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王的选举(中篇完整版)

那天我在图书馆看书,忽然跑过来一个流浪汉,告诉我他是我们的国王……

那天我在图书馆看书,忽然跑过来一个流浪汉,告诉我他们我们的国王,这话我自然不能信。可是不久之后我又遇见了他,听他讲了一个故事,那个故事让我开始有了一些牵挂。

我一如既往的坐在图书馆的窗边看书,忽然有个人坐在了我的对面,他一脸胡子满面倦容的瞪着我,瞪得我全身发毛转身想走。“想不想听我说个故事?”那人忽然拉住了我,近呼哀求的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便只好重新坐了下来,同时也好奇他想跟我说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值不值得我花时间来听。

然而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便让我后悔了,因为他告诉我他是一个国王,而且是我们中国的国王,我心想看来是遇到骗子了,我便告诉他:“您这个套路有点老了吧,而且您冒充国民党军官都比冒充国王强啊,我们国家哪来的国王,国王这职业自明亡以后就没有了好吧。”我觉得是不是得报个警。

“我真的是这个国家的国王,你要相信我。”这人看来不是个骗子就是个疯子,为了我的生命安全着想,我把书揣进包里便快步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跟图书馆的馆理员把这事说了下,让他们稍加注意下那个人,可是当我回头要指给他们看的时候,那个疯子已经不见了,真的是见了鬼了。

之后的几天我再没有见过那个疯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走路的时候有人盯着我,以至于那几天神经兮兮的,后来索性便换了地方不去图书馆了,那种被盯梢的感觉消失了,整个人便也轻松了下来。然而这一切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我又一次遇到了那个疯子。

一天夜里我莫名的有些心烦气躁,看着屋里面的四壁围墙倍感压抑,似乎那四壁围墙随时就会向我压过来,将我活活的挤死在这逼仄的空间里,于是我果断的披上外套跑了出去,在街头闲晃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疯子。

我从洪山路溜到浦东南路,顺着上南路往中华艺术宫的方向走过去,在5区和4区中间的长椅上看到了他。他依旧满面倦容胡子邋遢,衣服也还是那天的衣服,他弓着背两只手交叉在一起,目光呆滞的看着中华艺术宫,而他的脚下则是一地的烟头和一些喝完了的勇闯天涯易拉罐,他身旁的椅子上还有一些没打开的勇闯天涯。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中华艺术宫,旁边有一轮月亮半圆不圆的挂在那里,世博园灯火通明的与它隔街对望,一切都是那么的普通与平凡,并没有什么值得可看的东西。我忽然对那疯子生出了好奇之心,我走过去弯下腰下冲他挥了挥手:“国王先生,你看什么呢?”他看了看我,忽然咧开嘴笑了,那笑容竟然让人觉得很安宁,而且似曾相似,也是活见鬼了。

他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示意我可以坐下来,脑子进水的我就坐了下来,而且毫不客气的开了一瓶他的勇闯天涯。我一边喝着勇闯天涯,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撇了他一眼,确定他身上没什么可以威胁到我的东西,我的脚尖往后拉了一下,也做好了随着可以跑掉的准备。如果这时候我是在拍广告的话,勇闯天涯简直完美植入。

“我知道也许我说的话对你来说有些没办法理解,毕竟国王这个职业在中国自六国以后便已经没有了,而汉后成为了一种爵位和封号,所以你肯定觉得要么我是个骗子,要么我就是个疯子,我其实可以理解你的。”我不得不说他说的还挺对,但是我竟然被一个疯子或者骗子给理解了,这事还是让我有些没法接受了,更关键的事他竟然跟我拽起了历史,真的是老板能忍老板娘也不能忍啊!

