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三集】……把把把你卖给“马云”!

市长夫人像厉鬼一样尖叫起来……

──非情色·无厘头·疯狂后现代童话科幻──“白雪公主”和七个程控机器人和后母的平板电脑以及“马云”的鲜为人知的秘密嗜好

椭圆形的显示器里,浮现出白雪公主活生生的模样。

后母吓了一跳。但她知道计算机说的决不是假话。原来是刀客骗了她,白雪公主还手脚俱全地活着呢。

“哎哟,这世上还有谁比我更郁闷的吗?”

市长夫人像厉鬼一样尖叫起来,愤怒地跺着脚。

平板电脑里立刻显示出一头熊的画面来。那正是被刀客一刀捅穿心窝的澳大利亚灰熊。原来那头灰熊的心脏长在右边,所以刀客只是在它胸口扎了个窟窿,却没有真正杀死它。

可怜的灰熊胸口绑着渗血的纱布,挥舞着带血的四肢,仔细看,四只熊掌都没有了。

“我要控诉……”

灰熊痛苦地喊道,但市长夫人立马命令关闭显示器。

心胸狭隘的女人知道自己上当了,心头怒不可遏,下令把那个流浪刀客抓起来,连同包袱里的咸鱼一起投入大牢,严刑拷打——尽管咸鱼是无辜的,可谁叫它是咸鱼呢。

刀客是个很浪漫的人,虽然身陷囹圄,但坚持每天写一首诗。对了,咸鱼也是。

而且他俩写的诗都很奇葩,这里摘抄一首,是咸鱼写的:

“婊子啊,婊子。痴情的和尚爱上了你,爱得是那么深,爱得是那么真。婊子啊,小婊子,在你的眼里,是个空间折叠的世界,你身处层级服务的底层。婊子啊,你委曲求全,嘴里全是谎言,因为你要左右逢源地生存。婊子啊,人群无情的嘲弄围绕着我,我只能玩世不恭地厚起脸皮。婊子啊,根本不怕打,你越打她越笑……”

听了这首诗,刀客问:“怎么无端端地咏叹起婊子来?婊子招你了吗?”

咸鱼说:“婊子啊……婊子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刀客说:“你就别唱了!”

咸鱼问:“那你写的诗呢?”

刀客说:“我这里写了一首刻画瘾君子毒瘾发作时候的诗……”

我们还是不谈奇葩诗了,再说说白雪公主那狠毒的后母吧——

后母想了又想,该怎样才能够害死她呢。由于白雪公主的性感盖过了后母的美貌,她的心因嫉妒而变得越来越恶毒,像黑森林里的乌木一样墨黑墨黑。

气昏头的夫人对平板电脑下命令:

“快帮我想个办法,怎么除掉这红颜祸水?”

平板电脑诚实地回答:

“仁慈的真主,平板电脑不得伤害人类……”

市长夫人可听不进这种话。

“快点,想个辙——要不我把你卖给马云。”

“马云”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把平板电脑吓得差点死机了。它赶紧开足马力、满负荷运算,最后给女主人想出一条恶毒的妙计,如此这般地对她嘀咕了一番——

于是,后母依计在脸上涂抹起来,穿上杂货铺老婆婆的衣服,打扮得使人完全认不出来。然后她走过七座山,跑到七个程控机器人那里,敲着门叫喊:“卖好东西!”

白雪公主从窗口朝外望,喊道:“亲爱的老婆婆,你好!你卖什么东西呀?”

她回答:“高科技产品,能自动变幻色彩的带子,围着它可以使人更苗条。”说着拿出一根带子,那是用霓虹灯串成的。
白雪公主身上没有钱,就问:“能不能赊帐呀?”老婆婆说可以。白雪公主心想,这老太婆很和气,不妨让她进来,就开门赊了那根五光十色的带子。

老婆婆说:“孩子,你怎么这样害怕!来,让我来帮你系上这根带子。”

白雪公主一扭头说:“我才不怕呢。”

她一点儿也没有怀疑老人,就站到她面前让她系上新带子,但是老婆婆用带子一下子紧紧地勒住白雪公主,勒得她透不过气来,倒在地上像死了似的。

老婆婆嘲弄说:“你曾经是最性感的女人,男人们都恨不得钻到你裙子下面去。”说罢,她就跑出去了。

七个机器人晚上回家,看见亲爱的白雪公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由大吃一惊,都以为她癫痫发作了。它们把她抱起来,看见紧紧束在她腰间的彩带,便把带子剪断。

她开始呼吸了,慢慢地活过来,她窒息了那么久,一下子吸进了好多空气,比吸尘器还厉害。这事儿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既然它是这样发生的,你也没有办法,谁叫这是童话呢?

