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复盘百度2018:技术架构大调整,信息流“三级火箭”回归 | 2018·大复盘

摘要: 据钛媒体了解,今日头条已经开始从360和百度挖人,筹备搜索业务,或许今日头条从模糊信息流到精准搜索之间的技术探索,是百度补课的绝佳时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2018年,注定是中国商业史、创投史上浓墨重彩的一年,钛媒体推出重磅专题【2018·大复盘】,带你看懂过去,看清未来。

对于百度来说,即将过去的2018年无疑又是一个“动骨”之年。

“传奇”高管陆奇将百度转型推至深水区之际,突然宣布离开,引发百度百亿美金的市值滑落。陆奇在任时划定的Feed流和AI两大主航道,由于缺少了舵手的凝合和推动,遭遇信心流失。

陆奇在任的一年零五个月期间(2017年1月加入),曾为百度曾确立了“主航道”和“护城河”转型策略,主航道(Feed流和人工智能两大业务)代表百度的未来;而后者护城河是指能够让主航道业务航行更稳健的业务,是百度的现在。 

而基于人工智能等新兴业务,陆奇也几度改革人事架构,百度的战略转型由此在组织架构和业务内部获得了猛烈响应。

戛然而止的转型,让总舵手李彦宏此后半年的举动倍受关注。悍将出走后,百度的变革在变数中推进;这条大船,亟待找到适合互联网下半场的航行节奏。

今年11月以来,百度将对智能驾驶事业群(IDG)进行拆分的消息不胫而走;媒体也从百度财报中读出了AI商业化路径遥远,在百度业务中占据的尴尬地位。

12月18日,百度通过李彦宏内部信宣布技术体系架构大整合,放出了智能云业务升级的信号。

ABC智能云事业部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ACG),同时承载人工智能 to B 业务和云业务,由尹世明负责,向张亚勤汇报(张亚勤继续负责EBG和IDG);搜索公司及各BG的运维、基础架构和集团级共享平台整合至基础技术体系(TG),整合后的TG向王海峰汇报。

信息流回归、技术架构重整,成为百度2018年的句号和2019年的发端。

“三级火箭”的回归

据业内人士透露,百度早在 2013 年就已经开始做信息流业务,但由于信息流广告不成熟而搁置了这一计划。

2016年,今日头条现象级窜起,信息流广告得到明证,百度的信息流功能随即再次上线,此后,搜索+信息流即成为百度营收增长的关键来源。

2018年第三季度的百度财报显示,总营收为人民币282亿元(约合41.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7%,净利润为人民币124亿元(约合1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6%。

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点评百度 Q3 财报时称:

“在用户量迅速增长与百度视频产品强劲表现的双重拉动下,信息流收入成为百度营收增速的一大亮点。”

这句评价中不仅有对百度信息流业务的增速肯定,也有百度信息流业务增长背后的逻辑——用户量与信息流之间的相互协同,给百度移动端带来的机会。

经典的“三级火箭”商业模型,或可再次印证李彦宏重视信息流的逻辑。

这一商业模型,被360和腾讯有过经典演绎。360以免费杀毒和安全防护聚拢大量用户,此后在软件管家中推送安全浏览器和搜索功能,最后通过搜索中的广告投放获利,而腾讯的商业路径与此类似,QQ是获取海量用户的高频工具,而社区则是留存用户的土壤,最后腾讯以游戏、视频等数字娱乐内容分发和广告完成商业闭环。 

百度的路径是“连接信息和人”,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移动应用(APP)的分化直接冲击了搜索引擎;今日头条为代表的信息流APP,则通过推荐算法成为新的人与信息的连接者,在移动互联网红利期,造就了现象级平台的崛起。 

回过头来,我们可以这么看百度的信息流业务上线:重构了搜索、APP和信息流(广告)的三重火箭模型。与此对应的例证是,今年3月,百度将“手机百度”改成“百度”,对自己的描述也从“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平台”改成“7亿用户首选的搜索和资讯客户端”。 

百度在苹果 App Store 中的介绍语成了“有事搜一搜,没事看一看”。
百度APP“7亿用户首选的搜索和资讯客户端”

百度APP的官方描述成为“7亿用户首选的搜索和资讯客户端”。

为了使这个模型更为强健,百度2018年进行了大量投入。 

第三季度,百度流量获取成本(TAC)为3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5%;销售、总务和行政支出为人民币56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1%,主要由于渠道和推广营销支出增长,此外,短视频在信息流中推出也让百度的带宽成本有一定增加,第三季度的同比增幅为18%。

与投入相对应,百度的日活量获得明显增长,今年3月,百度App日活跃用户达1.37亿元,同比增长18%,6月,信息流主阵地的百度App平均日活用户达到1.48亿,同比增长17%,用户使用时长同比增长30%,信息流业务视频内容同比增长270%。而到9月份,百度App的日活用户已经突破1.61亿。  

