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一集】吉兆?凶兆?

注定要嫁给王子的白雪公主出世了……

非情色·无厘头·疯狂后现代童话科幻──(全名:“白雪公主”和七个程控机器人和后母的平板电脑以及“马云”的鲜为人知的秘密嗜好)

有一年冬天,气温出奇得冷,天空的云被冻成了巨石,一团团呼啸着砸下来,砸毁了人间的好多房屋。

“吉兆啊!”修房顶的泥瓦匠们纷纷庆贺。但保险公司的看法却正好相反。

在神兽市一幢豪华的高仿哥特式带泳池的别墅里,一个美丽的中年妇人正坐在窗边缝补衣服,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大难临头。

她,就是神兽市市长大人的第八任妻子,人称“八子”。在她之前,市长九头鸟先生陆续娶了七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娶一个死一个,死一个娶一个……七个命薄的女子,接二连三地化作市长家后花园里的七座坟茔。

这一次,快轮到“八子”了。

此刻她并不知晓,自己正在酿造一桩致命的大祸。

怎么回事呢?

由于这一年,社会上流行乞丐装,为了赶时髦,同时也为了在丈夫出游期间找点消遣,市长夫人便兴奋地把家里的衣服都扯破了,然后七拼八凑地缝合起来。

她一面缝衣服,一面还不时抬头向外张望。从天空中飘下来的每一片雪花都有荷叶那么大,它们旋转着缓缓下降,像一个个雪白的马车轮子,在每个盘旋着的轮盘上,都有奇特的梵文字符,好诡异的感觉。这让她分了心,一不小心缝针就把手指戳破了,流出绿莹莹的血来,其中有四滴被她用胶头滴管吸取了,保存在冷藏柜里。她想:“我一直没有孩子,老姐妹们背地里都笑我不会下蛋,不妨就用这些血液克隆一个吧。我希望那个孩子皮肤白里透红,嘴唇是桑椹的暗紫色,头发像黑森林里的乌木一样墨黑墨黑……”

刚想到这儿,丈夫就回来了,于是不幸也接踵而至——九头鸟市长回家后,发现家里所有昂贵的衣服全都成了细布条,不禁大发雷霆,火冒三丈。

身为市长,难道以后就要如此破衣烂衫地去面对公众吗?

太不体面了。

九头鸟先生可是个有身份的人,把面子看得比命都要紧。

所幸的是,市长的衣橱里还有一套钢铁衣,由于材质坚硬,没有遭到八子夫人的撕毁。

市长就穿上这套钢铁衣,挥舞起铁拳,将自作聪明的妻子暴打了一顿。

“叫你败家!叫你败家!”市长恶狠狠地骂道,一手揪着这贱人的长发,把她拎到八千八百四十八米的高空,然后狠狠地扔向地面……

“轰!”后花园的地面上,被砸出了一个婀娜的深坑。

须臾间,深坑上隆起一座土丘,还多了一块新立的墓碑。

弱不禁风的市长夫人就这样一命呜呼、撒手归西了。真是红颜薄命啊!

事后市长很懊悔,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令八个老婆都一连死于家暴。

“我不如钢铁侠……”市长捶胸顿足地说。

是呀,当钢铁侠身穿钢铁衣的时候,是专门用来对付坏蛋的。九头鸟先生却穿着钢铁衣专门杀老婆。这……这也太不像话了!

可见,任何武器都不能滥用。尤其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我不但不如钢铁侠,我更不如绿巨人和雷神托尔,还有美国队长,还有黑寡妇和……唉!”市长摇着头叹道,那是一个充满自卑的中年老男人的沉重的叹息,“唉!~唉!~整个复仇者联盟的团队,还有传奇巨星张伯伦……我连他们任何一个都比不上啊!”