七个机器人听了她讲的经过情形,分析说:“那卖杂货的老婆婆不是别人,正是你恶毒的后母。你要小心,我们不在你跟前,你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这天是周末,七个机器人就和白雪公主在森林中做游戏,让白雪公主穿上性感皮装拿鞭子抽打它们,把一切不愉快的事情都忘了。

在七个机器人当中,有个机器人名叫“奇奇鸟”的,它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嚷嚷:“我……我……我要爆料一下——”

爆料?

大伙儿一听都安静下来。这儿所有的机器人,包括白雪公主在内,都是八卦新闻的狂热爱好者。

“奇奇鸟”就开始说了:

我要爆料的是,白雪公主最近碰到一件烦心事:

每天早上起来,她都找不到自己的袜子,原来诱人的黑丝袜被狗叼走了。

当然啰,狗是不会迷恋黑丝的,狗呢,是喜欢这个袜子的味儿。

针对狗的喜好,我就替白雪公主想了一招:

把一条变质的咸鱼,放进粪坑里浸泡三天三夜,然后,白雪公主晚上临睡前,放在袜子旁边……

原以为啊,这下小狗可以放过白雪公主的袜子了,哪知道呢,到了第二天,她起来一看,发现——咸鱼还在。

“哈哈哈……”大伙儿被这个段子逗得齐声哄笑。

它们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市长夫人的平板电脑看在眼里。七个机器人那笨手笨脚、呆头呆脑的样子令平板电脑忍俊不禁。

这些机器人装配的都是单核心单线程的低等级中央处理器,和多核多线程的平板电脑自然不能相比。但是,尽管平板电脑蔑视它们低下的智能,一方面又不得不羡慕它们手足俱全,能够自由行动。

由于和市长夫人相处久了,平板电脑不知不觉就染上了妒忌的性格。看到七个家伙每天都高高兴兴、无忧无虑,平板电脑暗暗记恨在心。

毫无道理,毫无道理!它们每天都那么快乐。有什么可让人快乐的事情呢?你们高兴个鬼呀?平板电脑总是怒气冲冲地想。

市长夫人回到家里,迫不及待地到平板电脑前面去问:

“平板电脑啊平板电脑,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平板电脑像上次一样回答:

“主人啊,在这旮旯您最美丽,但是越过山岭,在七个白痴机器人那里,白雪公主比您性感一千倍呢!”

她听了这话,知道白雪公主还活着,浑身血往上涌,怒不可遏。但不知怎么的,那头澳大利亚灰熊的形象又一次出现在椭圆形屏幕上,毛茸茸的屁股一拱,就把身材火辣的白雪公主挤出画面。

“上次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为什么不让我说下去呢?我的四只熊掌被你吃了,这不公平……”

灰熊还想说下去,可市长夫人不耐烦地命令平板电脑换到别的画面。

接着,平板电脑又向她提问了:“那么,尊贵的夫人啊!谁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平板电脑呢?”

女主人照例回答:“当然是你啰,我的宝贝!”

平板电脑追问:“那么,尊贵的夫人啊!谁是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平板电脑呢?”

女主人回答:“当然也是你,宝贝!”

平板电脑知道这是假话。作为一台最聪明的计算机,它一点儿也不快乐。相反,那些呆头呆脑的家伙们整天吵闹不休,无聊透顶,却比谁都快乐。它真气愤,胸中燃起熊熊怒火,真想毁了它们的一切。

市长夫人则心想:我一定要想法子消灭白雪公主!她对平板电脑说:“快帮我想个办法,怎么除掉这红颜祸水?”

平板电脑背诵着植入在自己脑海里的行为原则:“仁慈的真主,平板电脑不得看到人类受伤害而袖手旁观……”

市长夫人反驳说:“可是我现在很受伤害。只要那妖精活着,我就没法捱过这痛苦的分分秒秒……你懂吗?你懂得一颗嫉妒的心有多么孤独、多么可怜、多么痛苦吗?”

平板电脑连连说“我懂的,我懂的”

[画外音] 是啊,市长夫人也不容易。真的不容易啊!

市长夫人擦了擦眼泪,冷冷地吩咐说:“快点,想个辙——要不我把你卖给马云。”

“马云”这个名字又一次吓住了平板电脑。它赶紧开足马力、满负荷运算,最后又给女主人提供了一条解决方案,不不,应该说是恶毒妙计,如此这般地对她嘀咕了一番——

到底为什么“马云”的名字让平板电脑如此恐惧呢?在这个天马行空的故事里,马云到现在还没有出场,他将跟白雪公主发生什么样的关系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多多留言评论,期待更精彩更无厘头的第四集——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67
  • 续写

全部章节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