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地球沉默

短篇小说,对杞人忧天这个典故的致敬。

古有“杞人忧天”的典故,而如今,真的有能够覆盖整个地球表面的外星生物出现,人类会遭遇仅仅是物理层面的“压迫”吗?天塌下来了,还会有人坚持吗?

【1】
“喂!”死寂的凌晨,傅洪被凌厉地手机铃声吵醒,来不及看是谁打来的,手一滑先接通挂在耳边。

手机里只是传出刺耳的噪声,毫无节奏可言。

“喂喂喂?”傅洪叫了几声,然后默默地等待着。保持着侧卧的姿势,几乎又要睡着。

“傅洪!”一顿噪声流后,话质突然变得清晰。

半梦半醒之间,突然的刺激另傅洪全身都激烈地抖动了一瞬,瞳孔不由自主的放大,可惜眼前一片黑暗,只是枉然。

“大哥?你不是,还在飞机上么?”傅洪抬起左手,将手腕放置面前,适应了黑暗的双眼很容易地从淡淡的荧光里读出现在的时间点——凌晨三点三十三分。

“傅洪,我这里遇到了特殊情况,怕是回不来了,照顾好咱爸妈。”手机的那头,传来大口大口的喘息声、咳嗽声,伴随着疾驰的气流声、杂乱惊呼的人声、物体相碰撞的咣啷声。

“发生什么了?”傅洪倏然坐了起来,一只手捂住脸不停摩擦,另一只手保持拿着手机的姿势。因为血压的上升抑制不住地增大了呼吸,一顿一顿的,傅洪的整个身体也跟着如同要爆炸的气球一般摇晃,“飞机…出什么事了?不要吓我啊,大哥!”

“说不清楚,”电话的对面喘了一大口气,然后似乎镇定了下来,“飞机上头出现了没有见过的东西,雷达没发现,然后就擦到了。”

“接触的地方,直接就消失了,现在……”对面似乎安静了下来,陷入了沉默。

“怎么了,喂?大哥!大哥?”傅洪异常清醒,焦急的眼神似乎要把眼前的黑暗穿透。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完蛋了。”手机里传出一声叹息,“逃不掉了,逃不掉了,飞机被吸住了。”

“什么?”听到那声叹息,傅洪心都凉了半截,包含着的绝望的意味,就算相隔千里,也能真切的感受到。

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却更多了,傅洪脑袋疯狂地转动思考,一切却都被阻挡在手机屏幕发出的光芒之外。

“通话已结束……么?”傅洪同样叹了口气,摸索着拿起床头柜上的玻璃杯,“咕咚”一声吞下一大口冰冷的死水。

沉默,然后——

左手猛地摔在床板上,就连疼痛也毫无畏惧。

“为什么。”傅洪咬着牙,掀开被子,歪歪扭扭地走到了窗户边。

视野中,依旧是那样宁静。也许是在城市的缘故,夜空中并没有星星,那月亮呢?傅洪已忘记自己是否见过月亮。

傅洪现在有一万件事情想去做,捏在手上却又不知道到底该打出哪一张牌,只是这样站着,隐匿于黑暗之中,似乎还好受一些。

“等新闻吗?等电话吗?真的已经……死了吗?”无意识地喃喃着,傅洪的心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黑暗之中,时间的流逝也仿佛受到了约束。不知道多久之后,手机忽然发出了连傅洪都没有听到过的铃声。

“这是……”傅洪拿起手机,光亮的锁屏上显示出一条信息——“收到一条彩信”

收件人,傅以栋,那正是傅洪大哥的名字。

傅洪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指,指纹解锁几次都宣告失败后,只好妥协般地颤巍巍地输入密码。

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图片,刚好手机屏幕大小,拍的是那不算大的,椭球形的机窗。

以及,机窗外的——

“这是…什么?”傅洪几乎无法用词语来形容看到的东西,那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将他压的喘不过气来的东西。仅是一眼,仅是照片,再也不敢多看。

