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李亚鹏欠债四千万”背后,一个47岁理想主义者的20年创业史

摘要: 在资本寒冬,政策收紧的当下,文旅项目形势不容乐观。李亚鹏败走文旅是近年来明星资本遇冷的又一案例,艺人跨界行为或将再次降温。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娱乐独角兽,作者 | Mia

10月30日,据新京报报道,知名艺人李亚鹏因合同纠纷被判支付4000万未执行,已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被公布为“被执行人”。

该网站显示,李亚鹏涉及民事案件立案时间为2018年4月9日,案号为(2018)京0105执7240号,涉事案件为位于云南丽江束河古镇东区的文化艺术主题地产项目。“李亚鹏欠债四千万”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并发酵为“李亚鹏成老赖”,甚至有新加坡媒体报道李亚鹏与王菲所生女儿李嫣,恐受父亲失信连累。

李亚鹏经纪人回应称,这是一个商业合同纠纷案件,目前该案件在北京高院的申诉司法程序中,“失信人”一说为子虚乌有,不属实。

据后续报道,目前法院已经发还申请执行人1000万元,在案查封、扣押两套房屋,拍卖房款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相关法律人士表示,“被执行人”与“失信被执行人”有着本质区别。在“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和“被限制消费”一栏中并没有出现李亚鹏。因此称李亚鹏为“老赖”应当是一场乌龙,追根溯源,这更像是一场明星投资败走文旅项目的案例。

一个47岁理想主义者的20年创业史

李亚鹏在2014年宣布退出娱乐圈专心慈善事业与从商,如今商人形象更多地盖过了艺人身份,最有记忆度的角色还要追溯到上一部与张纪中合作的2001版《笑傲江湖》“令狐冲”。

但他的商业版图要追溯到更久之前。根据李亚鹏自述,1992年,还是大学生的他成功为唐朝、王永策划了两场摇滚演唱会,1998年,互联网的第一次浪潮滚滚而来,李亚鹏也曾是站在浪尖上的人之一。他在美国融资到了50万美元,回北京成立了一个名为“喜宴”的线上线下婚礼服务互联网企业。“我们做了一年,有段时间非常成功,估值超了10倍,但赶上互联网泡沫运作不下去了。”2000年拍完《笑傲江湖》以后,29岁的他正处于一名男演员的事业上升期黄金阶段,重心却由演艺生涯转移到了商业上:每年只拍三个月的戏,其余时间都用于创业。这一年,他创办了杂志《婚礼》,经营了大约两年时间。

2001年6月,李亚鹏成立北京美丽春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持股95%,成为最早转型成为影视公司老板的艺人之一,其后业务拓展到旅游演出、话剧演出、娱乐经营等领域。在李嫣出生那年,他又多了一重身份:慈善家,此时他创办了嫣然天使基金、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历经十年,开设传媒、咨询、旅游等七八家公司,最终,他在“传统文化”上寻找到了人生终极方向。

2011年,李亚鹏成立北京中书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自任董事长,注册资本3000万,并进入长江商学院攻读EMBA,此次被卷入“4000万欠债风波”的主角丽江雪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正是中书投资旗下的一部分。李亚鹏曾宣布将斥资35亿。同年,他出席了集影视基地、湿地保护区、茶马古道文化主题村落于一体的“云南影视文化产业试验园”项目签约仪式,该项目总投资额为50亿。

除此之外,李亚鹏其他方面的投资还包括投资夜店VIPROOM、进军餐饮界等。前妻王菲戏称他为“八爪鱼”——同时经营着8家公司。在上《鲁豫有约》等访谈节目时,李亚鹏总是不断重复称自己为“创业者”“商人”而非“艺人”。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他现在名下共有6家公司。

其影视投资项目包括《海滩》《我们俩的婚姻》《我的三十年》《好人李成功》《沉香》等,除了他本人与徐静蕾出演的《将爱情进行到底》以外,大都反响平平,据传共亏损3300万。有传言王菲为之买单,但他在离婚声明中强调了“财务独立”。——他似乎把握住了每一个风口,但却都因这样那样的原因以失败告终。

