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这一轮新消费浪潮,为何对“颜值”的追求越来越重要?丨科技生活节

摘要: 悦人和悦己已经在最近几年成为大众去进行消费决策的一个非常重的原因,悦己型消费已经非常流行了,走进了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企业如何看待消费审美观呈怎样的变化趋势,如何才能用创新方式引领大众的审美?

伴随着消费升级,大众面临着更多的消费选择,消费主张也悄悄发生着改变,而改变的背后,是消费人群审美观的不断进化。

7月28日,在“钛媒体 2018T-EDGE 科技生活节”上,钛媒体合伙人、执行总编辑杨瑨与天图投资合伙人魏国兴、OneCup王旖含、 悦美APP创始人兼CEO向小琴、CosFace创始人冯旭围绕“新消费背后的审美观”进行了一场深度对话。

在杨瑨看来,悦人和悦己已经在最近几年成为大众去进行消费决策的一个非常重的原因,悦己型消费已经非常流行了,走进了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

悦美APP创始人兼CEO向小琴认为,其实审美反映的是社会跟文化的趋势,比如80年代的时候明星的脸比较饱满,可能脸会方一点比较饱满,看起来很富足,看起来比较温顺也比较能吃苦耐劳的感觉。因为那时候物质比较匮乏,所以喜欢很温柔的女性又比较有耐心的女性。

所以,网红也是在变迁的,因为以前的明星就是网红,现在网红也反映了整个时代的变化。

而在投资上,“颜值即正义这个观念”也渗透到了魏国兴做项目投资的过程中。在他看来,对于任何看的项目评估它的时候,他的品位审美的高低也是非常重要评估它的标准。第一次的转化一定要美,甚至像一些开店的业态,本身美就是他去体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那个店很丑,那个体验会很差,本身这个审美已经嵌套在这个产品或者服务中去了。

OneCup王旖含认为,对于设计和颜值的追求,他更多会看一些差异化的分类,差异化的代表审美的一些产品或者方向。现在这些年轻人们不再需要通过奢侈品的品牌或者打拍的设计武装自己,他更多追求个性我想要什么。

而对于个性化的头像,在CosFace创始人冯旭看来,不管是互联网1.0,2.0,还是现在移动端的,包括以后可穿戴的,人的外表性符号是不可避免的。

以下是对话全文,略经钛媒体编辑:

主持人:我们发现悦人和悦己已经在最近几年成为大众去进行消费决策的一个非常重的原因,悦己型消费已经非常流行了,走进了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

那么,这样的消费背后,其实是我们看到了一些审美的变化,待会儿也希望各位嘉宾能分享你眼中看到的趋势变化是怎么样的,以及我们可以用哪些创新的方式引领这样的大众审美。

第一个环节先请新来的这位女士介绍一下自己,向小琴是悦美APP的创始人兼CEO,大概聊一聊您做的事情。

向小琴:大家下午好,我来自悦美,我们是医疗美容行业的一个垂直平台,医疗美容俗称整形、微整形,所以我们是医疗美容行业基于社区和内容的电商平台。

在我们平台上大概有全国数千家医美的医疗机构,在上面展示它们的服务,以SKU的形式,所以我们是一个交易平台。

同时,我们也自己自建和自营了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和诊所,所以我们是一个线上和线下同时开展的平台,我们也在线上线下,就是平台和实体打通方面,做了很多的尝试,做了很多摸索,我们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些情况。

主持人:冯老师也介绍一下自己吧,冯老师是知名艺术家。

冯旭:我个人有很多身份,一个是中央美术学院的老师,再一个也是艺伙的创始人,艺伙是一个线上艺术教育的平台,艺术作品CosFace是最近刚刚重新给它更新了一个版本,也已经上线了。

主持人:今天,我们跟各位聊一聊,先抛一个问题给各位嘉宾,抛开你自己做的产品和品牌,能不能列举1-2个你认为非常具有美感,而且能够引领主流审美的品牌,全球范围内的,从魏总开始。

