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一章·什么玩意

脑博士孙乾第一次与人造玩偶的交锋。

在与非洲长老塔姆拉精神对决后,孙乾教授又被卷进了一场惊天的阴谋中,当基因生命与人类灵魂的课题开启,人类选择的交叉口开始呈现,是人工智能下的类人机器人逐步的变得像人,还是人类生命自我觉醒另类的重生,这背后是科技与人文的较量,还是他我与自我的回归……

烟台!在中国道教历史上备受尊崇,仙山昆嵛山、仙境蓬莱、全真道教莫不在人类智慧的历史长河中闪烁着光芒。一座现代化的高校校园,到处高楼林立,学生如织。在校园的一角,绿树成荫的甬道尽头,藏着一个低矮的小别墅,爬山虎爬满了整座别墅外墙。这里被校友们称为学校的大脑,其实不仅仅是对这所学校而言,对这座城市而言,之所以受到世人的瞩目,还得归于那两个对世界极具贡献的两个机构,也就是在这所最小学院的入口上的标识:世界脑科学研究中心和脑库基金。而带来举世瞩目目光的就是被世人成为脑科学领域的权威“大脑博士”的我了,呵呵!不过我也知道他们有些不理解科学的人,喜欢乱改我们这些科学狂人的外号,不过我也挺喜欢他们私下里喊我——“脑神经”!毕竟,这也是对科学家疯狂态度的一种认可啊!

看着教室内被催眠的各呈百态的这群学生,我百无聊赖的在教室夹道内慢慢踱步,不时的傻笑声从旁边的学生口中喊出。看得出今天营造的场景大家都在里面寻找到了不同的乐趣,也算是对上次一群人嚎啕大哭的补偿,连跟我读博的学生王曼丽也在后面嘿嘿傻乐,那么大的手机震动声都叫醒她不了,估计还得再跟我几年。

“吱吱嘶嘶……”又下课了!我十分不情愿的带上墨镜,“啪”我打了一个响指,教室内的这群大学生不约而同的睁开双眼,满脸的不情愿和难以置信,当然曼丽满脸的尴尬,估计内心又对我腹诽不已了。

“同学们,今天本学期的最后一堂课,估计刚才孙教授带领大家来的一趟心灵之旅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关于人造生命的疑问和探索其实已经慢慢进入了科研的领域,而对这块领域一直众说纷纭,关于生命起源的假说大致分属两大阵营:复制因子起源说和物质代谢起源说。在这两种假说中,生命都起始于由非生物化学过程产生的分子。在复制因子起源说,一些化合物彼此连接,随机地形成具有自我复制能力的长链分子。这种分子不断地对自身进行复制。有时,在复制过程中会产生一些变异体,而这些变异体同样具有自我复制能力。那些更能适应环境的复制引资变异体会取代原始的复制因子。进化过程还必须形成细胞那样的隔间以及物质代谢的途径。在隔间中,小分子可以利用能量来完成有益的活动。

物质代谢起源说中,生命则起始于自发形成的隔间。其中,一些隔间包含着参与一些列反应循环的起始化合物。反应循环会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复杂。最后,整个体系必须通过剧变,将信息储存在聚合物中。物质代谢起源说要求形成一个化学反应网络,而且网络的复杂性会不蹲地增加,并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

