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游戏版号化对TapTap意味着什么?

摘要: 一旦TapTap也完全的走向版号化的内容,那么TapTap吸引用户最核心的内容优势将荡然无存,所谓的用户评价体系在缺少内容深度的情况下是无法站稳脚跟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未来的市场趋势,正是给我们放手一搏的最佳契机。”

2015年,11月4日,心动网络在新三板正式上市,创始人黄一孟给全体员工写了一封内部信,这是其中的一句。

也正如黄一孟所预测的那样,未来的市场趋势原本给了心动网络以无限的可能,但这个可能性最终还是被打碎了。

2018年,9月14日,心动网络发布公告,拟申请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

从挂牌新三板,到新三板摘牌,不足3年,心动网络这趟资本市场之路来的匆忙,走的匆忙。

1

2012年的ChinaJoy,N2展厅,一辆橙色的兰博基尼停在了最中央的位置,那个展台属于心动网络。

这是心动网络第一次亮相ChinaJoy,也是迄今为止最豪华的一次,斥资600万元,拿下了N2展厅当中最大的一个展台,面积960平,而在它的隔壁是盛大游戏。

而除了最大的展台外,他们还包下了龙阳路和花木路这两个距离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最近的地铁站为期一个月全部广告位。

在第一天的展览结束后,心动网络的联合创始人戴云杰在微博上留下了一段话,“8年前,我和黄一孟很屌丝地去逛CJ到处排队领了一大坨纸袋,把其他带子装在盛大的里面,坐着2号线回来。怎能想到有朝一日我们能地铁包站,搭一个比隔壁盛大还大的展台。”

这一切的确来的太过梦幻,因为仅仅在1年之前,当时的黄一孟和戴云杰还处于职业生涯的十字路口。

2011年年初,VeryCD这一承载了他们7年心血的业务关闭了下载服务,虽然不是彻底的关门大吉,但也差不了多少。

所幸的是,在VeryCD的废墟上,另外一家公司诞生了,心动游戏。

实际上,早在2009年的时候,黄一孟就有了做游戏的打算,但这一想法直到2011年VeryCD真的做不下去了才开始执行。

那一年,他们一边自己开发网页游戏,一边和一家名为“厦门光环”(后来的飞鱼科技)的游戏公司洽谈代理的业务。最后,厦门光环决定把自己旗下刚刚研发出来的《神仙道》页游交给心动网络独家发行运营。

这款在2011年5月正式公测的游戏自此拉开了心动网络辉煌的序幕。根据相关的数据显示,这款页游的最高月流水突破了1.5亿元,在2012年3月,单月流水突破1亿;5月,最高同时在线达到473969人。

而之所以能够拿下这款成就今日之心动网络的页游,按照黄一孟所说是因为心动网络主动下调了分成,将行业内普遍的55分成变为37分成,心动只拿30%。

但实际上,除了下调分成外,私人关系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厦门光环的创始人是姚剑军,一位在站长圈内赫赫有名的人物,而黄一孟和他的VeryCD也属于那个圈子。

在研发出《神仙道》之前,姚剑军本人其实在游戏圈也是一个新人,之所以选择进入完全不熟悉的游戏行业,和黄一孟一样,姚剑军的中国站长站受到政策和行业发展大背景的影响,快要做不下去了。

而因为他本人之前的一些经历,于是在2009年的时候,姚剑军开始着手进入游戏行业,《神仙道》是他们的第二款游戏,第一款游戏叫什么现在已经无人知晓。

就这样,两个在失意的人走到了一起,依靠着当年做站长经营流量的经验和产品本身不错的品质,成就了一款爆红的网页游戏。

在这款游戏大获成功后,据传姚剑军和黄一孟分别买了法拉利和兰博基尼。至于那辆在2012年Chinajoy现场展示的兰博基尼是不是黄一孟买的那辆,这是一个疑问。

2

2012年那一年,可以说是页游整个行业最高潮的时刻,不仅仅是心动游戏,其它如游族、趣游等等页游公司在那一年的额Chinajoy上都出足了风头。

而众多的端游巨头也纷纷开始重视起这个看上去正在展现不错势头的细分行业,在2012年初,巨人迎来了历史上首位85后副总裁吴萌,这位顶着动网先锋总裁头衔空降巨人的副总裁将为巨人承担起页游的开疆拓土。当时的巨人总裁刘伟表示,已将页游提升至战略高度。

