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宇宙生命(01)

换一个角度看待外星人怎么样?

“这一切的开始…我应该从何讲起呢?”

键盘上传出“噼啪噼啪”的声音,记录着我的话。

“做我们这一行的,能耐得住寂寞与等待也许才是最可贵的吧。我其实一开始也是这么劝自己的……否则我为什么要选这一行呢。”

将军皱着眉,仿佛担心我在说谎。这也不能怪他,但凡罪大恶极之人,总会无法让人产生信任感的。更何况纵观历史,即使是最穷凶极恶的杀手们勾结上最残暴无道的独裁者,恐怕也无法犯下我这般的“大事”。

这间审讯室位于地下深处的工事中,墙板厚实,无洞无窗,仅有的一扇门也是紧紧地关着。但即使如此,悉悉索索的声音依然能传进我的耳膜,而鼻腔中的血腥味也如附骨之蛆般片刻不离。

“那本是寻常的一个夜晚,我坐在椅子上……像往常一样,单调、乏味甚至有些瞌睡。直到……”尽管已时隔多年,但一想到那改变命运的一刻,我仍然感觉心跳停了那么一下,“直到那一串电波出现在我面前的显示屏上……”

“那是一条什么样的讯息?”阴沉着脸的将军终于开口了,不知为什么,这倒让我松了口气。他见我不回答,便又追问了一句,“你还记得吧?”

我又是一声苦笑,这怎么能忘呢?“那只是一句普通的问候,从当时的破译来看就是这样。即使在我熟知‘他们’的语言后,这句话看来也和‘你好’,‘Hello’,‘こんにちは’或是‘Hola’无甚区别……我不明……”

外面传来一声巨大的闷响,巨大到足以影响我的判断,它听起来似乎远在地外,又似乎就在门边。

将军用浑浊的双眼看了看天花板,然后咕哝了一句“差不多了”便站起身来。我心里一紧,琢磨着这四字短句的含义。他示意书记员和卫兵先去门口等他,然后便大踏步的走到我的跟前。

“你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一句简单的‘你好’,却已经要了几乎40亿人的命,对不对?”

我无声地点头,眼中所见全是他腰间枪套里的那把柯尔特。

将军果然伸手在腰间摸索,我的心里却竟然有些解脱的快意。不过,他最后掏出来的不是那把点45,而是我腕上手铐的钥匙。

随着“咔哒”一声,我的双手重获自由。

“就用这台机器吧,把你想写的都记录下来。”将军指着被留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人们需要看到它。”

这时又有响动从外面传来,爆炸声中夹杂着哀嚎。

“如果有人能够幸存下来的话。”

我的童年绝对不算枯燥无趣,但有趣程度确实不如我的大学岁月,好在它至少比中学的烦闷压抑强上太多。不过这都不是你需要去了解的,因为他们都与当下的这件事无关。

我的工作是天文台观测员,常年待在山上的观测点里过着周而复始,日夜颠倒的生活。山下的城市里日新月异,地铁今年挖通一条明年又有两条预计通车;CBD从东边挪到西边又从西边挪回到东边;外来人口集体远离城市又耐不住囊中羞涩纷纷回潮。但是山里的日子总是一成不变一如既往,就好像太空望远镜连通了宇宙与这里的时间隧道,在浩瀚的星海中,谁会在意这一年一年的短暂时光呢?

我,我在意。

不,确切的说,我也以为自己已经做足了修行,能够淡然处之了。不过在那一道讯息到来的时候,我所有的信条都被打破了。

这一句‘你好’所使用的语言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已知的民族,它是由可以洞悉一切的中枢计算机翻译而来的,毫无疑问,这是一声来自地外的问候。

天文学家们欣喜若狂,这一声来自远方的问候足够他们含笑九泉,告慰乃翁。

仿佛打开了话匣子般,从前片语难求的外太空一下子变成了出租车上从不间断的交通广播。从源源不断的信息中,我们人类终于得知了宇宙中生命的广阔。同时也得知了我们的地球其实只是偏居一隅,事实上是处在了宇宙文明的中心以外。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我们始终那么孤独,不是适合生存的星球很少,而是我们本身生在了未开化的贫瘠星系。”我在整个星球上最顶尖的科学家们面前侃侃而谈,而他们的目光里却充满了钦佩,“在电波所发出的那一片太空中,一定布满了适宜我们生存的星球。”

我对我的推测充满自信,或者说我觉得我所做的只是陈述现实。因为在不断被接受到的讯息中,一幕幕太空歌剧中才会出现的情境被一一证实。

终于,我的野心足够膨胀到提出了这个大胆的计划:让我们归入到宇宙的主流,使得孤单寂寞远离人类,资源枯竭不再是我们的威胁。

当然,这一切并非全无纰漏:

先是一位谨慎的同行提醒我这些电波里夹有一些“私货”,这些“私货”看起来很像是杂音,但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之后一位知名的生物学家发给我一封邮件,他请求我把未经解译的电波原文发给他,他怀疑这种电波他曾经见过。

但是刚愎自负如当时的我又怎么理会这逆耳的杂音呢?

