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四章·致命玩偶

章福泉来访

章泉富的再次来临,让我大感震惊,他比上一次更加的苍老,坚挺的腰也变得伛偻,真难想象像他这样的商业强人还有什么事情能打倒他。真是奇怪,难道章泉富也是基因人,也会折旧,真想用骨刀在他身上来一刀。

“孙教授,对不起,上次的事情非常的抱歉,我夫人上次对您冒犯了。”章福泉满脸歉意的说道,说完目光有些躲闪的看了刘凯一眼。

“噢!对了章总,这是我的助手,刘凯,他刚从沙特一个项目回来。”我指了指旁边的刘凯,化解了他的不自然,毕竟当年的刘凯和他也曾在商场上交过手,两者都是福布斯杂志上的常客,他们的商战故事可是被写进来了商学院教材。

“你好,王总,我们又见面了,没想到,您现在与孙教授合作,还请多多关照。”章福泉快步伸手去和刘凯握了一下手。真是奇怪了,对我这个师傅,章福泉还能保持大老板的矜持,怎么跟我这个助手却有些畏惧和欣赏的感觉。

章福泉心里却心潮起伏,是那个让自己当年自惭形秽的家伙,当年那个香江巨子,白手起家,创造富可敌国的财富,是商界公认的强者,后来一个大陆的政治家族想让其台前代言,这都是很正常的权贵结合,却被他给生硬的拒绝了,其风骨被圈内广为传颂,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而自己却转投其他政治家族庇佑。被拒绝的那个家族动用其公检法的的一群人设计陷害将刘凯投入牢狱,让其家破人亡,然后一口吃掉了其千亿家产,并放出风来,帮助刘凯着即为家族宣战。刘凯出狱后,断绝了与家人朋友的关系,跟踪了那些判罚他的法官三年,趁着人事的更迭和社会法制的规范,掌握法院那群人的行踪和不法事迹,引爆世界整个法律界,让那群人不但饭饭丢掉而且名誉扫地。更是在后期反腐败斗争中,一车材料将那个政治家族硬硬扳倒,之后,淡出世人视角退出了商界江湖。没想到,竟然成为了孙教授的助手,孙教授还真是高手,看来态度得更恭敬一点了。

“章总,你客气了。孙教授是我的导师,我报读了孙教授的博士班,现在是一名心理学的专家,过去的事不要提了。”刘凯客气的解释了一句,眼神里有一丝丝鄙视。

“大家都认识,那就更好了,上次的事情撇开不要谈了,我也有鲁莽的地方。”我淡淡的说道,确实,上次的事情在我遇到的事件中简直不值一提,看到他对我前倨后恭的样子,我也厌烦和商人打交道。

“是这样的,孙教授,我儿子经历过11次的生死更迭,其实,孩子因车祸死去已好多年了,也早已火化,您看到是我们拿着他的头发进行的基因再造人类。”章总字斟句酌说道。

“孩子的妈妈恋子成狂,前几年我订做了类人机器人,安抚孩子妈,可是当我看到朋友去世几年的一个孩子活活生生站在我们面前后,我们也通过加拿大的一个中间人朋友介绍,前后做了11次,可是孩子每次只能坚持一年,然后就会再次去世,而每一次的变化也越来越大,我们已经禁受不住孩子的离去了。所以,孙教授,这次来,我请求您能不能将孩子母亲对孩子的这种思念和执着进行记忆封印,我知道的,您之前发表的论文中提到过这个案例,您帮他封印了复仇的种子,我请求您帮帮我们。”说道后来,章泉富这个被誉为商场铁人的男人泣不成声,拉着我的胳膊紧紧不放。

“嗯!封印某一段记忆确实可以暂时抚平你们的伤痛。可是你们要知道,后来那个被我封印了某部分记忆的人,生活的并不快乐。因为执着,所以生动。没有了某种执着,很难说得上是好是坏。将一段痛苦或宝贵的记忆封印到记忆深处并不困难,不过在替你们封印之前,我比较好奇,难道只能由原体的基因组织进行生命要素提炼吗?重生的基因人不可以再次提炼吗?”我把手从章泉富的怀中抽出来,习惯性的按了按太阳穴,看着他这个样子,还真是头疼。

