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手术“换个性格”,了解一下?

脑极体

脑极体

· 2018.06.06

大量的事实表明,脑损伤对人的性格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那么如果对大脑的一些区域实施人工干预,是否有助于某种疾病的治疗呢?

播放 暂停

通过手术“换个性格”,了解一下?

00:00 10:3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为什么人会有不同的性格?

多年以来,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人类。到今天,大多数研究都认为,一个人的性格的形成与大脑的形状结构密不可分。但是到底是大脑的形状影响了性格,还是性格影响了大脑,这个问题一直悬而未决。

也不乏有的人研究得出的其他结论,比如肠道决定一个人的情绪,从而慢慢影响性格……这种理论的大致内容就是:肠道吸收的通畅与否会决定人的身材、脾气、精神,由此可以推出其会影响到人的性格。如果说这样的话,好像身体的很多其他器官也能影响了……

除此之外,寄生虫的侵入也可能会造成性格的改变,比如研究证实弓形虫确实可以让感染者更容易患上精神分裂症和神经质,而且更爱冒险等。

但是这些猜测或研究在大脑与性格的关系上来看,更像是一种少数例证分析,够不成一个充分条件。那么,作为被研究得最多的对象,大脑和人的性格到底是什么关系?

那些脑损伤的人,后来都怎样了?

如果说一个人从生到死只有一种性格,那这个问题可能真的无解了。除了那些受环境因素的影响而慢慢展开的性格变迁,突然的性格改变事件也常常发生。而发生的背景,无一例外地指向了脑损伤。

在大脑受损后,即便是做了完善的修复手术,仍然有部分患者常出现了性格改变的情况。据统计,在97名大脑的某个特定区域遭受到永久性的损伤之后,有22人的性格表现出了积极性变化,54人则发生了消极性的变化。性格变化比例达到了78%,而消极变化大的比例更是占到了发生变化中的71%。

比如1848年,25岁的盖奇在一家铁路公司当建筑工头。在工程中,需要用炸药将岩石炸开。结果盖齐不小心引燃了炸药,然后一根铁棍从它的左脸刺穿了颅骨。如今的研究表明,其被损伤的很可能就是前额皮质的一部分。虽然其恢复得不错,但盖齐从一个彬彬有礼、精明能干的商人变成了一个粗鲁无礼、咄咄逼人并且粗心大意的人。他甚至歧视女性,让女性员工不要太久待在自己的公司。

此外,电影先驱穆里奇也在一次马车事故中遭受了前额皮质损伤,然后变得狂躁和占有欲极强,并枪杀了妻子的出轨对象。

也有一些大脑损伤之后反而表现出性格改善的例子。比如美国农场工人erceg在一次意外坠谷后,外脑的损伤让其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但是在恢复之后,她对艺术、诗歌和数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增强了对陌生领域的认知能力。

此外,还有更多的人在脑损伤之后突然获得了超强的音乐能力、记忆能力、绘画能力等。在学术上对这种现象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后天性学者症候群”。

也就是说,大量的事实表明,脑损伤对人的性格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并且,这些案例的一个共同性就是前额叶皮质受损。那么,如果对这些区域实施一些人工干预,是否有助于某种疾病的治疗呢?

虽然到目前这个问题还处于研究实验阶段,关于大脑性状对对人的性格的改变,已经存在许多的探索。甚至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已经有狂人按捺不住了。

为了破解性格,大脑受苦了

有研究团队在去年表示,大脑皮质的厚薄与人类的性格密切相关。“神经质”而且性格易变的人拥有较厚的皮质层,而性格较为外向的人群的皮质层则相对较薄。其主要对超过500名的22到36岁之间的受试者进行研究,观察大脑皮质的厚度、分布情况。那么,如果人的性格被确定和大脑的物理属性有关联,其前景还是值得兴奋的。

与之相应的是,早在2009年就有英国、意大利和美国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团队对85名受试者进行了大脑扫描,以立方毫米的精度对大脑的各个区域的形状和大脑进行了测量。通过比对,其把性格分为了任性、伤害回避、依赖性和勤奋刻苦的完美主义四种类型。这项研究对预测儿童未来的性格发展将有参照性意义。