这两者之间这几年越来越有融合态势,前者能够复制自身的大分子(比如RNA)是偶然形成的,而后者则认为,小分子形成了反应网络,有一个能量源驱动,并能不断进化。

之前我是复制因子起源说的阵营,跟着文博士参与了人类基因组测序的项目以及后来的一些列项目,越是深入,越感觉物质领域的研究进入了一个瓶颈,于是,就跟着我现在的导师孙教授。因为孙教授是物质代谢起源说派,虽然他研究的是脑科学领域和心理学领域,但他在《脑存储》那篇论文中提到的一个大胆的假说,震惊了当时的科学界,那就是他类似发现了那个能量源,驱动化学反应网络的能量源,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大脑每天都会产生数千个新神经元。但让科学家们百思不解的是这些新生元很快就会集体消失,而通过精密仪器的检测和检测,也找不到消失的地方,而老师提出的脑空间理论,则认为这些并没有消失,而是转换成了支持脑空间运行的能量源……..脑科学的研究比其生物学、医学的进展缓慢好多,毕竟这个领域被誉为人类的禁区——上帝的领域。而作为我们有脑博士称号的孙教授一直也坚称自己是好奇迷路的孩子,不断的在脑空间和大脑回路寻找入口!这个领域的迷雾自人类出现以来就一直未曾拨开……好了,今天关于人造生命与精神能量的专题就到这里吧,请大家课外预习文博士对战人类基因组的科学故事。下课!”曼丽霸气无比的结束了此次课程。

文博士是世界顶级的科学家,其在人造生命领域的建树直到现在还让人顶礼膜拜,毕竟能靠一己之力让当时世界上两大强国领袖拉下脸皮,以共享的方式宣布人类基因组测序结果,可谓科学界的神人。当然其本人更是一个传奇人物。

我轻扫了一眼教室的学生,哎,还是没有好苗子啊,看来今年还是没有好收获啊,估计还得接受校长老同学的抱怨,不过这也不能怨我啊,六年前也就是曼丽能经受住脑景训练的考验,不过估计毕业也就难喽。

当我转身步出教室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啪啪的拍照声,每次的课程结束后都是如此,不过是我信手涂来的一幅油画,上次是一副地狱花,这次是海鸥沙滩。不过这群学生还真是一成不变、傻的可爱,拍的照片又不能说话,不能说话就无法让他们入境,还真是难为他们了。

“多亏了你啊曼丽,要不然这学期的课程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我都没有准备教程”我按了太阳穴说道,有些不负责任的说道。

“老师,那个非洲长老真是可恶啊!这次让您脑空间受了这么重的伤”曼丽体贴的说道。嗯!不过这次确实得不尝试,本来去交流心灵控制的话题,不知道怎么得就开始了精神较量,害的我刚刚发觉的第三脑空间给封闭上了,脑袋也不时的疼起来。不过想到那个非洲长老塔姆拉变得整天傻呵呵,我就开心不已,这个该死的老头。

“这个该死的老头”曼丽好像是我肚里的蛔虫,狠狠的诅咒着。

“好了,不管这些了!最近我出去这一年,除了你替我带课题带教外,脑力训练进行到哪个阶段了?”我面孔一板问道。

“报告老师!我已进展到第二阶段了。已经赶上刘师兄了,嘻嘻!其他的那几个师兄逼着我请了好几次客呢,老师要替我报仇啊”曼丽说笑着,一下子搂着我的胳膊。

“我看不是报仇,而是报销吧”我淡淡笑着说道,轻轻把手抽了回来,没有顾忌曼丽脸上的失落。我带的那几个学生哪是这个小魔女的对手。不过,这家伙看来很有天赋啊,难怪文博士舍不得让她脱离门楣。

“第二阶段遇到什么问题吗?”我认真的问道,毕竟关于脑空间和神经回路的领域,每个人的脑空间构造和开启差异极大。相比于医学和生物学日新月异的进展简直差之太远,称之为一片荒漠也不为过。

“老师!好多问题呢?第一,我发现的第一空间和目前脑科学领域的研究以及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有什么关联呢?和他们交流时,他们通过测谎仪器、脑控装备,甚至是神经元切片都可以观测到人脑对影像、声音、情绪、记忆的不同反应和记录,并可以通过人工智能进行下一步行为和心理的预测,而且他们的预测越来越精准。”曼丽认真的斟酌道。

“嗯!非常不错!在学习的过程中能横向的比较,这个要多和你的师兄弟们多沟通引导一下,触类旁通,全面参考有利于我们这个学科的系统化建设,他们还是固执于脑科学领域的生物研究方向和精神研究方向的分歧,认为两者是不同的研究领域,这个观点目前来看虽然研究方向是分歧的,但我认为两者终归要殊途同归,毕竟能统一到脑空间和大脑实体中来”我扑捉到了曼丽研究方向的一个可取之处。

