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明星资本遇冷,艺人工作室模式迎来拐点?

摘要: 艺人工作室是我国特殊国情之下艺人话语权达到巅峰之际的产物,随着影视行业理性发展,明星资本遇冷、监管加强,工作室或将迎来从峰顶缓慢降落,数量渐渐减少的拐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娱乐独角兽,作者|Mia

据北京法院网官方微博公示,18日上午,宋喆、修雨乐职务侵占罪案在北京朝阳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宋喆、修雨乐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三年,其非法侵占的232.5万元款项将退还给王宝强工作室。这场轰动全国的婚内出轨加侵吞款项事件,终以王宝强前经纪人宋喆坐牢告终,网友评论多为“报应”“宋喆有难,八方点赞”。

此前,刘昊然粉丝手撕工作室;赵丽颖“官宣”之前以与“金牌经纪人”黄斌解约为前奏;范冰冰工作室在她本人失踪期间人去楼空,随后则传出范冰冰罚款8.83亿、经纪人穆晓光坐牢的消息。某种程度上,工作室大动向往往预示着艺人即将出现职业生涯节点。

后经纪时代,拥有更大话语权的艺人纷纷摆脱经纪公司自立工作室,艺人与身后团队高度利益捆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然而工作室有时会成为粉丝的靶子或明星的替罪羊,经纪人背地里侵吞艺人劳动所得,经纪人、工作室团队与艺人之间永远盘踞着一条错综复杂的生态链。

经纪公司到艺人工作室的进化论:好时光一去不复返

在天眼查上搜索“影视工作室”,显示相关结果共有35643个:影视工作室遍地开花趋势由来已久。作为各方资源利益博弈、从中斡旋的关键,工作室无论是面对品牌方、粉丝群体、艺人都往往处于弱势地位。开办个人工作室曾经在一线艺人中风靡一时,如今即使十八线艺人也往往选择成立自己的工作室。

明星热衷于开工作室,一是明星本身将拥有更大的自由决策权,二是工作室开设门槛低且进退自如,三是少了传统经纪的红利抽层,获利更大。

首先是工作室体制明星具备更大的自由决策权,而若要厘清这一点,则不得不提到与工作室发展史息息相关的经纪行业发展史:九十年代到2010年前夕,为传统经纪公司“保姆式经纪”主导时代,经纪公司一手包办艺人衣食住行,艺人对经纪人和公司平台高度依赖,“京城四大经纪人”王京花、李小婉、常继红、郝为等各自带领着旗下众多艺人签约、跳槽。

此时的经纪公司大都规模小、制度混乱。在合约严格束缚下,艺人对工作内容、时间和分成比例都没有自主选择权。

第一批经纪人后来也多创立或是合伙参创了一批老牌影视公司,如拾捌、海润、橙天、星美、荣信达、君为等。

在行业不够细分成熟时,影视制作公司多以艺人经纪作为附属业务,但影视公司降低制作成本的愿景与艺人经纪以艺人利益为最大化的目标从根本上是矛盾的,因而往往被粉丝指责为“榨干血汗”,爆发解约纠纷,粉丝则甘愿众筹天价违约金为艺人赎身。

多年来超女快男强制签约获取艺人资源的天娱,众多艺人出走都提到了“理念不合”:这个模糊的说辞背后隐藏的是六成抽佣、对其事业帮助不大的怨怼。

个人工作室可视之为影视工业化进程中不断细分的一个必然阶段。双冰四旦是国内最早尝试个人工作室“螃蟹”的几位明星。

范冰冰则是国内第一个开个人工作室的明星。2007年,和华谊的合约到期后,她成立了范冰冰工作室,从事艺人经纪、签约新人、演出、唱片制作、歌手包装、演出策划等多项业务。她身后的男人穆晓光与女人杨思维一起打造出了“范爷”这个IP。

随着资本疯狂涌入,艺人天价片酬时代逐渐到来,明星对平台依赖严重削弱,凭借自身影响力即可获取大量商业资源,无需被迫出现在自己没有出演意愿的影视剧里,如臂使指的工作室自然成为首选。

