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地球上第一个万亿美元富翁(2)

王林白与络腮胡的交锋,端木晨与小艾的际遇。

21世纪末22世纪初,人类在人工智能与外星人双重打击下,生命与文明最终归零的故事,地球上最后一个人在审判日绝望的将人类基因库封存在4个隐形匣子里,分四个方向投向未知的宇宙……

商演访谈如火如荼的进行,时不时掌声雷动。就算许多人对他的思想不敢苟同,但出于尊重,还是没有生出端倪。

毕竟对于权威,没有成绩庸者保持沉默是明智的……

而在场外,夕阳早已沉沉,不远的天幕仍挂着几片火烧云,些许炸眼!在城中森林一隅偶尔传来鸟鸣,然后扑楞着翅膀突然飞走,行人能听得树枝摩擦的声音,以及,那莫名鸟叫由近即远的声音。

“骗子!还看不起穷人!?”

一个衣缕窘迫的年轻人对着实时转播屏幕嗤之以鼻了一声,扭头便走了。

这个二十出头的男孩叫端木晨,一头脏兮兮的头发遮住了眼睛,看上去像是刻意存留某种发型失败了,以至于看起来像是狗啃一样,而从其衣缕来看,人们更愿意相信这个有些英俊的孩子实在没钱修理一番。

不过听到年轻人突兀的抱怨之后,站在他一旁发福的中年妇女斜视了他一眼,然后以更加苛刻的语气吐出了“废物”这个词——当然听到了——因为发福的妇女有意让他听到,不用多想,端木晨就知道这个女人是王林白的拥护者,世界首富成为妇女精神之友这没啥说不过去的,她们要捍卫偶像的尊严这也很符合逻辑。

基于此,端木晨没有“回敬”的想法,因为他没必要这样做,就算回头跟她理论一番也没有胜算,所以他选择径直走向树林深处……那里似乎有东西在向他召唤.

或许是时间的消逝……

最后一片火烧云消逝,星星就逐渐浮出水面,点亮夜空。当然,星星的光辉不足以照亮大地,与太阳相比,它却多了几分浪漫的静谧。

而这份静谧又是贫困潦倒的端木晨所不能享受的。

“我没钱了,你能不能……”

这句话话还没讲完,那边就响起“嘟嘟嘟”的回音。

端木晨绝望的咬了咬嘴唇,强忍着眼泪向更遥远和黑暗的远方望去……

父母在他五岁的时候离异,法院将他判给了父亲端木阳,端木阳今年五十多岁,自与妻子唐菲离婚后便一蹶不振。

端木阳曾经是个小有名气的科幻小说家,偶尔发表一些诗歌,在旁人看来他前途无量,然而这一切都随着与唐菲的分离而变得一塌糊涂。

把端木晨判给端木阳是因为他的收入能力要比唐菲好一些,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自那以后端木阳就停止了创作,他唯一的收入就是依靠之前那些作品每年寄来的稿费,时间一长,他不在圈子里混名气下降不少,书也就卖不动了,到现在糊口都成问题。

想到这里,端木晨喏喏流下眼泪,他不敢再往下想,现实已经惨不忍睹。

“叮叮叮……”

——蓝色屏幕显示一串陌生号码。

“你好”端木晨出于礼貌性的问候——声音有些慵懒和疲惫。

“你好”。

对方是个年龄大一些的女人,声音有些尖锐,却不至于刺耳。

“呃,我是你爸爸的朋友,不过你不要误会,我们是文学交流会上认识的,那种学术交流层面的朋友,刚才我去探望他,你打电话的事我都听见了,你爸爸的情况想必你也知道,希望你不要憎恨他,他很不容易,另外,我会给你打三百块钱,记住,这是借的,你是要还的……”

此时端木晨很想回绝,这关乎于他的面子,他并不想依靠一个陌生女人的施救——在任何时候。可现在就像乞丐一样,肚子饿的像干瘪的麻袋,尽管他很想回绝,可嘴上始终保持着沉默。

“嘟嘟嘟”——正当端木晨纠结要不要回绝的时候,那边已经挂了。

“呵呵”,他冷冷的笑了一下。

到了夜晚十点多,风有些高,因为已逐步秋季。

商演会仍在雷打不动的进行。

王林白与他的随行秘书在顶层的玻璃屋里会见客人,这也算是大会一个环节:在现场拍卖与王林白就餐的一个机会,规矩当然是谁出的价钱高就归谁。

整个中关村大厦一共有356层高,呈金字塔型,最上面一层采用的是防弹透明玻璃,顶部呈拱形,四周的墙壁,穹顶,包括地板全部采用的都是这种材料,以至于从里面看起来外面的世界更加遥远和清晰。

“这个时候并没有风景,因为是晚上,不过我们可以欣赏到美丽的星空。”