时至今日,吴萌在巨人所负责推出的页游项目仅仅有2个,《创世九州》、《最无极》,这两款都称不上成功,甚至很多人无从知晓的产品。

未能打开页游的市场,吴萌在巨人的地位一度岌岌可危,但是吴萌现在是巨人最有权势的副总裁,因为他的团队做出了一款名为《球球大作战》的手游。

从页游的失败到手游的成功,这是吴萌的经历,也是整个中国游戏产业的变迁。从2012年的页游大热,到了2013年,手游成为了新的风向标,且展示出了更加强大的潜力。

而在2012年依靠《神仙道》为首的页游拿下了超过10亿营收的心动网络在2013年开始遭遇了下滑的困境。

根据财务数据显示,2013年、2014年、2015年这三年,心动网络的营收分别为5.25亿元,4.6亿元。2.81亿元。

心动网络在财务数据上遭遇了断崖式的下滑。这当中与其手游业务未能跟上时代的大背景有直接关系。

在2015年的营收构成当中,手游的收入为1.08亿元,页游的收入是1.7亿元,而在2014年,这两项数据分别为1.26亿元,3.3亿元。

页游的下滑是大势所趋,从2014年的3.3亿元直接滑落到2015年的1.7亿元并不让人感到奇怪,但在新兴的手游业务上,心动网络也遭遇了下滑。

这一年,可以说是心动网络自2011年进入游戏领域之后最黑暗的一年,也是在那一年,心动网络开始和资本搭上了关系。

2015年9月,心动网络披露了第一笔融资,总计2.5亿元。其中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1.5亿,广发证券和东方证券各0.5亿。

同日,心动网络子公司心动娱乐旗下的艺人培训项目——心动偶像补完计划的首批16名入选成员也正式亮相。

就像当年久游的王子杰折戟网游的江湖后选择打造SNH48一样,心动网络在自身游戏业务遭遇困境的情况下同样选择了这个方向。

但与SNH48之后成为中国女团的标杆之一相比,心动娱乐的ATF女团在2016年3月正式出道,2017年4月就基本彻底的消失了,到了2017年底正式解散。

3

在获得首笔融资的发布会上,黄一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希望公司能购在拿到这笔资金后有一个快速的发展,我们不排斥其他任何形式的融资,包括在A股上市。”

心动娱乐并未帮助心动网络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但是没关系,因为在获得首笔融资后不久,心动网络又一次的融资了,这一次正如黄一孟所言,是在A股,只不过是新三板。

2015年11月4日正式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同时发行792万股,每股人民币36元,募集资金2.9亿元。

按照当时心动的业绩来说,上市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毕竟营收连连下滑,但是心动还是选择了匆忙的赶赴资本市场。

不知道是不是这次上市给心动网络带来了好运,从2016年开始,心动网络终于扭转了此前不利的局面。

2016年这一年,心动网络的营收摆脱了下滑了局面,营收达到了4.86亿元,同比增长72%,比营收增长更可喜的是,其业务结构在这一年也进行了重塑,手游收入达到3.8亿元,首次超过页游,占整体营收的比重为78.35%。

而到了2017年,伴随着《仙境传说RO》这一款产品的推出,心动网络的业绩继续激增,全年营收10.21亿元,其中移动游戏营收8.63亿,占总营收84.55%。在《神仙道》之后,心动网络又找到了一个爆款产品。

但是,产品层面的成功毕竟只是属于战术层面,《仙境传说RO》虽然成为了爆款,但之后还会不会有爆款,这个谁也不知道,这种不确定性向来是中国除腾讯、网易之外所有游戏厂商都需要面临的拷问。

所以,于心动网络而言,这两年的发展历程中,不是推出了《仙境传说RO》这款产品,而是TapTap的推出。

2016年的5月,TapTap上线不久后获得了心动网络、吉比特(吉相投资)、飞鱼科技(厦门游力)1.5亿元融资,三家各出5000万,分别持有TapTap运营公司注资扩大后的52.09%、4.54%、4.54%股权。

