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卷一)第十一章 星门计划

海盗的作战计划摧毁了帝国海军先锋部队,女皇将要发布全民动员令,草木皆兵的日子已经到来。

当人类跨越了空间的局限,征服宇宙的脚步便无法停歇。当战争降临,年轻的灵魂将何处栖身。当阴谋从黑暗中付出水面,忠诚与背叛要如何博弈。

点击查看(卷一)第十章·任务与使命

 “将军!我们已将全部海盗拖船击毁,但无法成功阻止未知星门进入我方阵营区域……”没等归队的驱逐舰队队长说完,星门却突然发出亮光,“星门……星门启动了!有东西要从星门被传送出来!散开,快散开!规避阵型!”

谢菲尔德被眼前的情形惊得目瞪口呆,他完全不清楚海盗这是葫芦里要卖什么药。不惜以一百艘拖船来牵引一个即将超过使用期限而报废的星门进入帝国阵营,而突然间星门却又工作起来。一股凉意从背后传来,谢菲尔德下意识地推出舰长室,尽量不引人注目的走向救生舱甲板。

“规避阵型!散开!”帝国舰队广播已经被所有的战时指挥官的命令声所充斥,包括旗舰在内的舰队以最快的速度向四周散开。谢菲尔德走过甲板舷窗,他停下脚步,星门亮光刺得人睁不开眼,他抬起一只手挡住一些刺目的亮光,看着帝国舰队如同逃命般的向四周散开。谢菲尔德放下挡在眼前的手,刚要迈出脚步继续想救生舱甲板前进,星门的亮光突然暗淡下来,他的一只脚在半空中戛然而止,直觉告诉他危机已经来临。

从星门冲出的巨大的黑影如同死神之手,让人产生了似乎进入地狱的错觉,时间在那一刹那停滞了,如同星球般大小的黑影四散开来,冲向帝国空军舰队。

垃圾,无数的空间垃圾。在一瞬间将帝国舰队完全吞噬,所有舰船上的士兵同时感到一种无尽的恐惧。“轰。。。。。。”经过的时间近乎一个世纪那样漫长,碰撞的巨响终于响起,时间又从缓慢中恢复了正常,士兵开始在舰船中飞奔,找寻着通往救生舱甲板的最近道路。

无数的空间垃圾像是恶魔一般,带着摧枯拉朽的破坏力将所到之处的一切悉数毁灭。此时的帝国舰队就如同一只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蚂蚁,再无任何放抗能力,只能在死神的追逐下做着无望又无用的逃亡。

星门的力量是巨大的,毫无动力支持的空间垃圾在从星门射出后的惯性作用带动下,给帝国舰队造成了无法估量的冲撞伤害。护卫舰在一瞬间便被垃圾淹没,船体被完全撕碎,同空间垃圾化为一体。驱逐舰队在巨大的撞击力下失去了动力,与黑影般的垃圾一起撞向了阵营中央的巡洋舰与战列舰。似乎轻而易举,空间垃圾扫过帝国阵营,将所有舰船撕碎。

谢菲尔德瘫坐在“堡垒”号旗舰的甲板上,他无法接受眼前突如其来的变化给他带来的冲击,似乎只在一瞬间,帝国舰队便被一团空间垃圾所摧毁。周围是无数士兵的惨叫声,空间垃圾团已经逼近“堡垒”号,小型的垃圾碎片穿透船体装甲,不少士兵被高速射入的垃圾碎片切断了手脚,更有运气不好被拦腰斩断而痛苦死去的士兵。甲板上顿时血流成河,谢菲尔德被周围的哭喊声拉回现实,他摇晃着起身,眼中含着泪水,忙乱地帮助着救护兵抢救伤员。船体晃动越发剧烈,谢菲尔德直起身,看着已是一片狼藉的船舱,爆炸产生的火焰将士兵的鲜血烤炙的粘稠而发黑,及二连三的撞击所产生的巨响预示着“堡垒”号即将毁灭的事实。

