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四月夜里的末班车(10)

七年来,我们从没有触碰过对方的肌肤,坐在一起说话的次数屈指可数。

快到家了,我想起了丈夫。

他曾经是一名军人,参加了那场战争。他当时在核炸弹爆炸边缘地带,保住了性命,但是眼睛被强光灼伤了,眼前总是白蒙蒙的,看不真切。现在他出门的时候,总是带着一根铁棍子,用来当探路的拐杖,还可以防身。

从战场回来后,他很长时间都不说一句话。有一天,他一个人啜泣,我抱着他的头,他对我说,那些在热核战争中心的战友,全没了,甚至在地上没留下影子。那么多像兄弟一样的战友失去了生命,让他很伤心。

还有一件事,他不能释怀。

他的妈妈在战争之前得了癌症,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她不吃不喝,瘦得皮包骨,由于长期卧床,皮肤都破了,有的地方露出了骨头。她迟迟不闭眼,等着儿子回来见她最后一面。在去世的那天,她的眼睛多了一丝神采,她说,我看见了火光,我听见了哭声,灾难就要来了,很多人会死去,我担心我的儿子,你快回来吧,孩子……

他的妈妈去世的第二天就爆发了战争。他没能见妈妈最后一面。

战后,他没有工作。他常常一个人在房间里,坐在小床上,对着窗子,边上放着他妈妈的衣服和一本相册。每当这个时候,我从不会去打扰他。

我们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了,有一段时间,我们好几个月不说话,只用眼神交流。我们没有钱把家里装上防核辐射装置,那是一笔很大的花费。在家里,我们只能随时都穿着防核辐射服。这件衣服加深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七年来,我们从没有触碰过对方的肌肤,坐在一起说话的次数屈指可数。

我们看起来是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但是我们心里知道,彼此深爱着对方。

我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是在游乐园,这是他挑的地儿。他说,我小时候最喜欢妈妈带我去游乐园玩儿,后来参军了,就很少去了,特别怀念。我生气地说,虽然我是大龄剩女,年龄比你大,你不至于让我来陪你回味有母爱的童年啊。他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看到你,想起了我妈妈。

他就是这样单纯而可爱。

后来,我们结婚成家了。

结婚后,他经常在军营里,我们聚少离多,直到战争爆发。

现在,我们住的地方很荒凉。每天下班,他都会在车站等我。我们手拉着手,默默地走回家。

有一次,突然蹿出来一只凶猛的大狗,它遭到核辐射变异了,变得獠牙利爪,跟一头发疯的狮子似的。很明显,它是饿了,看到了我们,今天的晚餐是有着落了。大狗扑向我,把我扑倒在地,撕咬我的防核辐射服。他也发了疯,用拐杖拼命打狗,狗扑向他,他跟它搏斗,终于把它跑了。

我的防核辐射服破损了,他把自己的给了我,穿上了那件破损的。后来,他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些材料,修好了衣服。我担心不管用,他安慰我说,亲爱的,我在生化部队当过兵,放心吧!

七年来,他穿着这件防核辐射服。上天保佑,他没有得癌症。

【待续】

  • 目录
  • 评论 2
  • 喜欢 35
  • 续写

全部章节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2

  • leilei7 leilei7 2018-03-08 12:07

    很棒

    0
    0
    回复
  • 小娶 小娶 2017-10-31 09:44

    快更新哦。在等更呢!

    0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