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暴风体育深陷困境,昔日弄潮儿如今仅剩下保留“火种”

摘要: 过去两年,暴风集团铺设过多渠道,打造体育、游戏、影视、音乐、数据、娱乐、文化等10余个概念,还押宝VR和电视领域,过快过广的发展,最终拖累了暴风集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界面新闻,作者:赵挪亚,钛媒体经授权转载。

秋末冬至,和天气一样凉透了的,可能还有暴风体育。

10月底、11月初,被暴风收购了大部分股权的MP&Silva媒体版权公司破产清算进行中。而之前的10月,其母公司暴风体育度过了无比艰难的一个月。

北京时间10月17日,英国高等法院判决与暴风体育有关的MP&Silva媒体版权公司正式破产清算。而仅仅6天之前,万里之外的北京,一场员工讨薪案将已经渐渐从人们视线中消失的暴风体育再度带回了舆论漩涡中心。

北京时间10月11日,北京石景山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审理了前暴风体育员工讨薪案,在前暴风体育副总裁樊磊的带领下,多位暴风体育前员工出现在了讨薪审理案现场。据了解,此次讨薪,总金额超百万。

事实上,过去两年,由于母公司暴风集团在VR、电视和体育版权等领域的盲目扩张失败,以及暴风体育自身的造血能力不足,今年5月,暴风体育核心员工陆续离职。今年7月,暴风体育CEO在集团内部发文,正式宣告此前风光无限的暴风体育进入“冰封期”。

如今的暴风体育,已无力承担公司的正常运营——据了解,5月离开暴风体育的员工曾获得了一部分赔偿款,而留守员工在7月之后就再未取得过工资。案件审判员表示,仲裁之后如果暴风体育仍旧未支付薪资,被欠薪的员工可以到法院起诉,强制暴风集团发放薪资。

短短一周,两次事件的发生,正式宣告了暴风集团在体育领域布局的全面失败。
暴风体育曾和MP & Silva达成合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暴风体育曾和MP & Silva达成合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布局体育? “压垮暴风的一根稻草”

2016年9月,暴风集团在北京召开的“暴风摇滚嘉年华”上宣布,集团将打造名为“N421”的战略,依托PC、手机、VR和TV在内的四块屏幕,打造影业和体育两大内容再生平台,加速集团在VR、体育、TV、文化、影视等领域的布局。

规划中,体育在所谓的“暴风大生态”中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所以,无论是从资金投入,还是集团内部的内部资源匹配中,体育领域都处于优先地位。

为了布局体育领域,暴风集团做了两件事:一是收购MP&Silva,进军体育版权领域。二是成立暴风体育子集团,构建以APP为核心的垂直领域流媒体。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最终成为了压垮暴风集团最重要的“一根稻草”。

2016年5月,暴风科技通过参与设立的上海浸鑫并购基金完成了对MP&Silva Holding S.A.(简称MPS) 65%的股权收购,彭博社报道这次交易让MP&Silva的估值达到14亿美元。

尽管在收购完成后,暴风集团曾做出过澄清:暴风科技所占浸鑫投资份额比例较小,暴风科技与浸鑫投资之间无控制关系。但一个确定的事实是,暴风科技早就与MP&Silva就体育版权事宜达成过战略合作备忘录。

2016年6月7日,暴风体育正式成立,9月暴风体育APP正式上线。同时暴风体育还拿下了CBA的版权。

不过,与MP&Silva的合作,却成为了暴风体育面临失败的重要伏笔之一。此后的局面证明,这次收购是以一次不折不扣的双输。

2004年成立的MP&Silva公司,创始人为意大利人里卡尔多·席尔瓦和安德烈·拉德里扎尼,由于两人在意大利国内体育市场具有一定人脉,因此创立之初就拿下了意甲部分球队的全球媒体版权。此外,公司也有一部分德甲和英超球队,以及网球大满贯、F1相关版权。

但由于暴风体育的股权收购,里卡尔多·席尔瓦和安德烈·拉德里扎尼两人相继离去。对于创立之初就依赖于创始人人脉的MP&Silva公司而言,新版权的谈判以及旧版权的维系变得缓慢而混乱。

另一方面,MP&Silva的大部分版权要么只针对海外市场(如英超、F1),要么就是在国内关注度相对有限的赛事(如意甲、法甲、苏超),随着时间推移,并不拥有决定性体育版权的暴风体育很难打开市场。再加上2017年中国外汇管制措施出台,暴风体育也无力收购更多版权。