2018年6月,TapTap完成B轮2亿元融资,吉比特、心动网络、厦门游力、杭州播播参与其中。。

某种意义上,姚剑军是黄一孟在事业上的贵人,在心动网络做游戏时,是姚剑军把《神仙道》给了黄一孟,在黄一孟创办TapTap时,姚剑军又接连挺了黄一孟两次。

这个试图颠覆传统的第三方安卓渠道的下载平台在刚刚推出之初,并不被看好,彼时的第三方渠道市场正饱受人口红利消失所带来的影响,作为新兴渠道的TapTap要想在一个原本就已经厮杀成片,巨头林立的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实在太难了。

但是,TapTap做到了,根据TapTap官网披露,截至2018年1月,TapTap总用户数超过6000万,日活跃数超过200万。

而在营收数据上,2017年总营收达到9614万元,亏损3607万元,2018年Q1营收几乎相当去年全年高达9070万元,净利润也实现了扭亏为盈,为2318万元。

为什么TapTap从第三方渠道中脱颖而出,其实可以有很多种的解读方向,比如不做联运、不参与分成、只卖广告,以产品本身去说话,再比如它以玩家评价为产品参考体系而非渠道本身的暴力推送。

但是,在TapTap成功的道路上,最重要的一点在于,TapTap踩在了一个很重要的节点上,这个节点是2016年6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了一份文件,《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在这份通知当中,明确的规定手游上线前需要经过前置审批取得版号,实行的时间是7月1日。

在这份通知下发后不久,苹果公司发布了致中国区开发者的一封信,信中称,App Store表示遵照“通知”,上架App Store的游戏必须办理版号。

到了10月份,包括阿里、金立、360等渠道就发布公告称,没有获得版号的游戏将会在12月31日前被下架。

从行业的发展角度去看,2016年那个时间节点上,的确是到了需要政策管理的时间段,在2013年爆发之后,市场经过了3年的野蛮成长,但2016年已经是成熟的市场,在这样一个市场当中竞争,最需要的是有序,大厂商或许会自己走上有序化的道路,但一些求生存的小工作室,很难指望他们也如此,这个时候就需要监管。

但监管对于一些小团队而言又显然是不友好的,本就捉襟见肘的人力、物力还得需要分摊到版号的获取上。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黄一孟曾在知乎上有过一个十分高调的表态,“心动网络先以发行商的名义办理版号,成本费用由他们垫付,待未来游戏上线开发者用收入来偿还,如果收入不足够则不必偿还。此外心动网络不参与游戏的运营与分成,而且代理合同没有期限绑定,开发者还掉版号成本后可以把游戏拿回去,决定自己运营或者代理给第三方。而开发者唯一要做的,就是在期间带上心动的LOGO。”

黄一孟到底帮助多少开发者去拿到了版号,这个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知道的是版号这个问题使得TapTap获得了大量独立游戏开发者的青睐。

在所有其它第三方平台对版号的要求愈发严格的时候,TapTap对于上线的游戏是否有版号这一点上显得相对宽松了许多。

这个宽松为TapTap迎来了飞速发展的机遇,大量没有版号的境内境外游戏出现在TapTap上,吸引了众多遍寻资源而不得的玩家。

4

在黄一孟的一篇专访里,他谈到TapTap从产品定位来说,某种程度上更像豆瓣。TapTap在游戏入库上并没有额外设置门槛,只要不违法、动机正确,即使游戏质量不那么好,也能在TapTap上架。

但很显然的是,TapTap在游戏没有获取版号的情况下就让游戏上架,这一点上,TapTap违法了。

2017年11月,广电直接点名TapTap提供无版号的外服游戏下载。当时的TapTap聚合了4万款游戏,其中存在大量没有获取版号的游戏。

针对广电的点名,TapTap立刻做出了回应,发布公告:根据中国法律要求,TapTap将从11月8日起,对站内游戏内容进行审查工作,审查结束后,没有获得合法资质的游戏,将不再提供下载服务。

