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从“一个人的大片”到创意的领军者,独立动画并非只剩情怀

摘要: 如今,中国独立动画创意的“土壤”正在慢慢变得适合内容生长了。

近日,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的2018“小宇宙”企划作品巡礼告一段落。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B站将这些国内前列的高校动画学院毕业设计代表作品统一放出,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

在动画业界,学生习作、毕设是独立动画大类里的重要内容来源,此类作品几乎都由作者个人主导,其动画内容、审美风格的先锋性历来为人称道,本届动画作品同样如此——

风格重回《魔方大厦》反讽医疗现状的作品《过剩》;画面可爱,角度贴近生活的《我喜欢吃火锅》;水墨中国风的《春困》;画面极其精致的意识流作品《Tryst》……

《Tryst》

这些后起之秀无疑令动画爱好者们振奋。只是,横亘在这些锋芒毕露的独立动画作品面前的,始终是包括艺术与商业、热情与现实之间的诸多矛盾。相比更早的先驱者们而言,如今这些矛盾是不是多少有些缓和了呢?

缺少的不是创意——那些“一个人的大片”

导演张小北在独立动画《李献计历险记》豆瓣条目下评价过这么一段话:“在所有的影视类型中,或许只有动画片才能在现有技术条件的支持下,做到这种彻底的自由和奔放。一个人,一台电脑,再加上无法衡量的内心冲动,就可以在动画片这个领域让自己的梦想得到释放。”

独立动画并非是一个概念清晰的分类,百度百科没有对应条目,而在某二次元百科网站上则这么描述:“参与制作动画者人数较少,是一种篇幅较短的动画。很多优秀的独立动画都是在电影节,动画学院的放映部以及动画工作室内部放映。”

这无疑与独立电影、“作者电影”概念较为贴近。在国内,大批的独立动画短片都出自动画学生、业余爱好者之手,其中不乏为之付出数年时间和大量私财的理想主义者。凭借《大世界》获得金马奖最佳动画的导演刘健就是其中之一,自编自导、耗时三年时间,刘健几乎一人完成了电影的所有工作,包括编剧、画分镜图、做动画、导演和剪辑。

在《大世界》获得广泛知名度之前,刘健另一部独立动画成名作《刺痛我》获得了外媒这样的评价:“它不具有上海学派的大师范儿,不是中国上千年绘画传统的回响,更没有讲述一些关于和尚和猴子的故事,以及表达一些山水之情。他的第一部叙事电影《刺痛我》标志着中国动画电影生机勃勃的回归。”这样一部打破外媒对国产动画固定印象的作品,是刘健卖掉自己房子换来制作费完成的。

《大世界》导演刘健

刘健的故事是一个缩影。他的经历几乎能代表许多独立创作和学生作品的源动力——纯粹的起点、强悍的决心、不被商业和观众喜好所打扰的超然。《大护法》导演不思凡、《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大鱼海棠》导演梁旋和张春等历经多年艰难创作的电影作者们同样如此,还包括辞职三年做出豆瓣8.6分反战短片《打,打个大西瓜》的杨宇,用2年多业余时间做出豆瓣9万人评价、8.7分短片《李献计历险记》的李阳都是同一类被热爱驱动的人。

在2010年前后,互联网视频发展如火如荼,出现了一批在圈内影响颇大的独立动画作品。学生作品如《红领巾侠》(2010)《地铁大逃杀》(2012)《小胖妞》(2010)等等,上文所述《刺痛我》(2010)《打,打个大西瓜》(2008)《李献计历险记》(2009)也基本都在2010年前后出现。

《红领巾侠》

这些独立动画短片都获得了对应受众群体的好评。只是除《李献计历险记》得以破圈之外,其余作品基本未获得广泛的知名度,《李献计历险记》改编成电影票房仅800多万,李阳此后再做了一部真人短片《坏未来》便淡出了大众视野。

独立动画短片虽然具有特别的审美价值,但也不可避免存在缺陷:剧情普遍薄弱、受众有限,资金短缺导致持续生产能力弱,一部作品就耗费了作者的大量时间心血。
《李献计历险记》导演李阳