市长陷在深深的自责之中,还特地题了一首诗哀悼亡妻:“十年一觉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换来千里孤坟,没地儿话凄凉。”然后斋戒数日。自然,那诗是东拼西凑抄来的。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市长在城门口张贴告示,召来九十九个科学家,要他们想办法让妻子的生命延续下去。

于是,上帝通过这些科学家们又一次展示了他那不可思议的神迹——在市长的私人别墅前,科学家们制造了血池,用克隆的办法将那四滴绿血培育成数百立方的血液。在巨大的血池周围,科学家们一起施法,他们一面念着神奇的咒语,一面做着复杂古怪的手势,随心所欲地操纵着这个宇宙的基本符号和配方……不久,暗绿血池里就诞生了一个婴儿。她果真像雪那么白净,嘴唇是桑椹的暗紫色,头发像黑森林里的乌木一样墨黑墨黑。市长给她取名叫“白雪公主”。见到她,九头鸟就仿佛见到了死去的妻子。

过了几个月,九头鸟市长对亡妻的怀念逐渐淡薄了,生理欲望又一次占据上风,于是迫不及待地另外娶了一个妻子。
——第九任妻子。

这一次,市长对着市政厅门前的小彩旗发誓:不能再让女性死于家庭暴力了。

身穿钢铁衣的市长,宣誓的模样非常专注,显得庄重而肃穆,痛心疾首的神态中含着悲悯。

新市长夫人——不,应该说是“新新新新新新新新市长夫人”——是个异常美丽的女人,犹如天上仙子一般,冰清如玉、超尘脱俗,可是她也像所有女人一样小心眼儿,爱斤斤计较,高傲的心丝毫不能容忍别的女人比她更美。她有一台便携的壁挂式声控平板电脑,显示器是椭圆形的镜面,看上去犹如一张薄饼,所有先进的部件都整合进了超薄的机身内,还能无线联网。一个人的时候,她总喜欢对着它问:

“平板电脑啊平板电脑,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严格地说这样的提问本身就很不科学。在没有明确给定前提条件的情况下,平板电脑又怎么知道她所问的究竟是指此时此刻呢,还是包纳古往今来所有历史?究竟是针对这个地球而言,还是整个宇宙所有可能存在的生命。况且人们对美丽的衡量又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因此,如果是前几代计算机碰到了这样的问题,一般都会陷入负荷过重而导致的程序紊乱之中,要么就干脆坦白地回答:不知道。

但是我们这台计算机非同寻常,它内部所使用的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128核中央处理器,安装了最人性化的程序系统,具备语音功能、模糊分析、甚至自由联想。因此,它既能进行最为严谨庞大的数学逻辑运算,又可以完全像人那样思考。

“是您,美丽的市长夫人。”

——带环绕效果的六声道扬声器里立刻传出这样的回答。

同时,显示器像镜子一样浮现出一幅美人图——那就是市长夫人的迷人面孔。

她听了很满意,因为她知道,这是平板电脑通过互联网进行全球搜索得出来的结果,绝对不会出错。

接着平板电脑便问:

“那么,尊贵的夫人啊!谁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微型平板计算机呢?”

美丽的女主人照例回答:“当然是你啰,我的甜心。”

她们经常这样一问一答,相互恭维,彼此都感到心里很满足。

但是白雪公主渐渐长大,愈长愈美丽,到了十七岁的时候,她已经获得了亚洲健美小姐的称号,参加过上百次封面女郎的拍摄,发育良好的身体决不逊于任何一个好莱坞艳星。有一次后母问平板电脑:

“平板电脑啊平板电脑,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平板电脑没有直接回答女主人的提问,却说:“我这里有个奇葩的问题,名叫《歌德和巴赫的猜想》……”

女主人一愣:“哥德?巴赫?猜想?”

平板电脑就耐心地对女主人说:“有一次,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夜,歌德在土耳其浴室里遇见了巴赫。

歌德说:“你能猜到我兜里有多少钱吗?”

