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IDG资本熊晓鸽:To B业务一定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机会 | 投资者说

摘要: 相比美国科技企业如谷歌、Facebook、苹果和亚马逊在海外的销售额,IDG投资的成功公司依然主打国内市场。“To B领域,尤其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很热的东西,是一定要走出去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中国顶级投资人熊晓鸽、国内最老牌投资机构IDG如何看待当前的投资环境,如何把脉最优质的投资机会?

12月7日,在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与清科集团创始人暨董事长倪正东展开对话,双方围绕资本寒冬、IDG投资重点以及中国企业如何走出去等话题展开了讨论。

自1993年熊晓鸽将IDG资本引入中国,开启中国的VC时代,以美元基金起家的IDG已经在中国走过25年。据熊晓鸽透露,从最初一笔2000万美元基金到现在,IDG管理的基金已有200多亿美元,基金规模增长了1000多倍。

IDG的投资版图覆盖了中国大半个互联网。熊晓鸽最为辉煌的战绩当属投中了腾讯和百度。同时在IDG参投名单的巨头还有小米、美团、携程、爱奇艺和商汤科技等等。

2018年也是IDG的收获季。其参投企业已经有17家IPO,其中包括美团点评、蔚来汽车、拼多多和小米集团等备受瞩目的企业。

熊晓鸽表示,“投资最重要的是退出。IDG参投的公司主要在海外上市,其中科技公司在海外市场的退出情况比在国内好。”他同时表示,希望科创板的设立未来会给中国风投带来更好的退出渠道。

在关注和投资领域上,熊晓鸽曾表示,IDG的关注领域包括5G网络、人工智能、智能制造、自动驾驶和辅助驾驶技术以及基因产业。当前,IDG参投的独角兽还有商汤科技、小马智行和小鹏汽车等。这体现出IDG资本对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行业的信心。

其中,商汤科技成为熊晓鸽在人工智能领域最骄傲的一笔投资,也成为IDG押注AI赛道的最好注解。作为天使轮投资方,IDG早在2014年就以数千万美元投资了商汤科技。后者在获得软银注资的10亿美元后,当前估值已达60亿美元。

在熊晓鸽看来,相比美国科技企业如谷歌、Facebook、苹果和亚马逊在海外的销售额,IDG投资的成功公司依然主打国内市场。所以他认为,“To B领域,尤其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很热的东西,是一定要走出去的。”他以IDG投资的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举例,该公司有50%左右的销售额来自于海外,商汤科技也是典型的能够走出去的例子。

2018年,政策层面的变化让创投行业和企业家感受到压力。继去年央行发布“史上最严资管新规”后,今年上半年监管持续收紧,随之而来的还有基金协会对基金管理人的审核速度日益放缓,私募机构注册大幅收紧。

被问及如何应对这种压力时,熊晓鸽表示,投资是一份工作,投资人本身就要为你的LP担心。不管什么时候,做投资的心态特别重要。

“做投资和管基金,也许是一个反周期的行业。因为在每一次在谷底时,你反而才看清楚真正的好机会。大家都很顺,股票都很好,都在烧钱的时候,反而必须要冷静。

中国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拥有了全世界最多的基金,但是好的项目是有限的。整个行业如果投资速度过快,对行业的研判又没有那么充分,价格抬得比较高,导致投资成本升高,就可能导致投资回报率下降。”

今年以来的政策变化和资本寒冬为创投行业带来了紧张态势。业内也有观点称中国的VC和PE已经走入了下半场。对此,熊晓鸽幽默地打了个比方,“打篮球有四个小节,我们现在还在第一和第二节的中间。中国要出现一个像纳斯达克一样的市场,才算是真正进入了下半场。”(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芦依)

以下为对话实录,由钛媒体编辑整理:

倪正东: IDG资本1992年成立,1993年进入中国,那时中国VC行业刚开始兴起。您是如何从一个媒体人开始做风险投资,并开启中国VC大门的? 

熊晓鸽:很多东西不是可以提前计划好的。我当年离开旧金山,在美国做的第一份工作是杂志社编辑,写了一些风险投资的文章。后来认识了美国国际数据集团的创始人麦戈文先生,有机会正式步入风险投资领域。

1993年中国电子产品的出口量大概在51亿美元,彼时这是个很大的数字。我就与麦先生商量想到中国来做风投。现在回过头来想,可能是运气。我特别感激中国改革开放的政策,让我们这些人有机会到国外去学习,看到了世界上发生的事情,还能把看到的学到的东西拿回到中国的土地上来实践。

倪正东:今年迄今为止IDG资本总共有17家公司上市,2018年的成绩单怎么样?募了多少钱,投了多少钱?这是不是你们最好的一年? 

熊晓鸽:我们今年上市的公司,有两个是在国内上市,大部分还是在海外上市。投资最重要还是退出。因此我们很期待科创板,它可能给中国的风投带来更好的退出渠道。在今年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今年的投资速度比往年略微放缓,但在全行业还是处于领先位置。做投资说来说去最后还是追求好的回报率,我们一直在思考投什么样的领域,什么样的项目,在什么时候退出,能够取得最好的回报。

倪正东:今年是政策变化最多的一年,投资者和企业家都特别焦虑,您是老司机,我们应该怎么去面对这种焦虑?

熊晓鸽:投资是一份工作,投资人本身就要为你的LP担心。不管什么时候,做投资心态特别重要。

做投资和管基金,也许是一个反周期的行业。因为反而在每一次谷底的时候,你才看得清楚真正很好的机会。大家都很顺,股票都很好,都在烧钱的时候,反而必须要冷静。中国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拥有了全世界最多的基金,但是好的项目是有限的。整个行业如果投资速度过快,对行业的研判又没有那么充分,价格抬得比较高,导致投资成本升高,就可能导致投资回报率下降。

管投,就是管钱,管时间,管你的投资者关系。 

倪正东:很多人觉资本寒冬下,中国不需要那么多的基金,未来两年,有人说90%的基金都会没有,您认为中国有多少基金管理公司最合适? 

熊晓鸽:从购买力平价角度分析,我觉得这个数字中国最多是美国的四倍左右,大概1万多家。但不是一下子就变成那么多,一个好的基金管理人需要一定的成长时间。保持乐观心态,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倪正东:你们最顺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最不顺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您作为创始董事长,面临的一次最大危机是什么?

熊晓鸽:风投这个行业是很年轻的行业。到今天为止,美国最早的风投也不过是50多年。我们投的每一个公司都希望他能成为百年老店,可是不幸的是科技行业的百年老店非常少,在美国能数得出的百年老店,跟科技有关的一个是IBM,一个是GE。

我们想把IDG资本打造成一个百年老店,自1992年成立至今26年已经走过了四分之一的路,还有四分之三的路要去走。市场的起伏是一个常态,我们经历了多轮完整的经济周期,每一次危机来的时候,大家慌得不得了,CFO一天到晚找你,问有没有多少现金回来。做基金首先要保证出资人觉得你靠谱,你有长期的发展规划,处变不惊。

做投资行业,心态非常重要。合伙人在一起,永远保持一个好的心态,乐观看待任何一种挑战,去迎接它,把困难解决掉,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喜欢投资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大部分时候你都在学习新的东西,这本身就让人保持兴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芦依
芦依

关注内容产业、创投科技、出海;有意者请加微信lotusLUYI,交流请注明事由。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