我一口勇闯天涯喷了出去,正好一个小姑娘从我们面前走过,那小姑娘看了一眼我身边的那个疯子,又看了一眼我,皱了皱眉,嫌恶的走开了。我忽然恍然大悟,我好像也好几天没有刮过自己的胡子了,加上出门的时候穿的还是睡衣,随便披了一件好久没洗的外套,和这样的人坐在一起,又是勇闯天涯又是满地烟头的,可不就是两个流浪汉么。

我当时真想追上那个姑娘说,你误会了,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有些事情咱不能简单的只看表面,就像海水一样看起来平静底下暗流汹涌,可是有些时候看起来海浪涛天其实深海里却是一片和谐安宁,而那和谐安宁中却蕴藏着毁灭一切的力量。

我要带那姑娘亲眼去海边看一看那拍打沙岸的浪花,去亲耳听一听那风里的声音。那个声音一般人是听不见的,它藏在螺号里,你要放在耳边用心听,可惜很多人喜欢用眼睛去听,用偏见和愤怒去听,他们瞪大了眼睛绷紧了自己的身体,以一种大彻大悟的心态去俯听这个世界,将自己和别人拉开一万年的距离。

我决定要用心去听那个“国王”的故事,毕竟能够咬文嚼字的骗子不多,能够拽历史的疯子更是不多见,逻辑清晰的骗子和疯子更是世间少有,最关键的是我喜欢他发呆的眼神,那空空的目光里有着席卷一切的力量,像个黑洞般深不见底。爱一个人静静发呆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哪怕他的故事如艺术一样荒诞,但那却又是最真实的。更何况我还喝了他好几罐勇闯天涯。

他是从另一个世界里来的,那是一个和我们几乎一样的世界,那个世界也有一个国家叫做中国,然而历史的走向从某个节点开始出了意外。世界在核战之后走向毁灭,希望从废墟里拔地而起,混沌里秩序开始重组,在那样一个时代里,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独裁者带领迷茫的人们向前走,那个独裁者最终成为了新世界的国王。

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疯子看了我一眼,阻止了想要说话的我:“那个国王不是我,那个时候还没人知道我的存在,一切才刚刚开始。”在那样一个混沌无序的世界里,科技开始了新一轮野蛮的生长,大量的服务器进入了“地下世界”,暗网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忙于重建秩序的国王根本无力去监管这群技术人员,等他忙完了一切的时候回头一看,一个隐藏于地下的“虚拟霸权”初具雏形。

为了维护国家的稳定,更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新晋的国王决定要对暗网进行打击,只有有效的控制舆论的声音,他的独裁地位才能稳定长久,然而这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他的行为激怒了暗网的成员们,而政权内部本来就有了对他不满的声音,重获太平的民众内心也生出了抱怨,他们一起合力推翻了国王的统治,将他们的救世主从王座上拉了下来。

国王被处决的当天举国欢声笑语,人们终于又一次迎来了民主的时代,他们举行了一次全民公投,推举了一位新的领袖来带领这个国家,出于对独裁者的惋惜和尊重,他们保留了国王的称号,从此以后每一任国王都需要经过选举产生。国王从各党派推选出来的十位候选人中产生,国会内部会有一轮初选淘汰掉八名候选人,然后将剩下的两名候选人交给国民进行民主公投。

说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已经喝到第三罐勇闯天涯了,我看着天上挂着的那轮月亮,又看了看眼前那红色的中华艺术宫,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是那么的不真实,忽然对那个疯子说的话半信半疑了。也许真的有那样的一个世界也说不定呢,那该是一个多么有趣的世界,民主、独裁和科技暗中较劲,所有人都在感恩和背叛中纠缠,欲望以正义之名隆隆前行。这个疯子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世界观是多么的完整,简直可以写一部小说了。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叹了口气,他打开一罐勇闯天涯:“是不是觉得我的故事听着那么的匪夷所思,如果我是你,一直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自然也会觉得太过离谱。”他猛灌了一口勇闯天涯,看着中华艺术宫那耀眼的红色,目光又陷入了无神的呆滞状态。我对他说的话不置可否,真实的世界总是充满着烦恼,活在虚构的世界里也蛮好。