“至于测谎、脑控、切片甚至是心理学领域的心理干预、玄学领域的观想、读心术等等,无非是研究脑科学的一种方式,说不上谁对谁错,都是开启脑领域的不同钥匙。至于打开门后看到的不同领域和世界也很难说谁对谁错,但我认为有三个方向应该是未来的主要研究手段,一个是人工智能领域,当把人脑的结构和不同反应与发现的事物、空间、情绪、记忆等进行海量数据的对比、分析、整合、优化,也会绘就类人的脑神经反应系统,包括目前他们运用的类人机器人越来越像人就是一个发展方向,至于未来能不能造物成人,人工神经网络能不能接近或替代生物神经网络,我不看好,但会越来越接近。但知识和数据无法替代想象,虽然无限接近, 但永远成就不了。另一个方向是心理学领域,通过微表情、情绪的捕捉、精神的介入,会逐步的靠近人的思维、习惯,直至行为的改变,但还是徘徊在脑空间之外,毕竟这些捕捉还没有脱离对人情绪和行为的影响,而更深层次的对于脑空间里面物质、空间或时间甚至是记忆来源还无法探测得到。第三个方向是玄学,其实,这个领域应该是最接近的,毕竟自人类仰望星空探索自身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时,宗教就开始慢慢形成,预期说是对万物的崇拜聚化出神灵,还不如说是对未来自己的期许,期许自身和团体的强大和护佑传承。”我梳理着目前大脑的几个研究方向,不由得感慨道。

“但老师,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人工智能在某些领域已经超出了人脑,比如说逻辑分析、识别领域、金融应用等领域,甚至可以利用人群的集体盲点,左右他们的选择,比如左右总统大选,操纵金融市场?”曼丽有些沮丧的说道,她前两天刚被强森的阿尔法智脑在识别领域给击败了。

“呵呵!这两者的比较其实是不成立的。很简单,人类发明的生产工具或武器甚至是今天的类人机器人在某些领域和方面都超过了人类的力量或者是智力,但他们和人类本身是不能比较的,根本不能放在一起比较啊。人工智能汇聚海量的数据来模仿人,甚至某些领域超越人,这是存在,而且随着数据的增加,会比人更少犯错甚至是纠错。但你要知道,人类就是靠不断犯错和试错才会不断进步的。”我打趣道。

“还有比较关键的一点,人类比其他物种,甚至是发明出来的新物种,更有适应能力。”我又加了一句。

“嗯!老师,我知道了!我就说阿尔法不过是一台超级智脑吧了,和本姑娘比,还差老远!老师,老师,那我们这一派呢?”曼丽想了想,还是不想替人类丢脸。

“我们这一派,目前还无法成就体系啊,我也不知道带你们走的这条路到底是对还是错,如果整个假想成立的话,我们也只是掌握了打开一间门的钥匙,而我发现,我们只是打开了宇宙中一个星球的钥匙,这个星球的样子我们还无法睽其全貌,更何况还有那么多星辰”我感慨道。

“老师,我愿意陪你一个一个星球的打开”曼丽温柔的许诺道,又悄无声息的搂住了我的胳膊。

“你这丫头!还是赶紧找个人嫁了吧!别再祸害为师和你的师兄弟了”我打趣道,轻轻抽开手去甬道旁,把学生们踢倒的垃圾桶扶了起来。

后面的曼丽,咬着牙狠狠的诅咒着“哼!来的时候都不记得扶,真假!嘻嘻…..”

