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新智人时代》第六章·弈者心态

也许是感觉到赛琳娜怒视的眼光,两个大男人迅速收敛起得意忘形的嘴脸,

人类取代了造物主,世界将会怎样……

点击查看《新智人时代》第五章·空中问道(下)

也许是感觉到赛琳娜怒视的眼光,两个大男人迅速收敛起得意忘形的嘴脸,又恢复了一本正经的精英人士神态,不过彼此的眼神交流多了一丝知己欣赏的味道,刚才的一时失态让他们意识到彼此是同类人,就像老虎不会错认羚羊是自己的朋友一样。尽管身处不同的年龄、阶层,但他们的思想和格局是相通——弈者心态,即以天下为棋局,以众生为棋子,无视生死,率性而为,视万物为刍狗。

这种超级客观的理性思维恐怕是女人很难理解的,赛琳娜就不明白两个男人怎么会面对天下大乱,恐怖四起这种事笑得起来。在心底她暗暗腹诽谴责了男人们的嗜血性,认为这是他们在进化过程中不完全、不充分所遗留下的兽性本能所致。

“秦先生这次获脑国状元不知是贡献的思维教程还是思维工具?”碍于有一位貌美的女士在旁边,王易有点尴尬便选择了一个比较平和的话题。“如果不过涉及保密协议,能否聊聊?”

“呵呵,也没什么可保密,我只是代宗门贡献一套思维工具,所以这个状元不是我个人的功劳,我是代表领奖而已。”秦风打哈哈道。

“是什么思维工具?”王易感兴趣地问道。

“辩证思维方法工具。”

王易听了眼睛一亮:“贵门开发出了辩证思维的标准方法工具了?这可是开创性的成果啊!一直以来关于辩证法争议不断,辩证思维也只闻其名,散见于哲学和各学科智慧案例之中,却从未见有人能够系统总结简明实用,可操作性强的思维工具,贵门能贡献出这套思维方法工具可谓功德无量。”

秦风故作谦虚地道:“王总过奖了,您能把脑芯专利技术以白菜价卖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那才真是功德无量之举,我们只是不求名求点蝇头小利而已。”

赛琳娜知道秦风说的那点“蝇头小利”绝不是一个小数目,脑国举办的高端竞赛之所以要封存获奖者名单倒不是为了保护什么个人隐私,而是要“化私为公”把个人研究成果一次性买断,变成脑国的共同研究成果。每四年脑国都会向全球发布新一版的《头脑力训练教程》,教程会在旧版基础上综合每届世界头脑力大赛最新研究成果,经过一次次迭代创新完善,脑国出版的《头脑力训练教程》已成为全球各国大中小学思维课程的标准采购教材,仅仅是每年的版税收入就是一个惊人的数目,至于衍生的教辅资料、教具设备、头脑饰品和服装产生的收益更是无法计算,在全世界大大小小的网络幻国中,脑国的公民数也许不是最多的,但论财富一定是排名前三甲的。秦风的宗门贡献出一套思维方法工具,“牺牲”的研究成果的知识产权,换来的四年的版税和相关衍生产品的收益分成,即使按照最低的千分之一奖励标准计算,也足以让他们一夜暴富,赚的盆满钵满。

“只是一点蝇头小利吗?秦先生说的真轻巧。我出十倍补偿费都不能让您改签,是财大气粗才对吧。”赛琳娜讽刺道,出行之前她想全包头等舱,没想到早已有一位乘客预定了座位,而且无论怎么交涉对方都置之不理,如果不是老板突然心血来潮非得乘坐公共航天器,他们这次中国之行完全可以乘坐私家商务机直飞北京。

“赛琳娜,你太没礼貌了,马上向秦先生道歉。”王易勃然作色呵斥道。

“这才多大点事,王总您太严肃了,赛琳娜小姐只是和我开个玩笑,我都没在意,您又何必……”秦风一看场面要闹僵,急忙打圆场。

“对不起,秦先生刚才我失礼了。”赛琳娜强忍委屈赔礼道。

“你到后边和瑞克他们一起坐,我要和秦先生谈点私事。”王易面沉似水道。

“对不起,老板,按照公司安全条例,目前您处于三级安全区域,身边至少要有1位公司安保人员陪伴,我不能执行您的命令。”赛琳娜固执地坚持自己的职责。

“那你离我们远点,保持静音状态,不要干扰我们的交流。”王易不悦地道。

赛琳娜无奈只好一个人坐到头等舱角落,戴上耳机,一边听音乐,一边保持对两个人的关注。

“秦先生,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王易略思忖了一下,开口道:“你觉得这伙恐怖分子有恃无恐的倚仗是什么?”

“在战争中,所有的假动作和隐秘措施都是为了保证战争的突发性。如果用战争模式来分析这次圣菲克岛事件,我认为这伙恐怖分子经过长期研究已经获得了某些危险的技术成果,这些生化技术应当堪比当年的核爆炸,是划时代的兵器发明,足以碾压一切对手。”秦风语气有点沉重地分析道。“我预计不久他们就会将这些生化技术应用于实战,到那时候也就不用怕世界各国情报部门的追查了。”

“王总,您预判未来会天下大乱,显然这次战争的规模小不了,应当是全球范围的。”

“不错,任何生化技术一旦由实验室走向战场,都必然是全球范围的传播,生化兵器使用容易,控制难,太多不可预测因素会导致生化突变,这是一把伤人亦伤己的双刃剑。”王易脸上突然涌现出浓浓倦意,他可以推算出整个事件的发展趋势,但却无力阻止事态向恐怖的深渊滑去。

“人类在和平岁月里待得时间太久,积累了太多的矛盾需要一场全球战争来化解。既然国与国之间不敢开战,那只好借助恐怖组织这种形式引爆战争了。”秦风耸了耸肩膀。“也许这个恐怖组织是哪个大国或跨国财阀暗中资助的,当年的ISIS不就是这样吗?”

“其实,以王总您的财力,也完全有能力组建自己的私军,现在这个世界越来越脆弱,个体挑战国家的时代已经来临,我建议您及早未雨绸缪,以防不测。”

王易盯着秦风的平静双眸:“脑国已经开始着手做准备了吗?”

秦风狡黠地一笑道:“我可没说啊,但是您可以这么猜。”

“这是一盘大棋,芸芸众生身处其中,要么做棋子,要么做棋手,我觉得以王总您这么好的资源条件,如果沦落为棋子任人摆布是在太悲催了,所以才多说两句,做不做在您,细节想得太多,事繁神难,徒乱心志,非大丈夫所为。”

“谢谢秦先生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的。人脑芯片分析处理功能再强,也代替不了人的意志决断,救10亿人更好,还是救20亿人更好?这种哲学层面的价值观的权衡评估还真不适合交给人工智能来做选择判断。”王易无奈地自嘲道。

“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假如没有大志宏图,植入的人脑芯片功能再强大也不过是张良、诸葛亮之流的人物,您要想做真英雄还是得多修炼这里!”秦风指点着自己的心房,意味深长地道。

【未完待续】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45
  • 续写

全部章节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