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马斯克精神状态将近崩溃,分析师认为他需要一位COO

摘要: 不管一个人多么得才华横溢、富有灵感,他们大多数需要节制、需要合作伙伴的协助。董事会和投资者们往往能帮助一个企业度过难关、居于不败之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公众号汽车商业评论,编译:叶无极,石彩云,钛媒体经授权转载。

毫无疑问,这个世界上之所以有特斯拉,是靠着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梦想与决心。

但现在,人们有些担心特斯拉的价值太过于和马斯克息息相关。

2018年5月3日,马斯克在一季度财报公布后的分析师电话会上,以"这问题太没劲了,太无聊了……"、掐断电话等超任性的言论和行为diss了一众知名分析师后,特斯拉当天的股票大跌,市值蒸发28亿美元。

2018年8月3日,在二季度财报后的分析师电话会上,马斯克向此前被怼的分析师道歉,股价当天涨幅达10%。

2018年8月7日,沙特阿拉伯PIF增持特斯拉股份至5%的利好消息将特斯拉的股价拉升到每股371美元,但随后马斯克在Twitter上发布的要将公司私有化的言论,不仅引发了SEC(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的不满和调查,也让特斯拉的股价持续下滑。

截止到2018年8月17日,特斯拉股票已经下跌到305.50美元。

也就是说,仅仅一周多的时间,投资特斯拉的沙特阿拉伯PIF损失了50亿美元。

因此,马斯克一系列的怪异行为已经引起了人们对于他领导力的质疑。

同时,马斯克不仅是特斯拉CEO、他还是SpaceX首席设计师、OpenAI董事长,以及Hyperloop、Neuralink和The Boring Company的创始人,如果有一天他会离开特斯拉,公司的未来将更加令人担忧。

因此,美国的分析师们认为特斯拉可能确实离不开马斯克,但也急需要一位COO来帮助他管理公司。

分析师克里斯多夫·惠伦(Christopher Whalen)表示,就像亨利·福特需要人帮忙运营公司一样,特斯拉内部多一个人管理也会更好。

惠伦是投资咨询公司Whalen Global Advisors的负责人,他在2017年曾经写过一本书叫做《福特侠:从一个灵感到大型企业》(Ford Men: From Inspiration to Enterprise)。他认为,福特早期的经营经验对马斯克来说很有参考价值。

诚然,马斯克不是亨利·福特,但是特斯拉却可能是“孤军奋战的领导人往往落败”的最新例证。

不管一个人多么得才华横溢、富有灵感,他们大多数需要节制、需要合作伙伴的协助。董事会和投资者们往往能帮助一个企业度过难关、居于不败之地。

正如亨利·福特和他的远大愿景需要詹姆斯·卡曾斯(James Couzens)帮助其运营公司的业务一样,马斯克也需要忠诚合作作伙伴助他管理特斯拉。现在,每天等待马斯克的是堆积如山的工作、业务订单和令人窒息的债务。

近来,特斯拉的股票一跌再跌。

过去几个月里,人们对于马斯克的怪异行为也提出越来越多的质疑。

现在,马斯克甚至无法解决自己的问题。由于他在推特上透露出他正在考虑以每股420美元将特斯拉私有化的想法,现在等待他的是内部的质疑和SEC无休止的审查和监管。

上周,纽约时报对马斯克进行了一次深度采访。马斯克表示,过去1年里,特斯拉一直在努力提高Model 3产量,他把这一阶段称为他职业生涯“最艰难也最痛苦”的时期,而他的精神状态将近崩溃。

惠伦表示,为了使特斯拉继续以汽车制造商的姿态运营,马斯克必须在他崩溃之前,引入一些协助他工作的运营者。

“一个人仅仅有才华、有对未来的远见是不够的,”惠伦说,“马斯克已经定义了一个电动汽车市场,也塑造了一个品牌。更英勇的做法,将是把自己的产物交给更大的厂商,而胜利依旧属于自己。”

同时,美国的知名媒体CNBC在一档财经节目中也表示,现在的特斯拉确实与之前不同了,相比依靠一位有远见又能睡在工厂的领导,公司更需要的是具有扩大公司规模并进行有效运营能力的人选。