他位于北京酒仙桥上千平米的办公空间分为多个区域,既挂着“嫣然天使基金”的牌子,也标注着“中书控股”“中书酒店”“中书地产”“中书雅集”等多个称号,代表着这位知名艺人构建综合性文化商业帝国的雄心。但目前看来,这位前摇滚青年20年间理想主义色彩的创业大都没有什么结果。在复盘自己20年创业史时,他说:“我在商业领域不是个天才但也不是很差,大概80分。按照围棋的说法,我做生意的布局大概接近中盘了,布局快结束了。”

败走文旅:二审被判赔偿4000万,阳光100接盘尚未盘活

屡次失败的商业项目中,这个让李亚鹏抵押两套房产的丽江雪山小镇项目玩得最大,其总占地27万平方米,建筑面积为20万平方米,其中包括酒店、名人艺术风情别院、亚洲青年客栈区、亚洲青年艺术创作社区等特色项目,而最重要的无疑是COART艺术小镇与雪山书院酒店。他试图将COART打造为一个艺术乌托邦、最大的艺术嘉年华,并从中衍生出中国最大的青年艺术家作品线上交易平台。

理想很美好,残酷的现实却通过持续走低的销售单价、不景气的销售面积和庞大的资金压力等各方面体现出来:当地平均房价为5000至8000,雪山艺术小镇均价近两万的销售单价从15年到18年腰斩一半以上;开盘后别墅在半年内仅出售30%。他曾向媒体表示:“2015-2016年公司都是没有收入的,我的钱都花完了,当时真的借了很多钱。”

2013年,雪山艺术小镇联合中融信托发起为期两年、规模2亿的信托融资;2015年,中融信托在期满后退出,李亚鹏引入北京泰和友联、兴业国际信托两位投资方;此后,他还将雪山投资股份出质给招商银行换取融资,随后由老牌房企阳光100作价1.938亿买下51%股权为其接盘。接盘后的阳光100并没有成功盘活项目,先后为其买单4亿,2016年到2017年停工一年,4期工程至今仅完成一期。

此前投资协议规定,泰和友联出资6000万元,占雪山投资股份10%,亏损部分由原股东独立承担,3年开发期满后,泰和友联可先行收回约定的固定权益收益4000万元。约定期满后,由于没有收到这4000万,泰和友联将李亚鹏和中书控股告上了法庭,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应当履行付款义务。李亚鹏和他哥哥李亚炜不服上诉,二审维持原判。——于是发生了开头那一幕。

纵观李亚鹏的投资版图,不得不说他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商人,理想主义色彩始终主导着他的一系列商业活动,文艺理想贯穿始终。

文旅项目则放大了这一弱点,丽江本地市场并不足以撑起扎堆的高端项目,普遍去化缓慢,空置率较高。在房地产这个动辄千亿的市场里,几十亿可谓杯水车薪,即便有名人光环,也对销售额助益不大。

另外,就在去年底,四部委联合发布指导意见,叫停“特色小镇过度商业化”,防范“假小镇真地产”。今年8月发改委1041号文件同样重申了“淘汰不合格特色小镇”政策,清理大潮在即,众多打着文化招牌行商业地产之实的特色小镇生存更是艰难。

文化+商业地产+艺术的公式,果真能探索出一个最优解吗?众多心怀“中国迪士尼”之梦的影视公司纷纷选择打造实景娱乐,而相比影视实景娱乐,雪山小镇一类项目缺乏IP更缺乏变现能力。在资本寒冬,政策收紧的当下,文旅项目形势不容乐观。李亚鹏败走文旅是近年来明星资本遇冷的又一案例,艺人跨界行为或将再次降温。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4

  • xiaozunbao xiaozunbao
    回复
    0

    运气不佳啊,加油!

    2018-11-17 08:17 via android
  • 松狮之王 松狮之王
    回复
    0

    吃惊

    2018-11-02 12:01 via weibo
  • rabbitsohu rabbitsohu
    回复
    0

    不是搞地产吗?理想主义?!哪里有?演过令狐冲就理想主义了?

    2018-11-02 10:44 via weibo
  • 禅师sky 禅师sky
    回复
    0

    笑傲江湖还是太难了

    2018-11-02 10:35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