“hello,你好,刘校长…….好的,好的,刘校长,我们一会过去。老师,老师,您等等我”后面的曼丽一边打车电话一边从后面跟上来。“怎么了,曼丽”我扶了扶眼镜,可是就是这个动作,让曼丽吓了一大跳,快速的落后了一步,满脸通红的低着头说“老师,您还是带着眼镜吧,我可不想在校园内再出丑了”。想起上次,因为直视老师的眼睛而狂犯桃花的样子,曼丽心里狠狠的甩了甩头,真是丢死人了。一个男人有了那一双魅惑的眼睛还真是要命,难怪整天带个墨镜,不过老师也真是厉害,无时无刻不在锻炼脑力,整天带个墨镜遮掩自己闭目锤炼精神力的感知,还真是恐怖的人形探路仪,难怪被叫做脑神经。

“老师,刚才刘校长打了10几通电话,我在教室内入境了,没有听到,他让您回办公室一趟,说上次跟您说好的那个客人来了”曼丽脸红的说。

“又是他,上次不是告诉过老刘今年我在恢复期吗?净给我添乱,我的精神还没有恢复过来呢,这不是瞎闹嘛”我愤愤不平道。

“老师,会不会是上次教委会集体检讨事件,让刘校长感觉您的心灵力量恢复了”曼丽促狭的轻声嘟囔着,毕竟老师的教学与普通的教学差异极大,那几个教委会成员简直是自取其辱。

“你这家伙,上次都不及时阻止我,还和他们一起检讨教育问题,看着他们我就来气,看来这次是躲不过去了,走,去看看”我无奈的甩甩手,朝办公室走去。

说是办公室还不如说是独立的小校区,离大学1000米紧靠海边的联排别墅楼,周边环翠怀抱,铁丝网密布,不同于校园的保安,这里保卫人员竟是军人。看到漫步进院的这两位,保卫脸上充满了自豪,主动敬了一个军礼。就是这个人,让许多自己的战友走出了战争创伤,好像叫创伤后应激障碍症,抚平了大家的伤痛,还成立了一个研究院,发起了一支老兵战后基金和精神健康护理计划,听战友说,他还替国家执行过多次秘密任务,替他站岗还真是荣幸啊。

在五楼的办公室,靠海的一面窗被青青的树尖点缀,像极了动态的VR画作。屋里的四个人都没有说话,刘校长细致的翻着办公桌上一摞摞的心理学论文,不时的蹙着眉头。一个看上去气势非凡、精干有力的男人,正在看着我办公室墙上镶嵌的那一幅幅精神画作,看的出来,他对我那副《商循环》比较感兴趣,应该是紧盯着好长一段时间了,果然在商言商啊,那副画作是我对一个一手构建三家世界500强企业的创始人做的一个项目,描绘了商场求存求变求永的挣扎与突破。那是我用来教学的教具,同时也是我对一些难忘项目的生态画作。 

靠窗的沙发上瘫坐着一个体重300多斤的白胖男生,紧盯着外边的海鸥,呵呵的乐着。旁边坐着衣着打扮不俗的孩子母亲,母亲不时的拿着纸巾擦拭着孩子口中溢出的口水。当我推门而入的时候,就像平静湖面投下的石子,一下子将屋内的人惊动了起来。

刘校长,我的老同学,快步朝我走来。“你这家伙,把我害惨了,可逮着你了,一定得帮我这个忙以作赎罪”说完一拳擂在我肩上。我知道,上次教委会过来评审我的课程,老同学费了很大功夫,可结果却被我搞砸了。

“嘿嘿,老刘,你可真狠!不过你不知道我精神刚刚才恢复一点嘛?上次去非洲做那个项目可是让我躺了三个月”我赶紧拦住他的话茬,上次就是不小心被他给话带到非洲那个研修班项目上,与非洲一个部落的守护者长老比拼了三天的精神世界,我迷糊了三个月,那个非洲长老彻底变成了白痴。这次还不知道他又安排了什么诡秘的项目给我呢。

“孙教授,您好,鄙人章泉富,福全集团的负责人,这是贱内,这是我的孩子子楠,久仰大名,您墙上的这些油画作品和您的传说一样, 非常的精彩和令人难忘!”说完,站在旁边的章泉富伸出了双手。我摘下了眼睛,打量了一下,点点头,与他握了一下手。这是一个自信心很强、气质很硬朗的商界狙击手,曾连续15年进入福布斯的亚洲富豪排行榜前十,我们学校也有他捐助的一栋图书馆。

“孙教授好”夫人朝我微微颔首,“章夫人好”我淡淡回应道。

大家分别落座之后,他们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个孩子。我才细致打量眼前的这个孩子,刚才的那一撇,我已经知道他们的来意——孩子章子楠!

