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Blued创始人耿乐:18年,为1500万同志代言

摘要: 耿乐在MIIC大会上宣布,Blued的C轮融资已经启动。他们向世界证明了我们这样一个群体存在的意义、彩虹经济潜在的价值。很多研究机构通过媒体公布了他们最后的研究结果:中国每一年同性恋消费群体大概在3000亿美元。

钛媒体注:钛媒体、商业价值联合主办的第五届“MIIC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如期举行。2015 MIIC大会主题是:新生代,万物生,以“新生”为豪;天地变,邀“新生”为宴。连续举办五届的MIIC在过去五年中见证了中国互联网业的高速成长和天翻地覆的变化。今年登上MIIC舞台分享的互联网大咖、新生代领袖都有谁?他们怎样成为中国未来商业最大的变数与变量?

就在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让“彩虹旗”飘遍社交网络几天后,中国最大的同志社区淡蓝网创始人耿乐在2015年的MIIC大会上讲述了15年来的艰辛创业路。

在钛媒体文章《同志社交剧变:从“约炮”转向本地服务,从国内冲向海外》中,我们对耿乐和他的产品Blued有详细报道。去年11月份——也就是在苹果CEO库克公布自己同性恋的第二天——耿乐向媒体公布了公司获B轮融资3000万美元,公司估值3亿美元。

从抱着服务器在城市之间“打游击”到得到李总理“同志们辛苦了”的鼓励;从一个人偷偷摸摸搞网站到800平米都容纳不下的几百名同志并肩作战;从靠别人捐助到给自己的创业团队拿到3000万美元B轮融资;从一个“少数派”的自我激励到1500万同志的抱团取暖……耿乐的创业之路是中国LGBT群体争取尊重和权益的漫漫征程的一个缩影。

耿乐从一名警察开始兼职创办“淡蓝网”,最终放弃体面的工作选择创业,他的故事也许可以给今天所有依然在盲从阶段的创业者一个启发:坚持。

以下为耿乐演讲全文,经钛媒体编辑:

今天的变态课堂这个名字其实特意为我准备的。这么多年,大家一直说我很变态,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个我的创业故事。

之前几位CEO分享了很多关于产品、关于技术的干货,今天现场很多都是年轻人,他们都在创业,我创业时间不是很长。我分享一下我们的创业故事,请大家看看我们的团队和我们的产品。

我是秦皇岛人,在海边,我做的所有产品都跟蓝色相关,包括之前做过Web端网站淡蓝网,后来做了移动端产品叫Blued。我做了16年警察,16岁上警校,19岁毕业,之后一直干警察。

我的故事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从警校毕业时开始,那时候十八九岁,我们班同学都找女朋友,有些人准备结婚,这时候我发现我跟大家有点不一样,对我们班男生比较感兴趣。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那时候中国刚刚有互联网,我到网上找一些相关信息,所有网站告诉我的结果都是“你是变态,你得病了,你要接受治疗,你要接受电击疗法”......我当时特别害怕,我要看病,但是不能让人知道,要到另外一个城市去看。

我搜索了一些国外的网站,那时候很多国外网站告诉我这只是少部分人取向不同,大概占全国人口的5%,那时候我觉得好开心,因为世界上不只是我一个人跟大家不一样,我看到很多资料说中国有很多同性恋者会遭受歧视,或者不知道自己的未来生活在哪里,所以选择了自杀。那时候我就想我是不是可以做一个网站,这个网站大概可以做两件事:第一,向公众传达什么是同性恋,同性恋不是变态;第二,可以给同性恋朋友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可以讲述他们的故事,同时,可以让他们找到跟自己一样的人。2000年我做了淡蓝色回忆,后来习惯叫淡蓝网,这是我们最早的团队,那时候我还在当警察,白天上班,装异性恋者跟大家讨论女人、女孩、苍老师,晚上把自己关房间里偷偷的做网站,那时候的我比较真实。

2006年,自己做了6年网站,觉得特别累了,那时候工作也很忙,26岁已经成为秦皇岛市公安局最年轻的副处长,提拔的非常快,那时候工作很忙碌,我需要找一帮朋友或者一帮同事帮助我打理这个网站,当时国内同志网站已经有几百家了,我挑选了一些做的比较精美和技术比较好的,然后跟站长联系,我说你们的网站没我们的做的好,把你们的网站关了跟我们一起做淡蓝网吧,他们在我的忽悠和怂恿下就把自己网站关掉,加入了我们的团队。