说罢,王林白举起酒杯示意对面的客人:见他一身褐色西装,装扮很是得体,头发油亮,一脸整齐的络腮胡,以至于看起来由内而外散发着精英气息。

络腮胡男人迎合着王林白举起酒杯,边说道:“这不是一般的建筑玻璃,虽然坐在三百多层的穹顶,给我的感觉更像飘荡在银河中心。”

“哈哈……”

王林白爽朗的笑了一声继续说道:“ 嫪先生好眼力,不愧世称人杰,既然你提出来了,如果不向你展示一番,也难辞其咎。 ”

说着,王林白给站在一旁的秘书使了个眼色,见她胳膊轻轻一挥,在面前呈现出一个立体操作模型,里面各种密密麻麻的操作界面,但看起来却十分简洁。

王林白很是得意的看着络腮胡男人,说道:“我们自己研发的mr操作系统,ar与vr的结合体。”

“这个我倒是看出来了,要知道市场上现在仍然停留在肤浅的全息界面,王先生的科技作为实在令人佩服!”

络腮胡用极为沉稳的声音称赞道。

王林白:“没错,中国在2015年有过一股虚拟现实热潮,不过很快又销声匿迹了,因为那是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年代,产品的ui体验与场景体验都极为糟糕,注定成不了气候,而今非昔比啊。”

络腮胡:“关于虚拟现实这段历史我也有耳闻,不过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更喜欢专注自己擅长的事情。”

王林白:“嫪先生谦虚了,来,我们干了这杯。”

络腮胡:“为事业”

王林白:“为事业”

双方共同举起了酒杯。

络腮胡一饮而尽:“投资看风口,您觉得如何?”

“恕我直言,只要是在天上飞的猪那都是早早选好了赛道,当你发现天上有许多猪在飞的时候,大势已经过去,已经飞不起来了,投一个失败一个,新纪资本曾经吃过许多亏,最有潜力的是有先发优势又是大趋势的产品,等你投完一两年,会发现你投资的领域又被媒体炒成风口,不出意外你的回报会超过一千倍!一万倍都很常见!”

王林白此时声音有些沙哑,或许与一天的讲话相关,但其语句还是异常清晰,与常规音色相比甚至多了一份雄浑的腔调。

“王先生一针见血。”

络腮胡眼中冒出极为敬佩的目光,但这目光背后又似乎隐藏着一丝无法抑制的野性,对于这种野性,阅人无数的王林白是心知肚明的,却也没在意多少,只是会心一笑,说道:“我带嫪先生看样好东西,来,我们四处走走!”

说罢,王林白站起来示意络腮胡跟随他的步伐,络腮胡应之而起。

刚走没几步,络腮胡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此刻,他仿佛站在银河中心,看着近处黑色的陨石远去以及远方流动的星空,令其震撼之余,还有些感动,络腮胡立在原地没有说话,就这样持续了一分钟左右。

“我们做到了零延迟太空远景捕捉,这是那些次要科技无法比拟的。”

王林白率先打破僵局,用着有些骄傲的口吻说道。

“perfect,简直perfect!”

络腮胡用无比激动语调称赞道。

“完成这个项目有两个技术关键,太空技术我并不担心,因为那是我们的长项,量产曲光玻璃技术才是我们担心的事情,只要解决量产曲光玻璃的问题,颠覆传统房地产指日可待,让我们想想:这颗星球上的建筑再也不用钢筋水泥,而是比它结实一万倍,实用一万倍的曲光玻璃,这是多么令人振奋。”

说到动情之处,王林白用手比划着,眼中泛着尖锐的光芒。

“曲光玻璃?可改变光线轨迹的玻璃?”

络腮胡问道。

王林白:“这么说不对,但可以这么理解!就像我们脚底这块经过特殊加工过的玻璃地板一样,普通玻璃我们只能看到下一层的地板,而曲光玻璃会改变整个场景,让客户置身于任何一个地方,就像……我们现在这样……”

络腮胡:“这样一来,人们在一间房子就能去任何地方,其原理依旧是mr,只不过应用场景变了,需要最顶级的mr技术。”

王林白:“廖先生,你要知道技术毕竟是技术,不是商业的本质。零延迟即时风景捕捉加上曲光玻璃是什么?对传统房地产的颠覆的机会!哦不!应该是唾手可得!”

络腮胡点点头:“如果你不向我演示这番场景,而是用ppt展示商业计划,说的再动听我都会觉得这是个伪需求,你知道,人的直觉有时候比什么都准,但只是有时候,就像这个项目,我承认我被震撼到了,但有一事不明,你把这么绝密的计划告诉我不怕外泄吗?”

