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代购转型,悉尼诞生了首个属于他们的“购物节”

摘要: 得供应链者得天下,这些代购巨头利用得天独厚的“地利”,已然掌握了部分跨境市场的话语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8月末,悉尼诞生了首个属于代购的“购物节”。

这个由ACEA澳中电商协会发起的“818澳新跨境购物节”,包括高峰论坛、展销会,获得50多个品牌和机构的支持,覆盖102家线下礼品店,大促购物狂欢持续了整整一周时间。

本质上,这是一场面向B端的狂欢,它首先是代购经销商给下游代购的大促,其次才是消费者。随着跨境电商平台的冲击,代购们越来越正规化,甚至成为了海外品牌的经销巨头。代购们掌握了海外厂商们的一手货源,并借由更多折扣和营销手段大促销,进一步攫取C端的流量。

代购“造节”,能成就澳洲的“双11”吗?除了“熟人经济”,代购还有什么样的生意经?

代购的集体狂欢

“818澳新购物狂欢节”是代购们的第一个购物节。从18日开始的一周,澳洲众品牌联合代购推出了不同程度的优惠。

其中,澳洲本地的线下礼品店共有102家参与。目前在澳洲,有超过600家代购店经营着线上和线下的代购服务,这个参与数量几乎占全澳代购店的1/6左右。

在品牌方面,Swisse、Blackmores等50多家品牌厂商,参与了19日举办的“第四届澳中新跨境电子商务展销会”,当天来访人数破万。其中,不仅中国知名演员胡静“空降”主舞台,还有大量网红直播助阵,这些网红往往既懂产品,又有一定“带货”能力,其中一名网红“虫虫”2017年销售额高达1个亿。

作为“818跨境购物狂欢节”的一部分,展销会面向不同的人群,囊括了整个跨境电商的生态圈,跨境电商产业链每个环节:品牌方厂商、支付宝等跨境支付、阿里云等企业云平台、跨境物流等等,几乎都出现在了现场。

巨大的优惠让中小型开始疯狂“扫货”,同时,他们游走于现场整个产业的上下游公司,企图寻找新商机。对于经销商和澳洲厂商来说,这也是寻找到合作伙伴及优质货源的重要机会。面对庞大的中国市场,还有一些尚不为中国消费者熟知的澳洲品牌如Brauer、Rapid Loss等希望进入中国市场,成为新的“爆款”。

跨境电商平台的兴起,助推了代购“造节”。代购圈内人士观察称,国内一旦“造节”,澳洲代购的流量被瓜分得很厉害,澳洲这边礼品店的生意明显就淡了。

“既然货来自澳洲,那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造个节,来服务澳洲本地的代购?”ACEA澳中电商协会荣誉会长、凤雅堂集团董事长林冬梅(Lyn Lin)说。

据她预计,这个狂欢节,礼品店销售额将会增长60%以上。

经销化的正规军

经过几年的发展,澳洲这些大型个人代购正在发展成为代购经销商,并形成了严密的经销体系,代购模式由C2C演变为B2C,并且已经产生了不少B2B2C的模式。

代购“造节”,显示了多年来代购们的转型。经过数年发展,代购这个群体已然越来越正规化,上游进货渠道日益被巨头们占据,据外媒报道,某头部地位的代购凭借经销渠道,年均业务量超过3亿澳元。

以凤雅堂集团为例,凤雅堂2006年从悉尼Eastwood区一家小型礼品店起家,目前已发展成为一家全资拥有大型批发及跨境贸易公司、17家美妆、母婴及保健品直营连锁店及2家网上购物商城的大型美妆保健连锁集团。

今年4月,凤雅堂旗下分销公司Blossoms BH Wholesale总经理Victor To 曾表示,目前其已拥有超过60个澳洲及新西兰品牌授权,已成为澳洲最具实力的美妆及健康产品分销商。