巴赫说:“你猜我猜你兜里有多少钱?”

歌德说:“你猜我猜你猜我有多少钱?”

巴赫说:“你猜我猜你猜我猜你有多少钱?”

歌德说:“你猜我猜你猜我猜你猜我有多少钱?”

巴赫说:“你猜我猜你猜我猜你猜我猜你有多少钱?”

歌德说:“你猜我猜你猜我猜你猜我猜你猜我有多少钱?”

巴赫说:“你猜我猜你猜我猜你猜我猜你猜我猜你有多少钱?”

……
就这样,著名的“哥德和巴赫猜想”从此诞生了。

用个时髦的科幻名词——这叫“猜疑链”。

最后请问:歌德的兜里究竟有多少钱?”

女主人不悦道:“你逗我呢?谁不知道歌德和巴赫正光溜溜在浴室里呢?快说,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那平板电脑就如实回答她:“主人啊,论容貌姿色,您无疑是天下第一,但是白雪公主比您性感一千倍!”

市长夫人大吃一惊,气得头昏眼花。可事实的确如此,从平板电脑屏幕上,她可以看见白雪公主房里的情景,这时候她正跟着电视节目在做健身操,那运动不歇的娇躯,苗条,矫健,年轻,奔放,充满了活力。

光凭长相,白雪公主自然是逊色多了——这一点计算机一点都不夸张——后母有一种成熟的女人味,母性的恬静与稳重使她给人一种高贵典雅、圣洁而不可侵犯的感觉,犹如名贵的陈年美酒,芳醇四溢,韵味无穷。可白雪公主天生有一副魔鬼的身材,在健美服的紧紧包裹下显得轮廓清晰,线条分明,高耸的双峰和丰满的臀部都一览无余,散发着一种被压抑的喷薄欲出的性的渴求,令男人们血脉贲张。

时代毕竟是变了,新时代的女人们即使赤裸裸地走在大街上也不会觉得害臊。有一次,在盛大的节日里,白雪公主随父亲的仪仗队一起检阅市容,市民们都夹道欢迎。那天她把自己打扮得异常妖异,所经之处,总是引起一阵阵狂呼。当路边的男人们看到她那丰满膨胀、弹性十足的屁股时,一个个都快要发疯了。

后母妒忌得要死。她憎恨这个邪恶挑逗的时代,让荡妇大受欢迎。从此,她看到白雪公主就难受极了,又气又恼。妒忌和骄傲像野草一样在她心里疯长,使她日夜不宁。终于有一天,她喊来一个创业失败的流浪刀客,说:“我不喜欢我的女儿在我眼前,请你把她带到森林里去杀死吧,可是要砍下她的双手拿给我做证据。”

刀客服从了她的命令,把白雪公主带走了,带到很遥远很遥远的深山老林里。在这里,他无论做什么,白雪公主就是喊破嗓子都没用的。可是,当刀客迎风抽出宝刀来,刚要砍向白雪公主的头时,她嘤嘤啼哭起来,说:“哎呀,勇敢的刀客,饶了我的命吧!我要跑到荒野的森林里去,永远不回头,不回头的走下去……”

没想到呀没想到,没想到这是个怜香惜玉的多情刀客,因为白雪公主长得十分妖媚,哭红的眼睛又显得楚楚可怜,刀客不由自主就迷上了她,像着了魔一般,根本下不去手。

“刀无情,人却有情。”刀客仰天叹道,“人若无情,岂非就像在粪坑里游来游去的咸鱼一样无趣……”

“可你不是咸鱼,怎么知道咸鱼的无趣呢?”伤心的白雪公主忍不住问。

刀客反问:“你不是我,安知我不知咸鱼的无趣?”

