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长租公寓保洁员:一年扫3600间屋子,每天弯腰200次,最怕差评 | 钛媒体影像《在线》

摘要: 为了一个好评,她要小心翼翼地跟这个城市的年轻租客们打交道。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时代的个体。图文、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使用,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长租公寓已经成为城市年轻人租房的重要选择,2018年我国长租公寓品牌达到1200家,运营房屋数量已超200万间。在北京街头,你一定见过那些穿着工作服、身背大双肩包、拎着小水桶、步履匆匆穿梭在小区间的保洁员。

钛媒体影像《在线》第81期主人公是一名长租公寓保洁员,她跟我们分享了自己的工作、生活:每年打扫3600多间次屋子,每天要弯腰200多次,为了一个好评她要小心翼翼地跟这个城市的年轻租客们打交道,因为一个差评她也可能要失去好几天的生活费……

她们是这个城市最重要的一员,也是最不被关注的一员。

12月3日下午,北京,保洁员夏芸(化名)来到一处长租公寓做清洁,进门前必须套上鞋套。41岁的夏芸来自河南,北漂做保洁员已经三年。她15岁出门打工,到北京之前一直在深圳的服装厂工作。“我念书少,在大城市能选择的工作不多。这个虽然脏点累点,但安排比较自主。”夏芸每天七点起床上班,直到下午五点。她服务五个小区50多户租客,打扫厨房、卫生间、客厅等公共区域,每年打扫房间3600多间次。

12月3日下午,北京,保洁员夏芸(化名)来到一处长租公寓做清洁,进门前她给自己穿上鞋套。

41岁的夏芸来自河南,北漂做保洁员已经三年。她15岁出门打工,到北京之前一直在深圳的服装厂工作。“我念书少,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能选择的工作不多。这个虽然脏点累点,但安排上门时间上可以比较自主。”

夏芸每天七点起床去上班,工作到下午五点。她服务五个小区50多户租客,每天上门3~5户,打扫这些长租公寓的厨房、卫生间、客厅等公共区域,每年要打扫3600多间次屋子(厨/卫/客厅)。

夏芸在清洁地板。每次打扫,地板都要擦两遍以上,要蹲1个多小时,一天下来至少要弯腰200次。“每次起身脚都已经麻了,每天反复弯腰,腰很酸很疼。”夏芸告诉钛媒体《在线》,自己疼得受不了的时候会吃点止疼药或者贴膏药来缓解。”

夏芸在清洁地板。

每次打扫,地板都要擦两遍以上,最多的时候要蹲1个多小时,一天打扫下来她至少要弯腰200次。“每次起身,脚都是麻的,每天反复弯腰,腰很酸很疼。”夏芸告诉钛媒体《在线》,自己疼得受不了的时候会吃点止疼药或者贴膏药来缓解。”

夏芸使用抹布清洁租客家的马桶。清理抽油烟机和马桶都比较费力,“有的租客家的马桶真的很脏,马桶内壁全是粪便污渍,刚开始做的时候会感到恶心呕吐,不过我现在已经习惯了。”

夏芸使用抹布清洁租客家的马桶。清理抽油烟机和马桶都比较费力,“有的租客家的马桶真的很脏,马桶内壁全是粪便污渍,刚开始做的时候会感到恶心会呕吐,不过我现在已经习惯了。”

夏芸弯腰擦冰箱。单量多时,她一个月都没得休息。除了基础工作,她每月会接到十几单小时工:每小时40元,每次至少两小时。夏芸不太喜欢做小时工。公司规定,清洁超过半小时按一小时收费。但是夏芸一般都会抹掉尾巴,有时候两个小时四十多分钟的她都按两小时计费,“按三个小时算,有些租客不太乐意。按两个小时算,还能向客户要个好评。“她特别怕被租客给差评,小时工差评一次要扣200元,“要干五个小时才能补回来。”

一户租户的厨房,夏芸弯腰蹲在地上擦冰箱。

单量多时,她一个月都没得休息。除了基础工作,她每月会接到十几单小时工:每小时40元,每次至少两小时。

夏芸不太喜欢做小时工。公司规定,清洁超过半小时按一小时收费。但是夏芸一般都会抹掉尾巴,有时候两个小时四十多分钟的她都按两小时计费,“按三个小时算,有些租客不太乐意。按两个小时算,还能向客户要个好评。“她特别怕被租客给差评,小时工差评一次要扣200元,“要干五个小时才能补回来。”