早期办公室非常简陋,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收入,靠大家的捐助,很多网友捐助50、100元,有一个企业家直接捐助20000元,说你们做的事情很有意义。我们大家非常开心,我没有拿工资,他们只拿很少的工资,大家很辛苦,但是在很快乐地做这件事,我们非常有信仰,我们团队全部都是同性恋者,大家都知道我们做这件事是为自己服务。

2007年团队已经初具规模,网站一跃成为中国同性恋网站里最大的。2008年,中国迎来了奥运会,那年新华社报道了我们,是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新华社以英文方式宣布中国有同性恋酒吧和网站,网站叫淡蓝网,还把我们网址登了上去。我们想,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2006、2007年的时候我们会经常受到一些骚扰,那时候中国刚刚有信息产业部,每年都会有2-3次网络严打,每次严打第一批倒下的都是健康的同志网站。为什么被关闭?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也尝试过跟他们联系,上海市公安局关过我们,我们给他们打电话,问我们的网站为什么被关掉。他问什么网,我说淡蓝网;他说是不是同性恋网站?我说是,他说,“变态!这是这是违反社会公德的。”

但是,所有条文都没有规定同性恋是违反社会公德的。

在那段时间,我们的服务器不断地在每个城市流动,服务器很大,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走,那个城市公安局发现我们网站,被关闭以后换另一个城市,直到2009年我们来到了北京,在秦皇岛的时候大概有九个人,网站不太挣钱。除此之外,我们很难招技术,大家不愿意去三线城市,当然,还有很多问题,这九个人都找不到男朋友,那个城市太小了,大家觉得太闭塞了,对这个话题太敏感了,那时候在一个居民楼里办公,很担心下一刻敲门的人说你们这个网站不能做,我们承受很大心里压力,我们一直想我们做的这件事是对还是错。

奥运会之后,我们想是不是去北京尝试一下?如果成,我们把这件事做大,如果不成,我再回来当警察。那只有跟单位请了个假,我说我可能要休息一段时间,带着九个同事坐着大卡车浩浩荡荡从秦皇岛来到北京。没有钱,我们租住在北五环外立水桥的居民楼,是一楼,还好,带一个地下室,我们住地下室,在一楼办公,出门就是地铁道,我第一次离开家,很想家,特意挑离火车道很近的地方。

刚来北京时候大家拍了一张留念照片,前两天我们这些人又拍了一张,短短几年时间,大家都变老了。

事情的转机是从2012年开始的,当时有一个朋友在搜狐网做记者,他说:“耿哥,你们这个事情很有意思,一个警察,又做一个互联网网站,这帮人在北京创业,又成为北漂,我想拍一个你的纪录片。”我说好啊,这纪录片影响有多大?当时没有辞职,我害怕影响我的生活,他说没有大问题,只是搜狐网男人频道,我说那好,那就拍吧,这个纪录片拍完之后,搜狐望觉得太有意思了,推到了搜狐网首页最左侧的位置,那天下无我的手机被打爆了,认识我的人给我打电话,说耿哥,原来你在北京做这个事,我也接到领导的电话,说原来你在北京做同性恋网站,说你赶紧回来吧。

第二天早晨我回到了秦皇岛,当我走到公安局大门口的时候平时特别友好的同事看我的眼光已经不一样了,很多同事在楼上趴窗户围观我,走到电梯里时候跟同事打招呼,他们不搭理我。

我们领导跟我谈话时候说:“如果做搜狐、百度,我们很支持,但是,如果做同性恋网站,领导们压力很大。”他说你只能有一个选择,二选一,要不把网站关掉,继续好好当警察;要么不能当警察了,你可以继续做网站,当然了,如果想继续当警察,估计你的仕途发展也没有机会了。我大概听明白了领导的意思,他大概想让我自己主动提出辞职,我做这么多年警察,对公安系统的感情是非常深的,从小的梦想,16岁穿警服,一直穿16年,我问我身边很多同学、同事我要怎么选择,基本90%以上的人不赞成我辞职,他们一直觉得做同性恋网站没有前途,未来风险很大,我非常的犹豫。

这个时候,淡蓝网团队一个同事问我“如果你给你自己留一个退路的话,那么,我们怎么办呢?”这句话深深打动了我——是啊,这些同事跟着我一起打拼,从秦皇岛来到北京,他们放弃了自己的网站跟我一起做这件我们认为特别有意思的事,如果我辞职当警察,那他们怎么办?

