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独家】Coincheck失窃事件全复盘:三赢收官,促五大蝴蝶效应

摘要: 从日本虚拟货币合法化进程来看,再健全的法制也只是用来补锅的。对中国来说,Coincheck事件的意义在于,从日本监管案例的教训中学习如何防患于未然。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Coincheck出事到被收购,已经过去了整整3个月。该事件最终“三赢收官”:1、Coincheck被完整接盘,创始经营团队全身而退;2、平台受损用户也得到了应有的赔偿;3、平台收购方接手Coincheck所长期积累的流量、用户、产品及品牌体系搭上现成的快车,迅速切入数字货币交易市场。

可以说Coincheck是日本虚拟货币交易进程的引爆点,也是法制化进程的分水岭。这次事件不亚于2014年的门头沟事件,而门头沟事件的主角已经找到了新工作,并拿到约16万个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回到新的起点。(详情请参考链得得APP之前快讯:Mt.Gox 前CEO加入伦敦加密货币公司任CTO

日本币圈几大失窃事件盘点

其实交易平台出事故并不是新鲜事。自2011年6月起,共有价值17亿美元的数字货币遭到黑客盗窃,2018年数字货币失窃案件占40%,主要来自交易所BitGrail与Coincheck的失窃案。

这几年日本的交易平台被盗事故也是小事不断。日本历史上还有几起比较著名的失窃盗难案件。

(资料来源于网络,链得得整理)

网络资料显示,第一个比特币交易所Bitcoin Market于2010年2月6日在日本成立,当时比特币的交易价格为每个0.30美元,不过8月份该平台就因被诈骗而倒闭。

之后,日本的Mt.Gox在迅速崛起,但其在四年后因黑客入侵而破产,就是著名的“门头沟事件”。关于币圈门头沟事件,请参看链得得APP之前深度文章:世界各地,ICO花式骗局全记录 | 链得得研报

该事件只在币圈有着较大的影响,而当时的币圈,可以说是相当小众,不像现在这样跌宕起伏,大妈大爷都热却关注。

但日本金融厅意识到任由虚拟货币野性发展可能会有更大问题,这也是日本政府决定整治虚拟货币市场的开端。该事件直接催生了日本政府的相关法规相继发布,如《银行法修订案》和《犯罪收益转移防止法》规定,禁止银行和证券公司在没有注册的情况下为客户提供比特币交易,但允许自营交易比特币, 后来就是著名的《资金结算修正法案》了。

除了这个导火索,之前链得得APP报道过日本高中生盗走巨额莫娜币事件,十分有戏剧性。链得得APP也追踪过中国用户非法操作并被逮捕事件,这件事直接将日本财务省拉入虚拟货币交易监管中。日本财务省日前宣布,所有虚拟货币海外汇款超3千万日元需向当局报备。

乱——出问题——规整——收紧——合法,这是每个新行业发展的历程,虚拟货币也好,区块链也好。

日本虚拟货币合法化也经历了如上几个阶段。而每一阶段几乎都是重大事故推动的。门头沟事件是萌芽,直接促使日本金融厅颁布《新资金决算法》,而Coincheck是引爆点,直接将日本虚拟货币交易市场完全暴露在媒体和大众面前。关于日本金融厅法制化进程,请参考链得得之前文章:【链得得独家】全球首例数字货币及ICO监管方案全调查。

价值5亿美金的新经币失窃,正好赶上比特币顶峰,全世界瞩目,再加上金额巨大,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复盘命途多舛的Coincheck失窃案与各方反应

1月26日,Coincheck失窃价值约5.3亿美元新经币(XEM),随即冻结用户提现。具体细节经过请参看链得得APP之前文章:受黑客攻击,日本第二大虚拟币交易平台Coincheck约5.33亿美元新经币不翼而飞

当天Coincheck创始人田晃一良、联合创始人大塚雄介携律师堀天子,深夜在东京证交所举行新闻发布会解释并谢罪。1月27日凌晨发表公告,公司已经将黑客攻击事件汇报给了日本金融厅(FSA),预计相关政府机构将会进一步调查其交易平台的安全漏洞。

会上记者提出对Coincheck虚拟货币交易所的资质进行质疑。除了安全性能遭受质疑,大家对Coincheck在没有“官方身份”的情况下紧锣密鼓的开始进行广告宣传这件事开始怀疑。

直接促使日本审查机构日本金融厅开始自我反省,以后还能不能纵容这类未完成登录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野性发展?

