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Instagram的创始人被小扎“挤”走了,来聊聊他的创业史

摘要: 在Facebook本身用户增长放缓的状况下,扎克伯格想从Instagram榨出更多的潜力。而专注于产品,却不太会挣钱的斯特罗姆离开公司,也就不是太难理解的事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2年4月,Instagram被Facebook收购。经过6年时间,Instagram的创始人凯文·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和联创迈克·克里格(Mike Krieger)终于决定离开Facebook,最可能的原因是与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在用户隐私权和广告置入力度方面有了严重分歧。

Instagram当年以10亿美元被Facebook收购时,还没有获得1美元的收入,团队也只有13人,但是到今天,它的全球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10亿,并成为了Facebook在传统业务增长停滞时新的增长动力。

阿尔法公社今天并不详谈Instagram对Facebook有何意义,凯文·斯特罗姆和迈克·克里格(Mike Krieger)的离开对于公司有何影响,而想把时间往前拨,回顾凯文·斯特罗姆以及他早期创立Instagram的历程。

凯文·斯特罗姆与斯坦福

凯文·斯特罗姆,1983年12月30日出生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一个富裕家庭,他的父亲Douglas Systrom 是一位人力资源总裁,母亲Diane Pels Systrom是一位市场营销主管,良好的家庭教育,让他一路名校,高中就读于米德尔塞克斯,2006年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系。

在斯坦福大学就读期间,他加入了斯坦福大学的梅菲尔德研究员项目,这是一项与梅菲尔德风险投资公司合作的项目,让项目成员可以获得在风险投资业的经验。在这个项目中斯特罗姆学会了融资和交易方面的知识和经验,为他后来创业奠定了基础。

而在这个项目中,他也结识了Twitter的创始人Jack Dorsey,他们共同研究怎样开发应用程序,这些应用程序中,可能就有Twitter的雏形。而与Jack Dorsey的相识,对于之后Instagram的诞生应该也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除了梅菲尔德研究员项目之外,斯特罗姆还加入了Sigma Nu兄弟会,在这里,他获得了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青睐。扎克伯格发现了他的天赋,想请他加入Facebook,帮助开发图片类服务,并给出了现在价值数千万美元的期权。

当时还是学生的斯特罗姆没有像很多科技公司创始人那样放弃学业,而是选择继续学业,拒绝这种诱惑很不容易,要知道当时Facebook的估值已经达到5亿美元。

那时候斯特罗姆和扎克伯格都没有想到Instagram的出现,也没有想到Facebook会收购Instagram,这个应用还会成长为用户10亿的超级App。

Instagram之前的创业路

在斯坦福时期,斯特罗姆通过梅菲尔德研究项目获得了播客公司Odeo的实习职位,这家公司的创始人Evan Williams也是Twitter的创始人之一。在这家公司斯特罗姆首次接触到令人兴奋的创业环境,让他了解到快速、具有弹性的思考对公司生存的重要性。

从斯坦福毕业之后,斯特罗姆放弃了学校推荐的微软高薪职位,而选择在Google度过了两年的职业生涯。第一年他在营销部门,为Gmail和谷歌日历服务撰写营销文档,第二年,转投了企业发展部门,他在那里为谷歌构建收购公司的折扣现金流模型,并获得企业并购的一手信息。

在此期间,斯特罗姆已经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他想做一家基于位置并把照片分享和社交相结合的网站,类似于Foursquare和Zynga。他为这个创意起名为Burbn。这个创意引起了Baseline Ventures合伙人Steve Andersen的兴趣,他为斯特罗姆提供了25万美元的启动资金,但是要求他找到一位联合创始人。

斯特罗姆经常在当地的咖啡馆为完善Burbn做准备,在那里他遇到了迈克·克里格(后来成为Instagram的联合创始人与CTO)。迈克·克里格也来自斯坦福的梅菲尔德研究项目,他比斯特罗姆小两届,当时供职于聊天服务Meebo。克里格并不喜欢位置类服务的概念,但对于Burbn的用户体验很欣赏。斯特罗姆花了一个月时间劝说克里格离开Meebo,最后他成功了,克里格加入Burbn,最初的团队搭建完成。