“不知道!孙教授,我私下里了解了,我一些朋友,他们和我遇到的情况都一样,基因人只有一年的时间,而孩子交给我的时候,都和他去世的时候年岁模样都一样,可是几乎都像快速逝去的生命一样,还有一点,孩子好像没有过去的记忆,只是简单的知道我们是他的亲人,后期我去医院带孩子做了体检,身体状况与常人无异,就是肥胖和越来越白皙,可是大脑的年龄好像老年人的脑龄,但奇怪的是孩子好像没有意识一样,连知冷知热好像都没有,感觉像被催肥上架的产品一样,我不忍心再这样下去。”章总满脸的痛苦,看得出来,他既希望这个孩子存在,又不希望孩子以这种形式存在,折磨的何止是他们,更有孩子啊。

“章总!你没有让他给你一个用你孩子的基因生产出来的婴儿吗?”用生产这个词让我一阵不舒服。

“孙教授,一开始我以为也是类似于基因再造一样,类似于其他的基因生物,从婴儿开始,可是他们送来后叮嘱我,离开无菌营养液婴儿存活不了一个月,我尝试过,他们说的对,孩子坚持了三天就死去了。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好像想到了可怕的场景,章福泉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嗯!看来这里面大有玄机啊!是不是有某种特殊的基因设定啊?”我挑了挑眉毛,按了按太阳穴有些头疼道。

“你确定是所有的都这样,不知道除了眼神、肤色、动作之外与常人相比还有哪些不同呢?在他的身上提取细胞,可以培植器官吗?”我又追问了一句。

“生活很难自理,必须有人跟着,好似没有感情的木头人,不对,应该说是血肉的类人机器人。可真正的血肉之躯和类人材料我和夫人是可以感受出来的,不一样啊,大不一样啊。我们也尝试过提取细胞,看看是否可以培植器官,可是好几所顶级医院和研究机构都实现不了。说是里面没有某种成分,可是他们又检测不出来。”章福泉有些失态的说道。

“能了解一下这个基因人是怎么死的呢?是自然呼吸停止还是其他的形式?”我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势。

“啊!不亏是孙教授。其他的我不知道,子楠是10年前的一场车祸去世的,儿子面目全非。而这11次的死亡场景,也是面目全非,哪怕最后几天我让家庭医生给他注射了药物,躺在床上,死亡时还是呈现他死去的样子,是不是,我们亵渎了神灵。”说完浑身颤抖着,仿佛把冥冥中的神灵降罪给他,好像我遇到的富豪们,在发家前都不信鬼神,但大富大贵后都开始笃信。

“嗯!看来每个人的基因在重生为人的时候,也设定了死亡程序,还原了死亡场景,只是不知道这是自然的规律呢,还是人为设定的呢,真是让人头疼啊。”越来越有意思了,看来这里面有不为人知的部分啊,而章福泉则有些愤怒,如果有人拿着自己的孩子做实验,估计我杀人的心都有了,更何况是亵渎已去世好久的孩子。

“老师,你们不会是说子楠是个快消品吧。啊!对不起,章总,我是说基因人。”刘凯有些愤怒的说道,轻轻向章总表示了歉意。

“章总,你了不了解他们提不提供在世人的基因复制产品?”我喉咙有些发干的问道。

“孙教授!实不相瞒,我之前问询过中间人,他们说目前不提供,只提供过世10年之内的人的基因人类。”

“嗯!看来目前他们掌握的技术还是有局限啊?那你是什么时候问的这句话啊?”我又不放心的紧叮了一句。

“啊!我有些忘了,大约是3年前吧。”章总有些拿不准的说道。

“老师!三年左右的周期,估计足够迭代一次技术了,毕竟他们原来的基础?”刘凯有些不确定的插了一句。

“嗯啊!看来基因人已经来临了啊,刘凯通知,让他研发阿尔法七号,代号找人,另外,刘凯,你马上问一下迪安那边,看看他对这个中间人组织有多少了解?”听到我到迪安,刘凯眼神一下子亮了。

恐怕是这样的啊,房间内一时变得平静。

“孙教授,恐怕您的猜测是正确的啊,我也感觉每一次子楠变得更有人,更有人,怎么说呢,越来越像人,但不知道怎么去形容那种感觉,就像少了一点,一点,我也不知该怎么形容。”章福泉努力的想去寻找一个合适的字眼。

“人味!”我打断道。

“是,是越来越有人味,包括表情,从一开始的木讷到现在你们看到的,只是缺乏人的生气,感觉像缺失灵魂一样,我想这也是上次孙教授您那次举动的原因”章福泉为真正理解了我上次的行为动机了而小激动了一下,不过他要知道我想再他身上来一骨刀,想比照一下他们的父子DNA,不知道他是不是还这么豁达。