魏国兴:苹果,我的视角不认为苹果的东西都很好,但是我觉得苹果最厉害的是成功的人全世界的人认为极简是最好的艺术形式。

如果从逻辑上来讲,比方艺术应该有很多流派。但是,苹果非常成功的让全球的人都认为可能艺术只有极简这个流派,极繁大家都不认可。

其实我刚才也讲了,特别伟大的企业往往在创造一种新的意识形态,无论是奢侈品,还是一些新的品牌,它都能够引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未必是理性的,未必是合理的,但是它就是让大部分人都相信了。

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创造出一种新的大众认可,或者是大众审美的话,大概率上你的商业还是非常成功的,这是我的分享。

冯旭:品牌的视觉一定是一个多元化发展的过程,不可能说极简是最好的,或者极繁是最好的,或者说更注重功能、女性消费者,所有的一切,我觉得都有不同的丰碑。为什么说苹果牛呢?就是说它要表达的内部精神和外部要说的是一样的。

主持人:工业设计里的引领者,这个不好变,其实外观还是容易改变的。

向小琴:我觉得迪士尼可能是一个品牌,因为我觉得它不仅创造人物、创造审美,其实还表达审美背后的价值观,比如说白雪公主,什么是善良,它会用一种形态来表现,大眼睛就是萌,其实善良是会表现在一些形态和比例上的。迪士尼是特别伟大的文化品牌,它会输出审美,其实也会反映背后的价值观,既反映有引领或者影响的作用。

其实这做医美审美和背后反映社会的文化也是有关系的,我觉得迪士尼这个品牌是相当有影响力的。

主持人:我想追问一下,网红脸的流行,是不是跟医美行业的兴起关系还蛮大的,或者说现在审美有变化吗?

向小琴:其实就像我刚才说的,其实审美反映的是社会跟文化的趋势,比如80年代的时候明星的脸比较饱满,可能脸会方一点比较饱满,看起来很富足,看起来比较温顺也比较能吃苦耐劳的感觉。因为那时候物质比较匮乏,所以喜欢很温柔的女性又比较有耐心的女性。

所以,网红也是在变迁的,因为以前的明星就是网红,现在网红也反映了整个时代的变化我觉得。

主持人:接下来旖含你个人觉得最有审美感的品牌分享一下。

王旖含:我刚才在我整个PPT当中也讲到,我们对于设计和颜值的追求,我更多会看一些差异化的分类,差异化的代表审美的一些产品或者方向。

举一个对我影响比较大的设计师,他是一个90后的设计师,他的品牌叫Jackmos是做服装服饰的。这其实是最能反映和快速可以得到消费者对审美反馈的分类,因为服装服饰。其实他是在前年和去年在instagram上得到了一批,可以说是爆发式的增长,他得到了大量的明星和网红的追捧。

我个人认为不论在欧美世界的审美当中还是中国的主流社会当中,其实大家对于高级的追求已经不仅仅是高冷、高高在上的、有距离感。而更多是加入很多趣味化的因素,这当中其实也是反映背后整个人群他整个社会成长环境给他带来的变化。

现在这些年轻人们不再需要通过奢侈品的品牌或者打拍的设计武装自己,他更多追求个性我想要什么。

主持人:蛮有童趣的。

王旖含:蛮有童趣但又不是很简单的呆萌,是高级的有趣。

主持人:天图投了这么多好玩追求颜值的品牌,颜值即正义这个观念,会渗透到你们做项目投资的过程中吗?

魏国兴:会。

主持人:这个因素多大程度上会影响到项目本身的价值?

