恰好十年。2008年,漫威忐忑地等待其孤注一掷的《钢铁侠》的票房,成败一瞬,漫威的心里并没有底。而彼时的DC却是漫威面前横亘的一座大山。蝙蝠侠系列方兴未艾,《蝙蝠侠:侠影之谜》和《蝙蝠侠2:黑暗骑士》(下称《黑暗骑士》)大获成功。DC鲜衣怒马、春风得意。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黑暗骑士》的阴暗风格,充满人性的思考方式,使其大受欢迎;但也正因如此,这也成为了DC开拓新疆域的拦路虎。过分地纠结身后的成就,便失去了开疆拓土的勇气,DC的溃败并非一朝一夕。

DC失速五年

2008年之前,全球的超级英雄电影市场仍处于混沌的状态:三股势力扭作一团,难分高下

索尼影业靠着蜘蛛侠在超级英雄电影市场上占得先机;20世纪福克斯和他的X战警系列也不甘落后;华纳兄弟和DC则用《超人归来》和《蝙蝠侠:侠影之谜》,重启了两个巨型英雄IP,英文名叫“Batman begins”和“Superman Returns”。(注:蜘蛛侠与X战警,均是漫威将其版权售卖给索尼和福克斯。)

2008年,DC请来了知名导演诺兰,打造了《黑暗骑士》。诡异癫狂的小丑、沉默寡言的蝙蝠侠、贪婪猜忌的人性,最终引爆在荧屏——《黑暗骑士》大获成功,全球狂拦10亿美元票房。影片最后的独白:

“he's not our hero.He's a silentguardian...a watchful protector...a dark knight.”

引发了多少人的幻想和思考?

也正是这一年,漫威正式进场。收获了6亿美元票房的《钢铁侠》,使漫威劫后余生,并逐渐与DC分庭抗礼。

2009年-2011年,一个致命战略错误,演绎了DC教科书式的溃败。

由于诺兰《黑暗骑士》的一炮走红,复制阴暗画风、直击人性风格的电影成为DC的重要策略。但DC没想到的是,驾驭这一类的风格极度考验导演的功力,诺兰之后再无《黑暗骑士》。

三年间,《守望者》(Watchmen)、《西部英雄约拿·哈克斯》(Jonah Hex)、《绿灯侠》(Green Lantern)接连问世。不成熟的阴暗风格,难以理解的反英雄思路,又在低龄向和成人向之间摇摆,使这三部影片兵败如山倒,最终分别以1.85亿美元、1100万美元、2.2亿美元的票房将DC拉入深渊,此前DC积累的优势荡然无存。

美国一家媒体如此评价《守望者》:随着故事的展开,影片反而变得越来越乏味、复杂而且容易被遗忘。

而DC的老对手漫威,开始了其MCU的十年布局。无论是《钢铁侠》还是《美国队长》,可延续的布局思路使漫威收获颇丰,并展现了十足的后劲。至此,DC在与漫威的争斗中,已渐入下风。

2012年,DC请诺兰重新出山,亲手执导的《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下称《黑暗骑士崛起》)也于下半年上映,题中的“Rising”一词深显DC想要复仇漫威的野心。尽管也拿到10亿美元的票房,不过相比《复仇者联盟》的15亿美元,仍是小了不少。

尽管《黑暗骑士崛起》难言失败,但DC深谙一城一池的得失来得快去得也快,由于作品之间没有互动,风格忽左忽右,不确定性剧增,DC仍在寻找新的突破口

从2008年至2012年的五年中,由于自身的犹豫逡巡及漫威的强势围剿,DC始终没有在《黑暗骑士》之外,寻找到新的立足点。

柳暗花明

2013年,思忖着转变的DC意识到,作品之间的联动或是打造电影IP的绝佳途径。DC拓展宇宙(DC Extended Universe,下称“DCEU”)尽管存在“以漫威的方式做电影”之嫌,但箭在弦上,不得不改变。当年6月,贯穿DCEU的首部电影《超人:钢铁之躯》上映。

随着战略的确认,DC也进入调整与思考期。在随后的2014年及2015年中,DC没有推出任何电影。

沉寂两年之后,DC在2016年及2017年开始向市场发力,并试图借此接近甚至超越漫威。用厚积薄发形容DC为时尚早,但两年的积累与思索,的确给DC带来了后劲。

2016年上半年,《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收获6.19亿美元票房,下半年的《X特遣队》即便没有在中国内地上映,也收获了全球7.45亿美元的票房。

2017年,DC的《神奇女侠》获得了6.1亿的票房,几乎与漫威《银河护卫队2》打平;年末,被DC寄予厚望的《正义联盟》强势上映,票房6.58亿美元差强人意,但其在2016年及2017年的强势归来,让众DC粉看到了希望。

