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精英海外手记》第八章,前浪倒在沙滩上

这是华为资深精英13年职场心得全流露,告诉你什么是任正非最为看重的华为精神!最真实、最原生态的职场生存秘籍,开拓市场、大战思科,战胜IT巨头,这不仅是一本驻外工作手记,更是一个野蛮生长、成为职场精英的切身感悟!

播放 暂停

《华为精英海外手记》第八章,前浪倒在沙滩上

00:00 18:01

开罗

人人都能写电影”(微信号:AV_Bar)是钛媒体旗下与华谊战略合作的“电影互联化”新型产品新玩法。

《华为精英海外手记》第七章地址:http://www.tmtpost.com/192260.html

 

第八章前浪倒在沙滩上

 

2005715日,钱旦回到开罗。

迪格拉有家免税店,外国人每次从境外来到埃及都可以凭七十二小时以内入境的章去买三瓶进口酒。钱旦回到宿舍放下行李就被派去买法国红酒,晚上大家在宿舍欢送路文涛。

总有人说伟通公司是“军事化管理”,钱旦并没有留意到外界传说的细节,他认为伟通公司最称得上“军事化管理”的一是很强的责任结果导向,二是对于干部、骨干来说一声令下就得开营拔寨,去往公司最需要你的地方。年初也门代表处YR产品线出了次人为重大事故,造成也门全国的手机通讯中断了二十分钟。事故回溯完之后当事工程师被劝退,代表处服务主管被撤职、调离,地区部相关主管老韩、老谢都负连带责任被通报批评并被罚掉一笔“巨款”。路文涛下一站就是也门代表处,他算是临危受命,赴汤蹈火了。

他们叫了五六个亲近的同事在宿舍吃火锅,锅是一个旧电饭煲,底料是国内带来的四川麻辣火锅底料,再加上一桌子与猪肉无关的菜,那是此地最典型的伟通公司宿舍火锅宴的景象了。电饭煲不够威猛,火锅开锅的速度远比不上人们筷子翻飞的频率,好在可以边喝边等。西方人说“红酒配红肉,白酒配白肉”,又说能从红酒中喝出醋栗味、丁香味、黑莓味什么的,钱旦觉得还是中国人一句“酒逢知己千杯少”来得实在,喝酒又不是技术活,纵使舌尖已被四川火锅辣得发麻,但几个投缘的人一起从清醒至微醺,那就是好酒好时光。

 

其他人散去后,只剩他们三人坐在桌前不想动弹。

钱旦向两位兄弟坦白:“说起来路文涛去也门和我是有关系的。”

那两位不解,“什么逻辑?和你有啥关系?”

钱旦把一口红酒在舌头上转了两转,咽了:“在也门整出人为事故的兄弟几年前在昆明办是我带的兄弟,当年在昆明就搞出过类似的人为事故,被我大事化小,事后把他输出海外了,一颗定时炸弹就这样送给了老谢。这哥们在也门出事后给我打过电话,说他之所以在话务忙时做高危操作,导致全网通讯中断,是因为记得当年在云南见我做过同样的操作,他问为啥我做的时候屁事没有,他做就惹出了大祸,还坚持认为是自己运气太差。你们说要是也门不出这次事故,就轮不到路文涛这个时候去救火吧?”

老谢瞪大了眼睛,“我要向公司建议,主管连带责任要追溯前三年所有主管的责任,不能罚到我为止,你得帮我出一半罚款。”

钱旦骂了句:“滚,小心今晚灭你的口。”

他又正色说:“我在云南是半夜十二点行业默许时间做,他在也门是晚上七点话务忙时做,这是本质区别。不过,在伟通公司做服务做了几年,什么行业默许时间之外做高危操作呀,什么把笔记本电脑的电源往人家机柜里插导致断电呀,什么随手删除一条关键数据呀,这样的人为事故一再发生,你们说问题在哪儿?我们是青纱帐里出来的,不重视SOP(标准操作规程),不重视服务规范,工程师个人临阵发挥的自由度太大了。为师的艺高人胆大,做徒弟的依葫芦画瓢就被害死喽。”

路文涛点头:“你说得没错,去也门我得抓抓SOP啥的。”

老谢叹口气:“难!对中国人尤其难!这要扯上传统文化了,我们工业化来得晚,职业训练不充分,长期农耕文化带来的习惯才是SOP之类的东西推行的难点。中国人拧螺丝只要求‘拧紧’,老外是‘拧三圈’,甚至‘拧三圈再回半圈’;中国人炒菜是‘盐少许’、‘熟透’,老外是‘盐两克’、‘煮十分钟’;所有中药说明书都是‘不良反应尚不明确’、‘禁忌尚不明确’,你们再看看西药说明书怎么写的?”

