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二次元B站在“奔现”之路上狂奔,却仍然存在“现充”危机

摘要: B站正在努力适应成人社会的运营规则,这个过程中商业化与曾经的情怀不可抑制地产生矛盾,拉扯之中才能发现新的未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B站已然成长为一副大人模样了。

2018年AB两站并立二次元世界的格局最终被打破,A站从舞台中心淡出,B站完成了“出圈”之路,并在优爱腾三家主宰的主流视频网站领域占得一席之地。今年3月B站赴美敲钟上市,董事长陈睿与8位UP在笑容满面,B站与芒果TV谁能成为视频网站的“第四极”,众所期待。

这是B站的重大拐点,“阿宅”进入“现充”们的世界,开始学习社会人的运营规则。

三天前(9月12日)B站对外宣布已经收购日本娱乐公司Fun-Media的部分股权。该公司旗下拥有3家著名的动画工作室,即Feel.工作室、ZEXCS工作室以及Assez Finaud Fabric工作室,代表番剧包括《缘之空》、《魔鬼恋人》、《编舟记》、《月色真美》、《超能力女儿》等。这个消息让B站用户们再一次意识到,B站用爱发电的清贫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B站从当初的“筹钱买正版”变成了“花钱做正版”。

这并不是B站在内容领域的第一次布局,3月上市以后B站对上游内容业务的拓展举动十分频繁。今年5月B站在日本东京成立动画制作社,并正式向日本外界发布招募信息,希望实现一年制作3部动画。显然将内容制作的梦想寄托在日本动画产业上,而在此之前腾讯动漫、绘梦动画都有过这样的蓝图,优酷、爱奇艺也尝试中资日制的合作港式,但结果都不尽人意。

今年6月B站联合绘梦动画成立文化公司“哆啦哔梦”,7月B站和晋江文学城联手,宣布达成动漫、游戏化战略合作,首批授权作品有5部:墨香铜臭《天官赐福》、淮上《破云》、priest《残次品》、语笑阑珊《你在星光深处》、巫哲《解药》,将“耽界”天团一举拿下。

同时B站出品的《人生一串》、《极地》、《神奇的月球》等纪录片也引起舆论关注,陈睿表示“B站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纪录片出品方之一”。或许是频繁的出现在上游内容制作名单里,B站2014年出品的系列迷你剧《说的就是你》也被翻找出来,豆瓣评分最高一季为8.7分。

B站拥趸们高呼:阿宅,去一统江湖吧!但其实B站比谁都明白,要征服更大的世界,就需要适应“现充”们的规则。

B站进入更迭期,“去游戏化”成心病?

今年B站第二季度财报显示,B站营收达到10.27亿元,同比增长76%,净亏损7031万元,净亏损率7%,其中游戏业务收入7.9亿元,同比增长61%,占总收入77%。虽然游戏营收相比第一季度收入占比有所下降,但是从构成来看,游戏业务依然是B站的主力业务。

对于这个局面,公众并不意外。从B站公布招股书和今年首份财报之后,B站“伪视频,真游戏”的名号就被坐实了。招股书中B站2017年总收入为24.68亿,同比上年增长372%,而这部分收入里游戏业务收入占比达到83.4%,上市后第一季度游戏营收占比下降至78.92%,到第二季度占比77%,B站营收构成始终与主流视频网站的传统会员、广告、内容制作等营收主力区别开。

这并不是目前B站所期待的。游戏端收入与其内容、类型、粉丝用户直接相关,B站黏性极高的游戏粉丝圈层为其变现提供了基础,但也存在风险,手游虽然具备爆发式的变现能力,但是生命周期并不长,随着游戏市场的迭代,用户与收入都会出现波动。今年B站九周年,支撑起B站游戏收入半壁江山的《FGO》公告宣布退出bilibili游戏福利活动,B站“月球人”(FGO玩家)开启了嘲讽模式。这被视为B站进行“去游戏化”的标志之一。

“去游戏化”的举措就如此前华谊“去电影化”一般,准确而言是“去游戏中心化”,企图在游戏板块之外加大其他营收板块的比重,减少对游戏业务的依赖性。这种行为现下不论对错,从长远看,企业发展只有一块长板是走不了多远的,发展过程中主要业务都必须齐头并进——尤其是视频网站主要的内容版块

所以B站上市后接连不断的内容布局就得到解释。从用户层面,B站的内容圈层具备天然的发酵优势,一方面是基于B站用户的高黏度与忠诚性,另一方面是B站独一无二的PUGC社区氛围与弹幕文化。数据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B站月均活跃用户达到8504万人,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75分钟。据了解,7月份B站活跃用户数一度增长到9812万。