白雪公主:“我不是你,所以并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咸鱼的无趣;由此推断,你不是咸鱼,也就不会知道咸鱼是否无趣。”

刀客沉思道:“如此一来,你恰恰又就知道了我不知道咸鱼的无趣。既然你能知道我,那么我也就能知道咸鱼。”

正巧刀客随身背的包袱里有两块酥饼和一条咸鱼,咸鱼听了两人的争论就说:“你们够了吧。”

白雪公主:“这些问题多让人苦恼啊,而我只想快点脱离此刻的危难处境。”

“是,是。”刀客又长长地叹了口气,“多年来我一直是条咸鱼,命比蚁便宜,别人吃香蕉我做臭鱼,早知一切已难移……”

两个失意落难的人,居然在如此情境找到了共同的话题。

两颗寂寞的心,就这样靠近了,靠近了……

咸鱼说:“STOP!再靠近要出事了。”

于是多情刀客便冒着杀头的危险将她放了,条件是白雪公主必须答应嫁给他,和他远走他乡。他的爱让公主很感动,便毫不犹豫同意了,还指天发誓,保证一定会在这里等着他回来。

各位读者也许会想:这不是趁人之危吗?人在危难无助的境况下,接受以身相许的条件,那能叫人感动吗?被迫签订的协议,应该是有效还是无效呢?

但以白雪公主当前的智商,还是感动得一塌糊涂。

当然,也可能我们都低估了白雪公主的智商……

所以说:做人难,做女人更难。

咸鱼插嘴说:“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咸鱼还要难难难……那是我的口头禅。”

刀客很高兴,因为不用杀死自己心爱的人了,他心上好像有块一百零三斤重的大石头落了下来。但没有白雪公主的双手,怎么向她后母交代呢?

他赶紧一溜烟跑回市长夫人那儿,说:“我已经把白雪公主残忍地杀害了,尸体剁成了肉酱,手段令人发指,这里我就不详细描述了。可以把她的手指甲剪下来交差吗?”

“不!”后母瞪大眼睛,生气地说,“我要手!”

刀客出去在门口蹲了几分钟,然后又进去问她:“我还能找到点白雪公主那散发着怡人清香的秀发,这样可以交差了吧?”

“不!”后母瞪大眼睛,跺着脚说,“我要手!我要手!我就要手!”

刀客赶紧溜出去,在四周没头绪地乱逛。

这时候,恰巧有一头澳大利亚灰熊乐颠颠地跑过,一路跑还一路跳着,刀客就举起长刀,大喊一声:

“风——云——第——壹——刀——刀——刀——”

然后一刀捅过去。

好快的刀啊!

完全没有刀法。

刀客根本不会刀法。

他从小就苦练这一刀。

他生平用这把刀杀过五十头猪,八十只鸡,一百三十六只乌龟,一万三千六百条沙丁鱼,一刀都没有落空过。

真正的刀法,都是最简单,最直接的。

刀光一闪。

那头澳大利亚灰熊心口中刀,立刻摆了个漂亮的Pose,喉咙里粗声粗气地哼哼:“白鹤独立……”

然后它就扑通倒下了。

这头澳大利亚灰熊生平没有捕杀过一条鱼,没有吞吃过一只野兔,没有害过一个无辜的弱小生命,连地上的蚂蚱都不忍心踩到,可……就这么死了。

刀客包袱里的那条咸鱼又开口说了:“天知道灰熊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嗯,就让我们一起念经为它超度吧!”

那么,刀客能用毛茸茸的熊掌去糊弄白雪公主的后母,让她误以为这是白雪公主的双手吗?白雪公主能逃出后母的魔掌吗?最重要的是:白雪公主和“马云”会有交集吗?……

【请看第二集——】

咸鱼说:“别急别急,等等,让我出道题目考考大家——”

下面是某些场次排球比赛结束时的比分,请问哪两个是有问题的?为什么?

【A】25:0

【B】26:23

【C】32:30

【D】15:14

【E】17:15

【F】1001:999

【G】2556858982:2556858980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峰回路转的下一集——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34
  • 续写

全部章节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