魏国兴:我们的项目如果你的目标群体是年轻群体,或者不一定是年轻群体,大部分群体首先会被一个店或者产品的外观所吸引,如果不在它接触你的第一时间就被吸引到的话,其实他尝试你的成本就非常高了。

所以,对于任何我们看的项目评估它的时候,将来未来很多的企业,可能他的品位审美的高低也是非常重要评估它的标准。当然后面用户会不会持续来你这个地方,持续用你的东西,还是要取决于你产品本身的产品力。

但如果第一次的转化一定要美,甚至像一些开店的业态,本身美就是他去体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那个店很丑,那个体验会很差,本身这个审美已经嵌套在这个产品或者服务中去了,你如果希望能够提升审美力的话,你的审美也一定要高。

主持人:所以消费的品牌比较残酷的是我一出生就要接受大家的评判以及口碑上的评判。

魏国兴:而且还有很多标杆性的业态摆在那里,今天你再做一个茶饮或者任何一个饮料饮品的店也好,你不得不去跟喜茶、奈雪去比,或者不得不和星巴克的甄选点去必,如果你的标准第于它的话,为什么要选择你,因为说白了喝什么不是喝。

主持人:刚刚分享的一块牛排都可以有这么高的颜值,还想问问魏总,大家在做餐饮品牌这边,这背后会不有一些在颜值和体验上新的审美观,天图有没有发现这样的趋势?

魏国兴:也有,但餐饮有很多种业态,比如我们的分类有一些餐饮叫果腹型餐饮,就是我是吃饱的刚需性的,这种相对低一些,可能做得相对标准化一些就可以。但有一些业态属于休闲性或者享受性的,今天我约一个人吃饭不太可能去一个很low或者长得很丑的店里,这时候颜值非常重要,这时候可能标准化不那么有效,你可能需要的是个性化,可能需要的是一些创新跟革命性才可以。

主持人:有一个观点也想跟嘉宾探讨一下,是不是功能上无差异的产品,更需要颜值和审美上的提升?魏总同意吗?

魏国兴:也不是,我觉得现在的竞争是全方位的竞争,你没有办法让你任何一个点暴露在外面去,就算是无差异的产品,你也要拼命创造出差异,同时审美这些东西都得有,没有偏科必须得是全科才可以。

主持人:您做医美这么多年来,有没有发现一些审美观上的数据,就是中国的年轻人也好,中国的医美消费者,他们的颜值型的消费现在占比是什么样一个趋势?

向小琴:因为用于颜值的消费种类很多,我觉得护肤品、衣服,可能都应该算,仅从医美的角度来讲,当我们把线上线下打通以后,我们可能数据会稍微准确一些。

我们有一些简单的数据,比如说在我们自己的医院里面,有15%左右的用户每年要花2万左右的医美方面消费,大概有20%左右的人频次是4次以上,当然这种用户应该说是主流的,或者说是比较经典的用户。大概4次以上频次的用户,可能会贡献到80%的流水。

我觉得这是目前年轻的群体,就是85、90后消费的一种趋势,当然这还是一个一线城市,全国的数据可能还需要时间积累。

我觉得这个频次是在提升的,以前做医美,如果只有手术手段的话,可能一年就做一次,不可能一个人一年老做手术,但是现在因为有微整形各种各样的手段,设备等手段起来以后,大家的消费频次明显的提高了。

比如说什么叫一年消费2万块钱,或者2万以内,好比一个25-35岁的一线女性,可能是白领,她每2个月做一次水光针,其实这是基础的补水,她夏天去旅游,可能就晒出斑来了,晒黑了,她可能会做2、3次美白,或者说嫩肤,因为美白嫩肤是中国女性最追求的,希望自己又白又干净。

因为只要到20岁以上可能就会有斑、肤色不均的问题,她2、3次美白嫩肤,如果30岁以上的女性,她可以一年做1-2次稍微抗衰一点的项目,就是稍微高端一点一点的项目,比如说热拉提,一年有1-2次。

主持人:就是高客单价的项目。

向小琴:对,可能有几千块钱的客单价,这样的话一年会花1-2万,这是一个比较常规的消费。

主持人:其实这几年的医美,我们也看到数据,2000个人当中会有2位会有类似的消费行为,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数据,其实还有很多空间,这几年这个行业在不断的规范。

主持人:除了有消费市场,除了有市场的原因,其实还有一个群体蛮值得关注的,就是说在中国能够提供医美服务的一群整形医生,这个规模大概是多少?

