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中秋了,说几个普通人与AI的小故事

摘要: 何必像面对神话传说,或者洪水猛兽一样面对AI呢?它不过是一种技术产物,跟大家今天吃的月饼没有本质区别。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首先,当然是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这么美好的节日,咱们就不聊那些还要动脑想半天的技术话题了。然而那我们还能说点什么呢?想来想去,决定今天跟大家分享几个小故事。

其中有些是网上看来的,有些是我们采访过的。故事之间基本没什么联系,但也有一些相似点:

每个故事的主角,都不是AI从业者,但他们都用到了AI来解决工作或者生活中的问题。

这有点像中秋赏月,我们不必是天文学家,也不必拿上天文望远镜,但依旧可以欣赏明月的美。月亮就在那里,不分东西,不问贫富地映照人间。

AI也在变得如此。

当我们认为AI是那些实验室、科技公司,以及拿了融资的创业者玩的玩意时,这东西正在悄然进入我们的生活。甚至来到了一些让人惊喜的角落里。

这可能就是这个年代的AI小确幸。

咱们先把故事讲了。

寻找流失文物的一个脑洞

几天之前,我读到了这样一篇文章,也许这个故事在科技圈不值得大书特书,但却让我莫名感到惊喜。

5天前,公众号简介为“丝绸之路深意协调委员会信息中心”的“丝路遗产”,发布了一篇名为《以面部识别技术看看拍卖的佛首是否为龙门石窟的流失文物》的推送。

文章的前因,是今年苏富比拍卖行的中国佛教造像专场上,出现了一尊佛首石雕。据澎湃新闻报道,这尊佛首疑似龙门石窟的遗失文物,而且很有可能是曾被日本文化学者常盘大定和关野贞摄入《中国文化史迹》中的1720窟佛首,这也是龙门石窟流散海外佛首中最大的一尊,价值当然不言而喻。

这件拍品一出,文物保护界掀起了非常激烈的讨论,目前这尊佛首已经被撤拍。佛首是不是能最终回到龙门石窟,这在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国人首先关心和需要证明的,当然是这尊佛首到底是不是来自龙门石窟。

面对这个问题,文保人士更多是在社交网络上引经据典,利用传统的文物鉴定方式来推理。但上面所说这篇文章的作者张良却别开脑洞,利用AI提供的人脸识别技术,来判断苏富比图录上的佛首,和曾经在龙门石窟拍摄的佛首照片,是不是来自同一尊雕像。

结果文章证明,二者人脸识别相似度达到83%,按照人脸识别率超过80%可判定为同一人脸的标准,可证明苏富比所拍卖文物确系龙门石窟流失。


(图片来自“丝路遗产”微信公众号)

(图片来自“丝路遗产”微信公众号)

这个案例神奇的地方在于,当我们以为人脸识别只能用在人身上的时候,却可能忽略掉雕塑也带有大量人脸数据。通过人脸识别,不仅能够对比佛造像、俑、彩塑是否为同一原物。还能在文物风格识别、文物修复领域展开应用。这也有助于让文物领域很多言传意授的“窍门”数据化、可视化。

你以为AI很新,只在那些酷炫的前沿领域里工作吗?反正文物保护工作者不是这么认为的。

偏远地区的寄生虫战争

今年7月有这样一个案例,在当时影响不小。

西藏林芝地区基层医生陈静飞,利用开源的AI图像识别系统,带领团队制作了一套寄生虫卵识别系统——AI辅助寄生虫识别系统,其只需要对化验物进行拍照,就可以识别10多种寄生虫卵。其中几种在小范围临床检验试点里,识别准确率已经可以稳定在97%以上。

说起来这个模型的逻辑很好理解,可能一般的大医院也用不上,因为化验结果直接让医生看一下就可以。但在西藏这样的偏远地区却不然,一方面牧区但寄生虫是高发病,但牧民们居住相对分散,想要去大医院就医往往需要奔波数百公里。另一方面西藏也缺乏经验丰富的基层医生,化验效率和准确率都有提升空间。