他们不是逆向种族主义者,反感动辄去打“中国”大标签,但都觉得老谢说得对。  

钱旦附和道:“我们历史上很少有崇尚科学、理性、平实的时代,我们从来是重立场轻逻辑、重精神轻专业、重道德轻法律。”

他继续说:“我们常说伟通公司服务体系的‘三板斧’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一说就是废寝忘食、过年不回家、三过家门而不入,现在仅靠这些已经不够了。片面学老外也不行,没有成功者完全照搬失败者的道理,中国人的机动灵活肯定是优势,但我们也要学习尊重契约利用契约,学习管理知识使用知识,学习通过集成计划、SOP之类的工具来减小服务业务的不确定性、提高效率和效益。”

老谢突然对着钱旦露出了憨厚笑容:“算了,不追究你给我送颗‘定时炸弹’的事情了。这次你能这么快回开罗超出了我的期望,我本来认为你凶多吉少的。”

怎么了?怎么个凶多吉少?

“你知道老钟是从也门调到苏丹去的吧?也门出事故时他是代表处代表,本来第二天要带公司大领导去见也门邮电部长的,我们的事故惊天地泣鬼神,一直捅到人家邮电部长那里,老钟带着公司领导按约定的时间去拜访,被人家拒之门外,极没面子。他本来就作风剽悍,这又和我们YR产品线结下了大仇,我以为他很可能会安排人扣下你的护照,没个一年半载不会放你走的。我老想着应该提前给你些内部重要干系人的背景信息,又怕吓着你。

钱旦不以为意:“哪有那么容易被吓着,我又不是一颗‘玻璃心’。我感觉老钟还好,不过,苏丹是挺猛的,天天叫缺人,其实积压了不少资源。他们有处办公室离老钟他们远,主要是服务部在用。我有天坐在那个办公室最后面看文档,看了一上午头晕脑胀,站起来一看,发现满屋子人全在电脑上玩游戏。一问,他们都是WX产品线的,有些人到苏丹已经三个月了,项目还没有开工,人全空耗着,天天玩游戏打发时间了。”

老谢点头:苏丹代表处会叫。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公司现在急着抢地盘,只强调订货,强调竞争,不考核代表处的利润,不考核项目的盈亏,没有一套资源买卖的机制,会叫的孩子有奶喝,谁会叫谁就能抢得到资源。我就是太温柔了,总是叫得不够早不够凶。

路文涛补充到:现在对服务部的主管来说更难,考核利润也没有用,年度PBC没完成,还能撑到年底才下课,交付进度出了问题客户抱怨了,斩立决。反正都是死,大家只能活在当下。

老谢想了想,又说:苏丹是缺骨干缺专家,你看到那一屋子玩游戏的估计多是合作方的新员工。苏丹的现状就像一个人有脑袋有十个手指但是没有胳膊,困难是真的困难。市场冲得太猛,端到端的交付能力跟不上啊!

 

三个人把酒切磋,越聊越起劲,直到路文涛倒完酒瓶里最后一杯酒:“好了,今天喝了这一场,我就此封山,戒酒一年!”

钱旦和老谢听到“封山”二字,反应挺快:“你准备造人了?”

“是啊!年底把老婆接过去,在也门造人。”

钱旦突然想起了什么,起身拿电脑,边走边说:“来来来,也门生活枯燥,拷点资料给你,指导你早生贵子。”

他望着路文涛和老谢充满疑惑的脸,慢条斯理地说:“来开罗报到之前,在阿布扎比的一个月黑风高夜,住在我隔壁宿舍某位来出差的机关领导和我抽了一个晚上的烟,我就不说是哪个领导了,总之他对我说,‘唉,兄弟们生活环境不容易,客户环境也不容易,我明天就要回国了,电脑里有个文件拷给你,无聊的时候可以学习下,打发时间。’喏,就是这个,一部很不错的日本爱情动作片!多实在的领导啊!”

路文涛和老谢几乎同时站了起来:“有这种事?!拷一下拷一下。”

两个人都起身拿电脑去了。

 

躺在床上的钱旦有些心神不宁,秦辛去长沙参加同学聚会了,钱旦知道她同学中有她的初恋,那人仍在长沙,据说还刚刚离了婚,秦辛从来不隐藏她和他偶尔还有的联系。

晚上喝得正高兴时钱旦忍不住给秦辛发了条短信:“四川火锅配法国红酒,口感不错!你过得如何?”

北京时间已是半夜,原以为要第二天早上才收得到回复,谁知不到五分钟秦辛就回复了条:“你喝晕了?”

钱旦知道她们晚上有活动,只是没想到还没有散场:“没晕,你还没睡啊?”

“在唱歌呢,和几个过去的朋友。”

钱旦猜想那位也在,他想了想,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发了条:“别喝酒啊。”

秦辛回了一条:“喝了,不多,你放心!”

钱旦不放心了,秦辛没什么酒量,平时在饭桌上不端杯,顶多是逢年过节倒一杯红酒。这个晚上是什么情况?老同学聚在一起开心?初恋见了面伤感?会不会被人灌酒啊?