在很小的时候我们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们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小伙伴,比如龙猫,比如阿莉埃蒂,比如舒克和贝塔。我们像猫咪一样可以在小小的空间里游历整个世界,那个时候我们想去哪就去哪,天上、地下、森林、月亮上、太阳里以及宇宙间,连一秒钟都不需要我就能出现在任何地方,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我们可以是王子、公主、可以是王后也可以是国王。

“所以你是被公投出来的国王?”他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有机会竞选国王。我从心里一直以为那是一个与我无关的世界,我只是意外的闯进了那个政局里。我以为我可以安宁平凡的过完余生,却没想到有一天会成为一国的王。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短信,它改变了我一生的轨迹。”

“短信?”他说有一天他正要睡觉的时候,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内容是:“如果给你一个升职的机会,你想做什么位置?”他当时觉得这可能是谁在恶搞,因为他当时就是一个小论坛的编辑,平时没事喜欢写点时政评论,做了五年也没升过一回职,所以出于无聊的恶搞心理,他回到:“有本事你让我做主编。”那边没有了声音,他带着一股报复的快感睡着了。

第二天回公司上班的时候,他彻底惊呆了,开会的时候大老板亲自开会,宣布他升任论坛主编的消息,并且将他介绍给了自己的党派,还帮他解决了王都的户口问题,在那之前他一直是一个黑户,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升不了职的原因。幸福似乎来的太突然了,那一整天他都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里,他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他想到了那条短信,赶紧把手机掏出来回复到:“你是谁?”

然而直到天近擦黑也没有人搭理他,那手机就像是坏了一样,出奇的安静(连各种APP都不推广告了),那一整天他时不时的就把手机掏出来,害怕信号不好他还特意跑去了天台上,然而就是没有人回他的信息。升职并没有给他带来幸福感,反而让他感觉很焦虑,天黑之后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出走了大门,一辆黑色的车忽然停在了他的面前。

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车里黑沉如碳,司机戴着一张白色的面具,原本是眼睛的地方变成了两个黑洞,那两个黑洞正直直的对着他,似乎随时要把他吸进去。他紧张的咽了口口水,感觉心跳的厉害,蓦得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起来,他手忙脚乱的掏出来一看,那边终于有人回他的短信了:“上车。”他又回复到:“你是谁?”

然而又没有了声音,他挣扎着,犹豫着,一人一车对峙着,不知过了多久,他咬了咬牙拉开了车门,“死就死吧”。为了一探究竟他决定冒险一回,他决不允许自己的人生被别人给摆布着,他一定要找到答案,弄清楚短信后面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当陌生人忽然给你送来礼物的时候,匕首一定就藏在不久的地方,再往前便有可能是万丈深渊。

不得不说我是很敬佩他这个行为了,即便他这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但是他的话竟然是那么的有道理,让我忍不住要为他点32个赞。我仔细打量了一下他,年龄看起来大概四五十的样子(也不一定,现在人都显年轻),轮廓清晰满脸沧桑感,有种偶象派大叔的感觉,如果脑子正常一点一定很受小姑娘喜欢,可惜了这一身的气质了。

在他的那个故事里,当时他接近40岁,不惑之年却一事无成,换了很多工作没有一份能干得长久的。他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每次当他觉得人生就快迎来希望的时候,他总有办法把自己的生活给搞砸掉。所以这次好运忽然降临到他头上,他是不敢相信的,因为他知道自己决不是一个可以靠运气生活的人,他一定要探察清楚这事情的真相。

他鼓足了勇气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车厢内的黑色便将他吞噬了。司机待他关上车门后便踩下了油门,连个招呼也不打便飞驰而去,两人一车快速穿行在车流中间,所有的一切都快速的向后退去。他转过头看着身后渐渐远去的一切,有一种时间倒流的错觉,如果时间可以倒流该有多好,他总是会忽然就这么想,因为他有太多的事情想要去改变。