即便现在B站没有了野蛮生长时期的生猛气息,但是老剧翻新、神剧出圈、纪录片爆红、鬼畜创新梗等现象在B站上也并不少见,此前当红的剧集或综艺都或多或少投放了B站。动漫内容在B站更有一贯的优势,二次元用户彼此安利作品,结尾势必加上一句“B站能看”。

B站参与上游内容制作,在下游渠道投放上获得了先机。今年上半年B站与绘梦动画联合出品的动漫《凸变英雄LEAF》播放量达到2369万,评分9.4分,评论数2.4万,打开第一集就是前辈们的弹幕提醒“请一定要看下去”,这是在其他视频网站上很难出现的场景。

但以内容为基础的会员付费业务与广告业务,虽然在高速增长,但对B站而言依旧不是红利区。今年Q2B站月均付费用户增至300万,同比增长177%。B站部分新番会员付费提前观看已成日常,7月《工作细胞》、《Angels of Death》等新番需要开通大会员才能即时观看。

数据显示, 2017年至2018年上半年,B站引入201部日本正版新番,占新番总数64.4%,位列国内各平台第一。但是随着今年爱奇艺等主流视频网站参与新番版权争夺,新番付费吸引会员,成本消耗必然加大。

目前B站还重新上线了部分剧集、电影资源,包括《铁齿铜牙纪晓岚》、《古灵精探》、《倚天屠龙记》等经典国产剧集、港剧,《非自然死亡》、《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等网红日剧,《阿甘正传》、《蒂凡尼的早餐》等电影,从此不难看出B站在版权资源上的布局,为会员业务发力进行铺垫。

Q2B站广告业务收入为9586万元,同比增长132%,约占总收入9%。B站“二次元精神花园”的属性注定其广告业务要比其他视频网站来得曲折,“零收费、无广告”既是B站竞争力与用户情感归属,也是B站的业务壁垒。

随着会员与新番付费的推行,B站试探着找到用户付费的水花,开辟广告区,在推送内容中插入广告信息流。2017年B站实行“绿洲计划”,UP主可以通过指定代理进行贴片广告,但需要告知B站视频中含有的推广信息,必须在投稿时录入相关商业推广信息,广告收入与B站分成。今年“24小时便利店”出现,广告主可以对UP的单个视频或者是系列节目进行投放,但广告业务依然不能成为B站的营收主力。

B站的“现充”危机

让人感到焦虑的或许是B站的PUGV内容生产力。此前招股书显示,B站由UP主创作的高质量视频(PUGC)占平台整体视频播放量的85.5%。2018年一季度该比列达到89%。

丰富的的PUGC内容曾经一定程度上弥补了B站的资源劣势,这也是在政策监管几次扫荡下,B站依旧保持了生命力的原因——这其中UP主与活跃用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B站也清楚的人知道自己的立本根源。今年1月,B站还推出了 “bilibili 创作激励计划”,up主只要拥有1000粉丝或10万累计播放量就可以加入此计划,在加入计划后,当投递的单个原创自制稿件达到1000播放量时,即可开始获得激励收益。

今年7月,B站上线了手机投稿功能,并且推出“新星计划”“创作学园计划”,为UP主输入新鲜血液。在此之前2016年初B站也推出过“Up主充电计划”,为up主开通了打赏功能。这些计划都是在扶持B站上的内容创作者,保持站内长久形成的PUGC内容活性,维持社区氛围。

2018年Q2,月均活跃UP主达到35万,同比增长91%,月均投稿数量达116.1万,同比增长131%,万粉以上UP主同比增长117%。UP主是B站的核心之一,但各类UP扶持计划,UP广告业务,试图加大UP主的收入,促进内容变现,但有改变就必定会出现新的问题。

7月15日B站游戏资讯节目《STN快报》UP主“STN工作室”发布微博表示,“由于我们违规,所以各位已经订阅STN的朋友,无法看到我们的违规视频推送”。事情缘由则是《STN快报》栏目与B站签约了“绿洲计划”,但是节目违约承接了其他广告,按照协议B站封杀了“STN工作室”的所有栏目视频推送,关注UP主的粉丝们将无法收到任何更新提示。

“绿洲计划”引起了部分争议,有网友提出这仿佛是UP主给B站上交的保护费,并调侃B站或许是想成为第二个微博。从广告业务层面,这是一条新的变现路径,B站无法以传统的影视内容广告实现商业变现,以个体UP广告投放曲线救国也似乎合理,同时UP主也能获得收入,但计划在落实过程中总是存在些许偏差。

B站正在努力适应成人社会的运营规则,这个过程中商业化与曾经的情怀不可抑制地产生矛盾,拉扯之中才能发现新的未来。好在B站一边成长为“现充”,一边持续着“阿宅”的属性,十月六日,BML将在北京举行,大概所有的矛盾都会在一夜荧光打call中被化解。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2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