铺天盖地的,翻滚着的,黑色的肉块——傅洪不敢确定那是不是肉块,只知道,那绝对是,有活力的,有生命的,有意识的。

而且,那只是最接近飞机的表面,在那之上,谁也说不清楚有什么东西,有多么厚,有多么恐怖。

虽然这只是一张静态的抓拍,可在傅洪眼里,它几乎要动了起来。

一眼望不到尽头,将整个天空强行划为了两面,就是这样的东西,杀死了大哥吗?傅洪强忍着恶心的冲动,狠狠地盯着照片。

“傅以栋,你不能白死。”仅仅是对抗自己的恐惧,就用尽了傅洪全部的力气。

发凉的脊背,极力遏制着傅洪的行动。尽管如此,傅洪还是把图片发送到了推特上,并做了详细的描述。

【2】
或许是缺少睡眠,抑或是过于紧张,傅洪的心脏跳的很沉,很重。每一次跳动,都几乎要从胸腔中蹦出来,暴露在粘稠的空气中,然后爆炸。

傅洪早早的离开了家,并没有同父母讲有关傅以栋的事情,也没有去上班。

只背了一个相比于普通学生包略为修长的背包的傅洪,通过手机,早已了解到目前的情况。

本该已经有散射而出的太阳的光芒,也变得不存在了,仿佛生命之火已经熄灭。

大洋的彼岸,那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在早些时候,在那个本该是沐浴在太阳的荣光下的时刻,突然陷入黑暗,怕是更加不好受。傅洪苦笑着,瞄了一眼新发来的信息,那是政府统一发出的安抚信息。

不一会儿,父亲也打来了电话。

“爸,我知道,你们就先呆在家里看电视吧,或者去部队也行。这不是件小事。”

“我?我没事,外面看看也挺好的。”

“傅以栋他给我报过平安了,放心吧,现在卫星用不了,所以才没信号的,没什么,会好的。”

傅洪对父母撒了谎,而这或许只是开始。

“其实我也没什么可做的,毕竟这玩意儿……哪里都一样。”傅洪端坐在一个巨大的环形平台中央,这是傅洪家附近一处荒废的公园。

深浅不远处,是一台足够断电使用一天的笔记本,上面正显示着全是英文的直播页面,女主持和几位年纪不同、职业不同的专家不断地互动着。

“无法判断组成物质,五米内具有超强的吸附力,常规导弹对其无法造成伤害……”傅洪一边在本子上记着美方实时播出的,有关暗角质的一切信息。

他们把它称作“DARK KERATIN”。

专家们背后的屏幕上,反复播出着一些片段,无一例外的,它被打上了马赛克。

即便是这样,随着马赛克的蠕动,傅洪还是能感到一丝不适。

现在正在播出的是早些时候进行的攻击实验,不同规格的战术导弹在靠近角质的时候,无一例外的被吸力进去,然后就悄无声息了,只有或浓或淡地尾烟带以及空空的发射管证明它曾经存在过。

之后进行了提前引爆的操作,但是依旧无法造成伤害,所有的光和热,似乎也被角质吸收。

也就是说,不论是物质还是能量,角质都照单全收。

“无解吗,无解吗?”在关注着大洋彼岸行动的同时,傅洪也没有落下对国内的关注。无论是网络上各种言论,网友的自发分析,各种真假不明的消息的传播,还是电视台,那个著名的官方频道。迅速搭建起来的,同中央,同军方直接联系的班子,比几十年前的那次战争直播更加声势浩大,惊天动地。

看得出来,超越了国家与地域的,整个文明,似乎都运动了起来。暗角质像是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无形之中搅动了原本浑浊的死水。竟有那么一瞬间,混沌也变得清澈。

遗憾的是,无论是中国科学院,欧洲核子研究组织,还是美国国家学院,都保持了沉默,至少在表现上,在面向公众的方面。

“那么我们来看一下最新发来的简讯。”

“国家已经确定了暗角质的生物性,准备动用生化武器。”

“关于暗角质的来源,以及它是如何将整个地球包围,如何屏蔽所有雷达监测突然出现,科研人员已经有了定论,将在整理后发布,请大家不要惊慌,尽量不要外出,减少不必要的事件发生。”