“章总!一个基因人产品的市场报价多少?还是说像商品一样有不同规格?”我紧盯着章泉富的眼睛问道,还用上了一点精神力。

“啊!我这边接触的中间人只告诉过我,不管是婴儿还是成年人,一个人报价2亿美金”看来章泉富用一个的时候还有些不自然。

“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恐怕以章泉富的身份地位,有些深处的东西他还不够格了解内幕啊,冲着这么多年来都是和中间人打交道,就知道他的段位了,不过也难怪,毕竟是刚刚近20年才刚刚崛起的家族。

“这次来,本来是向您道歉的,不过您这次判断让我想起来前一阵我们那个圈子里的一个事情,一个争产官司打了20多年的千亿家族,突然有一天,老三推着他传闻已过世的父亲来到法院,让其父亲亲笔签了修改后的遗嘱,将家产全部拿到手里,过后不久那个商界老人家就过世了,我还去探望和吊唁过”章泉富看我兴趣不大,又抛出了一个消息。

“你确认是他签字的?”我皱着眉头问道,对他这种留一手的作风十分反感,口气不自觉的严重了些。。

“十分确认,这个还被当成法庭上的举证呢”章泉富肯定的回答道。

“奇怪了,真是奇怪了”我越来越感觉这个有些意思。

“老人家签字的时候,周边都有谁?”我又追问道。

“我忘记了,不过那个庭审举证的视频在网络上应该搜得到的,毕竟是世纪争产大案”章泉富想了想说道。

“老师,您看,这就是那个庭审录像”刘凯的执行力还是非常棒的,话音未落,立体荧幕已出现了当天的画面。

画面中一个年过半百、意气风发的应该是那个集团主席了,轮椅上一个干瘪的老头斜歪着头,对面是见证律师,后面是一个带口罩的中年男子推着轮椅。画面中,看他们的唇语,交流者程序,而当律师征询老者意见时,老者突然精神起来,不时的点头,继而在法律文件上签字,而我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下子站起身来,是他,又是这个家伙。

“老师,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刘凯看着激动的我。

“嗯!刘凯,你还记不记得去年我给你们几个观想的《低语的女人》那副画作?”我指了指办公室左边第三幅画作。

那个项目是我心灵宫殿珍藏的美好记忆,那是另一个让人感动的故事。给我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画面中,一个非常高雅的女人看着一幅画流泪,旁边的男孩牵扯着女人的衣角而愤怒。那副画里的小孩子就是迪安,原来的艺术品大盗,后来来我地下室窃取我的一幅画时被心灵迷宫给困住,经过我的心灵辅导后,转而成为了一名艺术赝品大盗和心灵控制师,每次成功控制艺术馆的人拿走赝品后,就在那个低语的女人坟墓前烧毁画作,完成他与母亲的对话。全世界的收臧家有的恨不能他来自己的收藏室,有的则恨不能将他冰冻发送至太空深处。而这种传奇性人物,再加上与我心灵交锋的观想,早让我的几个徒弟成为了迪安的铁杆粉丝。

“老师,你是说,他就是迪安?他不是去年被苏格兰场宣布追捕过程中掉入悬崖死亡了吗?您还为他伤心了30分钟。难道,难道他,一定是他,他那么神通广大”刘凯赞叹道。

“啊!天哪,孙教授,那真是迪安先生吗?您怎么看出来的啊,他带着口罩,身材也很普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您怎么就一下子识别出来呢?”章泉富带着疑问问道,并看了一眼并不奇怪的刘凯一眼。

“章总,您不知道,与老师精神交流过的人会有一种特殊的精神频率,而这种频率不一定是真人在这里,也可以通过画面、音频等进行识别。”看着一脸懵懂的章总的样子,刘凯又加了一句“运用图像和音频识别,人工智能不就早实现了吗?老师的大脑可是被福布斯评选为最贵的人脑啊”刘凯没好气的一阵抢白。

“啊,对!我怎么忘了这一茬啊!抱歉啊孙教授,我不该置疑您的权威”章泉富连连作揖。

“赶紧给迪安去电话,问一下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我需要拼出完整的地图”我有些兴奋的喊道。

“好的,老师,我马上联系,我也好久没有见他了,邀他来做客怎么样”刘凯兴奋的不知所以然,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如果能和艺术大盗迪安交流鉴赏心得,估计许多富豪都排队请他到家里偷了。