钱旦并不是一个没有自信的小男人,是几千公里距离、几小时时差,还有时间令他生出了紧张。他记得从前一部香港黑社会片里的台词:“妞,不是用来泡的,是用来照顾的。”如今,他照顾不到他的妞。

 

秦辛她们在长沙五一广场边上的一家KTV唱歌,唱的都是学生时代爱唱的老歌。

她在点歌器上翻来翻去,点了几首陈慧娴许美静的歌,突然看到了一首曾经爱听又很久没有听过的歌,点了,又把它插到了歌单的最前面,悠扬的旋律响起:

孤单的手紧抱着你的腰

像昨日正相爱的时候

你说今天以后

不必再见也不必问候

曾经拥有不要泪流

……

歌的过门一起,她那位学生时代的初恋赵晓松就放下了手里的骰子筒,凝望着她的背影。

秦辛唱完,有人叫了起来:哎呀!我想起来了,这是当年赵晓松最拿手的歌吧?那时候他边弹边唱,酷得很呐!你俩合唱一个呀!”

秦辛不置可否,举了举手机:你们先唱,我回条短信,到陈慧娴了再叫我。

又有人带着醉意大叫:哎,谁点的Don’t Break My Heart?赵晓松,你的歌来了,谁Break你的Heart了?”

 

埃及人的工作日是每个周日到周四,周五和周六是每星期的双休日。

717日,星期天一上班老韩就把钱旦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老韩急着找钱旦沟通的是让他接替老谢,负责地区部YR产品服务部的工作。因为“老谢在海外干了几年,准备今年回国了。YR产品线交付压力很大,大家也不满意,你们俩别1+1了,你拳打脚踢一竿子到底,把它搞定。”

钱旦很意外,并不是没有想到会让他接替老谢,而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相处两个月,钱旦很喜欢老谢,觉得他是个实在、忠厚的好兄弟。钱旦也佩服老谢,老谢进公司后先在研发部干了几年,2001年转到技术服务部来到了中东北非拓荒,钱旦觉得他的技术功底、语言能力和历练都要高自己一筹。

钱旦曾经开玩笑说老谢形迹太可疑,因为他偶尔会说起自己在阿联酋、阿尔及利亚、乍得、冈比亚等国家做项目的经历,钱旦总是笑说:“我理来理去,这些国家都没有看到2004年以前的存量设备啊?你真的去做过项目?空口无凭,你反正是做了几年孤家寡人,是不是虚报出差,去旅游兼骗补助啊?”

其实钱旦很清楚原因,老谢初来中东北非时伟通公司在海外完全没有品牌,他们要么是在开试验局,开完试验局后客户依旧不信任伟通公司,一切就没有了下文;要么是好不容易低价塞进去一点设备,没多久就被客户弃若敝屣了。老谢他们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真正的内心强大。

老谢的“下课”无疑是为这半年YR产品线在中东北非遇到的交付困难埋单了。钱旦觉得他挺冤,连公司总部都没有料到这两年海外市场的高歌猛进,整个公司服务体系对海外的支撑都没有跟上,那些为了抢占市场而签下的“烂合同”又给负责交付的服务部挖了个大坑,不管谁来牵头填平这个坑都需要时间。

不过,钱旦也认为这种强责任结果导向的干部评价机制,以及“不念旧功、活在当下”的冷冰冰虽然残酷,却正是这些年伟通公司得以持续成长的重要原因之一。在这家公司,人们从来不相信所谓的“悲情英雄”。

晚饭后钱旦照例在办公室加班,没想到当天就收到了老韩的群发邮件,他迫不及待亲自宣布从即日起由钱旦负责地区部YR产品服务部的工作。

钱旦想老韩应该是下午和老谢沟通过了,他害怕自己见到老谢会尴尬,磨蹭到十一点才回宿舍。推开门老谢正好从沙发上站起来,他一见钱旦就说:“好消息,刚才约旦代表处打电话给我,不肯按计划放谢里夫回来,说要再留三个月。”

“好啊!”钱旦心情明亮了,虽然平日他们最烦的就是代表处在既定计划的最后一刻突然说不能按时释放资源,打乱他们的整体计划,但是这次代表处要扣下的是他们的埃及兄弟,说明终于有人认可他们的本地员工了。

老谢又一屁股坐下,“还有啊,林汉终于可以从伊拉克出来了,我们可以把他放在地区部做专职项目经理;公司还承诺在今年的新员工里选两个最强的给我们。我认为现在这个历史阶段,总部机关就像大脑,代表处像腿脚,地区部就是腰,过去我们没有腰怎么跑也跑不快,现在总算有点腹肌了。”

他俩又是一人一个沙发,兴致勃勃地聊起了他们的项目和人,偶尔停下来指着电视上“Fashion TV”的美女评论几句,自始至终没有提到他们该如何交接,钱旦觉得也不需要提起。

 

未完待续……

 

喜欢这个故事吗?觉得它是否适合改编成电影?上“人人都能写电影”微信(微信号:AV_Bar)给它打个分吧~

人人都能写电影

本文系作者令狐无忌-pigbytree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4090 钛粉38514 钛粉80481 钛粉38730 钛粉38440 钛粉38714
430人已赞赏 >
430换成打赏总人数43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