“哦?是吗?”傅洪皱着眉头,盯着手机屏幕,“这真的不是为了安抚民众情绪?可惜,我并没有什么人脉。”

如同约好了一般,几乎所有有能力发射生化武器的国家选择了同一时间进行试验。这个原本应该被禁止的领域,人类在不知不觉间,几乎发展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然而……

无论是生物弹头,还是溶胶喷射,那些可以轻易的带走成千上万人类生命的药剂,在包容万物的角质面前,似乎全部失效了——

不,不能这样说。那翻滚着的黑暗,也许变化了,但那微小的量级,以现在的水平,完全无法感知。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呢?”傅洪自言自语着,又打开了那张照片——这或许是政府之外仅有的几张有关角质最真切的图片了,傅洪的推特早已被删除,账号也被封禁。

傅洪把电脑上的频道转换到了国内,他知道,不论是哪个国家,在这样的压迫面前(每分钟十米的下降速度),肯定会团结一致,既然如此,就没有必要接受过多的重复信息。

傅洪现在已经安全适应了照片上的角质,他抬起头,拿出大功率的军用手电筒,往天上照,依然什么都看不到,除了黑暗本身,“怎么办呢,再过几个小时,这玩意儿怕就能被肉眼观察到了。”

“如果不快点的话,就算角质没能到达地表,只要在可视范围内……估计就得死不少人了。”傅洪叹了一口气,“真是……绝望啊!”

“云爆弹也没有用,激光武器更是完全无法透过表层,反而反射回来击毁了战斗机……”互联网上早已炸开了锅,无数讯息飞也似的流传,在时间不停的流逝下,人类的选择也越来越少……似乎,就只有那种武器还没有用过了。

“希望什么的,已经不存在了。”傅洪接收到角质快要下降至对流层的小心后,躺在了地上,双手枕着头,许久,自嘲似的笑了笑,拿出了手机,“傅以栋,我什么都干不了,也就只能嘴上耍耍酷了。”

“不过啊,我恐怕马上就要来陪你了,到时候我会把你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你的。”

“告诉你即使使尽浑身解数,依然无力而渺小的人类文明。”

“嘟……嘟……嘟……”在几声等待后,电话被接通了。

通话功能总算还没有受到影响,虽然电离层早已被阻挡。

“爸?你们在地下了?”

“哦?是吗?”傅洪看了看手表,“还有十五分钟么?别担心我,没事的。”

“别看天上?我知道的,爸,你放心。”

“一定要活下去,嗯!”

傅洪挂断了电话,调整了自己姿势,面朝着东边,默默地等待着。

望眼欲穿,似乎想要前往,那遥远的太平洋的中心,一窥真相。

而直播中,并没有接到新的信息,依就是对已有信息的分析、预测以及对策。

十几分钟后,不知是不是傅洪的错觉,空中闪过一些微小的亮点,很快的出现,又很快的消失在了天际边。

“差不多了。”傅洪改为盘坐,双手托着脸。

“经研究,暗角质有百分之一百的生物特征,既然是生物,就一定有弱点,这是毋庸置疑的!”直播间里,年逾古稀的一位科学专家依然精神矍铄,想要给予大家信心。

此时,遥远的东方,地平线的尽头,传来了第一束耀眼的闪光。

“啊,开始了。”傅洪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地喘息着,声音有些颤抖。

“我认为,以往的攻击没有奏效,是因为大国单独行动,没有把攻击聚集到一处。”

一团炽热的,无法用肉眼观察的火球从地平线一直往上飞,越来越快,越来越耀眼,朝着正上方,无穷无尽的角质冲去。

“暗角质的一体化程度非常高。”直播还没有受到影响。

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始,在火球飞到最顶点的那一刻,又有无数的光点迸发出来,在几乎与最初的火球重叠的地方,放射出最为残暴的能量。

