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试航员

这是一篇发生在太空中的故事,是未来试航员的一个缩影······

【一】

一艘渺小纤细的舰船悬停在远处深空,犹如开满了桃花的枝条,装饰着遥远寂寥的万千星辰。舰船实际上却是一个庞然大物,体积远胜过地球上现今最高的摩天大楼,她每一朵花型舱室都足以容纳数万人,在相连两朵舱室之间的舰体外壁上嵌有正楷字“万船之坞”。位于舰首的一朵花型舱室之上,一艘崭新的甲壳虫似的小飞船正在慢慢升腾,为即将离开巨大的母舰做最后准备,飞船舷号“擒03”。

“擒03”飞船驾驶舱内,一身天蓝色贴身工作装的船员丛磊、程宇诚、王渡威,以及唯一的女性宋婉都在注视着前方一个椭圆形的屏幕,屏幕上显示着一张照片:脸型方正,留着山羊胡须的中年男子。他在微笑。

“希望你能保佑我们刘哥,”高瘦的程宇诚开口说。

“刘哥一直以来是我的榜样,我能接手他的工作真的很荣幸。”王渡威眨动他的小眼睛接过话,“我们这次一定会试航成功的!”

话音刚落,照片缩小,同一旁的另外两张遗照一齐缩入屏幕侧边栏,屏幕正中被一位仪表端庄头戴船形帽的女士取代,她身后是繁忙的总控台。“试航员们,现在上级已经准许你们启航了。我在此再次强调一遍:一架新型号飞船的诞生固然历经艰辛,是千万人的劳动结晶,但是你们的安全才是是重中之重,培养一名优秀的试航员远比研发一架新飞船更艰难。好了,时间有限。最后,希望你们都能凯旋归来!切记:一定要注意安全!”

花型舱室之上,“擒”系列03号船腾空而起,加速飞离母舰“万船之坞”。

安全,只是个愿景。驾驶舱中的三名老队员深知这一点,这份试航工作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凶险始终会伴随左右,甚至直面生死——如果没有同伴的自我牺牲,他们也绝不会活着试航第三艘“擒”飞船。

【二】

船员丛磊身穿着宇航服,手提着工具箱,伴随磁力靴在金属表面有节奏的咔咔声,步行在银灰色的飞船外壁,腰后系着一根保险绳。他是在飞船侧身横向行走,大大的汉字与数字组合“擒02”远远甩在身后。船身之外,一大一小两个气态行星悬挂在茫茫的太空。

飞船内,椭圆屏幕启用监控模式锁定了行进中的丛磊,一串串实时生命维持数据滚动在侧边栏:心率、血液含氧量、神经活跃指数等等。屏幕前的程宇诚心不在焉的移开目光,转向隔了一个空座位的女队员宋婉,在她的另一侧还有一个空座位。

“唉——”程宇诚大叹一口气。“宋大小姐你什么时候能多看我一眼啊?”

长发如瀑的宋婉目不转睛紧盯屏幕,“去去,能不能专心点儿?空间跳跃测试还没开始呢。”

“我说牛郎织女,”丛磊的声音从屏幕一旁的扩音器传出来,“你们的喜酒是不是喝不成了?”

程宇诚想了想自顾自地说:“那可不一定。”

面罩内圆脸的丛磊笑了笑,脸更圆了。磁力靴再次咔的一声完成了最后一步,磁力智能调节,他单膝跪地,放下工具箱,咔的一声,工具箱也固定住了。

“奇怪,你宇航服上的动力装置还是没反应。”宋婉的声音响在丛磊耳边。

“该下岗了它。”丛磊打开工具箱,取出气动工具,“等回去让刘哥瞧瞧。”

丛磊所说的刘哥全名是刘科明,他此时正打着哈欠走进驾驶舱,使劲眨着惺忪睡眼。年龄原因,他限定的睡眠时间要比其他人长半小时,“早上好,小伙子们!”

“不对吧,”程宇诚对着刘哥挤了一下眼睛。“难道船上没有美女?”

刘科明回过神儿来,“啊是,还有个女的。”

宋婉无奈的摇摇头,“刘哥你又把我给忘了。”

菱形金属盖板一下子被掀开,丛磊随即把多功能气动钳伸进去。突然,他停住动作,匆忙抽出手和钳子,站起身,被打开的修理口一下子窜出一条条白亮的电弧,如同一只只魔爪抓扣住丛磊的双脚。磁力靴内层虽然绝缘,但是——

“糟了!”丛磊自知不妙。

磁力锁定果然失效,丛磊的双脚悬空了。几乎同时,修理口内射出一个碗状的金属块直线击中他的头盔面罩,头部猛得向后一扬,面罩虽然完好无损,但是强大的冲击力还是让丛磊立刻晕厥,气动钳也脱手飞离。丛磊像被抛出的玩偶,离飞船越来越远,保险绳也越拉越长,终于,绳子绷紧,另一端牢牢牵住了他。

