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綦建虹离职、传成龙出走,文投控股下一步该怎么走?

摘要: 假如没了成龙,耀莱还怎么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投控股再遇“糟心事”。

9月4日,文投控股发布公告称,其第二大股东耀莱文化所持有公司28221.2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被轮候冻结,及2108.68万股限售流通股被冻结,冻结期限均长达3年,其中2108.68万股冻结期限从2018年8月28日起至2021年8月27日止。以上涉及总计30329.88万股,则为公告日内耀莱文化所持有文投控股股份,比例占到16.35%,目前这些股票已被司法冻结或轮候冻结。

耀莱文化此次风波,主要是因为其与原告杭州励马科学器材有限公司的民间借贷纠纷案,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目前已做出民事裁定,案件发生法律效力。而文投控股报告称,根据耀莱文化发来相关说明,其尚未收到人民法院送达的起诉书、立案通知等诉讼文件,耀莱文化也在与原告方积极联系协商,争取通过和解方式解决案件争议。

据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董媛媛律师向《首席娱乐官》分析,“耀莱文化被冻结股权一旦被司法拍卖会导致文投控股股权结构发生变化,有可能会形成大股东一家独大的局面,如果耀莱文化是与大股东存在一致行动协议从而控制公司的,则会导致丧失控制权。”

而这次民贷纠纷也说明,耀莱文化资金压力大且存在一定问题,如果耀莱文化融资过程中有上市公司文投控股对其关联担保,则会对文投控股产生不利影响,“一般来说,不会对文投产生直接影响。”董媛媛认为,第二大股东耀莱文化出现问题则会间接影响文投控股的后续经营,但如果债务偿清或者纠纷解决,3年的冻结期限也可以提前解除。

但对文投控股来说,目前担忧的不止这一件事。

业绩“双下滑”,净利润同期跌幅达97.94%

文投控股在上半年的业绩单并不好看,业绩呈现“双下滑”。

据公司发布2018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其上半年营业收入为8.36亿元,去年同期则为12.77亿元,同期下降34.54%;净利润为720.39万元,较去年同期3.50亿元跌幅达97.94%。同时,在营业利润上,文投控股上半年为1066.28万元,同比下降超过50%。

对于业绩严重下滑现象,文投控股表示主要在于:

1、影视项目进程周期。截止报告期内,其主投主控的电影项目及主要参投的电视项目均尚处于投拍或制作开发期,部分影视剧正于暑期档热映未下线,截止上半年,还有相关影视剧项目收入尚未确认,去年同期则有主投电影《功夫瑜伽》影视投资制作收入3.79亿元,这也导致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存在较大幅度下滑。

2、新建影城还处于培育期。文投控股在2017年就加大新建影城投入,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上半年,又新开了48家影城,接近公司总体影城数量的50%,且培育期内人工成本、租金、装修设备等投入大,目前上半年盈利情况也未达到预期。

3、财务费用增加。影城运营规模加大、数量增加导致的管理人员职工薪酬费用、办公管理费用、租金水电费等增加。同时,文投控股2017年下半年发行了中期票据5亿元,相应计提应付利息,导致2018年上半年财务费用大幅增加。

目前,文投控股主要经营影视、游戏和产业投资三大板块。

在影视业务上,除了对旗下影城、影视业务管理团队进行调整外,也组建了新的专业化运营团队,还与猫眼电影成立了新的影视发行公司,并在电影、电视剧、网剧等项目储备上有了量的提升。

2018年,文投控股通过主创、制作、出品等方式参与的电影有11部,其中《一出好戏》(13.38亿元)、《快把我哥带走》(3.48亿元)、《精灵旅社3:疯狂假期》、(2.09亿元)、《风语咒》(1.13亿元)均在8月份上映,目前仍在院线上映中,而《一出好戏》、《快把我哥带走》都是低投入高产出作品,动画电影《风语咒》票房明显未达到预期,这些业绩会划分到文投控股下半年业绩中。

9月份陆续上映的《说走就走之不说再见》主演吴谨言因为《延禧攻略》的大热有了一丝热度,不过吴谨言与中国电影报道的采访纠纷也多少失去了一些“好感”;郑伊健、陈小春等古惑仔兄弟主演的《黄金兄弟》,还能有多少观众愿意为这份情怀买单,《新乌龙院》、《爱情公寓》等打着情怀的电影扑街比比皆是;冯小刚监制、姚晨马伊琍主演的《找到你》文艺片属性较强,9月份市场是否能掀起观影热度,还有待观察。