“看来你年轻的时候做了不少混账事嘛!”我摇了摇手中的空酒罐,一瞬间觉得有股浓浓的悲伤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将我包裹在里面,而我则想要把那些悲伤装进罐子里,然后一脚踢到远远的天上,让路过的鸟儿叼住它,带到更遥远的南极,穿越极光从臭氧的空洞里散向宇宙,让星际风暴吹散那些悲伤,或者让黑洞永远吞噬它。

然而这个城市已经看不见自由的鸟儿了,在顶盛的文明里它们几乎快要绝迹,我们只能通过幻想去假装它们的存在。尤瓦尔在《人类简史》里说了,人类之所以是人类,就是因为我们善长于幻想,正是幻想让我们走向了文明。当我们从盛世的文明里走向荒漠时,幻想又一次解救了我们,让我们得以生机勃勃的憧憬未来,那将是一个无比欢乐的极乐世界,智人终将战胜死亡与贫穷,创造出被称之为“智神”的“新人类”。

可是那“新人类”又何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未来简史》这本书告诉我们,那其实是一个和我们极其相似,却又几乎没什么关系了的“新物种”,他们的思维和我们的思维在两个完全不同的维度上面,他们和我们的区别,就像我们和猩猩的的区别是一样的,完美的“新人类”并不能解决我们现在的痛苦。

幻想终究只能是幻想,那是一个发生在其它世界的故事,正如“国王”的故事一样。我不知道他究竟经历了什么,要幻想出那样一个世界。所有的幻想都是现实心境的投射,是为了帮助我们逃离或者补完尘世的“纳尼亚”。沉迷于幻想和沉迷于“游戏”是一样的,在现实世界里即然寸步难行,那么就去创造另一个世界吧,在那里我们可以策马纵横仗剑走四方。

“幻想”的世界该是美好的,也许会有波折,但一定是美好的结局,拥有幻想的人应该是高兴的,但是“国王”看起来却显得很痛苦。也许“幻想”对于他来说就像毒品,或者是一夜纵情后的空虚,沉迷的时候越兴奋,清醒的时候就越痛苦。他挣扎着上了“那辆车”,从后车窗里看到的也许就是他的过去,他踏上了一条不知走向何方的路,身边的一切都在那一刻离他远去,也许再也没有办法回头。

那车不知道开了有多久,窗外的车流渐渐稀少了,人流渐渐失了踪迹,水泥森林被泥土和大树取代,他们离开了王都开往了效区,在一片小树林的深处停了下来。司机把车停在了一座小木屋前,转过头定定的盯着他,面具上的两个黑洞深邃无底,“国王”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推开车门下了车,他左右四顾惶惶不安。

司机将车子发动,绝尘而去,留下他一个人独自面对那座小木屋,四野无人连虫鸣鸟叫的声音都没有,他仿佛置身于一个真空的环境里面。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小木屋的门从里面推开了,一个穿着围裙的白胡子老头探出头来,眯着眼睛看着他,似乎很是废了一翻功夫才确认来人是谁,于是挥了挥手:“别傻站着,进来,要开饭了。”

据他说那顿饭很家常,那老头看起来也很家常,那小木屋更是家常中的家常,他甚至有一种回到爷爷家的感觉了。那老头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有得没得,问他工作感觉怎么样、和同事关系怎么样甚至问他有没有女朋友,说他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老头说的很寻常,但是他听着却很紧张,越是看起来温和无害的东西,一旦发作起来越是具有破坏性的力量,因为你是处于完全没有防备的状态里。

那顿饭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国王”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的掏出了手机,正当他想问什么的时候,那老头忽然把手上的筷子放了下来,面色凝重的看着他,一反刚才慈祥絮叨的模样。他一手举着手机定在了虚空里,大脑一片空白的看着老头,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最终还是那老头打破了他的尴尬,然而却惊得他把手上的手机掉进了一锅鸡汤里。

“你想当国王吗?”