  章泉富则一头雾水,如听天书一般。我却没有理会他们,脑中的一团乱麻般的信息扭合到了一起,开始做着信息的优化组合……

 接通迪安的电话后,没有过多寒暄,我直奔主题。

“迪安!上次在香港你推到那个千亿富豪,有没有印象?”我开门见山问道。

“嘘!小点声,简!我正在古堡甄别一幅画作呢,你别吓捣乱。怎么了,那个千亿富豪发现家里的画不见了?”迪安小声的问,心理一阵骄傲。

“不是!我接触了一个病人,病症和你推的那个老太爷样子接近!你再想想,当时,那个老人有什么不对啊?”我追问了一句。

“嗯!当时确实挺奇怪的,我进家族密室研究画作的时候,也是突然听到里面有人的喘息声,还以为自己暴露了,可是进去后,看到轮椅上的老爷子和一些艺术品在一起,当时就是那种怎么说,和工艺品摆在一起也没有违和的样子”

关于千亿富豪的事情,迪安并没有给我太多的信息,只是他恰逢其会,在偷取那个千亿家族珍藏名画时,做的伪装,至于其他,用迪安的话来讲“将军赶路,不追小兔”。当从迪安处得来的信息让我迷惑了,我那副缺失的地图却越来越凌乱了,不过令人沮丧的是,迪安正瞄上了大英博物馆里的一副莫奈画作,因为光顾了多次,那里的守卫都接受了一定程度的精神训练,而不巧的是那个精神力训练项目正是刘凯之前接手的,于是,一阵抱歉后,刘凯飞去英国见他的偶像了。

刘凯飞到伦敦后,与我沟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后就请假了,说是迪安发现了一副能被常人接触就能出发精神感应的画作,不过却被欧洲女巫医协会的大长老收藏起来了,迪安希望他做帮手,一起去观摩一下这个话。我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迪安的那个发现非常有意思,并让刘凯转告迪安,如有机会,让我一观,至于迪安需要帮手,简直是扯淡,作为独行大盗这么多年,哪能没有自己的拿手绝活,刘凯不过是想在那边多和迪安学习一段时间吧了,我的每个徒弟还真是传承了我的衣钵,碰到高手总想掏空,这就是贼不走空的由来吧。

以为这种传奇人物一定会引起小魔女的注意,没想到刘凯在邀请他去英国时,小魔女曼丽竟然拒绝了,理由也强大无比“我们都走了,谁来照顾老师”,拜托!一直是大家照顾你好不好。

为了让小魔女安分一点,我给她安排了巨量的教学课程,每天忙得她脚不沾地。当第五次接到刘校长的投诉电话时,我知道教学这次任务是搞砸了,她把学生当成催眠的对象,每次都让他们陷入沉睡。没有办法,只好让她去做这次项目了。

“老师,这是瑞士皇家科学院发来的时间邀请函,想让您主持和演讲一个心理学解决战争心理创伤的论坛,尤其是希望您能分享一下帮助伊拉克民众和维和部队心理恢复的案例,来回的费用和演讲费用已经核实过了,时间安排在下个月上旬789号;还有这些是阿尔法4号投顾筛选出来的关于脑科学和心理学方向的投资项目,还有下面是您发表的论文的赠刊,以及华尔街日报安排了一个远程专访,想与您约一下时间”

“恩啊,资料发这边吧,专访先推掉吧,我最近进入深层睡眠的时间天数开始紊乱了,可能需要一段时间调整,无关的外部活动,除了之前已安排好的,都暂时推掉吧,学校里的课程和研究生那边你帮我带几个月吧”

“是的,老师!”曼丽撇了撇嘴,老师又在偷懒了。“老师,不过这批研究生马上也就该毕业,今年您还是一个都不留吗?”“嗯!”“还真是可怜啊,这群人,那老师,这批学生答辩前您还像往届那样给他们做一次深度记忆梳理吗?,您的精神力刚刚恢复一点,会不会累”“没关系了,也算是师生一场,没有什么好交给他们的,这次分开来吧,每次一个,一次30分钟,集中梳理目前我的精神力有些乏力”做老师的学生还真是幸福的事情,虽说知识都是师姐代授的,可是毕业前的记忆梳理对他们而言可是赠给他们一生的礼物啊!

【待续】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36
  • 续写

全部章节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