打扫完毕,夏芸将租客家的垃圾带走。

打扫完毕,夏芸将租客家的垃圾带走。“有的租客平时不扔垃圾,囤着就等我们上门带走,有一次我来回爬了5趟楼梯才扔完。”

夏芸很怕“差评”,“定期清洁”服务,租客给一次差评,她就会被扣50元。“大多数租客都很好,比较好说话”,夏芸也会遇到一些对她颐指气使的年轻租客,还有人会在她干活的时候全程监督,“什么样的租客都见过,为了不被差评,我什么都能忍”。

有一次夏芸接到租客差评投诉,被公司要求返工,返工的时候她才知道投诉理由是卫生间角落有几根头发丝。那次被差评后,打扫每个角落她都会特别注意。

差评一次罚50元,每个月只有做到100%好评才能换来100元奖励。三年来她从没得到过100%好评,“住在这里的孩子工作都忙,他们可能没时间在对我的订单评价。不过他们不给我差评我就很知足了。”夏芸对钛媒体《在线》说。

上门打扫遇到租客在家,夏芸一般都会面带笑意地跟租客打招呼,“有的租客不爱理人,有的喜欢聊天,我特别喜欢跟那些孩子们聊天,都是来北漂的年轻人,和他们聊天特别好玩。有的还会加他们的微信,成为朋友之后,我跟他们要好评也更简单一点。”

夏芸工作随身背负的工具包重约8公斤,里面有玻璃水、洁厕灵、除油剂、消毒水、毛巾、高压蒸汽消毒机等。公司招聘保洁员的基本要求是:会用APP、会发短信、会骑电动车。进公司后,有一个短期培训;日常公司常有工作考核,每周一次的考试就是其中一项。考试中,保洁员的手机上会收到一些有关清洁打扫步骤、文明礼仪服务等工作相关的问答题,考试满分100分,低于80分要扣100元作为惩罚。

夏芸工作随身背负的工具包重约8公斤,里面有玻璃水、洁厕灵、除油剂、消毒水、毛巾、高压蒸汽消毒机等。

公司招聘保洁员的基本要求是:会用APP、会发短信、会骑电动车。进公司后,公司会为他们进行短期培训。

上岗后,公司常有工作考核,每周一次的考试就是其中一项。考试中,保洁员的手机上会收到一些有关清洁打扫步骤、文明礼仪服务等工作相关的问答题,他们在线作答,考试满分100分,低于80分要扣100元作为惩罚。

夏芸骑电动车赶往租客家。这是她的第二辆车,前一辆丢了,丢的时候她正在给租客做清洁,“当时急冲冲地上楼干活,怕错过时间,忘了锁车。”北京的冬天一度达到零下8度,夏芸在工作服外套了两件棉袄,在腿上加了一个护膝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尽管冬天很冷,夏芸还是最喜欢在冬天干活,因为夏天打扫流汗太多,有时候眼睛都睁不开,清理垃圾的时候经常有成群的蚊虫打到脸上。

夏芸骑电动车赶往租客家。

这是她的第二辆车,前一辆丢了,丢的时候她正在给租客做清洁,“当时急冲冲地上楼干活,怕错过时间,忘了锁车。”

北京的冬天一度达到零下8度,夏芸在工作服外套了两件棉袄,在腿上加了一个护膝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尽管冬天很冷,夏芸还是最喜欢在冬天干活,因为夏天打扫流汗太多,有时候眼睛都睁不开,清理垃圾的时候经常有成群的蚊虫打到脸上。

下班后,夏芸路过菜市场买菜。每个月三四千工资,为了省钱她买得最多的是土豆、白菜和胡萝卜。她住处没有冰箱,买耐储存的菜更划算,这样她不用担心菜坏掉,她最常做的是炒土豆和白菜,“偶尔馋了也会改善下伙食买四个小鸡腿回来炒一炒吃一顿。” 每到月底,夏芸会和老乡们去6公里以外的大市场买水果,“成箱买,买得多会更便宜。”夏芸对钛媒体《在线》说。

下班后,夏芸路过菜市场买菜。

为了省钱她买得最多的是土豆、白菜和胡萝卜。她住处没有冰箱,买耐储存的菜更划算,这样她不用担心菜坏掉,她最常做的是炒土豆和白菜,“偶尔馋了也会改善下伙食买四个小鸡腿回来炒一炒吃一顿。”

每到月底,夏芸会和老乡们约着去6公里以外的大市场买水果,“成箱买,买得多会更便宜。”夏芸对钛媒体《在线》说。

夏芸回到家,把电动车停靠在院子里。这是东六环外的一个平房,院子里住了六户人家,有四户都和夏芸一样在做长租公寓保洁员。他们大都离家只身在北京打工,住在一起为了彼此有事的时候能相互照应。