那个夜晚对他来说无异于又一次重生,生命的轨迹再一次走向了不可知的未来。从那天开始他的事业开始变得风生水起,同时他也成为了一个知名的时政评论人,在他的带领下那个论坛也一跃成为了国内最大的时政点评论坛,拥有了数千万的注册用户,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全国网民的心。

就在他的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忽然辞掉了该论坛主编的职务,进入了国家新闻部,这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虽然国家新闻部看起来很有权威,但那意味着他需要放弃近千万的年薪,去领一份相对微薄的国家薪水(除非他贪腐),这一点是让人有些无法理解的。

那段时间已经有传言说他就要接任该公司的CEO职务了,而且外界也不断有风投找上门要给钱让他创业,然而他却放弃了这所有的一切现成的财富。于是新的传言开始出现,有人说他可能有更大的目标,比如竞选“国王”,然而再一次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并没有参与那一界竞选,而是加入了国王连任竞选委员会,成为了对外发言人。

在他的不断斡旋之下,本来已经民意尽失的国王竟然奇迹般起死回生,获得了继续连任国王的机会,而他借此机会成为了国王的内阁总理。在他的辅助之下国王虽然没有大功,但至少也避免了很多错误,国王五年的任期就这么平平淡淡的渡过了。但是很多人开始为他感觉不值,认为他完全可以自己去竞选国王的,而且由于国王的无能,他提出的很多明明很好的方针都没有办法实施。

“而这一切其实都是安排好的。”国王叹了口气,看了我一眼:“舆论的声音从来都是可以被操纵的,只要你愿意花足够多的时间去编好这个故事,这里面更为关键的是这个故事一定要是真的,那么操纵舆论就可以将这一切无限的放大。”

他跟我说了奥巴马的竞选故事,说了特朗普的竞选故事,说操纵舆论走向最好的办法就是说出舆论想听的,也就是我们这个世界所说的接地气,希拉里败就败在太过于精英了,舆论其实是不喜欢主流媒体的,他们总是会认为主流媒体背后藏着数不清的阴谋。所以那位老人家在为他布这个局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正面利用过主流媒体。

“那你们是怎么做到操纵舆论的?”我一下子好奇了起来,不自觉被他这个故事吸引了,因为一切听起来都是那么的真实,用一句老话说就是“有鼻子有眼的”。他想了想说:“用你们这个世界的话来说,就是打造一个时政自媒体(比如局座那样的)以及利用水军。”

那位老人家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水军领袖,专门受雇帮一些明星政客打击对手,而他所领导的水军军团和其它水军相比,放的水显得更加的真实可信,可不像其它水军那样无论是语调和内容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水军放的。为了达到这个效果他把自己的水军团变成了一个“内容生产团”,给出了高于同行三倍的价格,相应的军团成员的招募条件也变得更高。

“非暴力攻击。”

他告诉了我这个五个字,这是那个水军军团的口号,很多水军一眼就能被认出来的原因就是因为强调语言暴力攻击,而他们更喜欢用逻辑陷阱去造水,这让一切都看起来是那么的真实可信。很快这个军团就统治了大半个水军市场,成为了一支不可小觑的虚拟霸权,这引起了国王的注意。

这个军团的名字叫“真言组”,而国王曾经是他的客户,在“统一战争”期间,为了打击对手国王曾经不止一次的利用真言组瓦解对手的公众形象,鼓动敌境的民众和军团制造混乱的兵变,而且这一招可以说屡试不爽,所以在统一了国家之后,国王感觉到这是一股可怕的力量,决心要将真言组给瓦解掉。

谁知道这却给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真方组的人察觉到了之后,暗中联合一些政客反而将国王给拉下了王座。劫后余生的真言组组长,那个老头,在后来的岁月里萌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他想由自己的组织来掌控由谁来坐那张椅子,成为这个国家的国王,要达到这个目的首先要控制一个政党。