还有另一家圈内巨头公司——壹等仓(TOP Warehouse)。其成立于2010 ,现已经成为了悉尼最大的奶粉和保健品分销商之一。先后获得Swisse品牌、爱他美、贝拉米、HOG和Ostelin等等奶粉以及保健品的新州总代理权。

总部在墨尔本的Health More集团也是其中的代表,Health More不仅自身拥有老牌礼品店,而且旗下还有专门为下游中小代购打造的仓库代发等服务。

这些代购起家的经销商直接和澳洲品牌方厂商建立合作,掌握一手货源,并分销至澳洲多家中小型代购礼品店,再经由这些代购平台或个人销往中国。

不仅如此,国内各大跨境电商平台也和这些代购经销商建立了合作,有的直接在天猫、京东等跨境电商平台开启了直营店,还有的直接给国内众多跨境电商平台供货,成为了他们上游的货源供应商。

得供应链者得天下,这些代购巨头利用得天独厚的“地利”,已然掌握了部分跨境市场的话语权。

“流量”就是生意

部分大型代购转型成为经销商,为下游代购或电商平台供货,属于B2B2C;另一部分中小型礼品店从厂家或经销商处进货,直接面向消费者,属于B2C;还有部分个人代购继续做着传统的“熟人经济”,通过礼品店或者近来流行的一件代发系统发货,属于C2C。

除了上游的供货,下游的物流也是关键。EWE、澳德、澳邮……每个礼品店都有数种直邮中国的物流面单,其代表EWE集团介绍显示,它不仅提供基于个人消费者的跨境物流服务,也提供跨境电商B2C物流解决方案。

同时,澳洲支付宝、微信支付的铺开,第三方“聚合支付”的发展也为代购带来了便利。凭借多方整合资源,现在的澳洲代购,已然不是多年前人们想象的样子,逐步的正规化让他们成为中澳跨境电商重要的组成部分。

说到底,这些代购都有一笔关于“流量”的生意经。

因为代购经销商掌握了一手货源,礼品店里不少产品的价格已经比Chemist Warehouse、Coles等澳洲本土药房、超市更具优势。代购礼品店也在多样化经营,比如直播、小视频、开淘宝店和天猫店以及小红书的营销等,这些汇聚流量的手段,让他们的发展依然很有想象空间。

退一步说,只要还有流量,刨去产品本身的交易,跨境支付系统的手续费和物流公司每单的返点,就足以让代购礼品店盈利。

在澳洲代购店,保健品每公斤首重邮费在4到6澳元不等,而代购店的实际成本则在2到4澳元;如果消费者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移动支付,代购店也可设置1%左右的手续费返点。

因此,虽然受到国内跨境电商冲击,但代购们的“销货”能力依然不容小觑。

毕竟国内依然存在众多假货问题,而澳洲由于造假成本过高,只要是“直邮”交易,避开了中间流通渠道,则基本不会有假货存在。澳洲厂商有一个共识,如果代购认同你的品牌,那么你在中国成功的几率就会大很多。

有一桩圈内流传已久的公案是,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商贝拉米(Bellamy)曾经决定绕过代购,试图直接面对中国消费者进行销售。而在代购暂停购买贝拉米的婴儿配方奶粉后,贝拉米堆积了价值1.1亿澳元的库存,几乎被送上了破产边缘。

另一方面,A2接受代购后蓬勃发展,根据8月22日发布的最新财报,其全年净利润增长116%至1.779亿澳元。

澳洲的代购,现在依然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本文首发钛媒体)

【钛媒体作者介绍:言哲君】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言哲君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言哲君
言哲君

媒体人、互联网从业者。

评论(4

  • h46ot8 h46ot8
    回复
    0

    麻烦作者加我联系我oneaccountancy1

    2018-10-25 20:16 via pc
  • 考拉贾 考拉贾
    回复
    0

    @棒棒嘟麻麻

    2018-08-26 14:27 via weibo
  • Michael_MMXVI Michael_MMXVI
    回复
    0

    反垄断调查[允悲]

    2018-08-26 09:36 via weibo
  • 感觉代购也会推期货了

    2018-08-26 08:28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