此后,大量海外厂商的游戏以及没有获取版权的国内游戏从TapTap下架,无法下载,只保留了用户的评价,而一些海外游戏的榜单如美国榜、日本榜也随之消失。

然而在整改之后,2018年3月,TapTap依旧遭遇了政策上严厉的处罚。

根据新华网消息,2月28日,公安部、文化部、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布了河南郑州陈长阳传播淫秽物品案等7项网络游戏违法犯罪重大案件。其中,易玩(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为旗下网站“TapTap”和App涉嫌非法出版活动,且涉及的非法出版物数量极大,情节恶劣,依法给予其停业整顿3个月,罚款31.86万元的行政处罚。

公安部和文化部认为,TAPTAP仍包涵涉嫌含有教唆犯罪、宣扬淫秽色情和血腥暴力等违法违规内容的《铁血刺客—中世纪传奇RPG》《孤胆车神:维加斯》《僵尸危机:生死之战》等游戏作品,以及大量根据日本漫画改编、格调低俗的游戏作品。

这个处罚对于TapTap而言是致命的,在2018年Q1营收9070万元的背景下,2018年Q2的营收为3600万元。

这样的经历,对于黄一孟以及TapTap的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BTChina创始人黄希威、原VeryCD产品总监张乾而言并不陌生。

2009年9月,广电总局下发《广电总局关于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许可证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期中写到,对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擅自开展了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网站和个人,责成其立即停止擅自开办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

11月广电总局宣布,对“伊甸园BT 字幕下载区”等111家视听节目服务网站进行了关闭,其中包括“伊甸园”、“BTChina”和“悠悠鸟”等国内前几大BT网站。

12月4日,BTChina正式被关闭,根据黄希威事后的回应,关闭的原因是由于缺少广电总局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广电总局向工信部下达了关闭BT中国联盟的文件,之后工信部注销了BT中国联盟的网站备案号。

BTChina的关闭,把同为B2T下载网站的VeryCD也推到了台前,因为VeryCD也缺少相关的证件和资质。

尽管与BTChina这样的个人站不同,VeryCD一直以公司化的形象对外,且一直在尝试进行正规化的转型,但是早在2008年,Verycd就曾被广电总局警告过一次。

在广电总局发布《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抽查情况公告(第3号)》中,对10家网站视听节目服务予以责令停止,另对17家网站给予警告处罚。这17家被警告处罚的公司当中,VeryCD和久游网出现在了其中。

在那份公告的最后,广电总局表示对于未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擅自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网站,还将进行进一步清理。

尽黄一孟根据需求将Verycd做了一些调整,包括在网站首页上加上严谨的著作权保护声明,但是最根本的资质问题没有解决。

在BTChina正式关闭后的几天,突然有一天VeryCD也无法访问了,坊间随即开始广泛流传消息称VeryCD将被广电总局取缔,同时传言中表示VeryCD将转型为SNS网站。

黄一孟随即对此进行了回应称,网站之所以无法访问是因为VeryCD服务器所在机房出现故障。

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出现了无法访问不得而知,但之后VeryCD的确又可以重新访问了,而与此同时在12月9日,VeryCD向上海广电递交了视听许可证的申请。但最终,VeryCD还是没有拿到这张性命攸关的证件。

许可证被卡住,但VeryCD并未放弃自救之路,开始对自身的产品形态接连做出修正。

2010年6月,VeryCD宣布不再支持eD2K和Kad网络搜索。作为开源P2P资源下载软件,VeryCD的用户此后只能搜索VeryCD网站上的内容,而不再真正的开源。

之所以如此,按照当时VeryCD这款软件的讨论区版主的回应,“为符合国家对视听节目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政策,我们不得不对电驴软件的搜索功能进行调整,开发组对因此而受到影响的驴友们表示真诚地歉意”。

2010年9月1日,VeryCD突然宣布进行24小时的技术维护,在维护结束之后,大量内容资源被删除,在原先的资源下载页面,取而代之的是如下通知,“很抱歉,该资源已被删除”“删除理由:版权有争议”

但这些自救行动依旧没能阻挡VeryCD的“死亡”。

2011年1月22日晚间,黄一孟发布了一条微博,“7年的心血和积累,说关就要关,说停就要停。没有人能甘心,但也早料到这一刻会突然到来。现在所能做的,唯有面对现实,准备好勇气,即使全部推倒从头再来,我们也绝不放弃。”