“控制一个政党要比控制一个国家容易多了,这是竞选制度最大的优点,所有的位子都可以通过竞选获得,而所有的竞选都是由民众充分参与的,而网络又让民众的行为变得可操控。”国王苦笑了一声,“他就这样一步步的布下了这个局,将真言组从一个水军逐渐变成了一个地下政党,并将自己的成员渗透进了各个党派,甚至是这个国家的国会。”

“所以你就是他最后收成的果实是吗?”我问他。

“与其说是果实,不如说我是他的一次试验,一个掠夺国家公权力的试验品。”他呆望着天空中那轮半圆不圆的月亮,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恐惧,“你说这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竟然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

“你为什么不拒绝他呢?”我发现自己开始和他认真探讨起这个问题了,这个行为本身已经很不正常了,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相信了他所讲的这个故事,也许真的有这样一个平行的世界存在,在那里正发生着一些未来我们也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网络上不是有句看起来很像玩笑的话么:“如果我们的领袖可以让民众直接票选,也许会让小鲜肉当选成为领袖。”

美国最近的两届总统,不都是借助网络当选的么。

“面对那样的诱惑,很少有人能够拒绝的。”那苦笑着打开一罐勇闯天涯,眯眼盯着我,表情变得无比凝重。远处电影院已经散场,三三两两的人群从梅赛德斯的方向走过来,冷风卷起地上的树叶,我感觉后背有着嗖嗖的凉意,“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如果是你呢,你阻挡的了么?”

我被他的问题愣在那了,好半天说不出话来,而他又自顾自的说下去了。面对那样巨大的诱惑,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地位攀升,顺风顺水的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可以实现的。他的故事让我想起了一个纳粹医生的话,大致的意思是,他不敢杀人,但是如果把杀人这个动作拆解成一百个步骤,而他只做其中一步的话,他可以做的到。

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你也许不敢奢望成为一个国王,但是你会奢望成为一个议员,而其实一开始你只是想要成为一个主编而已。”他这样解释了自己的行为,一开始他并没有认为这事能成,但是一次一次的成功麻痹了他的内心,他的欲望一次又一次的膨胀,最终走向了万劫不复。

他甚至想要独占这个果实。

成为前国王的对外发言人时,那天的月亮很圆,他站在王都高豪华酒店的楼顶,俯看着整个王都在他脚下的样子。他说他很清楚的听到了野心在胸腔中爆炸的声音,那看着脚下浩瀚如银河的灯火,从心底响起了一个让他为之一颤的声音。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开始刻意发觉一些真言组打压过的人,他化身成为另一个身份,像收集藏品一样收集那些人。

其中最多数的是黑客。

真言组的快速扩张,离不开黑客的功劳。统一战争的乱局赐予了黑客“自由的土壤”,他们在地下成功的建立起了一个拥有无数镜像的密匙的暗网。然而即便是暗网也有一个破绽,那就是它总还是有和现实网络连接的需求的。暗网就像是一座封闭的孤城,城中蓄养了一支彪悍的黑武士,这支黑武士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打开城门,去掠夺周围的一切。

而城门洞开的那一刻,就是他的机会所在。

他蓄养了一批被称之为“白武士”的黑客,通过极其复杂的手段建立了一个财团,这个财团唯一的作用就是支持白武士们开发病毒。五年的时间白武士开发了无数种类型的病毒,这些病毒全部都是无害的,它们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借助网络的每一次联网附着在任何一台的硬件的系统里。

为了达到扩散这种病毒的目的,这个财团还收购了大量的近场交互手机。所谓的近场交互手机,用通俗的话说,每任意两台手机之间可以完成独立建网,不需要借助宽带就可以达到网络交互的目的。

这样的手机大量的散布在外面,任意几台只要靠的足够近,就可以组成一张又一张的暗网。这些手机也是个发射器,每天24小时都在搜索周围有没有忽然间打开的网端。他布了一张暗网去找另一台暗网,想要找出那些服务器的所在,然后去散布自己的病毒。一时之间全世界几乎所有硬件上都有白武士的病毒。

“最后你找到了吗?”