向小琴:正规的整形医生,在中国的数量并不算太多,大概1万多这样的一个规模。

主持人:资源很稀缺。

向小琴:医疗资源永远是最稀缺的,医美也不例外,虽然医美是医疗里面最市场化的一个品类,但是它仍然是医疗行为,是用医疗的手段来提供服务。

所以,整形医生的稀缺,也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现象吧。

主持人:那我们从这个角度来讨论审美观的的话题,一个业内认为很优秀,或者头部的整形医生,他需要具备什么样的审美观,或者是他需要具备什么样的修养,足够优秀,能够在美的时候保持健康。

向小琴:我觉得一个好的整形医生,可能和一个好的设计师,或者是一个艺术家,有同类的积累吧。

主持人:具体怎么讲?

向小琴:比如从技术方面来讲,5年的医学院临床医学,如果他再读硕士的话,要加3年,如果再读博士,还会加几年,如果不读博士,就8年过去了,我会到医院做2年医助,比较大胆,可能比较幸运的,他有可能会独立操作手术,其他医生可能还会再锻炼几年才可以独立操作一个手术。

所以,很快就10年过去了,读了博士的医生可能15年过去了,这只是技术方面的积累,因为整形的手段是医学的,但是是一种消费行为,所以它会面对消费者。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消费者心理的把握,对于审美流行趋势的理解,以及它能不能平衡这翁审美与这个消费者的个体,所以这整个就要求医生的情商比较高,然后是沟通能力要比较强。

如果他只是从技术的角度,很有可能消费者不一定会被他打动,不一定会认可他的审美观,所以他不仅要理解流行审美观,他还要用自己的审美观和消费者本身的审美观进行一个结合和平衡。

所以,优质的整形医生比较少,比较稀缺,所以他们也挣的很多,他们的收入非常高。

主持人:所以真的是一个科技和审美紧密结合的行业,接下来也想问问艺术家。其实我有一个问题,就是自从有了互联网,为什么头像这个东西对我们如此重要,您怎么看?

冯旭:不管是互联网1.0,2.0,还是现在移动端的,包括以后可穿戴的,人的外表性符号是不可避免的,从最早的时代有自画像开始,没有相机的时候,到后来有相机,开始自拍,到现在可能有各种各样的方式,是艺术家给画,还是自己画,还是拍照、美颜,或者是做其它更好的动作。

主持人:所以每个人在用这个产品的时候,会在瞬间成为一个小的艺术家?

冯旭:对。

主持人:我可以去创作一个形象。

冯旭:跟我一块创作,因为互联网时代的来临,艺术品绝对不是说像以前那样挂在那儿,我们所有人看着它敬仰也好,或者是拍照、合影也好,以后的很多艺术作品都会有更多人参与、进入,可能每个人是一个新的创作者。

最后像目前这款软件好像能生产2兆亿的不同肖像,这是程序员给我算的,这个超出了我对数学的认知。

主持人:如果我在新消费浪潮下,我去做一个新创品牌,我们应该怎么琢磨这个审美的趋势呢?这个趋势是不是还要去做一些预测之类的事情呢?大家有没有什么心得和方法可以分享的?

