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走访北京、成都、天津,我们发现了多家“伪”电竞馆

摘要: 电竞馆的定义模糊是因为其不同业务种类和营收模式,既是资本、创业人和投机者的不同考量,也反映出电竞行业非职业赛事体量和受众的匮乏

如果你是一位《王者荣耀》玩家,那你一定知道位于成都太古里的量子光电竞中心。这座总面积5900平方米的电竞馆,也是KPL的西部主场。<

“电竞体育化还得靠电竞馆”。在中国队亚运夺冠之后,不少人喊出了这样的口号。

用户规模超3.2亿的受众,再加上周杰伦、网鱼网咖、国美等名人或大企业押注这个市场,看上去,电竞馆真的火了。

但果真如此吗?

预言家游报在近一个月时间里,走访了北京、成都、天津多家电竞馆后发现,如果以电竞馆功能及盈利模式作为划分标准,现阶段市面上的电竞馆大致可分为以下三类:

第一类电竞馆,通过自有空间举办电竞赛事,通过承办赛事、吸引玩家参与线下观赛活动来创造营收,投资动辄上千万,不过坪效不算高。

第二类电竞馆盈利模式与网咖相同,不同的是在机器配置,上网服务和环境三方面做了优化。利用电竞领域推广,通过赛事活动吸引玩家。投入通常在200-300万元之间,有自己的赛事观赏专区、VR智能设备体验等互动娱乐设施。

除了这两类,市面上也有不少服务与配置良莠不齐网吧,与电竞关联不大,却借用电竞馆名义提高营收的“伪电竞馆”。北京不少号称“2个月即可回收成本”的电竞馆,多是此类。但随着用户消费意识的觉醒,这些电竞馆越来越难生存。

但发展到现在,网鱼网咖已经放弃电竞馆这个概念,而“伪电竞馆”中,还出现了不少“办卡-跑路”的类健身房式的诈骗行为。

看上去,电竞馆这个概念并未完全起飞,又马上垂直下落,不得不接受“贴地飞行”的状态。

第一类电竞馆:千人观赛的奢侈梦

量子光电竞中心与联盟电竞馆都是第一类电竞馆的代表。这些电竞馆的特点是,有独立的、能够承办赛事或举行观赛活动的空间,营收主要或一部分依赖承办赛事。

据了解,联盟电竞的主要股东有联众世界,空中网和体育之窗。而负责量子电竞中心运营的量子产业的股东之一是VSPN量子体育,同时VSPN量子体育也是KPL的承办商和赞助代理商。

如果你是一位KPL观众,那你一定知道位于成都太古里的量子光电竞中心。这座总面积5900平方米的电竞场馆,既是《王者荣耀》顶级联赛KPL的西部主场,也是VSPN旗下用来承办赛事的电竞馆。

作为大型电竞馆,量子光电竞中心承担的主要任务便是承办KPL赛事。

据量子产业的工作人员叉叉介绍,成都的电竞中心能容纳几千人,KPL平均一周有5场比赛在这里进行,遇到强队的比赛场场爆满。

叉叉对预言家游报表示:“我们对外承接活动标价是15万一天,这个电竞馆从筹备初期就与KPL主场绑定,目前全年有220天的时间都在承办KPL比赛。”

休赛期,量子光电竞中心还会承接一些品牌发布会和文创活动,诸如《百事校园最强音》等。场馆外有餐饮一条街L-garden和滑板公园,场馆内只提供部分餐饮。

在上海大宁的量子光电竞中心也曾举办过KPL、QQ飞车S联赛、CF双端联赛。与此同时,量子产业在西安的第三座电竞馆正在筹建中,计划容纳1200人,将于年底完工。

与量子光电竞中心不同,联盟电竞既有上网区域也有承接电竞赛事的竞演中心。工体馆总占地面积1300平方米。内场有专业的电竞舞台,包括LED大屏幕,导播主播间的专业设置,舞台能容纳200人。

