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纽约时报》专访马斯克:服用安眠药入睡,发布私有化推文旨在提高透明度

摘要: 马斯克在《纽约时报》采访中做回了真实的自己,几度哽咽。他表示,高强度工作让自己的身体透支,有时需要安眠药的协助才能入睡。还详细披露了自己发布争议推文的过程,认为私有化推文旨在提高透明度。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北京时间8月17日消息,特斯拉公司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周四接受了《纽约时报》的采访。他在采访中做回了真实的自己,几度哽咽。

他表示,高强度工作让自己的身体透支,有时需要安眠药的协助才能入睡。他还详细披露了自己发布争议推文的过程,认为私有化推文旨在提高透明度。

马斯克认为,从特斯拉运营角度讲,最糟糕的日子已经过去,但从个人痛苦的角度讲,最糟糕的还在后面。

以下是文章摘要:

在洛杉矶的家中,马斯克努力保持镇静。“过去这一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困难、最痛苦的一年,”他说,“太折磨人了。”

自从马斯克在上周突然在Twitter上宣布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后,这一年只会变得更加紧张。这一事件在股市和特斯拉内部都引发了骚动。他在周四承认,自己也感到紧张。

身体透支、服用安眠药

在一个小时的采访中,马斯克曾多次哽咽。他说,自己差点在今天夏天错过了弟弟的婚礼,并躲在特斯拉办公室里度过了自己的生日,因为当时特斯拉正努力实现每周生产5000辆Model 3的目标。

当被问及疲惫是否对他的身体健康产生影响时,马斯克回答道:“实际上我的身体状况不太好。我的朋友来看过我,他们真的很关心我。”

马斯克在上周发布推文,宣布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这引发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调查。知情人士称,这也激怒了一些董事会成员。特斯拉董事会对马斯克过高的工作量和使用安必恩(安眠药)感到担忧,寻求通过寻找一位COO,为马斯克减轻一些压力。

马斯克宣布考虑私有化的推文

马斯克宣布考虑私有化的推文

过去20年,马斯克是硅谷最直率、最雄心勃勃的创业家之一,协助创建了多家有影响力的科技公司。他常常虚张声势,驳斥批评者,享受成功和财富为自己带来的关注度。但是在接受采访过程中,他展现出了一种可以称之为离奇的反省和脆弱性。他承认,多重高管责任让他喘不过气。

发布争议推文的详细过程

马斯克在采访中提供了他在8月7日发布争议推文——考虑以每股420美元将特斯拉私有化——当天的详细安排。他在推文中宣称,这笔私有化的资金“已经到位”。这笔交易的价值很可能会远超100亿美元。

当天早上,马斯克和女友、音乐家格兰姆斯(Grimes)在家中醒来,然后晨练。随后,他驾驶着特斯拉Model S赶往机场。在去机场的路上,马斯克发布了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的重大消息。

马斯克说,他发布这条推文旨在提高透明度。他承认,这条推文在发布前没有人看过或评估过。

随后,特斯拉股价飙升。

投资者、分析师以及记者被这条推文搞得一头雾水:这条推文在当天盘中交易发布,对于重大消息发布来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时间,而且还包括了私有化价格。

他在采访中表示,想要提供一个较近期特斯拉股价溢价20%的私有化报价,算起来约为每股419美元。他决定把报价提高到420美元:这个数字已经成为反主流文化中大麻的代码。

“从因缘角度来看,420美元似乎比419美元更好,”他在采访中称,“但是需要澄清的是,我当时并没有在吸大麻,它无助于提高生产力。有些人吸大麻吸到像石头一样冰冷。你现在坐在那里就好像是吸大麻后的样子。”

马斯克抵达机场后,乘坐私人飞机前往内华达州。这一天,他把时间花在了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上,包括与经理的会面,视察装配线。当天晚上,他又飞到了旧金山湾区,给特斯拉开会直到深夜。

马斯克所说的“资金到位”究竟是什么意思,这已经成为了一个重要疑问。这两个词推动了特斯拉股价的上涨。但实际上,这笔资源还远远谈不上到位。

马斯克指的是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的潜在投资,后者的体量为2500亿美元。马斯克已经就私有化融资事宜与该基金代表多次磋商,其中一次是在7月31日。当时,马斯克与沙特主权财富基金代表在位于旧金山湾区的特斯拉工厂进行了会谈,但是知情人士称,沙特基金并未承诺提供任何现金。