不过金融厅和相关单位动作很迅速。

2月3日,日本金融厅宣布检查32家国内的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包括已经获得交易拍照的16家公司和正在申请中的“等同交易所”。

同时,金融厅要求Coincheck在本月13日以前递交事故报告和防范措施,并要求日本其他所有加密货币交易所,根据《新资金决算法案》43项的检查清单进行内部检查,所有平台提交包括防范网络攻击等细节在内的风险管理系统报告。

麻生太郎对此次事件也直接施压。2月5日的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日本金融大臣麻生太郎针对金融厅进行现场检查Coincheck用户资产保存状态发表了评论:“首先我们将继续检查取证,目前检查取证活动并没有结束。”受到麻生的施压,日本金融厅加大对Coincheck事件的人力物力。金融厅直接召集日本国内著名的“白帽黑客”,协助平台找回新经币。

2月16日,麻生再次表态,将对所有登记审查中的虚拟货币交易所“依次展开入内调查”。

在政府各方监督和协助下,Coincheck业务方面逐渐恢复正常。2月9日Coincheck重新开放日元提现功能。截止2月13日基本完成所有提款请求转账,约401亿日元(3.72亿美元)。同时,Coincheck也完成向金融厅做出的报告。

3月12日,平台开始以每个0.35美元的均价补偿新经币持有者损失。3月15日,Coincheck推特发文称,目前Coincheck恢复提取部分加密货币。可以提取的数字货币:ETH、ETC、XRP、LTC、BCH、BTC。可以贩卖的数字货币ETH、ETC、XRP、LTC、BCH(BTC没有停止交易过)。

但是这件事并不只波及到新经币持有者的利益,2月16日,七名投资者的几位律师向东京地区法院提起集体诉讼,要求平台以5%的年化利率支付数字货币资产冻结期间的利息。

3月30日,15名Coincheck遭窃事件受害者向东京地方裁判所提出赔偿申请,申请赔偿总额约8200万日元。此次事件的15名申请人并非因账户遭窃直接受损,而是因为在遭窃事件发生后,Coincheck中止了其他货币交易从而导致间接差额受损。

发行新经币的NEM国际组织基金会方面,虽然配合coincheck跟踪新经币的买卖并停止交易,但其基本态度是置身事外。

事件当天NEM国际组织基金会表示无法通过“硬分叉”追回,并且2月1日发布声明称,失窃的价值5亿美元的新经币并未转移到其他任何交易平台,只要这笔资金离开了公开交易平台,就很难清算,特别是大额资金。然而打脸的是,新经币在被丢失一个月以后,就被爆出已经被完全洗净。直到3月13日,NEM基金会主席Lon Wong才回应Coincheck事件,表示要加强自身管理。

出事以后,多家大公司曾向Coincheck抛出橄榄枝,提出收购,但是媒体并没有任何消息,一切都在激烈而平缓的发生着。最终,Coincheck选择了Monex集团。

4月6日,Monex集团宣布以36亿日元(合335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Coincheck Inc.的全部股份,计划4月16日交割完成,最终收购价格由Coincheck截至2018年3月止财政年度结束时的资产净值估计而计算。同时现任经营高层社长创始人和田晃一、总裁大塚雄介双双辞职,新社长为Monex集团子公司Monex证券社长滕屋敏彦,任最高执行总裁。Monex股票暴涨。

4月16日,交割完成,新经营成大换血。滕屋敏彦成为总裁兼代表董事,力争恢复受新经币被盗事件损害的信用,并在特别股东大会上批准了新的管理制度。据链得得APP统计,目前Coincheck的五位新董事中,Monex直接派遣了三个人。

Monex集团总裁松本大宣布,未来的目标是在两个月内通过向FSA的注册恢复全面运营,带领Coincheck成为综合性金融平台。Monex集团股票第二轮暴涨。

五大蝴蝶效应

这起事件除了对Coincheck本身和虚拟货币以及日本ICO合法化进程的影响,其对整个市场的影响,按照参与方特点,链得得将其归结为以下五点:

1、日本金融厅、财政厅、税务局三大相关部门更加“忙”。

日本金融厅曾一度急缺人手,目前也正在积极招聘各种安全专家、事务协助员。当然,也直接促进了相关部门对虚拟货币交易环节的法制化。

可能为了减轻当局工作量,日本金融厅主导了虚拟货币交易业自制组织“日本虚拟货币交易业者协会”。这个平台存在的意义,不仅是帮助金融厅对交易平台进行初步筛选,起最大的作用是抱团。这点在后文会有分析。

2、对于已经拿到虚拟货币交易牌照的这16家平台来说,绝对利好。

虽然日本金融厅事后进行了轮番轰炸,对这16家完成申请的平台进行立入式检查,并且有2家平台也受到日本金融厅的停业整顿要求。但是总体来说,利大于弊。

首先,直接在金融厅的协助之下进行了一轮清洗,其中有大问题的平台收到罚单,停业1个月自查,小问题的平台自行自我修复。借着日本金融厅的外力,基本从根源上杜绝了未来安全上的问题。

第二,这仅有的16张牌照更加“值钱”。金融厅收紧审批,物以稀为贵,其中原理无需多解释。

3、对于正在申请的16家“等同交易所”来说,喜忧参半。

在该事件以后,日本金融厅收紧“等同交易所”的业务范围,并提高审核门槛。在本年度的3月8日和4月7日,日本金融厅连发两波肃清令。

据链得得APP统计,目前日本在申请中的16家交易所中,9家交易所遭受处罚,或是收到业务改善命令、或是收到业务停止命令,其中FSHO已经是两次黄牌。6家交易所自愿撤回或是被劝退撤回注册申请。只有2家没有出过负面消息,也没有主动退出市场:大家的比特币和deBit。

所以加上Coincheck,这5家通过审核、最终拿到交易牌照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即使是申请成功,还要受到自治组织的条约限制。因为根据“虚拟货币交易业者协会”章程规定:接受后来加入的交易业者入会,但是需要遵守元老们制定的规章制度。

4、对于准备申请的交易平台来说,是绝杀。

在金融厅发布《新资金决算法案》之后,至少有100多家公司正在等待,准备申请,包括大银行、经纪公司和主要外汇公司。在Coincheck事件以后,金融厅直接宣布,牌照申请优先目前正在申请中的“等同交易所”,驳回所有准备申请的新交易平台的一切申请书。

日本金融厅目前也是人手短缺,心有余而力不足。立入式检查耗时耗力。财务省、警察厅纷纷协助,那些准备申请的平台短时间不可能排的上队。

根据链得得APP驻日观察员分析,在成立虚拟货币交易者协会自制组织以后,新加入的平台不仅会受制于金融厅的法制规定,还要受制于自制组着即将颁布的行业规则。

5、对于Monex,只要拿到牌照就是最大赢家。

链得得APP驻日研究员之前报道过,该起收购是日本较为罕见的签订对赌协议的收购,吸引了媒体极大的关注,整个金融行业关注度极高。4月3日,传出收购Coincheck消息后,收购方Monex股价大涨23%;4月6日官宣以后,迎来第二波大涨。

图片来源于雅虎证券

图片来源于雅虎证券

四两拨千斤的免费公关,自带流量。

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Coincheck“被判刑”是金融厅的事,勒令整改后,Coincheck被金融厅定性为“无法单独运营”,但实际上,Coincheck的营收能力惊人。这也是为什么大公司都想插足虚拟货币交易市场。

Coincheck从2014年开始服务,平台交易币种不断增加,广告数量也迅速增长。 2017年7月—12月的交易额超过9万亿日元,半年的利润估计为1,000亿日元。公司估值2000亿至3000亿日元。

图片来源于Monex收购公告,链得得独家整理

在Coincheck事件以后,金融厅开始收紧对牌照的发放,并加紧对从业平台的监管,这就意味着新牌照的获取会更加难。重新申请牌照对于Monex来说不太可能,而Monex直接收购了Coincheck后,无需再重建基础设施,并且第一批用户也都现成,网络资料显示,Coincheck目前累计用户177万人。

这可是日本金融厅帮助压价。

日本VC不作为的时代结束

接下来,重点说明一下该事件对于Coincheck的原始VC来说,也是一次教训。

Coincheck被收购之前的股权组成成分 ,经营团队占比50.7%,其中创始人和CEO,外部投资者占比49.3%,其中VC有ANRI、WiL和incubatefund,还有2家公司和1位个人投资者。