“找到了。”

他以为已经找到了所有的真言组的服务器,准备在一个午夜里发动突然的袭击,摧毁真言组所有的服务器,并且一次性清除他们在社交网络上所有的帐号。同时将真言组总部一网打尽全部抓捕,囚禁那个控制一切的老人。可是就在他们以为攻破了网端的时候,忽然发现所有的服务器都消失不见了。

而真言组的总部,也被彻底清空了!

那一刻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慌乱,他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坐在公园的广场上,加密的手机里传来白武士的声音,询问他该怎么办。那个老人就那么出现在了黑夜里,缓缓的从远处走过来坐在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合上了他手里的手机。

“你知道吗?就差一点,我真的以为自己离成功就差一步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激动的表情,或者说,那是一种扭曲的狰狞。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光,同时也看到了恐怖,还有深深的不甘心与懊。人的自信总是会在成就里膨胀,那天他站在王都的楼顶上,看着王都的夜景,真的以为自己是那个可以扭转乾坤的人。

“他和你说了什么?”

听到我的问题他才清醒过来,苦笑着摇头:“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陪我静静的坐了一会。”

那位老人合上了他的手机,两只手将手机包裹住,静静的坐在他身边一言不发。午夜十二点身后的喷泉忽然喷涌而出,躁动的水花直向天际,化成一片雨落了下来。他局促,他不安,他偷偷的看了一眼老人,老人正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满月,眼睛里似乎有些落寞和忧伤。

“后来呢?”

“爸我可找到你了。”

清脆的声音穿过夜,穿过空气,我转过头看到一个身穿黄衣的女生,焦急的冲这个流浪汉招了招手。我这才从幻想的世界里清醒过来,发觉这其实还是个故事,而我竟然把一个疯子的故事当真的。那女生跑过来拉着那流浪汉,转过头对我说:“不好意思,我爸脑子……你懂的打扰你了。”

我说没事的。

女孩拉着流浪汉起身离开,我也准备转身离去,那流浪汉忽然转过来抓住我的手:“我真的是国王,我是国王啊,你要相信我。”女孩用力的把流浪汉的手抽了回来,不住的跟我鞠躬道歉,我挤出一个无奈的微笑,转过身走进了属于我的夜色里。

我一边走一边想着那流浪汉的故事,手心里多了一张纸条,那是流浪汉刚才塞给我的,那一刻我在他眼里看到了慌乱。我握着那张不知道写了什么的纸条,站在上南路的路口,看着女生拉着他消失在夜里,远处照过来一束光,洞穿了我眼前的黑夜。

  • 目录
  • 评论 8
  • 喜欢 93
  • 续写

全部章节

  • 我在龙泉寺

    在龙泉寺的那七天,我想清楚了很多事情,我一步一步接近了真相,然而那真相却令我几近崩溃。我问师傅这难道就是我在追寻的真相?

  • 国王的选举(中篇完整版)

    那天我在图书馆看书,忽然跑过来一个流浪汉,告诉我他是我们的国王……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8

  • 脖子落枕好难受 脖子落枕好难受 2017-08-22 17:26

    有个错别字,在图片下面的小字
    告诉我他们我们的国王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7-02 08:10

    我的心去做自己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27 07:54

    加油俩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24 03:08

    这样就完了?

    1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回复最极客 2017-06-24 03:08

    不错

    1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17 03:50

    哈哈哈哈哈

    1
    0
    回复
  • 范子龙的私信 范子龙的私信 回复最极客 2017-05-15 13:13

    上一个坑有逻辑BUG,世界观太庞大,慢慢修改,先写点短的。

    0
    0
    回复
  • 最极客 最极客 2017-05-12 17:27

    作者,你上一个坑填完了吗?

    0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