联盟电竞的电竞舞台主要用于观赛活动和承办游戏娱乐活动。

TI8期间,联盟电竞多个门店都开战了观赛活动,北京店门票为98元/人,包含爆米花、饮品还有30块钱的网费优惠券。

工作人员果果表示,工体店每年TI的观赛氛围都特别好,今年也坐满了。除了TI,像英雄联盟的全球总决赛,MSI季中赛等大型比赛也有观赛活动,一般门票价格不过百。

不过,联盟电竞对于观赛活动尚没有系统性的规划和安排,虽然每年顶级电竞赛事时间基本固定。但果果表示,还不清楚下一次观赛活动的时间,每次都是临时安排。

不仅观赛活动不固定,这座北京最专业的电竞舞台的大门都很少为游戏敞开。

果果对预言家游报说:“我们里面的场馆,一周平均能用上4-5次,还算比较频繁。除了观赛还有不少娱乐活动,比如爱笑会议室的爱笑剧场会用我们的场馆做演出。”

此前联盟电竞曾承办过堡垒之夜空降派对、以及西山居,完美世界等厂商的水友赛。但非职业赛事和玩家活动的需求并不固定。

当预言家谈到电竞和游戏比赛,果果摇了摇头,她说:“游戏活动经常一两周都没有一次。”

据联盟电竞副总白进中透露,联盟电竞工体店每年进店消费人数大约会在8万人。2016年、2017年人均消费大概80-150元左右。

由于租金较贵,北京地区的利润率可能只有30%,但如果是贵州和其他租金低的地区,电竞馆的利润率能达到300%。白进中说:“我们的月营收大概是70万-120万,个别店更高一个月能达到150万。”

联盟电竞在全国有五家电竞馆,电竞馆的业态会根据地理位置和周边客流调整营收模式。比如,工体馆门口放置了抓娃娃机。8月初开业的联盟电竞天津馆里还加入了游艺区、VR体验区、攀岩、蹦床等共计23个休闲娱乐业态。

量子光电竞中心和联盟电竞对电竞馆的不同定义和形态,实则是因为其业务结构决定。

与电竞领域头部玩家的合作和认证,分担了量子光电竞馆对营收的担忧,让他们可以更专注于提升赛事服务和场馆支持而不仅仅是开网吧。

一位业内人士则认为,“联盟电竞和量子产业能通过举办赛事创收,一个背后有资本,一个有厂商支持。对于普通人而言,把几百平米的空间用来办比赛太奢侈了,实际上没有那么多的比赛可以办。”

第一类电竞馆能通过自有空间满足玩家的电竞观赛梦,但从成本和坪效来看,自建赛事空间对于普通网吧营业者来说,更像是奢侈品。

第二类电竞馆:像高端网咖,但玩的爽不就行了?

出于对坪效和营收的妥协,第二类电竞馆营收上主要通过上网服务,侧重点从玩家的观赛需求,转移到对电竞游戏的上网体验。

以指间电竞和Rampage电竞馆为代表,第二类电竞馆业务核心模式与网咖相同,但是在环境、服务和配置上的标准更高,旨在服务好电竞玩家。同时也会利用电竞资源,定期举办赛事活动提升用户粘性。

指间电竞创始人申熙宇对电竞馆的定义是,一定要让电竞玩家玩的爽。

这一家前身是北京一家会员制的上网俱乐部,在银川和长沙有两家加盟店。申熙宇对预言家游报表示:“我们的模式是提供一些服务和机型的标准,包括在硬件采购价格上给一些帮助,让加盟商来加盟,帮助想做电竞馆的入行。”

这套标准首先就是配置的优化。指间电竞馆只有两种配置,竞技区是机器配有I7 7700K处理器,1070TI显卡和ZOWIE144HZ显示器。舞台区机器配有I7 8700K处理器,1080TI 显卡和ZOWIE 240HZ显示器。

这个配置足够满足市面上绝大部分主流游戏的运行,定价上北京店非会员价格在16-38元之间,会员充值可享受折扣。

与量子光电竞中心和联盟电竞馆自带流量不同,第二类电竞馆通常需要老板们自发利用电竞资源进行宣传。

申熙宇认为“网吧和网咖是挂个名字等着用户来,消费者既有听歌看电影的,也有聊天玩游戏的;但电竞馆主要针对电竞用户,在传播上也需要更主动。”