“孙老师,您稍等一下!章总、章夫人,两位坐这边”关键时刻,王曼丽止住了我摘眼镜的动作。当大家坐到我周边时,我感觉到那个孩子蠕动了一下,眼神随着章夫人动了一下,转眼又扭头看着玻璃窗外轻轻摆动的树尖,嘴边还不时的吐着泡泡。

“他是什么东西?”我摘下眼镜深看了一眼后,猛的跳了起来。

“孙教授,您怎么说话呢?他是我儿子啊”章夫人突然歇斯底里的站起来大喊道,一下子又跑回到了孩子身边,把孩子的胳膊抱到自己的怀里,眼神凶狠的看着我,像一只护卫小鸡的老母鸡。

“莎莉,你别动,让孙教授好好看看我们孩子,要不然,我们还得,还得”章泉富的声音仿佛下了很大的力气轻轻压住了屋内尴尬的氛围,可是他抖动的双手,看起来其内心也是波澜起伏。

“老孙,你说话注意点,他还是个孩子,你当着人家父母面,好好注意你的沟通方式啊,不好意思两位”老刘忙不迭的打着圆场。

可是我却不为所动,我摆摆手,压低声音道“章夫人,我建议你到我旁边来,如果你是让我看看这个孩子,我需要你们的配合”。曼丽看到我的暗示,走过去将章夫人拉回了原座。

“啊!”一阵尖锐的嘶吼声在他们回转身前发出。当大家眼神注视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拿骨刀在白胖男孩的手臂上划了一刀,鲜血立时浸透了孩子身穿的肥大T恤。

“有意思,真有意思!像人却不是人!”我站起来,用毛巾擦拭着骨刀,骨刀上清晰的数字显示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

“啊!老章,你找的什么人啊,不是说给孩子好好看看脑袋吗?为什么这个人这么无礼,还拿刀行凶,快报警把这个疯子抓起来,孩子,孩子,我们走,我们去医院”章夫人歇斯底里的朝我喊着,手足无措的拿毛巾裹在孩子的手臂上,鲜血立时染满了毛巾。

“刘校长,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解释”章福泉也跳了起来,快跑过去,扶着孩子,扭过头来闷声说道。刘校长和曼丽则见怪不怪的站在我身后,静静看着他们。

我压低声音又问了一次“章先生,你孩子,他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孙教授,我不该来的啊,不该来的啊”章福泉脸上变得苍白,嘴里喃喃地说着,“孩子,孩子,我们走,我们赶紧回家,赶紧回家”。说完摔门而去。

当室内静下来的时候,我知道回答好奇宝宝的时间又到了!

“老同学,到底怎么回事?”老刘疑惑的问道。

“嗯?这个孩子他不是人类,我没有看到他的童影”我直接干脆了当的回答。

“啊!是个机器人吗?”曼丽好奇的跳了起来,丰满的上围让老刘一阵呆神。

“不是!”我淡淡回答。

“难道是基因产品—那个,那个,人造生命成功了?”老刘狐疑的说。

“八九不离十,我感觉不到他的灵魂,没有童年的影体,但骨刀划破后检测的结果确实是人血,应该是人类的身体,看起来应该是更迭10几代的产品,真是恭喜那群疯狂科学家了啊。”我有些拿不准产品迭代的次数,还有比较懊恼没有在章福泉身上来一刀,以验证他们的基因配比,同时也为那些疯狂的同仁们感到高兴。