我说“我辞职”。后来我就跟父母说我要辞职,我爸妈都不同意,他们拗不过我,他们最后说的一句话是:你不要后悔。那天早上向单位递交了辞职信,我发现每个同事的脸上都露出了非常开心的笑容,那天下午到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办了护照,我想证明一下我自由了,护照发放日期是2012年3月12号。

这是刚来北京时候团队的照片(图),住立水桥一个小区里,那时候大家很开心。2012年年底,中国刚刚有智能手机的普及,很多人都在说未来的风口是移动端,但有很多公司其实没有看懂,不过还好,同性恋群体是引领时尚潮流的,我身边很多朋友都在使用美国一款产品,全是英文界面,速度又很慢,我当时想这个也许是我们的一个机会,我们为什么不给中国七千万同性恋者提供一个让他们交流、交友的社交App产品呢?

当年年底上线了这样一款产品Blued,短短两、三周就冲到App排行榜社交类第九位,发展速度非常快。这个时候我们也受到很多投资人的关注,2013年4月份收到一个电话,说要给我们投资。我当那么多年警察,实在不知道互联网应该怎么玩,也不知道投资可以帮助我们很多,纠结了好久:要不要拿他的钱?拿多久?怎么拿?最后,还是拿了他的天使投资三百万人民币。这三百万对我们来说是很大帮助,我们迅速扩充团队,不断打磨产品,我经常对团队中异性同志说,虽然你在我们团队中是少数,但是一定不歧视你们。

那时候我们发展很快,但是,另一个问题又来了,我身边很多朋友说:耿乐,我得艾滋病了。我当时觉得特别难过,我一直觉得这个疾病离自己很远,只出现在课本和新闻报道里的,但是,没想到身边朋友告诉你得了这个病,半年时间里有两到三个朋友告诉我他们感染了......

我特别心疼,我说你们为什么不知道保护好自己呢?他们说他们根本没有这样的意识,我们不是希望能够做一些给同性恋者提供服务的产品吗,我说我可以做一些事情,因为我们的初衷包括我们的团队都是男同性恋者,要保护我们自己的健康。这时候找到了我们所在的昌平区疾控中心,我说我是中国最大同性恋网站负责人,我们很希望帮助你们做一些艾滋病的防治。听到这个消息,疾控中心领导特别开心,他说耿乐,你来的太及时了,他说我们就想找同性恋,就是找不到,原来都在你这呢。从此我们开始做公益,我们跟昌平疾控中心合作,他们觉得我们好,把我们推荐到了北京市疾控,北京市疾控觉得我们合作的非常好,说这个团队特别棒,不为了挣钱,很认真做事,把我们推荐到卫生部,后来又跟世界卫生组织做艾滋病防治工作。

2012年11月28号,北京市通知我们说有领导见你,当时不知道是谁,他说不要问了,反正是很高层领导,准备一下你要说什么,不过你要说什么得先跟我说一下,到了卫生部才知道是李克强总理要接见我,当时有12个人被接见,都是艾滋病防治机构负责人,有联合国机构、政府机构,也有像我们这样的民间机构。我被安排在第一个跟总理握手,我站走廊这一侧,发现那边远远的走过来一个人——总理,比电视上瘦一点、矮一点,总理走到我身边,我很紧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仅仅把着总理手说:总理您好,我是做男男同性恋网站的。总理愣了一下,紧紧握住我的手说:同志们辛苦了。

当天晚上新闻联播也播了我被接见的新闻,我就告诉了老妈,说我上电视了。我妈看完之后给我打电话说:“儿子,你是不是得艾滋病了?”