进入2017年,在资金受限的影响下,暴风体育和MP&Silva 开始走向下坡路。2017年10月,竞争对手IMG击败MP&Silva,获得意甲的国家版权,同时也获得了南美俱乐部赛事的一系列播出和赞助权益。2018年7月,国际足联与MP& ilva就世界杯意大利版权产生纠纷。

紧接着,2018年8月阿森纳俱乐部在一份官方声明中证实:他们已经终止了与MP&Silva的合作协议。至此,MP&Silva丢失了公司最为重要的客户。
MP & Silva曾一度拥有阿森纳的媒体版权,图片来源:阿森纳官网

MP & Silva曾一度拥有阿森纳的媒体版权,图片来源:阿森纳官网

10月17日,英国高等法院的判决,为曾经市值高达14亿美元的MP&Silva彻底宣判了“死刑”,也宣告了暴风集团在体育版权领域布局的彻底失败。

高投入进入体育版权行业,却无力在这个“慢回报”的产业等到成熟期,未能在行业内获得相应回报的暴风体育竹篮打水一场空。相应的,暴风体育试图打造的各个流平台也慢慢走向了销声匿迹。

据猎豹全球智库2016中国体育类App年度排行榜显示,暴风体育一度排名排名第6,周活跃渗透率和周人均打开次数为0.025%和8.1次。但在2016年1-9月期间,APP收入不到10万元。

之后,随着MP & Silva的版权流失,暴风体育试图打造的流媒平台也开始销声匿迹。作为一个具有体育直播功能的平台,暴风体育却几乎没有任何体育版权。而暴风体育微信公众号和微博都在2018年8月之前停止了更新。

对于想要以体育版权为核心,陆续获取粘性用户,增加收入模块的暴风体育而言,高投入低回报成为了其最终结局。体育领域不仅是压垮集团的“稻草”之一,其盲目扩张的表现也是集团的一个缩影。

“大手术”? 暴风体育败局难挽

过去两年,暴风集团铺设过多渠道,打造体育、游戏、影视、音乐、数据、娱乐、文化等10余个概念,还押宝VR和电视领域,过快过广的发展,最终拖累了暴风集团。

进入2018年下半年,暴风集团此前盲目扩张的影响开始显现,从7月开始,集团经历了股价暴跌,现金流遭问询、实控人冯鑫的股份被冻结,中报增收不增利等不利消息,市场也对暴风集团失去了信心。

困境之下,暴风集团处在了危机边缘。北京时间10月20日,根据《华夏时报》的报道,暴风集团的市值仅剩29亿,净资产为8.74亿,市盈率仅仅只有2.91倍,净利率-37.23%,流动资产总额只有18.29亿元,无法覆盖集团19.75亿元的流动负债,暴风集团,随时可能成为下一个乐视。

针对暴风集团的窘境,冯鑫曾在内部谈话中以入局体育的举措,来分析整个集团的症结所在——他认为,症结正是由于暴风集团上市以后,铺设了过多模块,造成了资金流的匮乏。

一方面,由于暴风集团上市以后,运营和人员成本的提高,研发和营销资源的加大投入,而短时间内的未能盈利,造成集团的资金压力增大。另一方面,冯鑫表示,暴风开设的魔镜和体育业务公司,起点过高,发展过快,而行业整体大环境并不好,造成运营成本偏高回报偏少。

为了突破困境,冯鑫希望通过重组的方式,让集团重回健康。对于暴风体育,冯鑫计划将200人的团队缩减至10人,同时与做一个to B赛事的公司重组,原有的业务保持火种,保持最小化的团队的规模,再做一个toB盈利的公司,让它开始自我供血。

风暴中的暴风科技必须进行业务调整,而体育的定位仅剩下保留“火种”。

作为曾经互联网体育领域的弄潮儿,暴风体育曾一度在创立3个月时拿下2亿+首轮融资,7个月成为年度体育APP第6名,体育直播APP第3名,11个月日活峰值达到87万,超过新浪、乐视体育等。而母公司暴风集团控制的MP&Silva公司,则一度市值高达14亿美元,是体育版权业的巨头之一。

但如今,盲目的扩张和投机,让曾经风光无限的暴风体育只剩下一具躯壳,而员工的集体讨薪闹剧则只是难堪结尾的开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界面新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界面是中国最大的商业新闻和社交平台,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