“可是老师,关于人类的基因应用,不是还局限于肢体和器官吗?而且自从“辛西娅”诞生后,科学界一直没有太大的风暴啊。更何况关于克隆人的计划有违伦理被联合国明令禁止了吗?怎么会?那怎么识别他们啊?”曼丽紧皱着眉头,开始翻看我办公桌上的一篇学术专刊,在某一角落有这方面的国际公告。

“嗯,他们比类人机器人的识别还要有难度,不过今年底,诺亚科技发布的X5号机器人识别技术马上就可以投入使用了,类人机器人识别不再是问题。 至于,他们这类基因人,外表识别起来可以参考他们的眼神、皮肤、口水,至于内里的识别,只能靠我的童影追踪了,或者还有一些能探查到完整灵魂的神媒也可以。”我轻敲了一下头,有些头疼,赶紧把神媒也拉了进来。

“老师那你能详细讲讲嘛!眼神、皮肤、口水怎么进一步识别啊,我好发表到《科学》和基因工程杂志上啊。”曼丽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眼睛都开始冒金星了。

“是啊,老孙,你详细讲讲,以后碰到这样的个案我好推送给你。哈哈。”一脸坏笑的老刘威胁道。

“嗯,你们两个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啊!眼神方面,你们看到了,会长时间盯着动态的画面,口水显而易见,不过也最容易遮掩,皮肤方面会越来越白皙,不是自然的那种白皙,而是近似于一种工业塑料的白,估计每一代更迭会越来越白皙,另一个方面,那不是胖,那是褶皱的累积。曼丽,让刘凯赶紧回来一趟,我有事情安排他。”我沉吟了一会一一剖析道。

“师兄,老师,师兄不是在跟进3号项目嘛?”曼丽满眼放光的说道。

“唉!多事之秋啊!”我和老刘不约而同的感叹道。曼丽呆萌萌的看着我们,不明所以。

作为有着“科学蜂子”称号的曼丽当然不放过任何一种疑问。以致这次事件之后较真的飞到她导师文博士的基因研究所去探究真相了,而后续也给我惹来了一串麻烦。

【待续】

  • 目录
  • 评论 4
  • 喜欢 44
  • 续写

全部章节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4

  • 钛pTa43x 钛pTa43x 2017-07-13 21:59

    最开始做营销时,总会将广告词写得很美丽,有文采,意想着把企业的品牌和文化打造好,也把时间重点花在打造产品上。那个时候发大量广告,但没有很好的效果。

      后来,接触直复式营销,通过深入学习,明白,没有抓住客户的注意力,写好产品的卖点,戳中客户的渴望,解决客户的顾虑,刺激客户的行动。就很难会有立刻见效的效果。开始将广告写成极有成交力的销售文案形式。把广告直接发给有可能成交的潜在客户。成交效果有所改善,轻松一些。

      后头,好多人采取直接投递销售文案的形式,客户接触较多的广告,对直接广告十分反感,也变得不那么容易信任、难以直接成交。

      近年学习微信直邮模式,将客户采取赠送顶尖报告的形式先引流。再通过系列互动、思想种植(通过一系列动作,让客户慢慢对您有好感、信任)等等,将成交周期延长到7-30天,甚至更长时间。

      特别是一些价格稍高的产品,因为买单需要一个持久的过程:从陌生到知情,再到信任,直到最后买单成交。(这十分适用于本身很有价值的产品或服务)

      举个更突出的例子:就像是“骗”女朋友一样,把互动和思想种植(通过一系列动作,让客户慢慢对您有好感、信任)的周期延长到一个月甚至几年,就容易“骗”到手了。

      设想一下,如果您将您成交客户的周期拉长,是不是也会有较好的成交效果。把成交周期内的所有环节先设计好,任何人来了都走这个流程,同时包括裂变流程。

      那么,是不是也挺轻松?

      如果您对“成交过程拉长”感兴趣,我可以提供给您案例看看(有几份报告)、深入了解。您找我微信:wixi367,告诉我是钛媒体友就行。也欢迎您交流营销。我是范思钱。

    1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25 01:55

    好吧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24 03:10

    👍还是可以的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17 03:48

    不错

    0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