剩下的《神探蒲松龄》、《我的日记》、《许愿神龙》、《中国游记》四部电影均与成龙相关,文投控股能够参与进来也多与第二大股东耀莱相关,而成龙这几年与耀莱合作颇深。

剧集方面,文投控股组建了专业化管理团队,通过参股电视剧公司锁定项目开发权,并与头部电视剧公司合作,在其剧集片单里,有《延禧攻略》这样的爆款,也有《爱国者》、《陪读妈妈》、《誓言》等稳定的项目,此外还有《艳势番之新青年》、《启航》、《秋蝉》、《朝歌》、《皓镧传》等剧集,可以看出文投控股与欢瑞、欢娱等影视公司保持着不错合作。网剧方面相对较少,只有《古剑奇谭二》、《谋爱上瘾》两部。

不过剧集项目稳定,会有视频平台和电视台等的剧集销售收入,但回报不如电影项目高。

此外,文投控股还买断、合作开发了《绣里藏针》、《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等IP项目,但从这两年大IP相继扑街的情况来看,IP项目也有着诸多风险。目前正在开发的项目还有电影《刺青》,改编自雪小禅同名小说,电视剧《大运河》还在剧本审核中。

在宣发上,文投控股组建了耀影发行团队,今年参与宣发影片有《黄金兄弟》、《胖子行动队》、《神探蒲松龄》、《与青春与关的日子》、《风语咒》、《精灵旅社3》、《找到你》等,而《风语咒》的宣传效果并不理想。

游戏、对外投资,能否挽救“高度依赖影视”的危机?

文投控股上半年营收、净利润“双下滑”最大原因在于,影视投资项目周期的不稳定和影城建设带来的大额支出和额外费用,而2017年上半年中《功夫瑜伽》一部电影就给文投控股带来3.79亿元的营业收入,足见影视项目在文投控股业务板块中占着相当重要位置。

文投控股之所以加大影城建设方面的投入,也是为了在电影项目投资和排片中掌握更多的话语权,不过截止到2018年6月底,其投入运营影城有107家,797块屏幕,在全国影投排名中从2015年的12位上升至第8位,但跟万达系、大地系相比,还远远不足。不过文投控股在游戏和对外投资板块中也开始发力。

1、参投游戏公司净利润超1亿元,《攻城三国》连续3个月流水突破1亿

从报告期内主要控股参股公司业绩表来看,主营影城管理、影视投资发行制作及发行的耀莱影城、文投互娱均处于亏损状态,净利润分别为-4972.94万元、-2452.81万元,负责网络游戏开发及运营的都玩网络则实现10637.37万元盈利。

都玩网络调整业务条线上,还降低了推广研发费投入比例,深化H5游戏布局,以三国乱世为背景的战斗移动类游戏《攻城三国》于2017年4月在APP Store和各大安卓渠道同步上线,并在大陆、日本、韩国、越南等地流水保持不断增长趋势。其中,2018年4—6月全球连续三个月流水突破1亿。

此外,都玩网络全资子公司自由星河还与腾讯、阿里游戏、三七互娱、恺英网络、4399、360等国内各大游戏发行商、运营商建立合作。报告期内,自由星河发行运营了《攻城三国》手游、《贪婪洞窟H5》、《三国群雄传》页游、《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页游、《奇迹重生》页游等多款游戏,在活跃用户、生命周期和流水表现等获得不错成绩,还储备了《仙宝奇缘》、《战斗全明星》等待发行和运营的两款手游。

不过近来游戏市场也不如前两年热度高涨,主打《王者荣耀》、吃鸡游戏的腾讯也面临着游戏危机,政策上也面临着诸多风险。

比如在8月份,有媒体曝出“中国监管机构冻结了网络游戏版号的备案和审批”,接着教育部、国家新闻出版署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提到“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

2、基金拓宽投资渠道,发展文化产业园和偶像艺人经纪

文投控股通过基金引进外部资源,横向发展教育、文化等产业,纵向关注特效制作、宣发、IP运营、IP落地等行业。比如在2018年其全资子公司文投成长与宁波影视旗下宁波三生万物文化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发起设立宁波三生万物成长股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首期基金达3亿元,其中全资子公司文投互娱认缴出资0.75亿元,用于投资影视及股权项目。

在影视公司积极追逐的文化产业项目上,文投控股也与南京六合区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意向书,将运用文投控股自身文化内容上优势,与当地政府一起建设、运营文化产业园区。不过目前,影视行业产业园区的税收政策遭到新一轮洗礼,两者达成的合作能否接受住考验还未可知。