信息流不仅带来巨额营收增长,就现有数据来看,其利润效率也相当可观。钛媒体粗略统计发现, 2015年百度业绩高亮时期的利润率是48%,到2016年跌至16%,而到2018年,这一数据开始逐渐回升,今年第一季度百度的利润率为22%,二季度25%,而到了第三季度,在销售成本和三费普遍增加的情况下,百度的利润率仍然上升至43%。 

不过,今日头条仍然是百度在信息流这一赛道的最大竞争者。据公开数据,2017年,百度的信息流业务收入在10亿美元左右,虽然这一成绩今日头条用了3年才实现,但是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中,快手投资人陆复斌预测,今日头条今年的营收将达到500亿元,明年或直逼千亿元。 

面对这一强力追赶的后来者,百度的关键防御手段是搜索精度和推荐算法。因为信息流的本质是用算法做推荐,是人工智能在内容分发领域的变现,这是百度最为擅长的领域。据悉,百度大脑能够深挖全网数据,建立200万用户标签,精准为6亿用户画像。 

此外,语音搜索、图像识别等人工智能支撑的新型交互方式,以及大流量带动的小程序服务能力,也都是百度信息流业务向上增长的动力。

“语音交互的背后是自然语义理解,他可以像人对话一样可以有无限个回合,而包括搜索在内都做不到。”李彦宏表示,由此可以看出,基于海量用户基础的精准搜索技术,以及搜索技术升级对加固百度护城河的重要性。

不过,今日头条在野蛮生长的同时,也在拓展业务边界。据钛媒体了解,今日头条已经从360和百度挖人,筹备搜索业务,或许今日头条从模糊信息流到精准搜索之间的技术探索,是百度补课的绝佳时机。

三大AI业务落地,商业化能力待考

2016年,李彦宏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表示,对于AI的商业化预期是5到10年。彼时,李彦宏已经看到AlphaGo 声名大震背后谷歌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大投入,百度也明确AI是核心布局方向。陆奇的加盟扛过了AI大旗。

“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AI标杆企业”,是陆奇为百度立下的新使命。百度集团在此次技术架构调整前,拥有的六大事业群中,除了主营传统的搜索引擎服务的搜索公司,其余各部门都是AI战略的一部分——

人工智能事业群(AIG),主要负责百度所有的AI技术研发;

智能驾驶事业群(IDG),主要负责汽车的智能驾驶;

金融事业群(FSG),主要负责互联网金融业务;

智能生活事业群(SLG),负责专注于 DuerOS 平台与生态的建设及运营;

此外还有一个新兴业务事业群(EBG)。

虽然陆奇离开后,尽管李彦宏否认了百度“All-in AI”的说法,但AI的战略角色仍位居核心。百度世界大会和开发者大会上,李彦宏依然站台重推 AI 项目;而在2018年乌镇举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当马化腾专注于探讨基础学科技术进步带来的未来机会时,李彦宏则在全程推介自家的AI业务。

“互联网思维已过时,百度目前在整个战略规划上将以‘AI思维’主导的。”李彦宏在百度世界大会上表示。

分析百度在AI业务的布局上的核心理念,至少从李彦宏的技术实用态度出发,百度的AI布局一开始即奔着商业化而去。

这从李彦宏在向《财经》谈论AlphaGo时有所印证。“百度最主要的资源应该放到那些更加有市场前景的方向上,而不是去做一个下围棋的机器人。”

李彦宏说,“我们是实用主义者,而不是理想主义者。”

因此,百度在AI领域的三大布局百度智能云、DuerOS和Apollo计划,其中后两个项目几乎都推出不到两年,已经在2018年普遍落地。 

在智能驾驶方面,今年7月,百度与金龙客车合作的全球首款L4级自动驾驶小巴“阿波龙”量产下线;仅三个月后,百度与红旗也共同合作了国内首个L4级别自动驾驶乘用车的量产计划:2019年小批量下线示范运行、2020年大批量投放更多城市运营。
百度阿波龙L4级别自动驾驶巴士”在公园两门之间里免费接驳游人

百度阿波龙L4级别自动驾驶巴士在公园两门之间免费接驳游人

同时,Apollo开放平台通过开放源代码、数据、API、云端接口等方式已经吸引131家合作伙伴入驻,不乏宝马、奔驰、沃尔沃、长城、比亚迪、博世等中外汽车产业巨头;车联网业务也随之在长城、福特等车企中开枝散叶。

而对于自动驾驶,百度希望建立一套Android式的开放性生态系统,在这其中寻求盈利机会。钛媒体注意到,在今年第二季度电话会议中,李彦宏表示,“未来通过Apollo,百度可以卖高精度地图、卖仿真平台、甚至卖计算硬件ACU,这些都是很直接很刚需的服务”。

今年8月,百度与长城达成高精度地图业务合作。百度IDG事业部总经理李震宇向钛媒体表示,“这是一个商业化的订单。” 百度通过 Apollo 平台所吸引的产业资源,也将为百度云带来落地机会。

此外,基于百度云,以及百度的车路协同、Valet Parking等在内的一系列智能交通解决方案,百度也宣布推出百度AI城市“ACE王牌计划”(Autonomous Driving、Connected Road、Efficient City)。 