但在半个多世纪之前,研究者们就已经开始对大脑特定区域对性格和精神状态的影响进行了探索,并由此而产生了令人遗憾的历史时期。

接下来的事情,可能就有点恐怖了。

美国医生莫尼兹在历史上可以说赫赫有名,而在前额叶手术上也是“名垂青史”。他在参加一次报告的时候偶然获取了通过摘除大猩猩的前脑叶可以让它们变得安静的信息,认为自己可以将其移植到治疗人类的精神疾病上来。

而那个时候,科学家们正在充满热情地研究者前额叶。莫尼兹在同年就做了实验,他切断了病人前额叶的神经纤维与其他部位的联系,病人果然安静了许多。但本着避免误伤其他脑区域的原则,莫尼兹发明了一把手术刀,直接机械式破坏前额叶神经……

咔咔咔伸进去就是剪。

受困于精神病治疗的人们看得到了希望。此时,另一位研究精神病治疗的一生弗里曼登场了。他对莫尼兹的方案非常认可,并大力推广。但是他认为莫尼兹的手术刀虽然效果还不错,但是得开颅,这样也太麻烦了。怎么办?

总得能进到前额叶才能手术,于是弗里曼选择眼睛来做这个入口。他用一个钢针从眼睛上方直接伸入大脑,然后就是搅啊搅……

 

这种方式在今天看来简直不可思议,但是却在当时产生了巨大而广泛的影响。甚至发展到最后,其还能治疗厌食、多动、弱智乃至同性恋。虽然在70年代左右被废除,但这一项被全球接受了30年的技术所造成的危害,仍然是触目惊心的。

医学发展遭遇了荒唐,这是不幸的。幸运的是,科学家们并没有放弃对大脑的探索,尤其是其与人的性格特征的关系。而这场充满着血泪的闹剧,似乎在荒唐之中也给我们提供了一条有可能实践的参照:究竟能不能通过人工干预,来实现对脑损伤病人真正意义上的治疗呢?

未来狂想:如果找到了打开性格的钥匙

事实上,在改变性格这条路上,由于外物而诱发的某种不良倾向已经可以得到抑制或消除了。在2000年,一位40岁的美国教师突然开始对儿童色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虽然他知道这种事情无法接受并极力地想要掩饰,但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最终他在一次对自己继女的侵犯中被逮捕,被医生诊断为恋童癖。经过检查后发现,他的前额皮质长出了一个肿瘤,从而造成了对其功能的破坏。在切除之后,他的恋童倾向也就随之消失了。

那么,未来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我们发现的大脑中特定的区域主导着某一种情绪,那么,通过采取手术的方式来对该区域进行干预,从而达到调节情绪、改善性格的目的?之所以会产生这种可能,在于我们相信一个规律:一切果必有因。

那么,如果这种可能实现,在精神疾病的治疗、人格改善方面将产生重要的影响,甚至脑洞开得大一点:人们可以随意根据需要变换人格。比如追求的一位女生喜欢心思细腻的男生,而自己是个大老粗,做个手术就完事儿了。并且,分手的时候可能再也没有“性格不和”这个烂借口了。

但随之而来也会产生许多问题。最值得关注的就是:你变了性格,你还是你吗?也就是说,从此“变性格”和“变性”似乎可以放到一个框架里面去讨论了……当然,这又会涉及到另外一个话题了:决定“我”是“我”的,究竟是肉身,还是精神?

当然,这些即便存在实现的可能,也离现在的我们非常遥远。但人类对大脑的研究和探索是不会停下脚步的。也许性格的密码藏在大脑里,也许藏在DNA里,也许藏在另外的我们尚未探知的地方。但正因它的未知性,人类才充满了探索的欲望。这种持续的欲望,终将在未来清楚地揭示出性格与人体的巨大秘密。

本文系作者脑极体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0426 钛a2I9ui 蒙MYH hU8dfb 钛粉76789 钛粉68961
407人已赞赏 >
407换成打赏总人数407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回复
    0

    忒修斯之船? 我觉得不是了,外力变思想那就不是,自己改变自己你还是你自己,做不到请接受。

    2018-06-06 18:55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