此外,文投控股抓住今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大爆的机会,通过参与投资天津麦锐娱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分得一杯羹,而麦锐娱乐在两档综艺中已陆续走出李希侃、罗正、李紫宁等多名偶像艺人。但两档综艺引来的集资风波以及对未成年人参与选秀都受到相关部门的监管,并传出其输出的艺人被禁止上星,随着流量的大洗牌,这批节目走出来的艺人在市场还能维持多久的热度,也有待观察。对于这批艺人来说,除了保持足够的曝光度和代言广告外,也需要拿出代表作品维持行业地位。

除游戏、投资上可以期待外,文娱项目的多家竞争和市场瓜分及偶像团体在中国的“大起大落”,对于文投控股在“影视项目”上的风险来说,还远远不够。否则,2018年上半年业绩不会因为影视项目周期和投入而有如此大的波动。

业绩平平的耀莱文化,綦建虹离职文投控股,传成龙与耀莱“分道扬镳”

耀莱文化早年行走的路线,可以说与当下的北京文化有着太多相似。

2016年时,耀莱文化还通过绑定成龙进行了《绝地逃亡》、《铁道飞虎》分别10亿元保底,不过均失败了,这是耀莱文化慢慢“失落”与北京文化渐渐“崛起”的差别所在,北京文化8亿元保底《战狼2》获得了56亿元票房的成功,在《我不是药神》中则放弃了保底发行,采用投资加发行方式参与。

耀莱文化的内容项目多与成龙相关,《绝地逃亡》(8.89亿元)、《铁道飞虎》(6.99亿元)等票房数据虽然还算不错,但用在保底打赌上就“失灵”了,而2017年春节档的《功夫瑜伽》(17.53亿元)勉强扳回一局,但之后成龙主演的《英伦对决》(5.37亿元)、《机器之血》(3.05亿元)在成龙以往的作品中来看,票房都很一般。

尽管成龙还能打,但主演的作品口碑也是参差不齐,观众还能为成龙大哥买多少单,大概可以用每部票房5亿元~10亿元票房来做参考。

从文投控股公布的电影片单来看,接下来有《神探蒲松龄》、《我的日记》、《许愿神龙》、《中国游记》4部,有的是成龙主演,也有是儿子房祖名的作品,也有成龙领衔配音的作品,但票房会如何呢?

《神探蒲松龄》在春节档上影,遇上宁浩的《疯狂的外星人》、韩寒的《飞驰人生》,形势并不乐观,而《我的日记》这部作品,接近成龙的一位业内人士向《首席娱乐官》透露,“为儿子执导的这部作品有危机,拍了5个月,分分钟上不了,挺为难。”这位业内人士也谈到,成龙于一个月前成立自己新公司时,也宣布与耀莱文化合同到期,已经“分道扬镳”了。

“之前成龙的三千万粉丝一直对耀莱不满,耀莱文化老总的儿子及女儿在公司内担任职务,左右成龙很多东西,也引起了成龙老婆李凤娇的不满,成龙比较顾家,《机器之血》也是林凤娇帮着接下的作品。”这位业内人士还透露道,成龙在《机器之血》时片酬达8000万元,到了《功夫瑜伽》片酬又加了4000万元,计1.2亿元。

耀莱系掌舵人綦建虹

值得回味的是,成龙早年跟耀莱文化捆绑,也是得益于綦建虹的牵线。綦建虹也通过捆绑成龙这个IP进行了迅速扩张,并进入到影视领域,而綦建虹还曾担任文投控股总经理一职,目前随着綦建虹离开了文投控股,也传出成龙与耀莱文化“分手”的消息。

不过,耀莱文化还持有16.35%股份,而作为耀莱文化的掌舵人,綦建虹与文投控股还有着一丝联系,但随着成龙的离开,耀莱文化没有成龙IP的支撑,在文投控股这边的话语权也将降低,而文投控股这几年通过与头部影视公司合作,也在降低耀莱文化带来的风险。

成也成龙,败也成龙。文投控股在2017年通过《功夫瑜伽》获得3.79亿元收入,之所以能获得这么高的份额主要还是捆绑耀莱文化和成龙进行了投入,但《一出好戏》、《快把我哥带走》这样的项目中,即使有超过13亿元的《一出好戏》,文投控股分得的利润并不会太多。

结语:在綦建虹辞职、成龙出走后,文投控股剩下的只有加速绑定其他头部内容公司、大手笔投入优质项目才能掌握影视项目里的主动权,而随着影视政策、游戏政策的监管,文投控股所赖以生存的影视、游戏和投资板块结构比例急需灵活调整,此外持股股东带来的股权纠纷也是文投控股要面临的“不定时炸弹”,耀莱文化显然是一个不安的因素。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首席娱乐官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