夏芸回到家,把电动车停靠在院子里。这是东六环外的一个平房,院子里住了六户人家,有四户都和夏芸一样在做长租公寓保洁员,他们都是老乡,住在一起就是为了互相照应。

厨房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小棚子,她不会穿电线打洞装电路,所以小棚子里一直都没有灯,炒菜时她只能用手机照明。“每天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做饭,干了一天活又累又饿。再加上每天都不吃午饭,胃受不了。” 夏芸说,不吃午饭,一方面因为任务太紧,另一个重要原始是她觉得在外面吃很贵。“在外面吃一顿就要十几块,所以我只吃早饭和晚饭,我那些保洁员老乡们也都和我一样,为了省点钱大家都饿着不吃午饭的。”

厨房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小棚子,她不懂装电路,所以这里没有灯,炒菜时她只能用手机照明。

“每天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做饭,干了一天活又累又饿。再加上每天都不吃午饭,胃受不了。” 夏芸不吃午饭,一方面因为任务太紧,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她觉得在外面吃很贵。

“在外面吃一顿就要十几块,所以我只吃早饭和晚饭,我那些保洁员老乡们也都和我一样,为了省点钱大家都饿着不吃午饭的。”

夏芸租住的单间,桌上摆着她捡来的生活用品和厨具:电饭煲、烧水壶、小桌子、碗、洗手液。“还有一些洗发水什么的,都是那些孩子们搬家扔掉的,我看很多只是表面脏,洗洗可以用,我们可不嫌弃,扔了也怪浪费的,捡回来继续用能省不少钱。” 夏芸对钛媒体《在线》说。

夏芸租住的单间,桌上摆着她捡来的生活用品和厨具。

“电饭煲、烧水壶、小桌子、碗、洗手液,还有一些洗发水什么的,都是那些孩子们搬家扔掉的,我看很多只是表面脏,洗洗可以用,我们可不嫌弃,扔了也怪浪费的,捡回来继续用能省不少钱。” 夏芸对钛媒体《在线》说。

吃完饭,隔壁的保洁员老乡来找夏芸串门。讨论完公司第二天的开会时间后,俩人各自玩着手机。无聊的时候,她们会追剧看,但她们家里都没有WiFi,只能蹭隔壁的网。邻居的网不太稳定,“断断续续的,蹭得上就看,蹭不上网就不看了,休息。”

吃完饭,隔壁的保洁员老乡来找夏芸串门。讨论完公司第二天的开会时间后,俩人各自玩着手机。无聊的时候,她们会追剧看,但她们家里都没有WiFi,只能蹭隔壁的网。邻居的网不太稳定,“断断续续的,蹭得上就看,蹭不上网就不看了休息。”

夏芸独自一个人在北京打工,丈夫和两个儿子都在老家。平时每个月五六千的工资挣得虽辛苦,但比在老家打工多一些。公司也时常还会发一些福利,年底订单多的时候工资可以达到八九千。每年只有过年时她才会回老家,平时想家的时候就微信跟家人联系。她的两个儿子还在学校读书,只有周末她才能跟孩子打电话。

“希望儿子们健健康康长大,好好读书,这样我在外边苦点累点都值了。”夏芸对钛媒体《在线》说。(本文首发钛媒体,钛媒体摄影师/孙林徽 编辑/陈拯)

——————————————————————————————————————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和你来一起发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林徽
林徽

邮箱:linhuisun@tmtpost.com

评论(6

  • hcNn7h hcNn7h
    回复
    7

    真的不容易,以后工作人员都会记得给好评的

    2018-12-13 16:55 via pc
  • 不容易呀

    2018-12-13 11:09 via iphone
  • 潇澎 潇澎
    回复
    4

    艰辛生活的人

    2018-12-13 09:09 via android
  • 钛icwAf6 钛icwAf6
    回复
    3

    以前因为懒,收到短信,也不去评价,原来如此,以后注意了

    2018-12-17 03:00 via iphone
  • hcASuK hcASuK
    回复
    0

    不知道两个二子看到之后作何感受

    2018-12-14 20:56 via pc
  • htkFP0 htkFP0
    回复
    0

    人家也是人,也需要尊重。就算是扫大街的大妈或打爷还有这些保洁员,如果没他们,我们城市环境是怎么样的?

    2018-12-14 17:25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