王林白咧嘴笑了笑:“疑人不用,我想把你发展为战略合伙人,另外我可以很直白的告诉你为什么:没有你的人脉关系,新纪财团搞不到曲光玻璃的量产技术,作为回报,新纪财团甘愿做你们的资金仓库,缺钱随时可找我要,不要任何决策权……而且我会帮你搞定那些难缠的资本家。”

“你是说慢德集团的金先生?我是与他有些交情。”

“岂止有些交情,除了普光资本,你是最大的一个隐藏股东,我把话挑明了说吧,你我合作的好处大于坏处,不过我不会强求,对我而言解决困难的方法总是比困难多,你拒绝我,我会找到下个办法,而你失去的不止是机会这么简单!”

络腮胡突然话风一转,一本正经而严肃的质疑道:“王先生是在威胁我吗?”

王林白并没有随之态度的转变而觉得诧异,反而更加轻松的回道:“你仔细想想,我是在威胁你吗?”

“让我想想。”

络腮胡陷入思考状态,他面色凝重,向前走了几步,停下,又向前走了几步,停下,这样来回了好几趟,王林白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一块顽石。

又过了几分钟……

“可以合作,但我还有一个附加条件,你得把博爱智能的核心技术给我,反正对新纪来说这样的专利就像九牛一毛。”

王林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成交!”

“这件事我让cfo专门过来详谈,如果没有其它事我就先走了。”

话毕,络腮胡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宽大的脑门上渗出一排排汗珠,灯光反射下,很是醒目。

“我看看,时间确实不早了,我去送送你”

“这倒不必,我的专机就在楼顶。”

络腮胡眼底的肌肉抽动着,他似乎是个不擅长隐藏情绪的人,而王林白则表现的异常沉稳,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恩,保持联络,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等络腮胡说完这句客套话,王林白示意他的秘书开门。

秘书:“廖先生,请。”

说完,秘书手轻轻一挥,墙壁上打开一扇光门,光门之外是络腮胡的专机,走上专机的络腮胡又向王林白挥了挥手,示意最后的告别。

等专机的门关闭之后,大厦顶层的光门也随之关闭。

坐在金黄沙发座上的络腮胡脸色更加难堪了,尽管人传王林白精明的很,但这样的王林白是络腮胡始料未及的。

“这家伙狡猾的狠,老子花了三千万美元才买下来一次饭局,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占了便宜。”

络腮胡气急败坏的对他的秘书抱怨着……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王林白不是承诺给我们资金背书吗,况且他承诺把博爱智能的核心技术无条件送给咱们。”

站在一旁的秘书试探性的发话,想要安慰络腮胡子。

“晓琳啊,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还是不了解状况,咱们缺钱吗?现在屁股后面一堆投资人追着我投,新纪要是搞到那个技术,整个房地产行业都会被他搅烂,这样一来,我们投的那些传统房地产都要面临威胁,用一个机器人专利就把我嫪某打发了,这明显是在抢劫,实在狡猾的很……”

“原来如此……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要活下去的办法总是有的,面对新纪这个庞然大物咱们正面对阵肯定会吃大亏,为何不尝试着把它变成盟友为我所用呢?”

“你是说和王林白合作,搞那个项目。”

“对呀!您手上开发商资源这么多,可以和新纪合作开发新型房地产项目,刚才那个样房你我都见了,如果新纪一旦推出,全球房地产都会面临重新洗牌的格局,以它们的财力和实力,垄断市场不会超过五年,说白了这是趋势,王林白确实不简单,如果您主动用手里的房地产资源和他合作,咱们就算充当月亮的角色,也比那些星星强不少呢……”

“恩,你这番言辞算是一个解决方案,回去我会召开紧急董事会再听听大家的建议。”

“恩,廖总,您先休息吧,我给您冲杯咖啡”

“等等,徐总送我的那个什么……猫屎咖啡有带吗?就弄那个。”

“不好意思廖总,那个您吩咐过要当纪念品,所以没带。”

“我说过吗?算啦,来杯白开水吧!”

“好的廖总。”

等秘书走进专机的另一个房间,嫪平生“唉”的一声站起来,缓缓走向窗户,在这这个位置可以俯瞰整个北京城的夜色,下面一个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的世态。

十公里开外的城中森林,端木晨漫无目的的游荡在漆黑的夜色里,如同游魂般没有去处,他再也无法面对曾经那个信誓旦旦的自己,四周一片死寂,除了偶尔飘过一阵凉风……什么也没有,只有些风偶尔能吹醒人的记忆,甚至是那些久经诀别再也记不起来的事:它兀地出现,又兀地消失,然后再也想不起来。谁知道呢?世间事奇妙无常。

“尊敬的北京市民,现在是夜间十一点整, 为了新北京文明建设, 请不要四处游荡,我们特意为流浪者设立了救助站,在那里有免费的床铺,食物,我们甚至给您准备了工作,地点是……”

这段广播打乱了端木晨的思绪,他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尽管过了炎热的夏季,余热似乎仍在肆无忌惮的蔓延。

“我是流浪汉……”

端木晨有气无力又绝望的重复着这句话,头顶的飞虫让他苦不堪言,但他绝望的选择任其放任,因为讨厌的虫子给他带来的痛苦与他内心的迷茫相比不值一提。

回首往事,有些仍然历历在目,想着想着就不自觉的躺下去了,可能只为更舒服一点——哪里还顾得着形象?人到了某种地步就会这样,绝望的时候最先坍塌的就是脆弱的灵魂,精神诉求也不复存在!