第二点个人工作室开设门槛低,工作室运营成本小但估值高,且进可发展为传媒公司,退可注销。个人工作室的本质是个人独资企业,没有注册资金限制,注册手续费只需几百元,公司结构上只有一个股东,所有者与经营者合一,决策效率远远高于大公司,能最大程度以股东意愿为中心。

依靠个人IP等无形资产的工作室往往在资本市场上以空壳卖出高价,在规模进一步扩张后,艺人大多顺势将工作室发展为传媒公司,在近日税务风暴来临之际,上百工作室、传媒公司选择了注销。

第三点原因是利益驱动。除了避开经纪公司抽佣以外,工作室在避税方面也有很大优势。个人工作室不需要建账,税种简单,个人所得税为40%,而开设工作室后,税率变成去除各项成本后企业净利润的35%,此前工作室大多采用核定征收方式享受低带征税率。

此外这些工作室前缀多为“无锡”“东阳”“青岛”“霍尔果斯”等有税收优惠政策的注册地。随着近日相关部门规定核定征收改为查账征收,借工作室避税的好日子也一去不复返。

利益风暴眼还是靶心,艺人工作室将迎来遇冷拐点?

近期几起与“明星工作室”有关的事件让工作室再度被推到风口浪尖上。但是基本上步入上升期、成熟期后的艺人“人手一个”的工作室,真的是职业生涯的万金油吗?

横向来看,艺人工作室可以分为三类:

一类是公司为其成立,依托于公司的艺人工作室,一般头部艺人才能拥有这类待遇,例如嘉行成立之前挂靠在欢瑞的杨幂工作室;

一类是艺人单飞后自行成立的独立工作室,这也是目前成熟期艺人偏爱的主流形态,例如黄晓明工作室、佟大为工作室;

另一类是经纪人为核心的工作室,如贾士凯带走杨洋、颖儿成立工作室,并签约宋茜,是为悦凯影视传媒的前身,这类工作室相当于一个小型经纪公司。

个人工作室在专业度上会受到很多局限,大部分工作室因团队有限而选择了将营销宣推等业务外包,而养活了一批以此为生的公司,如明白文化、花生娱乐等等。外包的后果则是带来了一些水平低下的官方发言、或是失误。

一般工作室标配为经纪人、宣传总监加几名执行人员,在涉及到职业生涯规划时则缺乏预见性,艺人编剧等人员缺位不利于项目的判断。

以曾经的第一流量鹿晗为例,他的老东家壹心娱乐和杨思维此前被粉丝视为“吸血鬼”,多次表达解约意愿。今年2月,鹿晗宣布与壹心解约,成立个人工作室单飞,粉丝们欢欣鼓舞。但离开“话题女王”杨思维的推手,公布恋情的鹿晗迎来的是事业不断滑坡:剧作口碑流量不断下滑,巡演票价骨折。

相比国内经纪公司的弱势,日韩美经纪公司的话语权和工业化程度要强大得多,艺人收入远远低于我国。

以韩国几大经纪公司为例,SM在专辑销量上分成占比为95%,FNC分成占比70%,YG和JYP为五五分成。日韩很少有不签约大公司大事务所自己单打独斗的艺人,资源的高度集中令单飞艺人大概率会被封杀或糊掉。

全智贤、金钟国等都尝试开设过与个人工作室高度相似的“1人经纪公司”,但均因经营困难且不利于进军海外而关闭。好莱坞明星大多选择与CAA等一线经纪公司签约,主要是编剧等创意工作者会采用工作室制,以实现团队高效率合作并保护编剧话语权。

对于国内各家工作室来说,艺人则是绝对的核心资产、决策领导者,“一言堂”导致其中存在太多可供操纵的灰色空间,当经纪人权力得到放大时则出现了王宝强工作室的“宋喆案”,当明星权力被放大时出现了范冰冰工作室的逃税案。

归根结底,艺人工作室是我国特殊国情之下艺人话语权达到巅峰之际的产物,只是专业化细分趋势之下的形式之一而非终点,随着影视行业理性发展,明星资本遇冷、监管加强,工作室或将迎来从峰顶缓慢降落,数量渐渐减少的拐点。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