其实,类似的言论在2018年年初就不断传出。

2018年4月,《四步创业法》作者、硅谷创业导师、精益创业之父Steve Blank 就在哈佛商业评论撰写了"To understand the future of tesla,look to the history of GM"的文章,表示特斯拉应该找到自己的那位阿尔弗雷德·斯隆。

当然,除了寻找一位合适的COO,投资人和分析师们也给特斯拉和马斯克推荐了另外一条道路,寻求苹果公司的入股。

罗斯·格伯(Ross Gerber)是基金管理公司Gerber Kawasaki的CEO,也是特斯拉的投资者之一,他认为,特斯拉存在的问题大多是在运作环节,而这正是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擅长的地方。

库克在专业领域有多厉害?

据说,1998年的时候,乔布斯把两个月的电脑库存期缩短到一个月,但到了9月底,当年刚加入苹果的库克就已经把库存期缩短到仅有6天,下一年9月,这个数字更是达到惊人的2天。

苹果CEO蒂姆·库克,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苹果CEO蒂姆·库克,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库存本身就彻底是一种罪恶。”这是他的理念。

库克还认为,销售电子产品就像卖牛奶,一定要卖最新鲜的产品给客户,如果积压大量库存,要么是无能,要么就是懒惰。

“当初乔布斯会雇用库克正是因为他是公司运营的高手,现在特斯拉面临的问题与那时的苹果相似,更重要的是,特斯拉确实需要苹果的帮助。”格伯解释道。

同时,如果苹果持有特斯拉5%~10%的股份,不仅可以介入到特斯拉的技术开发中,也可以将iOS系统和生态植入其中,是双赢的结果。

作为特斯拉需要一位COO的阐述,2018年4月,Steve Blank曾在《哈佛商业评论》撰文表达了这种看法——《回看通用发展史,预见特斯拉未来》,以下为文章全文,由【汽车商业评论】编译。

  • 阿尔弗雷德·斯隆和现代企业

20世纪中期, 阿尔弗雷德·斯隆(Alfred P. Sloan)成为世界上最出名的职业经理人。1923年至1956年间,美国汽车行业成为美国经济的主要驱动力,而此时的斯隆正担任通用汽车公司的总裁。

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曾将这样评价斯隆,"斯隆是第一个正确制定出大公司系统性管理方法的人,他出任通用总裁后,公司的策划、战略、举措的各项安排都有条不紊。最重要的是,斯隆采取了分散化的管理方式"。

1920年,斯隆来到通用汽车公司,他发现以前传统的由职能划分的集权化管理结构并不能有效地契合通用多样化的产品线管理。

在组织结构上,斯隆借鉴杜邦的经验,不再以职能划分来管理公司。相反,他将公司划分为几个部门,每一个部门的总经理负责该部门的日常运营和盈亏。斯隆一直保持内部员工的精简性,并注重政策制定、企业融资和公司规划方面的事务。

今日看来,以部门划分公司的组织形式的公司比比皆是。可在1920年,除了杜邦公司,几乎所有的大公司都是按职能来划分组织结构的。

斯隆还实施了通用公司管理会计系统:第一,基于每个部门的预测和公司财政目标的对比,制定年度运营预测。第二,根据近乎实时的部门销售报告和预算,判断实际销售量与原计划的偏差。第三,根据公司的标准,给不同部门分配资源和相应补偿。

  • 现代企业营销策略

1923年斯隆接任通用的总裁时,福特汽车公司是美国汽车市场的主导者,占据了美国60%的汽车市场份额,而通用只占据20%,当时通用的Model T只售260美元(相当于今天的3700美元)。斯隆意识到通用在价格上无法与之竞争,于是创立了不同汽车品牌,每个品牌针对不同客户需求设置不同的车型和价格。这样以来,消费者能根据自己的收入情况逐步升级和选择不同的汽车品牌。