傅洪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抬起头,手遮掩着东方,望向剩余的天空——

如果说充斥了整个上层空间的,就连这个世界上最为低贱恶心的生物的身上也不曾出现的蠕动着的纯黑色的比腐烂的肉块还要糜烂一万倍的角质也能算作天空的话。

是的,在中心几乎可以模拟太阳的爆发之下,半个地球都被这爆炸给照亮了,这是十几个小时以来,久违的“白昼”。

借助着这份力量,暗角质也终于褪去了它神秘的面罩,露出比黑暗更加令人疯狂的真面目来。

它比在傅洪的想象中,距离近的太多了。覆盖连整片空间,角质似乎要把整个世界压扁。相比之下,个人太过于渺小,傅洪几乎丧失了站起来与重力相对抗的力量。

“所以我们认为,只要能破坏角质的一部分,它就能完全解体。”

伴随着人类最强大武器的表演一同而来的,还有极光——本身不可能在如此低而狭窄的空间里出现,但或许是因为真的引发了质变……人类创造的奇迹,连地球本身也感受到了那股风华绝代的力量。

行星级别的美丽与地狱一般的丑陋结合在一起时,不知为何,傅洪的压力似乎小了一些。难道这极光有缓解角质的作用?

“以人类现在的储量,完全有能力造出一个短时间的小太阳!我相信,它能把一切障碍都焚烧殆尽!”

确实,那颗人造的火球如入无人之境,竟然真的穿透了那胶状的表面,向着无穷的高空飞去,其余的小爆炸,如众星拱月一般环绕,依然绽放着无尽的光与热。

核爆时速本身非常高,但在几万米,甚至几十万米之外看,速度被放慢了无数倍。火球在视野中缓慢的上升,何等的绚丽与优雅——

以及所有人都知道的,凌厉决然的杀意。

“什么!”傅洪突然惊愕地眯紧了眼,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角质逐渐淡化,在几秒钟之内,完全的消失了。

阳光突然出现,另傅洪不得不闭上了眼。

天空中,赫然出现了两个太阳,以及离别了许久的一切。

【3】
“我们胜利了!”直播间里的女主持人对着全国,乃至全世界呼喊着,竭力保持自己不失态。专家们也是兴高采烈的讨论着,有的甚至还落下了泪水。

突如其来的浩劫,突如其来的解决,许多人都没有回过神来。如果不是存在着的众多的真实资料,包括那颗已经快要燃烧殆尽的“人造太阳”,恐怕很多人会以为是一场梦罢。

二次侦察,与外太空恢复联系,统计伤亡损失,这些事情也在第一时间被安排下去进行,人类文明似乎有了聚合在一处的趋势。

只不过这些,都与傅洪无关了。

许久之后,傅洪终于听到了遥远的大洋中传来的恐怖的爆炸声。沉浸在失聪的状态中,不知怎的,望向比平时更加蔚蓝的天空已经依旧飘渺着的极光,傅洪的压抑感并没有消失。

“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还在害怕些什么?”傅洪询问着自己,在不算小的平台上来回踱步,“专家说的很对,角质它看起来是某种强大的生物,可还是不能同太阳的力量所抗衡。以点破面虽然看上去很奇怪,可一触即燃,可不是闹着玩的。”

傅洪拿出了放在包里的短剑,自顾自的挥舞起来,倒也颇有几分行家气势,“本来还想着,实在不行,自我了断的,啧啧。”

人造的奇迹终究比不上一点五亿千米外的真品,在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火球内部的能量耗尽,再也没有继续发光发热的力量,只有狂躁的辐射还在进行着无能的狂怒。

注视着直插云霄的环绕着的、慢慢弥漫扩散的烟雾,傅洪不遗余力地运动着,似乎要把所有的积怨通过一招一式的动作散发出去。

“傅以栋,傅以栋,傅以栋……”傅洪低声吼着,咬紧了牙关。

地球上的人们,大多处于兴奋的状态中,大街上门庭若市,恣意享受美好的时光。但是政府不一样,还做着别的一些事情,如删除网络上一切流传的真实照片、继续研究角质物体、发射火箭等。

