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三章 地狱花

生命荒漠,地狱花开

在与非洲长老塔姆拉精神对决后,孙乾教授又被卷进了一场惊天的阴谋中,当基因生命与人类灵魂的课题开启,人类选择的交叉口开始呈现,是人工智能下的类人机器人逐步的变得像人,还是人类生命自我觉醒另类的重生,这背后是科技与人文的较量,还是他我与自我的回归……

我看着眼前的这幅入境的动态画作,十分的满意。漫天的落叶和枯黄的青草地,中间分别盘膝而坐的是我和非洲长老塔姆拉,我们的身下一片金黄西沙,旁边倒毙着几头凶猛的野兽,周边的背景是辽阔的草原,远处是茂密的丛林,丛林里不时探头探脑的露出许多小动物的头来,目光都看着近处的我们。我平视前方,目光散乱无神,眼镜放在旁边,双手交叉,自然盘坐着。塔姆拉瞪大双眼,眼角青筋凸起,灼热的目光可以透过画作似箭般射来。身后是金黄的光芒,一圈圈,一圈圈,仿佛可以把人的心神拉进去。

这幅画叫什么好呢?《对决》、《落日余晖》、《知识风暴》、《传承》……还真是头疼啊!每次给画作命名时我都非常的苦恼。

我习惯性的开始观想和回放上次与塔姆拉精神较量的每一个细节,习惯性的按向左边的太阳穴时,一个轻柔的食指轻轻的抚了上来,轻柔的力道和芳香和头脑软软的触感,提醒我有人又恶作剧了。

“金蓉!是你吗?你回来了?这次任务顺利吗?”我往后倚了倚,脑袋又往波涛中陷了陷,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有她真好。

“孙乾!我刚向首长汇报完,就直接坐军方直升机过来了,我只有两个小时,一会就得飞走了去中东了,就这点时间,你这个木头人,就一直这样闭着眼吗?”不等我回答,一个法式长吻就让我喘不动气来,我动情的回吻着,一股如兰的气息开始弥漫。

“那怎么可以,这么多天,脑袋里乱极了,不管它了。”说完我一个横抱将这位军中之花,被敌国称谓为地狱花的将军抱到了海边,把她轻放到草地上,周边是一望无际的花朵,身下是细软的沙滩,鲜花蔓延至海边……

“金蓉,你还是这么漂亮!”我从额头轻吻到她的鼻尖,双手用力的揉挤着,恨不能把她揉到我的身体里。

“孙乾!想死我了,爱我!快!用力!”金蓉满脸泛红,眼眸含春,修长的大腿一下子盘到我的腰间,一股绞力让我情不自禁的扑在金蓉的身上。以最快的速度迫不及待的撕开对方的衣服,等不及去温柔的调情,就直奔主题,一时之间,风起云涌。

“蓉蓉,你的胸比之前大了好多啊?”我轻轻的吻在了蓓蕾上,一下子蓓蕾挺了起来。

“讨厌,你是小孩子啊,每次都这样啊!”金蓉抚摸着我的头发,深情的看着我,嘴里无意识的轻吟着。

 “乾呀,你这次怎么这么凶猛,花样也多了很多,是不是跟那个该死的非洲长老学的?”金蓉不老实的在我身上游走,舌头轻轻舔了一下我的胸前。唉!真是见了鬼了,每次都被这个女人挑逗和调戏。

“你这家伙!”我双手抚摸着金蓉滑润的身体,就是这具白花花、柔滑丝缎的身躯,里面深埋着一座火山,在战场上对敌人豪不留情,在我这却恨不能化作绕指柔将我完全融化。

“乾,我还要!”金蓉用头发轻轻的挠着我,嘴里呢喃着,就像走失的小狗遇到的主人,极力讨着着主人的欢心,金蓉努力欢快的迎合着我。

“乖!宝贝!我来了!” 空中充斥着我和她喘息的声,和清脆的身体碰撞的声音,让我欲罢不能的婉转嘤咛,仿佛快断了气的夜莺在垂死鸣叫,高潮时感觉自己都已经缺氧似的的昏迷,转瞬恢复又继续甘心加速冲击。伴随着耳畔出来的浪潮声一起冲刷着和冲击着蔚蓝的天空。骤雨初歇,我拨开护卫在我们身前的花朵,搂抱着金蓉,享受着着难得的宁静。

“乾,你爱我吗?这幅画这么漂亮,可以纳入你的珍贵收藏了,起个什么名字好呢,落日余晖好不好?将它挂在名人堂第三排怎么样?”蓉眯着眼睛问,手轻揉着我的胸建议道,一条腿搭在我的身上。

“落日余晖!不错啊!金蓉,你可不知道啊,那次我被那股远古传承来的信息差点给挤爆了头,可是奇怪的是,头疼欲裂的我从空洞中醒来后就看到傻笑的塔姆拉,好像被冲击傻掉的是他一样。可我再去寻找那股信息时,却不知道流落到大脑的哪个空间里去了,应该还在,我却找不到他,但我知道它好似应该还可以激发和传承,但我却找不到它了。金蓉,就像你一样,我再也找不到你了,你知道吗?”说着说着,我泪流满面。