王旖含:其实我觉得还是要找准你的目标人群,分析你的目标人群的行为习惯,其实还是找共性,其实审美是最难判断的,你可能同一个商品,你觉得这个很好看,我可能就觉得不好看。

所以,它更多的是我们要去找这些差异化当中的共性,比如说高级性的东西不是高冷的,有趣味的而不是有趣的,我们要找这些消费者对于审美,或者他们喜欢的高速增长的产品,找到他们之间审美的共性。

所以,我觉得一切的设计都是赋予在产品之上,让功能更放大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还是品牌自己想要什么,了解你的用户想要什么。

主持人:我稍微有一点点不同的看法,比如我们这个审美趋势有一种由大到小,或者是脸的由圆到尖,比如我们做茶,为什么会有小罐茶,女生爱喝的红糖姜水,原来是一整块、一整包,都是妈妈那一辈的,现在是很迷你小块的小块红糖,咖啡什么都有迷你小杯。不知道魏总怎么看这个趋势?功能可能没有太大的迭代,但是一定是可以通过产品设计引发新一轮的消费潮。

魏国兴:我觉得对于偏时尚的产业的话,审美一定是第一位的,我觉得如果是这样的企业家的话,你必须得能够带领这个时尚,能够引领这种东西。

这个时候,要求你必须要坚持自己的一些初心,必须有自己的一些风格,而不是说去市面上考察一圈,发现哪个好就弄哪个,我觉得如果你做的是偏时尚的产业,其实不是太好的,因为这种东西更好的方式是坚持做我的,当然有可能会失败,但是我觉得还是做出自己的态度,更容易成功一些。

但是,如果是一些不是以时尚为导向的,比如我们的餐饮、教育培训、医疗,这就不是以美为导向的。

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参考一些商业上通用的套路,或者是一些审美方法,比如说现在为什么说茶饮,所有人都做细长的杯子,为什么要做那么长?其实说白了就是为了拍照好看,拍照的时候可以显得脸更小一点,比例更合适一些,同时那个宽窄度又正好适合女生的手握的宽窄。

所以,这些东西不是你要自创风格,因为这个已经是商业上的一些套路了。

比如我们去商场里面开店,比如白光打的越足、越亮的店铺,往往业绩就很好,这个时候如果你坚持我要我的风格,全部弄黑的,弄暗的,其实就很不值得了。

这个里面还是有很多审美在商业上的应用,我觉得那些是直接要用上的,但是你如果就是做创意的,那你就不行。

主持人:魏总的心得就是我做这个品牌要识别什么样是真的审美,什么是套路?

魏国兴:是的。

主持人:向总和冯老师,两位有什么样的心得,怎么把握这个审美潮流和趋势?

向小琴:我觉得有两部分,刚才魏总也提到了,医疗行业比较严肃,所以审美是一方面,可能每一个产品都是一样的,一方面要做品质,一方面做外表。

比如我们线上是电商,线下是医院,对于电商来讲的话,我们的APP很多时候用的是果色,用了很多美女图,这个美女的选择更多是日韩范,比较清新范,是因为和你的受众用户有关系。

刚才王总也说了,你定位什么样的用户群体,你肯定是迎合他们的一些口味,所以一定是年轻的、活泼的,在UI方面要更加符合年轻人的需求。

但是,实际上从电商的本质来讲,你其实最重要的还是能不能优选出最好的服务给他们,这个时候才能真正黏住这些用户。

医院就更不用说了,医院本来是提供给变美服务的,所以它的供应链是最重要的,就像刚才餐饮讲的,你有没有好的牛肉,你有没有好的医生、服务,这种线下服务场所,我觉得这个审美是一种体验型的审美,你整体的服务效果可能是最重要的。

从外观上来讲,由于你是年轻用户,可能是25岁以下的居多,所以对于我们来讲,可能希望医院里面加入一些你要既保证医疗的严肃性,所以你要保证医疗的严肃性,所以它会比较简洁、干净,医疗就很专业化。

但是因为你要降低这个门槛,让大家能够更多的接受,因为它是一个市场化的消费行为,所以我们可能会希望在色彩上加入一些更活泼的元素,比如用分色去跟白色匹配,这样既严肃又活活,又不失去医疗的严肃性,不然这样大家会有一种信任感的缺失,又要保持对年轻用户在活泼感,以及低门槛选择上的一个需求。

所以这是我们主要考虑的,你的用户人群应该是你选择审美的一个主要考虑因素。

主持人:这个其实和豆浆机是一个道理,同时要注重品质和外观,冯老师呢?