马斯克在采访中称,特斯拉董事并未就这条推文向他抱怨。“我完全想不起来曾经与董事会进行过任何沟通,我肯定没有接到来自愤怒董事的电话。”

他补充称,自己并不后悔发布这条推文,“为什么我要感到后悔呢?”。他表示自己没有计划停用Twitter。不过,知情人士称,一些特斯拉董事已经在近期告诫马斯克,他应该放弃Twitter,专注于造车和发射火箭。

但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调查似乎在快速推进中。知情人士称,特斯拉董事会和马斯克已经收到了SEC的传票,他们准备最快在下周与SEC官员会员。

高强度工作

在周四的采访中,马斯克时而笑、时而哭。

他表示,自己近期每周最多工作120个小时。自从2001年因为疟疾卧床不起后,马斯克的休假时间从未超过一周。
Model 3组装生产线

Model 3组装生产线

“有时,我会三四天不离开工厂,不到外面去,”他表示,“付出的代价就是没法看望我的孩子,走亲访友。”

他停止了讲话,似乎是在控制情绪。

今年6月28日,马斯克迎来了47岁生日。他说,自己全天都在工作。“一整夜,没有好友陪伴,什么也没有,”他哽咽地甚至无法说话。

两天后,他原定于到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参加弟弟金博尔(Kimbal)的婚礼,并担任伴郎。马斯克说,他直接从工厂飞到了加泰罗尼亚,在婚礼开始两个小时前才抵达。婚礼结束后,他又乘坐飞机直接飞回了特斯拉总部。在这里,大众车型Model 3的工作一直很繁重。

马斯克再次停止了讲话。

“我想最糟糕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我认为已经过去,”他说,“从特斯拉运营角度讲,最糟糕的日子已经过去,”他接着说,“但从个人痛苦的角度讲,最糟糕的还在后面。”

马斯克称,他的大部分压力来自做空投资者。他表示,自己准备应付来自做空投资者的至少几个月的极度折磨,他指控做空投资者“拼命讲一些可能会摧毁特斯拉的故事”。

谈到做空投资者,马斯克表示:“他们并不愚蠢,但也不是很聪明。还说得过去,有些厉害。”

寻找COO

为了帮助自己不在工作时入睡,马斯克有时服用安必恩(安眠药)。马斯克称,很多情况下,如果不使用安必恩,自己会彻夜难眠。

不过,这让一些特斯拉董事感到担心,后者指出安必恩不但没让马斯克入睡,反而加剧了马斯克在午夜发推文。一些董事还注意到,马斯克有时会使用娱乐性药物。

知情人士称,多年来,特斯拉高管一直试图寻找一位COO,或者说承担部分马斯克日常职责的公司二号人物。 马斯克在接受采访时称,特斯拉曾在两年前就COO职位接触过Facebook COO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

马斯克称,就目前他所掌握的情况,公司并没有在积极寻找COO。但是,知情人士称,COO的遴选还在进行中,而且在马斯克发布争议推文后加快了步伐。

特斯拉针对本文发布了一份声明,但把责任归因于董事会,而不是马斯克。“媒体上有很多关于特斯拉董事会讨论的虚假、不负责任的传闻,”声明称,“我们想澄清的是,马斯克对特斯拉的承诺和奉献是显而易见的。过去15年,正是马斯克对特斯拉团队的领导,使得特斯拉从一家小型创业公司发展成了售出几十万辆消费者喜爱的汽车,在全球雇佣数万名员工,并在这一过程中创造巨大股东价值的公司”。

无意卸任董事长和CEO

马斯克表示,他不打算让出特斯拉董事长和CEO这两个职位。

但是,他补充称:“如果有人能把这份工作做得更好,请告诉我。他们可以取代我。如果有人能够做得更出色,他们现在就可以获得领导权。”

【本文来源于凤凰科技,编译/箫雨】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凤凰科技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凤凰科技
凤凰科技

火热但混乱的科技行业中最冷静的观察者。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