图片来源:Monex收购官方文件

图片来源:Monex收购官方文件

Monex收购以后,根据Coincheck的5大投资公司之一的Ceres发表的公告显示,此次双方签订的对赌协议内容,主要是除了支付Ceres5.15亿日元的收购资金,还要以2018年3月至2021年3月这3年的纯利润的1/2为上限,扣除诉讼费等费用,根据所有权比例追加资本支付给Ceres。据日本媒体BUSINESS INSIDER 数据显示,此次Ceres赚取了4.76亿日元。

虽然表面看,Coincheck的原风险投资方看起来赚了,但是从回报率来看,这些VC其实是赔了的,而且对原投资方声誉影响较大,这也与日本VC怕被Dis、被差评的初衷相违背。

比如日经新闻就将这次的责任归结到日本VC的不作为上。ANRI和incubatefund作为大股东,公司发展前期有过干预,incubatefund派出了一名外部董事,ANRI派出了一名公司审计员,但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

日经评论:创业公司优先考虑增长,合规(遵守法律)和治理(公司治理)往往被放在第二位。美国VC的参与能力较强,对公司的发展引导做的很好,风险投资与创业者之间存在着紧密的关系,这与日本无法比拟。

这与中国目前的风险投资氛围也有点不一样。日本风险投资机构发展也才短短10年,对这类事故处理能力不足。日本的VC在早期投资中如果指手画脚会遭非议,在后来的投资市场中也会被列为“不受欢迎”的投资方,VC本身也害怕被评论,但如果问题出现,结果还是VC和公司一起受损。

海外数币交易所落地日本,已难上加难

最后,重点说一下中国参与者较为关心的问题,如果想切入日本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基本上不太可能,建议绕到选新的角度切入。

理论上,除了在金融厅登录完成的16家公司,和正在审查中的16家“等同交易所”,余下公司以任何方式进行虚拟货币交易、发行均为违法行为,也包括海外公司在日本提供虚拟货币相关交易等服务的,均为违法行为。

日本金融厅2月明确表示,海外公司如果想在日本从事虚拟货币交易业务,必须获得牌照。未经虚拟货币交易所登录注册的境外法人必须制定日本居民不能参加的制度。

而对于违反日本法律的海外平台,日本金融厅的策略是发出警告。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首次发出警告是在2018年2月13日,对基地澳门的“Blockchain Laboratory”发出警告。第二次就是相当滑稽的“币安警告事件”,目前币安已经撤掉其日文界面,正在与日本金融厅沟通,但是返回日本市场还需要多方努力。

在链得得APP驻日研究员整理的目前外资获得交易拍照的交易所16家完整信息中,有中方背景的BitOcean,创始人汤顺平,BTC Box,创始人张店。目前在与中国区块链创业公司的合作和对接上,这两家平台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QUOINE有新加坡背景,在日本、越南都设有办公地点。

还有目前正猛火进军日本市场的火币,其CEO陈海腾在日本较为活跃,但是平台遵守日本法规尚未从事相关业务。

正在申请的几家“等同交易所”中,几家外资背景的平台都被直接清理出列,链得得APP并不知道其清理的原则,这里只举例。在美国成立的Bitstation,被勒令停业,bitExpress被撤回登录申请,4月17日Kraken 也宣布退出日本市场,停止向在日本居住的日本居住者用户提供服务。而“来梦”听起来有中方资本(链得得APP没有找到其相关资料)目前也已经被撤回申请。

日本本土大公司也都削尖了脑袋往里挤,除了Monex收购Coincheck以外,雅虎、Line等也都蠢蠢欲动,从资金、技术上想方设法参与进来分一杯羹。再加上新成立的自制组织制定游戏规则,先获得虚拟货币交易牌照的16家平台定玩法,有权对后来者进行约束。

对热情满满的中国参与者来说,政策方面的紧缩和日式经营理念是一个很难迈过去的坎。

本文原发布于链得得,授权钛媒体App发布,作者:玉琴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链得得
链得得

下载链得得App,更多区块链金融原创报道,更多独家和深度,24小时实时更新。微信号:区块链得得(ID:ChainDD)

玉琴
玉琴

驻日小钛妹,有料请砸给我,并关注各国投融信息yuqinzhou@tmtpost.com

评论(1

  • 晓风大地 晓风大地
    回复
    0

    一石激起千层浪

    2018-06-04 15:42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