但也正如 Auto X 创始人肖健雄向钛媒体表达的观点,“一个开放平台能够降低无人驾驶的研发门槛,但也有自己的弊病。”比如,Apollo平台在对接不同合作方的计算和车辆硬件平台上,需要各占用大量的人力资源,这会导致精力分散,开发进度缓慢。尤其是,依靠高精度地图、云平台等服务收费的模式,究竟投入和收益效率如何,还有待验证。

以百度Apollo计划在2017年推出为时间标志,2017年当年度,百度的研发费用达到129亿元,较2016和2015年直接增加27%;而在2018年的前9个月,百度的研发费用已经达到112亿元;相对应的包括AI在内的等其他业务营收占比,在第三季度财报中却只有20%。 

在AI业务方面,截至2018年9月,DuerOS智能设备激活数量已经达到1.41亿,语音交互次数超过8亿次。 

虽然DuerOS已经先后进入多家主机厂的前装市场,但是在Q3财报电话会议中,李彦宏表示,DuerOS的整体商业化要等到2020年。这背后不排除百度将DuerOS的装车收入划为百度IDG部门。 

在实现全面商业化之前,BAT和小米等公司在智能音箱业务中的价格战仍将持续,百度势必要跟上硬件补贴的节奏;同时,围绕DuerOS的内容投入成本也将持续增加。

据媒体报道,为扩大DuerOS终端数量,百度先后对终端公司、内容平台进行多次投资。反映在Q3财报中,百度在内容方面的成本已达 67.4 亿元,同比增长73%,占总成本的比重升至47%。

智能驾驶业务面临新抉择

进入2018年尾声,有媒体曝出百度智能驾驶(IDG)事业部内部分拆的计划。

2017年陆奇任上基于现有业务及资源的整合调整,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该事业群组由自动驾驶事业部(L4)、智能汽车事业部(L3)、车联网业务(Car Life etc. )共同组成。 

2017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智能汽车事业部高管曾如此介绍百度自动驾驶发展的两种路径:百度 L3 事业部是渐进式革新,L4自动驾驶事业部)是突变式革命。 

前者更多是用高精地图、雷达和视觉来实现,瞄准的场景是有人的,在高速、停车场这样环境下的解决方案;后者则与激光雷达相关,解决的是完全无人的、所有环境内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因此,L3的技术路线更符合车企的渐进化和量产化原则,落地路径更短,也能够最先为百度创造商业化机会;而L4自动驾驶技术受限于软硬件成本、产业环境、政策法规,落地周期更为漫长。

目前,百度基于 L4 Pilot技术开发的厦门金龙小巴阿波龙已经量产,但由于单车成本高昂,且受到速度限制,只能在固定线路进行载人运营,商业化回报难以预期;此外,面向末端物流的L4技术量产方案,单车成本同样达到15万元左右,这对于团队实现盈利来说,也是重要的成本障碍。

L3和L4的技术路径、商业化能力不同,是两个部门最初在百度内部同时存在的基础。

而为何在陆奇时代,通过智能驾驶事业群最终将两者合并?百度在一封内部邮件中透露过原因,“此前(百度)智能汽车业务架构较为分散,几个事业部隶属于不同的业务群组,不利于内部资源协调和业务统筹发展,外界也对相关业务的隶属存在疑惑。”

在2017年的 CES 展上,百度总裁张亚勤也证实,“L3 与 L4 这两个路径于百度而言并不矛盾。” 因此,将两者合并的初衷,是减少更多资源互耗、实现更多统筹,是百度作出这一顶层设计的依据。

但不能忽略的是,不仅陆奇加盟之初的宏大设想与李彦宏的商业化预期之间存在差距,随着自动驾驶行业向前迈进,L4技术的复杂性和落地能力的疲软也愈发明显,在政策方面也迟迟未能明朗。

相比之下,定位成L3或者L3以下的项目则都获得了大量商业化机会。行业内新兴企业如Momenta估值同样达到10亿美元,收获主机厂、全球头部供应商、国家队资本等青睐,而驭势科技、知行科技、安智汽车等辅助驾驶项目则都已经收获主机厂订单,实现商业化造血,以避寒冬之虞。

因此,百度接下来该如何选择,基本面已经可以预见。是让两者齐头并进,相互掣肘,还是给其中一方更多空间,实现更快的商业化破冰?答案已经清晰。

相比于腾讯和阿里的宏大组织架构,百度的优势在于其产品的持续成长性和优化速度。2018年,百度的信息流和搜索结合的造血潜力已经爆发,而百度也为其储备了足够燃料,同时,AI能力和生态架构已经搭建完毕,商业化的回报方式,尚需要百度进一步探索。(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李勤,编辑/葱葱)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勤
李勤

邮箱qinli@tmtpost.com

评论(2

  • 南山种菊 南山种菊
    回复
    3

    听说卖假药的都在哀嚎推广成本增加了。

    2018-12-24 19:07 via pc
  • 潇澎 潇澎
    回复
    2

    昔日霸主还能重整旗鼓?

    2018-12-25 07:00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