我想到了那次历险,在配合金蓉的一次军事秘密行动中,她从看不起我的学术范儿,我瞧不上她的气势凌人,从任务安排到项目协作,我们都较着劲,可是后来却发觉彼此互相吸引,以致到惺惺相惜,后来的知心,最后她为了完成任务,而飘落到马里亚纳海沟深处。

“蓉蓉,我爱你,爱你,十分爱你,我好想你。”我泪流满脸的回应着,轻吻着,可是周边的景色开始退却,鲜花、沙滩、大海慢慢被屏幕拉上,金蓉慢慢起身而去,手里拿着我画的那副《落日余晖》在办公室左看右看,朝我挥着手,我却慢慢退出了自己的意识空间。

我就像是吸食精神鸦片一样,从金蓉离开的那年开始,便逐步迷恋上了这种记忆重组游戏,类似于交互现实的场景再现,只不过都是在我脑空间里完成的。我也曾尝试将这段感情封印在记忆的深处,成为我记忆宫殿里的记忆宝藏,可是那种被抽走灵魂的感觉却让我如行尸走肉般无法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于是,我又不时的将这段记忆取了出来,每当我遇到事情时,压力时,亦或思念时,就启动这段美妙的体验来让我舒缓一下。

而我也仿佛真的像性爱大战后一样,荷尔蒙得到了释放,不过一般人都是肉体的欢愉,而我却是精神的极大欢愉,类似于藏传佛教中的大欢喜佛法。承载着我的思念,承载着我的爱恋。当我压力最大的时候,我就会下意识的按下桌子下的按钮将门封禁,而金蓉就会出现,虽然我知道她进入那个神秘的坑洞去执行任务,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我还是固执的等待着她,希望她有一天像我记忆中的一样突然真实的出现在我面前。

 “咚咚咚”每次我想念金蓉时就会加上门锁,防止别人看到我的不自然,毕竟我也是另类的精神瘾君子,我仔细的看了一下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不自然后按了一下开关。

“老师,您又和师母见面了啊?是不是又想念师母了啊?”曼丽一身清爽的吊带装清凉装扮,水晶鞋上白皙的脚趾上涂着一点点鲜红,顿时让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青春还真是好啊!

曼丽促狭的睁大眼睛无礼的盯着我看,双臂一下子抱住了我的右手,火爆的身材猛的贴了上来,大大的眼睛在我身上不断的巡视,还用鼻子嗅了嗅,一副小狗的怪样子。

“嗯!什么事情?”我赶紧站起来,甩开了她的双手,有些口干的应付到,手忙脚乱的样子让这个丫头笑弯了腰,软塌塌的倚在我的按摩椅上,眼泪都流出来了。自从上次没有上门禁被这丫头看到我不自然的姿态后,我就很难再端起导师的架子了,真是要命了!

“老师,您要是实在想要,我也可以帮忙的啊,再不济,我让强森师兄给你设计个人机交互的场景也行啊!”曼丽挺了挺骄傲的上围,朝我眨眨眼睛,小小的舌头在嘴边打了个圈,真是一个妖精。

“一边呆着去,臭丫头,有事说事,没事滚蛋,丫头片子,知道什么,知道什么叫精神交流吗?知道什么叫灵魂伴侣吗?”我扭头假装生气,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小魔女。

“哼!每次都来这招,真没劲!咦……老师,有机会你也教教我怎么在意识空间做交流好不好啊?”曼丽鼓囊着嘴阴阳怪气的嘟囔着,眼神却悄悄的偷瞥着。

“到底什么事儿,姑奶奶,赶紧说,说完您赶紧走人”我合起双手向这个小魔女讨饶,赶紧打发走,太让人不舒服了。

“老师,这幅油画好漂亮啊!”曼丽看着画架上的那副刚出炉的作品。

“认真看!我的画不需要漂亮这个字样”我一字一顿的纠正道。

“嗯哪嗯哪,老师我错了啊。这幅画面好熟悉啊,是您与那个非洲长老塔姆拉精神对决的场景吗?”曼丽看着眼前这幅熟悉的场景。

“不错!好了把它挂到墙上第三排吧,名字就叫《落日余晖》吧!”我按着太阳穴低声道。

“是的,主人!”曼丽看出了我的情绪低落,阴阳怪气的又来了。

“老师!是上次那个霸道总裁章先生来了,他想到办公室来,我知道您有事,让他在会客室等着呢,茶叶都上了好几次了,幸亏有师哥陪着他说话,我可烦那满身的铜臭味了。嘻嘻……您这次可时间真长,对了,老师,你要不要换身衣服啊,都湿透了。”说完咯咯咯笑着一阵风似的跑掉了。

这个该死的丫头,被我和她的几个师兄可宠坏了,老是动不动就调戏我,看来是得过两年等她18岁成人了给她找个对象赶紧嫁掉了。

【待续】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24
  • 续写

全部章节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