“美丽的星空

美丽的银河。”

端木晨枕着双手凝视那神秘的国度赞叹道

“再也没有比你更伟大的东西存在了。”

“比星空更伟大的东西是爱。”

那声音好似从漆黑的树叶与明亮的星空同时传来……

“谁!?”

端木晨噌的一下坐起来,惊慌失措的四处张望。

“不必慌张,我叫小艾,一个被遗弃又很乐观的机器人。”

话音刚落,小艾就缓缓落到端木晨面前。尽管看上去有些破旧,但它的飞行轨迹似乎异常稳定,以至于看起来不像一般智能公司的产品……

“飞行机器人?”

这个自称是小艾的家伙灰头土脸的,却生有一副大眼睛,电光霓虹一眨一眨的,头顶套着一个薄如蝉翼的无声螺旋桨,发着时轻时重的“嗡嗡”声。

“我叫小艾,是个被遗弃的宠物机器人。”

端木晨“哦”了一声,便仔细端详着小艾:它是仿造中国熊猫的形象做成机器人,在漆黑的环境下还是能分辨出一些东西的,比如小艾左胸口的夜光“博爱”商标。

或许因为这个自称是“小艾”的机器人两次回答都有“被遗弃”这样的词汇,与自己的遭遇颇有相似,自然就生出一些惺惺相惜的情愫。

“你是新纪家族旗下的产品,那个骗子的产品。”

本想安慰它,一开口却是伤人的话语,这或许就是是端木晨的“伎俩”吧——和大多数人一样害怕别人看见自己的同情心。

小艾发出一阵清朗的笑声:“并不知道是谁家的产品,小艾只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为孩子创造快乐。”

端木晨:“你有意识?”

小艾:“意识是什么?”

端木晨:“呃……就像我这样……”

小艾飞到端木晨左边:“咱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几乎相同的遭遇啊。”

端木晨:“咦,笑的好恶心,你怎么知道我的遭遇,莫非你一直在跟踪我?”

小艾:“是呀,小艾一直在跟着你。”

端木晨:“为什么要跟着我?”

小艾:“不知道,或许是太孤独的缘故吧……”

“孤独?”

“孤独?”

端木晨重复着这个词语。

“机器人也会感到孤独?这样……你是个违禁品啊,机器人一旦拥有意识就会被销毁的……不过你说你感到了孤独,你不仅有意识,还有灵魂……”

小艾:“灵魂又是什么?”

端木晨一时答不上来,便恼羞成怒加气急败坏:“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怪不得被人抛弃掉,烦死个人!”

小艾听见端木晨这一席话,好似击中它的痛点,沉默而不言语……端木晨觉其怜状,话锋一转:“你没电了怎么办?你是搭电池的吗?”

“哈哈,你真可爱,哪里还有搭电池的机器人,有光的地方我就能吸收能量,并储存它。”

“万一出现故障怎么办?比如你从高处摔下来。”

“小艾身体里有定位器,如果不再运作,废弃机器人回收中心的人员会来收我,不过它们可能找不到我了,因为……”

“因为什么?”

“我身体里的定位器被一个白胡子老头换掉了,一个住在郊区的老头子,每天自言自语……奇怪的很……”

“额,那一定很厉害吧。”

“是啊,比如我的能量储存系统可以在没有光的情况下延续三年,要知道一般机器人基本没有储存能力的……”

忽然意识到什么,小艾赶紧收住了嘴巴,从它的眼色中端木晨明确的看见一丝悔意,这种及时反映速度与人类不分伯仲。

端木晨趁机追问:你身上还有什么秘密?

小艾似乎能猜出端木晨的心思:“这……”

有些难为情的小艾不知如何圆场,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而面对小艾,端木晨表面很是好奇的质疑,其实他根本不放在心上,该来的总会来,有些事不是人们可以决定的。

“你放心吧,小艾,你的秘密我是不会抖搂出去的,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恩。”小艾似乎得到一个知己一样连忙点头。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实话跟你说吧,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如果你真感兴趣的话,有机会我带你去见他。”

“你是说那个古里古怪的老头?”

“恩。”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43
  • 续写

全部章节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