总理接见确实改变了我们公司的命运,其实同性恋不是洪水猛兽,不是政治问题,是民生问题,我们身边有很多人都是同性恋者,但是,我们不知道谁是,因为他们不敢告诉我们,为什么不敢告诉我们?因为怕被歧视,我们可以用互联网方式、用科技方式改变同质的生活。

到去年11月份——也就是在苹果CEO库克公布自己同性恋的第二天——我们向媒体公布了B轮融资,3000万美元,公司估值3亿美元。现在C轮已经启动了,应该在今年年底之前会公布,我们的发展非常好,也向世界证明了我们这样一个群体存在的意义,彩虹经济潜在的价值。很多研究机构通过媒体公布了他们最后的研究结构,他们估算中国每一年消费群体大概在3000亿美元。

前不久我去荷兰,外交部问你的App有多少人,我说已经超过2000万了吧,他们特别惊讶,他们说这相当于我们的半个国家,我说是的。很多业界大佬向我们示好,说我们是不是可以投一点,他们觉得我们太贵了,但是他们成为了我们的好朋友。我们在800平米的办公室里工作,现在坐不下了,要继续扩充,我们希望做一家非常优秀、非常牛逼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我们在海外已经有几百万用户,以前口号是用科技改变中国同质的生活,我们要换一个口号:不管每一个人是谁,不管性取向是什么样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可以平等的、有尊严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希望blued成为一款为少数人提供的产品,它是有爱的,也是有温度的,当然,它也是有信仰的。

我希望通过我站出来、通过我们公司的发展、通过媒体的报道能够让大家看到不一样的人生,能够看到不一样的故事,让大家都能思考为什么歧视那些跟自己不一样的人,可能很多年之后也许在纳斯达克上市了,或者成为不了精神领袖,但是,我仍然认为我这么多年的奋斗是值得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一个人叫耿乐,他愿意站这么多人面前说他是同性恋者,他愿意用科技改变那些跟他一样人的人生,我觉得是值得的。

以下是现场互动环节

观众:耿先生,您好!我长这么大,我作为“正常”的异性恋,从来没有歧视过任何一个同性恋,真的。

耿乐:你刚才的话语带有很严重的歧视。

观众:我个人特别佩服您,我觉得您不只是作为一个Gay,让更多Gay可以直视自己的人生,不只在同性恋范围,中国的年轻人也好,刚刚高考过的学生们也好,他们自己内心有很多非常独特的一面,他们觉得自己不敢展现,他们的特质在中国教育体制中可能会受打压。只有忠于自己,让自己真正的开心、满足、愉悦和幸福,我们才能成就上天赐予的丰富多彩的生态圈。

观众:耿总您好!我们一直关注中国国内的同性恋交往网站,现在互联网社交网站非常之多,除了公益这块,Blued在其他方面是否佑赫其他它交网站有一定的差异性?第二个问题,做公益是非常好的事情,毕竟如果一味的做公益无法继续走下去,Blued接下来的商业模式是怎样的想法?

耿乐:我们是最大的,这是最主要的差异,所有的垂直领域,我觉得是大者通吃,现在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发展趋势越来越好。商业化这块,我们之前去美国看了美国最大产品,他们的数据非常好,盈利非常棒,用户付费比例是陌陌20倍以上,未来的商业价值非常好,2015年Blued不做商业化,只做用户规模和用户体验,把产品打磨好,未来如果变现的话,并不难,而且我很有信心,现在有很多品牌和很多上下游产业都想跟我们合作,他们特别看好七千万人的消费力,可能是异性恋者消费的4倍以上,我非常看好这个盈利模式。(本文首发钛媒体,钛媒体记者张远根据耿乐在MIIC2015上的演讲整理)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90243 钛粉11017 钛粉09803 钛aKbf3i 科技新视角 钛粉98650
358人已赞赏 >
358换成打赏总人数35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6

  • 葱葱 葱葱
    回复
    7

    对那些造个概念、赶个热点去拉投资抢钱的创业,一般不看好;淡蓝、Blued做的事情才叫“坚持”啊。如果不是追随初心,一直坚持下去,不会在创业路上走这么远。赞耿乐。

    2015-07-04 11:48 via pc
  • 未知山 未知山
    回复
    3

    自己玩玩也就算了,有必要搞这么高调吗!

    2015-07-04 16:56 via android
  • Superbonic Superbonic
    回复
    2

    违背自然规律的东西…必须制止…

    2015-07-07 12:53 via iphone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回复
    0

    看了以后真是深受启发,为了自己的梦想一直坚持着,耿乐忍受着歧视,不顾身边人的反对义无反顾,实在令人佩服,我希望自己也能成为blued的一员。

    2015-12-06 10:27 via h5
  • 蒋方周 蒋方周
    回复
    1

    怎么说呢

    2015-07-04 18:55 via android
  • 湘狼才尽 湘狼才尽
    回复
    0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加油!

    2015-07-04 15:49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