与这条微博所伴随的是,在国家版权局的某次专项整治行动期间,VeryCD关闭了音乐频道,电影和剧集栏目中的大量内容也只能在线观看、无法下载。

尽管VeryCD没有关站,但也差不多是关站了。而这一天实际上迟早会到来,并不仅仅是一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所能改变的。

其最核心的矛盾和冲突在于,VeryCD这一开源的P2P下载软件生存的基础是盗版内容,用户的需求是这一点,而这与内容的正版化进程是相悖的。

在VeryCD宣布不再支持eD2K和Kad网络搜索时,其已经遭受了用户大量的非议,而此后网上突然出现一些宣传宣称“破解”了VeryCD,恢复站外搜索功能的版本。但是紧接着有人爆料是VeryCD自己制作和创建了所谓的破解版。正版删除站外搜索是为了能够通过许可证的办理,破解版则是为了留住用户。

5

这一点上,与当下TapTap所遭遇的问题又何其的相似。

在创办TapTap后,黄一孟曾说过,“我一直在跟我们同事说,说我在做TapTap的时候找到了当年做VeryCD的感觉。非常非常相似的感觉,你只要把东西做好了,用户就源源不断地过来,并且他们还在夸你,他们疯狂地热爱你。”

同时,黄一孟还提到,“但当中又有非常大的区别,VeryCD的商业模式不健全,只有用户群体觉得它是好的,可能是因为免费下到了盗版。但它不是一个正循环,对于内容提供者来说,VeryCD并没有为他们建立起一个真正好的生态,同时VeryCD也赚不到钱。但我们坚信TapTap是一个连接玩家和开发者的纽带,它能让两方都能得到最大的利益,并且我们自己还有独到的商业模式。”

在这段话当中,或许黄一孟忽视了一个最严重的共通性,即用户的需求,VeryCD的用户需求的是盗版内容的下载,而TapTap用户所需求的是一些独特的游戏。

盗版内容是肯定违法违规的,而一些独特的游戏,又有多少是符合中国网络游戏管理政策的。

这才是TapTap最严重的矛盾和冲突,一旦TapTap也完全的走向版号化的内容,那么TapTap吸引用户最核心的内容优势将荡然无存,所谓的用户评价体系在缺少内容深度的情况下是无法站稳脚跟的,基于此TapTap的最大成就也就是一个游戏媒体社区的形态,而不是下载渠道。

这一点伴随着8月30日晚间教育部等八部门关于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的通知将更为突出,通知显示,国家新闻出版署将对网络游戏实施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

这意味着,中小游戏厂商尤其是独立游戏厂商在这份通知之下将真正的遭遇寒流,而这对于本就以中小厂商,乃至独立游戏为主体的TapTap来说是灭顶之灾。

缺少了这些厂商,缺少了这些独特的内容,或许亦如当初的VeryCD在下架盗版内容后,迅速的被用户抛弃一样,TapTap也即将会走上这样一条路。

可以说,在同一个地方,黄一孟倒下两次,上一次是盗版的影视剧等内容,而这一次是手游版号的进程。

但这当中的核心点在于,VeryCD依靠开源的盗版内容获取用户本就违法,而TapTap依靠没有版号的内容吸纳了大量用户本身也是不公平的竞争,带有原罪。

而一旦TapTap发展不起来,那么心动网络的未来是十分值得担忧的,在心动网络最新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财报当中,营收6.98亿元,同比增长64.25%。

但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游戏收入为3.43亿元,而2017年上半年这个数字是3.94亿元,也就是说心动网络2018年上半年游戏收入同比下降了13%。

而真正拉动心动网络增长的一个是TapTap,另外一个则是在2017年下半年并表的龙城网络,这家公司在2018年上半年为心动网络带来了2.25亿元的收入并表。

如果TapTap遭遇问题,长期的影响是心动网络战略性的布局将失败,而短期将会直接影响今年下半年心动网络的财报业绩。

从2015年以低迷的业绩上市,到2017年《仙境传说RO》的闪光和TapTap带来的未来畅想,再到2018年遭遇监管处罚以及政策上的变动。

心动网络这三年时间所经历的无非是当年VeryCD的镜像而已。

【钛媒体作者介绍:文/丁鹏Gamewower】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Gamewower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Gamewower
Gamewower

有腔调的老板都在这里!微信公众号gamewower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