所有的政府工作人员,包括军方,科研单位,都没有松懈。这是注定载入史册的事件, 如何上心都不为过。

只不过……无论人类如何的努力,无论地球给予了多么美丽的赞歌……

超越了行星本身的真正的世界,并没有对人类敞开拥抱。

整个地球表面,又一次陷入了黑暗。

【4】

 “请注意,请注意,暗角质下降的速度骤增至秒速五米,预计三十分钟后覆盖一切地表。”

 “遗憾的告诉各位观众,我们人类……已经没有可以与之对抗的力量存在了。”

“网络和通讯将逐渐丧失,如果有条件的话,请尽量前往地下避难。”

“在此做最后的提醒:请不要试图觊觎…天空。”

“那么诸位……我们有缘再见。“

角质的再现带来的,是比第一次更加直接而显露的恐怖。与那时绝对的黑暗不同,这一次的表面,泛着如鲜血般邪恶的红光,细若游丝,隐约显现于凹凸不平的褶皱间。

地球上的许多人,第一次直接目睹到了它,有些昏厥过去,有些直接发了狂,还有一些被震慑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在一番剑术的练习后,傅洪的衣服已然湿透。眼前的一切,傅洪都看在眼里,虽然全身因为剧烈运动发热发得厉害,但傅洪此时,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冷静。

“以前,我总是一想到,就会很害怕,傅以栋。”此时,角质离傅洪所在之处,不过一两千米高度,如果有人从远处观察,那将会是十分震撼的场面——孤独而弱小的个人,与延伸至无穷远处的,超越了行星级别的魔物的强烈对比。

“死之后,整个人类文明,整个宇宙,整个世界,都会毫不间断的运行,而我既无法接收到任何信息,更不能对外界一切事物作出反应。”

“一想到我终将不存在,无穷无尽的宇宙空间,竟然没有我这么渺小的人脑的机能的容纳之处,我就很绝望。”

“虽然你一直劝导我想开点,但是我可从来没有,除去过那种已经深入骨髓基因的恐惧。”

傅洪用鼻子吸入一大口气,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腐烂的味道。

“一直到现在,死亡离我,不过几百米的距离了,我依然不能释怀。”

“虽然我好像懂了一点,这真的只是一个主观感受的问题,要是无所谓的话,好像也就这样了。”

“不过,我拒绝。”傅洪决然地望向天空,看着不断逼近的角质,就连极光也吞噬殆尽,“地球啊,连你也,选择妥协吗?”

“就算是死,我也要带着生的欲望去死!”

最后的五十米,傅洪明显感受到了吸力,他把刀使劲插到砖块的缝隙之间,看着周围一切不牢固的东西逐渐脱离地球重力的保护,飞向未知。

傅洪终于亲眼见识到了角质吸收物质的真实场景——如同水面一般,一接触到就溶解了进去,但又完全无法窥视里面发生了什么。

这么看来,角质的表面还真有些“波涛汹涌”的味道,只不过,是埋葬了一亿亿人的死者之海。

“阿,要死了。”傅洪感到头皮一阵发麻,随后整个人都被吸了进去。

隐约之间,傅洪眼前闪过了许多画面,自己的过去,最近的事情,父亲摸着傅洪的头亲昵地说着“不要杞人忧天”,傅以栋和傅洪分享最新的知识,还有自己的碎骨,气球般的血泡……

我这是,被压碎了吗……处于迷糊状态的傅洪,感觉自己漂浮在一处空间里,却又感受不到自己躯体的存在。

什么都感受不到,就连感觉本身也被剥夺,傅洪的意识,傅洪大脑留下来的幻影般的机能,终于,完全不存在了。

至此,地球,完全沉默。

  • 目录
  • 评论 4
  • 喜欢 49
  • 续写

全部章节

  • 地球沉默

    短篇小说,对杞人忧天这个典故的致敬。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4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28 06:29

    保护地球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26 01:32

    爱护地球物理学会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25 01:57

    在一起吧、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18 03:05

    这些吧哈哈哈

    0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