申熙宇此前是国内CSGO战队ZZCY的成员,在FPS领域积累了不错的人脉资源。在业内主播和KOL的宣传帮助下,银川和长沙两地的加盟商找到了指间电竞。

提到电竞馆里的观赛空间,申熙宇认为,观赛区域需要有,但不能太大。正在筹备中的北京旗舰店就有一块中规中矩的电竞区域用来办赛、观赛。

回本周期上,申熙宇表示电竞馆与网吧差不多,银川和长沙的两家店都两年内就回本了。

三里屯的Rampage电竞馆的许多做法与指间电竞相同,比如利用电竞选手资源线上传播。去年Rampage电竞馆开业伊始,不少DOTA2的职业选手发来短视频祝贺。

同样为了提高坪效,Rampage电竞馆内不设立观赛区域,只提供上网服务。会员上网价格在12元-25元之间。店内共有60台机器,一般客流量都在一半以上。

平时,Rampage电竞馆也会通过电竞活动和观赛提升知名度。除了不定期进行网吧内的比赛。TI8期间,Rampage也专门租了一个影院做观赛活动,门票125元一位,到场大概有三四百人。

“伪”电竞馆:以电竞之名,行网吧之实

电竞馆的定义模糊,一方面是业务不同,另一方面也存在不少“伪”电竞馆,这一类场所既不举办固定的赛事活动,配置上也不足以流畅运行电竞游戏,却借着电竞馆的名义收取高价网费

位于通州的首讯网咖大逃杀电竞馆,网费在8、10、12元三个等级,工作人员称配置上全网吧支持吃鸡。这个电竞馆里没有观赛和办赛场合,近一年来也只跟房山区的网吧搞过一次网吧联赛。

为何要在网咖名字里加入“电竞馆”字样?

工作人员对预言家的回答倒比较谦虚:“我觉得电竞馆就是能点餐食和饮料的网吧,当然我们还算不上高端网吧,就是比普通的好一点。”

“电竞馆就是好一点的网吧”,这其实是不少网咖老板的想法。但并不是所有起名为电竞馆的网吧都能做到。

位于广渠门内的6号竞游咖,上网价格在12-20元不等。预言家坐上一台号称高配置的对战区,该区域非会员收费16元一小时,但打开第一台机器就是坏的,预言家只好换了一台机器。

预言家右手边的刘泽是85后,他和3个朋友是《穿越火线》的老玩家,曾一起打过百城联赛北京区的比赛。时隔多年再次相聚,约好了开一波黑。

游戏中,刘泽和队友遭遇埋伏被击杀。他大喊“我靠,这键盘怎么粘糊糊的。”

不仅环境差,该竟游咖的配置也并不符合价格,预言家与刘泽的机器处理器仅仅是英特尔i5。在大众点评上也有不少网友认为该网咖服务不好,卫生间环境差。

“又贵又脏”面对预言家的吐槽,刘泽却不以为然:“我在九龙山还上过40块钱一小时的,都差不多。”

他表示,平时自己不经常玩,所以玩一次贵的也没事。最主要就是为了跟朋友们见一面,感受一下年轻时的那种气氛。

如果是名不副实的电竞馆,电竞玩家被坑一次还可以绕开。但如果电竞馆突然失踪,那就只能认栽了。

预言家观察到位于百子湾的Arena阿锐纳电竞馆。不少消费者评论称,这家店之前在国贸的建外SOHO,2017年迁至百子湾后,当时不少充了会员的人都要跑到新店才能消费余额。

更戏剧化的是,今年7月,这家电竞馆突然停业了。

“卡里还有钱呢,突然就关店了,不好吧”一位会员如是说道。

预言家致电老板,询问停业的原因。老板不耐烦的答道:“就是不想干了呗。”

预言家问道:“那我之前充的钱怎么办?”老板挂掉了电话...

实际上,电竞馆的定义模糊是因为其不同业务种类和营收模式,既是资本、创业人和投机者的不同考量,也反映出电竞行业非职业赛事体量和受众的匮乏;关注度高的电竞职业赛事数量不足、玩家观赛习惯仍需培养;以及网吧行业亟需监管与规范的种种痛点。

相对于定义,这些现象更值得关注。

【钛媒体作者:作者/马骁,编辑/顾福昌】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