2018年,《海王》横空出世。

截至12月11日,糯米电影票房显示,其全球票房已达8.23亿美元,这个数据还未包括北美票房(还未在北美上映)。若按照《神奇女侠》近4亿美元的北美票房数据,《海王》破10亿美元票房已是板上钉钉,冲击15亿美元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而在口碑方面,《海王》以8.2分的豆瓣评分已创下DC近年来在中国内地的最好成绩,在可以代表大众评分的猫眼上,也已取得高达9.5的A+级成绩。

有影迷如此评价:“开场水族馆一幕气势十足,史诗气质尽显;而进入西西里,开始了奇观堆砌式的大场面轰炸;海沟国一段在温子仁的恐怖片手法与IMAX全屏加成下,视效美到惊叹。作为一部超级英雄起源电影,成功拍出了历史的厚重感和史诗感。”

海王和湄拉拿着照明火焰跳入海沟国的一幕成为经典。随着火焰的照明,一路呈现的海底之景,深海、压抑、密集、未知,多种感官体验相交织——赋予《海王》如此效果的,是亚裔导演温子仁的想象力和掌控力。

所以,温子仁在Instagram上感谢该影片的特效、音效、剪辑团队时,连用了三个 many。“我没办法表达我对他们无休止工作的感谢,许多许多许多个星期都没放过假,只为了打造这一部特别又美丽的电影。”

北方公园在评论《海王》时,用了三个字——“莽到底”。

其评论称,与漫威交手的十年来,DC发现,在诺兰的蝙蝠侠三部曲之后,阴暗风格路线的电影均难以取得成功,比如《钢铁之躯》《蝙蝠侠大战超人》《自杀小队》。以《神奇女侠》《海王》为代表的“莽起来”的电影,倒是对上的观众的胃口。

有业界人士称,《海王》是DC的救命稻草。这话正确与否还不得而知,但就目前的状况而言,《海王》乃至DC想要突围,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海王》能否破藩篱?

Joseph Campbell的《千面英雄》详细论述了英雄故事的叙事方法。在好莱坞,无论是编剧还是导演,都把此书的理论作为处理叙事的指导工具:

1、普通世界(Ordinary World)

2、冒险的召唤(Call to Adventure)

3、抵触(Refusal of the call)

4、遇见导师(Meeting with the Mentor)

5、第一个极限(Crossing the First THreshold)

6、确认盟友与敌人(Tests,Allies,Enemies)

7、抵达最深的洞穴(Approach to the inmost cave)

8、严峻考验(Ordeal)

9、得到嘉奖(Reward)

10、回去的路(The road Back)

11、复活(Resurrection)

12、满载而归(Return with the Elixir)

若仔细分析,会发现《海王》的叙事运行,始终在此框架之下,内核老套、人物脉络敷衍了事。一位影迷对此评论:在《海王》中,没看到一点人物弧光,价值观也是陈腐的;叙事处处落入窠臼,三条故事线基本上各自为政;情感线也羸弱不堪

“21世纪的超级英雄片绝不能止步于视觉奇观。”他认为。

这是《海王》的弱点,亦是DC的难点。

尽管业界调侃,DC英雄思考的问题是“是否拯救世界”和“为何拯救世界”,而漫威英雄思考的是“怎么拯救世界”。但很显然,这样的调侃仍围绕在DC诺兰三部曲中。可见DC此后多年没有形成自己鲜明的风格,始终处于摇摆之态。

一方面,华纳对DCEU电影干涉较多,有时候甚至由其高层拍板,导致DC难有独立的空间和创作的灵感;另一方面,华纳和DC的“导演中心制”也给予了DCEU电影风格的不统一与多样化,同时也极易受之前电影的干扰。“导演印记”在DCEU电影上一览无余,比如《海王》与温子仁,比如《黑暗骑士》与诺兰。

反观对手漫威,其典型鲜明的文化特质——风格明快、适度搞笑、打斗火爆等带来了较高的电影工业化生产能力,较好的娱乐体验也使其商业化程度越发成熟。此外,迪士尼的绝对放权也让漫威在决策权、选择权上比DC更加自由。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漫威佳作频出,但缺少神作——工业化的劣势体现于此。

DC是矛盾的。《海王》和《神奇女侠》的成功,让DC认识到“漫威的路”走得通。但“仅仅让观众看的爽”是否是DCEU的终局,DC自己也并不清楚。不过,不管DC选择什么样的道路走下去,如何保持其电影的稳定性,或是DC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

按照DC的预期,《沙赞》《神奇女侠2》将于2019年上映,《自杀小队2》《钢骨》《绿灯军团》接于2020年,《正义联盟2》也会在不久之后与粉丝见面。届时,DC用什么样的口吻来讲述这些故事,值得期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文化产业评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