具体计划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虽然人类最顶尖的专家参与其中,但外太空的声音才是此事的权威。当各大网站的头条被“外星人将要莅临指导”这样的消息占据的时候,我知道我一生的巅峰正要来临。

“请不要误会,我只是有些疑问。”最新被任命的联合国军司令小心翼翼地给出建议,“让这么大规模的舰队光临地球,而我们丝毫不做防备,这……是不是太大意了?”

“司令官,请不要用你作为地球人的愚昧来揣测更高级的文明好吗?我们人类在几千年里不停地打打杀杀,不过为了地球这一块弹丸之地,不过为了这贫瘠星球上那一点点的资源。你知道宇宙中心有多少拥有文明的星球吗?你知道在资源足够丰富的前提下,战争完完全全是无用的行为吗?”

我掷地有声的一席话不仅让联合国军颜面扫地,甚至全世界的所有国家都被卷入了裁军的漩涡。

待到高级文明的舰队到来之时,全体人类都将随着他们进行迁徙,这个千疮百孔的地球终于履行完了它的使命。没错,这就是我当时每天都在想的事情。

代表舰队的小圆点儿终于出现在了雷达上,然后出现在了望远镜里,最后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里。只见一个个将将可见的光点由远及近,它们拖着长尾,一点点地变大,变大……直到出现在了各个城市的上空。

奇怪,它们好像并没有想得那么大。

随着一条条刺目的激光从飞船上射出,人们终于从呆滞中醒转,他们纷纷四散逃跑。但是敌方母舰上却派出了难以计数的微型战机,这些战机体积小巧好似玩具,但是所喷射的毒雾却足以瞬间毙命。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高级文明会对我们痛下杀手。他们不缺资源,他们遍布宇宙,难道真的不能留给我们一丝容身之地吗?

谜底在战争进入胶着状态后慢慢清晰,先是敌人的机载武器被缴获。在武器的铭牌上刻画着文字,虽然我们看不懂,但是中枢计算机切成功的解答了出来:

注意事项:如不慎吸入毒雾,请憋住呼吸十分钟,期间用水反复冲洗。如不慎入眼,请自求多福。

功效及使用方法:强力杀灭直立两足虫,只要对其口鼻进行喷射即可。如效果不显著请继续喷射,直到效果显著为止。

之后终于有敌人的战机被生擒,当看到走下飞机的“高等”生物时,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怪不得我们一直无法找到对方的遗体,即使他们的战机被炸毁,战舰被打落,我们一具疑似是他们的躯体都没有找到。”从现场回来的陆军中尉喃喃地说道,“你们看看吧,这就是我们的敌人。”

他说着,递过来一个精致的容器,火柴盒大小,通体透明。

里面的“敌人”显得有些惊慌,他在这容器里不停的走动。曾好心提醒过我的生物学家走上前来,他只瞟了一眼,便一脸的恍然大悟。

“这是什么?”我明知故问。

“你不知道?”他反问着。见我没有应答,他又继续说,“虽然它来自太空,会开飞机,还会冲我们开火。但这就是蜚蠊……俗称蟑螂。”

现场一下子炸开了锅,惊奇的,惊恐的;愤怒的,愤懑的;哑然失笑的,目瞪口呆的。

最终,终于有智谋之士提出应该与对方和谈,而交换俘虏则是很好的一个开始。玻璃盒的开关“咔哒”一声弹开,里面的敌方代表却没有保持矜持。它快速的跑出,爬下最近的一条桌腿跑到地面。

眼见它冲着黑暗的缝隙处狂奔,我们手里唯一的王牌即将失去!

“啪!”

不知谁的一脚踩出,敌方代表变作了形状难辨的一摊,一半还被留在了鞋底。

“你!看你干的好事!”有人大声斥责。

而肇事者一脸无辜:“我……我只是在杀虫而已呀。”

我听到这话,默默地在心中重复,终于理解了对方的心意:

“我们的敌人也是这样想的吧……”

  • 目录
  • 评论 4
  • 喜欢 25
  • 续写

全部章节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4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7-02 08:08

    在一起时会发出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30 04:31

    我的人都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27 07:51

    不错啊速度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19 04:39

    是的没错我

    0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