1931年,凭借卓越的财务管理和敏锐的品牌和生产线战略,通用汽车占据了43%的市场份额,而福特只有20%,通用前所未有地战胜它的劲敌--福特汽车。

  • 通用与威廉姆·杜兰特

大名鼎鼎的斯隆并非通用的创立者。当斯隆担任总裁时,通用已经是一个销售额达7亿美元的大公司(相当于今天的102亿美元)。

通用汽车公司的初创者其实是威廉姆·杜兰特(William Durant)。杜兰特买下了困境中的别克汽车。1909年,杜兰特将别克经营成了美国最热销的汽车品牌。同时,他又买下了其它三家下汽车公司:凯迪拉克、庞蒂克和奥兹莫。随后,杜兰特将他们与别克合并,并改名为通用汽车。杜兰特还坚信公司若想成功必须实现纵向一体化,于是他买下了29家汽车部件生产商和供应商。

1990年,这个野心勃勃的创业家却遭受了打击。由于供应商和一些小公司的兼并非常艰难,通用遭遇了严重的债务危机。在财团和董事会的压力之下,杜兰特不得不引咎辞职,离开了这个他创立的公司。

但杜兰特的故事并没有因此结束。1911年,他和合作伙伴创立了新创公司雪佛兰汽车。经过五年的励精图治,他又重新夺回了通用公司的领导权,并将雪佛兰纳入通用集团。在接下来的四年里,杜兰特掌握着公司的领导权并成为华尔街主要的投机者。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经济危机的影响和杜兰特的一系列失误,通用集团再次陷入负债危机。在董事会的压力之下,杜兰特不得不再次辞职,而这次,杜兰特永远地离开了通用。

虽然,杜兰特也继续尝试着创立新的汽车公司,但最终由于他过分沉迷于股票投机,公司经营并未取得很大进展,在1929年经济大萧条期间,他的公司受到重创,最终无力回天,于1931年倒闭。后来,杜兰特转而经营一家保龄球场,于1947年去世。

杜兰特离职之后,阿尔弗雷德·斯隆接替了总裁一职,并经营了通用长达30年之久。在杜兰特离职后的大半个世纪,斯隆式管理模式一直影响着美国商界,也影响着现在公司的经营模式。

  • 特斯拉与埃隆·马斯克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总是竭尽全力地将他引人瞩目的未来蓝图转变为对客户和华尔街金融圈的想象的捕捉,进而筹资亿万元,将他的蓝图变为现实。

然而,正如杜伦特的例子一样,对于野心勃勃的创业者而言,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当公司的经营需要转变为无休止的执行状态时,他们都需要度过一段专注于当下的困难时期。杜兰特拥有广泛的兴趣,马斯克也是如此。

马斯克不仅是特斯拉的CEO和产品的架构师,还是火箭公司Space X的CEO和首席设计师,它不仅负责汽车的产品发展、工程和设计,还负责高级火箭和航天器的制造。除此之外,他还是Boring 公司(一家隧道挖掘钻孔公司)的创始人和OpenAI(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的合伙人。

空想的创业家还有一个共同的特质:如果已经证明你的反对者是错的,那就必须坚信你的想法有理可循。

比如说,特斯拉的车型Model S的成功之后,特斯拉将推出下一款车Model X, 一辆豪华SUV汽车。马斯克坚持在这辆车上加上修饰物,但这使得这辆车的量产成为噩梦。特斯拉内部反对马斯克的高管们都以离开公司告终。公司最后承认这次事件得到的教训就是狂妄自大的坏处。

特斯拉原本对新车型Model 3 的设定是易于生产。

然而,马斯克反对使用既有的生产装配线,并坚持说:最大的问题、最大的困难、和最大的潜力所在就是建造一个能够成就机器本身的机器。换句话说,它正在建造的是一个工厂。我就像看待一件产品一样去想象这个工厂。事实证明,Model 3 的装配线是过度自动化的最好例子。

和杜兰特不同,马斯克已为他接下来的任期而筹谋。今年,他得到了股东们一个允诺:如果他能将特斯拉的市值从500亿提升到6500亿美元,股东们会给他26亿的补助。

特斯拉正努力实现由一个野心勃勃的开创者向一个可靠的量产汽车生产者的转变。 26亿美元的激励是否能更好地帮助特斯拉找到的"阿尔弗雷德·斯隆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精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精选
精选

精选和转载来自其他媒体的趣闻

评论(1

  • 华子027 华子027
    回复
    0

    希望他能渡过难关。

    2018-08-23 12:04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