就在克里格加入的第一天,斯特罗姆就表示团队要转变方向,因为Burbn的模式无法壮大,竞争对手Foursquare已经获得了太大的先发优势。他想把产品重新定位成专注于照片分享的移动端应用,代号Codename。两位创始人花了几周的时间重构产品原型,斯特罗姆负责后端代码,而克里格则专注iOS前端。这款应用具有拍照功能,还可以应用于社交,不过两位创始人始终不满意,尤其是斯特罗姆。

为了摆脱沮丧感,斯特罗姆去了墨西哥Baja California的一处艺术家庄园休息并寻找灵感,在那里他的女友Nicole Schuetz问他,应该如何通过手机拍到漂亮的照片,他回答了两个字:滤镜。

突然之间,他回想起自己在斯坦福时期去佛罗伦萨交换时学习的摄影课程,以及使用廉价胶片相机拍出具有艺术感照片的经历。于是在剩下的休假时间里,他设计出了Instagram的第一款滤镜,也就是X-Pro II。回到美国后,斯特罗姆为自己的产品开发出了更多的滤镜,并把它重命名为Instagram,公司的创业正式进入了正轨。

Instagram崛起

有了好的产品,下一步就是推广。幸运的是斯特罗姆在硅谷拥有广泛的人脉,他们都成为了Instagram的种子用户,并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使用了Instagram滤镜的图片。这些用户中就包括Twitter的创始人Jack Dorsey,在2010年,Twitter的用户已经达到1.75亿。

很快,Instagram的名气就在科技圈中传开了,这固然得益于名人们的推广,却也与它优秀的用户体验有关,用它拍摄和处理的照片虽然不如相机那么清晰精美,但是带有怀旧的艺术气息,更能打动人心;而且用它往其他社交媒体分享照片,不需要复杂的流程,很便利。

在积累了一定口碑后,2010年10月6日,Instagram移动应用在苹果App Store发布,蜂拥而至的用户差点挤爆它们的服务器,两位创始人连夜做了紧急处理。在24小时内,Instagram的用户量突破2.5万,一个月内突破100万,9个月后达到700万。

越来越多的用户让Instagram原有的服务器无力支撑,它们把服务器转移到了亚马逊的AWS上。而用户量的增大也让公司需要更多的资金,2011年2月,Instagram进行了7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者除了风险投资人外,还包括Jack Dorsey和Quora联合创始人Adam D'Angelo。

尽管在苹果平台获得了大量的用户,但是Instagram仍然不能放弃其他平台,它先后发布了安卓、黑莓和针对Windows移动端的产品。现在来看黑莓和Windows在移动端操作系统里占的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安卓版本的推出才是日后它成长为拥有10亿级用户的产品的关键。

2011年9月,Instagram的用户数达到1000万,2012年4月,用户数超过了3000万。这个月对于Instagram来说也是多事之秋,影响了公司的命运。一件是他们获得了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由红杉、Benchmark Capital等机构投资,估值达到5亿美元。另一件事就是Facebook以10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对Instagram进行了收购,两位创始人中斯特罗姆获得了40%的份额,克里格获得10%的份额。

在被收购时,Instagram距离创立仅551天,只是一个单纯的图片拍摄和分享应用,没有1美元收入,也没找到收入模式,团队规模也仅有十几人。这一收购在当时颇具争议,但现在来看Facebook显然大赚。马克扎克伯格在2006年就找斯特罗姆帮他构建图片服务,在6年后,他收购了Instagram,这一举动颇有命运的味道。

在被收购的6年中,Instagram的用户量持续增长,从3000万达到了10亿。产品的功能也更加丰富,它们2013年6月推出了短视频,在2018年推出了长视频;从图片分享平台转型成了全品类视觉社交平台。这些都能看出斯特罗姆为首的团队在产品和增长上的强大。在2017年,Instagram为Facebook带来了41亿美元的营收,2018年的收入预计将超过100亿美元,但这显然还不能满足扎克伯格。

在Facebook本身用户增长放缓的状况下,他想从Instagram榨出更多的潜力。而专注于产品,却不太会挣钱的斯特罗姆离开公司,也就不是太难理解的事了。

【钛媒体作者介绍:阿尔法公社(公众号:alphastartups),阿尔法公社综合编译自福布斯、businessinsider及维基百科】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阿尔法公社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阿尔法公社
阿尔法公社

重度帮助创业者的天使投资机构。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