冯旭:个人近些年探索有一些心得,可以跨很多门类,从我的角度来说,任何一个学画画的人,不管是小朋友也好,成人也好,当他画到一定时候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个老师说,你要退后看,不能在那儿一直弄,越画会越不像,或者跟你要的结果完全不一样。

就是说这个视角,我觉得可以适用于我们做品牌也好,或者做各个行业,无论是电商,还是做美容医院行业,一个东西一定是在环境里面合不合适的,并不是一个单独个体,比如说一本书的封面设计,你设计的很好,但是你是不是要把它放到书架上或者书店里面,在那里好才是真的好。

就跟我们要教育宝宝一样,你给他读绘本,或者你给他看一个单独的《小猪佩奇》,我觉得都影响不了他,只是外面的环境,你家里的环境,父母的相处关系,一定是大的东西来影响整个审美。

所以,我们做电器,你要同类比,我觉得目前市面上所有的电器,甚至这么大小类型的东西,你是不是要类比一下,就是它摆的位置,比如我用咖啡机,我发现它摆的位置和边上的一个小屏风不搭,但是我为了那个屏风,我可能就买一个和它搭的咖啡机,可能是在那个环境里面合不合适。

包括买书也是,我说这个书太大了,我们家那个书架,那个高度可能放着跟别的书感觉不对,可能有一个更大的趋势,让你做的东西会更准确,不是说更美、更有颜色,或者是更炫酷也好,或者是更性冷淡也好,一定是在你越外延的环境越大的情况下,越准确。

主持人:其实跟一个人、环境、生活方式百分之百相关。

冯旭:是的。

王旖含:我假一句,其实就是我们做的产品要场景化,我们现在做的2C端的产品,就是我一定要跟家居融合起来,看家居的趋势,我们做的2C端产品和B端的产品风格完全不一样,B端可能更工业化一点,更冷静、更严肃一点。

主持人:最后一个话题,4位嘉宾能否一句话分享一下,你对于新消费行业一句话的愿景,可以结合自己做的事来讲。

魏国兴:我们自己的愿景很简单,希望能够在中国这个大变革的环境下,投出中国最伟大的,甚至在全球能够立足的伟大的消费品牌,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愿景,顺便再赚钱。

冯旭:从我个人的愿景,希望可以选择越来越多,然后这些品牌的品类适应的人群更广,很多时候你想买一些东西的时候,发现可能没有你要选择的那部分,要么可能太好了,要么太low了,让你觉得既然没有合适的,我还是选外面的吧,还是希望国内有更多更好的品牌出来,或者服务更好的,让你整个能用它时间更长久。

向小琴:现在医美行业的知名品牌还是比较少,我们很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通过线上线下的结合,成为未来医疗美容行业最有影响力并且最追求品质的服务供应商这么一个品牌。

王旖含:今天讲了很多小家电,但本质上OneCup是一个基于食品科技的互联网平台,我们所有的硬件产品其实只是我们的入口,后期大量和消费者发生关系的其实是我们的胶囊,我们其实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功夫,邀请了全球最顶级的饮品的大师,甄选了全球顶级的原材料。

所以,对于我来讲和OneCup来讲,希望能给中国的消费者提供一杯便捷、健康、高质、优价的手边热饮。

主持人:谢谢4位嘉宾的精彩分享,特别由衷希望关于美的话题可以每年讨论一次,一起见证这个历史,谢谢各位观众!(本文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炜心-实习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炜心-实习
炜心-实习

保持好奇,保持热爱。V信:1548762310a-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