《李献计历险记》导演李阳

在当年,对这些“一个人的大片”的评语多是基调“悲壮”的。当时的论坛存在一个说法——“中国动画不缺创意,但缺少创意生长的土壤”。彼时的互联网产业并不能给创作者足够的回报,创作者之中的很大一批人并未依靠一部短片站稳脚跟,能有第二部作品面世的已是少数。

但如今,院线端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创造了近10亿元票房;互联网端,二次元起家的B站已经赴美上市,腾讯视频、爱奇艺在动画领域争先恐后,动画产业近年来发展突飞猛进,“土壤”正在慢慢变得适合内容生长了。

成长与传承——国产动画不止IP改编

2018年,B站举办了被戏称为“B斯卡”的动画评奖活动,何伟锋自编自导自配音的《刺客伍六七》获得了最佳连载国产动画奖项。回顾往昔,何伟锋正是上文所述2010年前后那批独立动画人之一:

他2010年的毕设作品《小胖妞》在豆瓣获得超过3万人标记、8.7分的高评价。《小胖妞》整个场景在室内完成,为了完成拍摄,何伟锋把从同学那里借来的单反摄像机放在玩具车上,前后推拉,制造飞速效果以及360度镜头旋转的效果。

八年以后的《刺客伍六七》明显有了更为充足的资金和团队支持。何伟锋的创意得到了全面发挥,最终形成的特立独行的画面风格在大众眼中新鲜感十足,但很多人不曾想到,这些创意的种子早在七八年前就已经埋下了。

无独有偶,据媒体报道,《红领巾侠》的两位导演李夏、程腾学成归来,已经加入了彩条屋影业的动画项目《姜子牙》进行创作。

何伟锋、李夏们凭借学生作品一鸣惊人时,也仍然只是一群经验尚浅的学生,他们的最大竞争力或许是创意与学习能力。

2010年《红领巾侠》刚面世时,李夏接受独立动画媒体AnimeTaste采访说:“着手做这个片子的时候我们几乎都只做过flash动画,也只会flash。但是骨子里又对日本和迪士尼的画面和视听享乐有说不出的执念,所以边做边学。软件和制作流程也是摸索着来的。所有教程都是电驴上下载的,还有火星时代的免费教程。”这段话让看过《红领巾侠》正片那流畅爽快画面的观众为之惊叹。

《红领巾侠》

现如今的主流动画行业里,头部IP的改编团队通常是成名已久的动画公司。《魔道祖师》《全职高手》背后的重庆视美动画底蕴深厚,第一部TV动画出自2006年;《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灵域》则由绘梦动画制作,汇集了李豪凌、王昕等重量级动画导演。

这些作品和公司无疑代表着商业化动画的主流形式,但《刺客伍六七》和这一代独立动画人们则指出了另一条道路——不依赖于所谓流量或者IP,也能打造出个性十足的成功作品。这种锐利锋芒的创作力,也许就来自于多年前那个“一个人的大片”的时代。

在看到B站、腾讯视频先后与动画学院合作推出毕设作品活动时,笔者相信行业平台已经明确看到了独立动画的稀有意义。据艺恩网统计,2017年我国动漫行业总产值已经达到1500亿元,动画作为动漫的重要组成部分无疑也在迅速扩张。

独立动画意味着稀缺的创意资源和动画人才,而B站、腾讯视频这些逐渐扩大影响力的平台们也提供了远超当年的曝光渠道,B站“小宇宙”企划这项从2016年开始举办的活动企划在2018年的当下具备了更多意义。

从今天的眼光来看,当年那些“一个人的大片”并非只剩下背影与情怀,他们之中也有不少人坚持到现在开始崭露头角。江山代有人才出,再过数年,我们肯定也将看到现如今“小宇宙”企划的作者们出现在主流动画的导演一栏中。

他们年轻时的那份纯粹理想与现实相触后,并非注定落败。

【钛媒体作者:文/】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锋芒智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锋芒智库
锋芒智库

立足于传媒行业垂直领域的影视舆情研究机构。(公众号:fengmangzk)

评论(1

  • Me李乐 Me李乐
    回复
    0

    只要不是有人故意妖魔化 来衬托自己 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2018-09-16 17:12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