屏幕中的丛磊命悬一线,救援刻不容缓。

“我去把他拉回来!”程宇诚甩出一句匆忙走开。

“等等我,”宋婉跟上去。“故障必须有人排除。”

刘科明应和一声后又赶紧对着他们的背影喊:“注意安全!”。

宇航服已经在身的程宇诚和宋婉站在的船体外壁,两个气态行星挂在头顶。两人交换了眼色,分头行动。程宇诚在手腕处点击触控面板,后背的折叠动力装置伸出喷口,气流喷射而出,他一跃而起,朝着丛磊所在的方向飞去;宋婉则提着更大的一个工具箱走向修理口,步履轻盈矫健,完全不像是个柔弱女生。

刘科明在屏幕前目不转睛地关注着这一切,直至营救完成,飞船外的程宇诚搀扶着丛磊与提着两个箱子的女汉子宋婉顺利会和。

【三】

恒星田黄体积只有太阳十分之一大,亮度更是不及它的百分之一,柔和的金色可见光让它看起来更像是一颗荒芜空间里的遗珠,并不光彩夺目。成功实现空间跃迁的“擒02”飞船此时与它近在迟尺,距离仅数万公里,在前者面前,小瓢虫一般的飞船衬托出了这颗蕴含海量能源恒星的巨型珠体。

飞船驾驶舱,四名训练有素的试航员正在忙碌着进行各种测试。

“变量加载完成,”宋婉边操作边说,“温控系统正常。”

“驱动循环正常。”丛磊接着报告。

“离子耦合系数达到峰值。”程宇诚说。

“启动能量擒取测试程序。”刘科明宣布。

突然间,屏幕上大大小小的图像全部扭曲,虚拟指示灯一个接一个熄灭——启动程序失败了!环绕在舱壁上方的线形警示灯闪烁出了红色的光。

“警告:系统开启自锁!警告:系统开启自锁!······”来自于飞船自带的隐藏式智能语音一遍遍重复。

四个人这时面面相觑。

“自锁?”程宇诚还没反应过来。

“就是失控!”刘科明大喊,“快去逃生舱!”

此时的飞船还在按着先前设定的飞行轨迹向田黄靠近,船舷处闪动的一排航行灯依次关闭,船尾的四发光速倍增引擎也全数熄灭。田黄的重力牵引之下,船身渐渐倾斜,加速坠向这颗巨大的恒星。

飞船内的四人一番争分夺秒后先后抵达了逃生舱。

厚重的密封门滑开,明亮的逃生舱内部空间不足三十平米,五个座位,预留一个为备用。试航员们从人工重力尽失的漆黑甬道鱼贯而入,漂浮向座位。刘科明稍有迟疑,队伍中数他的试航资质最老,也是他最不舍,他回头望向甬道,目光似乎穿过了它没有光亮的尽头。是该离别的时候了。

“试航失败,我们回母舰。”刘科明漂到座位上,扣紧安全护罩。

舱内的所有人开始默数着秒数,3,2,1——本应自主关闭的密封门却没有丝毫反应!

“这门是不是坏了呀?”宋婉问道。

“有可能,我去看看。”刘科明说罢拉起护罩,张开双臂迅速游向舱门,身体灵活的像一条飞鱼。

刘科明仔细检查着舱门外壁闪着红灯的控制板。“必须手动关闭,”他说。

“啊?”丛磊没听清。

“你说要手动关闭?”程宇诚一脸疑惑。

刘科明没有再解释,他默默后退,果断拉下控制板右侧的拉杆,“再见,年轻的试航员们。”

密封门滑动,成功闭合。

飞船腹部,一个黑黝黝的圆锥体冲断了固定架,弹射飞离开,在空中又急转90度,遵循着系统选定的最短路径以近三分之一光速逃离田黄的重力牢笼,飞向“万船之坞”号母舰,留下了孤独的“擒02”慢慢消隐于田黄耀眼的万丈光芒。

金灿灿的光透过视窗洒满了飞船驾驶舱。刘科明坐在座位上,闭上眼睛,独自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与温暖。他内心静若止水,仿佛放飞了灵魂,自由自在地融入生命最后的余辉里······

【完】

还是恒星田黄,她再次迎接了一位老顾客——结束空间跃迁的“擒03”号飞船闪现在她面前,继续进行着“擒02”船未完成的试航任务,而试航员们将迎接新的挑战。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110
  • 续写

全部章节

  • 试航员

    这是一篇发生在太空中的故事,是未来试航员的一个缩影······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