这样的情况下,假如可以用AI来远程完成原本必须由人来进行的化验,对于边疆地区生活的牧民来说,自然意义非凡。

事实上,在基础设施不够完善的边远区域,用AI场景来解决基础服务人力不足的问题,今天已经在中国开启了萌芽。就我们采访过的案例中,AI远程医疗、AI远程金融服务,人机配合的远程教育,甚至在基层进行AI政务服务,都已经有案例可寻。

当你以为AI是大城市专利的时候,戈壁总、雪山下、海岛上,AI应用的实锤在一个个落下。

视障人士的AI+导航开发

去年7月,微软发布了专门应用于智障人群的AI软件“Seeing AI”,这个软件是利用机器视觉技术,让视障人士利用手机来判断眼前的景象,并通过语音提醒用户,比如前方是否有障碍物、辨认纸币、扫码提示物品等等。

有人认为,相比于欧美巨头,中国科技企业对弱势群体的应用关注明显不够。可能某种程度上确实是这样的,但中国绝不缺乏关注这些领域的“AI有心人”。

比如今年年初,我们曾采访过河北的一位AI开发者小李。他不愿意公开自己的真实信息,因为小李是在工程师的本职工作之外,以业余爱好的方式进行AI开发。

通过照顾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父亲,小李发现老人在独自一人外出时有诸多不便:今天的大城市里,有复杂的交通路线、过街通道和天桥,对于普通人可能还好。但对于理解能力退化的老人和视障人士来说,是非常有可能走到危险区域,或者被困在某些地方无法通过。

于是小李有了个想法,希望用AI语音交互+高精地图,制造一个APP,或者最好是独立硬件,让视障人士与老人能够戴在脖子上,随时语音提醒他们应该怎么走。

通过使用一些AI语音开发板和开源的地图数据,小李开发的模型,已经可以完成一部分行人语音导航功能。但他现在的问题在于,如果想要让模型可以识别红绿灯,对街上的车流进行提醒,那就要么利用机器视觉进行外界识别,但这样的算力负载和硬件压力很大;要么让道路能够感知到软件,把道路提示音精准传递到行人的硬件设备里,而这就需要路侧系统的配合。

在今天,小李对视障人士AI辅助出行的设想,绝大部分还仅仅停留在设想层面。但他已经在考虑是不是以此作为创业方向。

当你以为AI是大公司赚大钱的工具时,AI其实也是很多人解决生活中小麻烦、小问题,实现人生一些小愿望的助手。

结束语:月为每家圆

当我们说起AI的时候,可能每个人都习惯于在人类文明、国家规划、万亿市场等等方面发表一番宏论。这当然没有错,但任何巨变都是从一点一滴的细节实现的。比如惊天动地的计算机革命,其实就发生在你家里购买第一台电脑,第一次拉上网线的时候。

AI也是如此。

在今天,大多数人还认定AI是一个高大上、很神秘的东西,失查于这东西其实已触手可及,甚至在一定的技术基础帮助下,普通人已经可以用它来改变自己和他人的生活——并且这个技术基础的门槛,正在一步步下降。

何必像面对神话传说,或者洪水猛兽一样面对AI呢?它不过是一种技术产物,跟大家今天吃的月饼没有本质区别。

其实今天AI令人欣喜的地方在于,在知道一定门径之后,当你需要用到AI的时候,作为一种通用工具的AI已经在那里等待着,可以非常奇妙地帮助普通人解决一些日常问题。而其价值在于,这种帮助几乎是以往其他任何技术都无法提供的,并且工具本身在不断升级。

在电报诞生后,异地恋人可以更快传递情书,小商贩发现了跨城市做生意的窍门。

石油工业发展起来,无数普通人发现可以用石油工业的副产品——汽车,做点什么,养家肥己。

那么AI到来之后呢?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钛媒体作者介绍:文/脑极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脑极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脑极体
脑极体

写让你脑洞大开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体、海外科技

评论(2

  • 捭阖 捭阖
    回复
    2

    东西没看不好评价

    2018-09-24 20:34 via android
  • 测试12 测试12
    回复
    0

    如果真是我们的,希望可以回归我们祖国

    2018-09-27 17:28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