谢菲尔德走到窗边,眼神呆滞的看着越来越近的空间垃圾所形成的黑影,他突然笑了起来,流着泪笑了起来,慢慢转过身,看着无数满身鲜血的帝国士兵,谢菲尔德仰起头,“咯咯咯”的笑声越来越大。

“轰。。。。。。”飞船终于被那团黑影所袭,剧烈的晃动让所有船内人员站立不稳,却在还未倒下的瞬间被穿透船体装甲而射入的空间垃圾碎片切中,“堡垒”号再次发出一声巨响,恐怖的金属碰撞与摩擦声如同恶魔最后的吼叫。又是“轰”的一声,“堡垒”号爆炸的火焰融化了无数撞击而来的空间垃圾,真空的宇宙空间让火焰只持续了十几秒,之后,一切便归于沉寂。

***************************************************

“米歇尔!”奥科夫打开加密通讯频道,缓缓地说,“结束了!星门计划,成功了!”

此时的米歇尔正指挥着战后剩余的有生力量修建阿尔法的防御工事。“奥科夫!带领你的舰队前来阿尔法星系与我会合,帝国第一舰队已经全军覆没,政府不会这样善罢甘休,我们需要讨论新对策。”米歇尔一边分析着手头的资料,一边通过通讯频道对奥科夫说道,“皮埃尔和帕布罗已经在收到第一舰队败北的消息后,已经集合所有部队开始攻打贝塔星系了,如果他们能够成功,我们就可以控制住帝国锡矿石贸易线的一个终端,只要争取到谈判的机会,我相信我们是可以成功救出卡洛斯的!”

奥科夫关闭通讯器,下令集结舰队赶往阿尔法星系,此时的他已经毫无心情听米歇尔侃侃而谈对卡洛斯的营救计划,他的心在位那一百名为完成任务而葬身宇宙空间的飞行员哭泣。作为一名工程学家,奥科夫实在无法毫无感情的目睹生命的逝去,更何况那一百名飞行员都是在被海盗养大后由自己亲自施行的成人礼。奥科夫的心情似乎又回到了二十年前那个风雨飘摇的夜晚,那时的他,是帝国最年轻的高级工程师,却在一次国家级建筑设计中由于被高层利用而成为了替罪羊,最终身败名裂,不得已才自帝国叛逃而成为海盗,却在与海盗相处的二十年间发现了自己在帝国从未感受到的感情的真挚与人际关系中的诚恳。此时的奥科夫,已经完全看透了帝国虚荣而丑恶的表面,一个科技、经济高度发达,却完全抹灭人类善良本性的地狱。

“船长!我们到了”人工智能的声音打断了奥科夫的臆想,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走出自己的卧舱,向舰船对接关卡走去,另一艘旗舰上,米歇尔已经等候了他多时。

***************************************************

“你说什么?!”拉里“嘭”的拍响了面前的办公桌,“既然解惑了海盗的加密通讯,为什么不报告!”

“司令,我们本想汇报,但是经分析后,认为海盗们所说的‘星门’计划应该是供他们逃脱战场的非攻击性计划,因此并没有重视。没想到海岛竟然能想到如此卑鄙的计划,竟然利用星门传送惯性和‘垃圾环’星云的空间垃圾作为攻击方式,以至于舰队完全无法在突如其来的形势变化中作出有效反应,所以。。。。。。”没等面前的几个高级将领解释完毕,拉里就打断了他们的话:“所以你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第一舰队全军覆没!只能低着本该高昂起的头颅接收谢菲尔德将军的死讯!”

“司令,我们。。。。。。”

“你们还想解释什么?!脱下你们的军装,去跟女皇解释吧!对了,军事法庭已经为你们几个开设了专门席位了,慢慢享受你们所犯得过错带来的苦果吧!”

几个将领大惊失色,还想解释什么,却门外进来的卫兵请出了司令办公室。“谢菲尔德!我的好兄弟!”拉里木然的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楠楠地说,“安心吧!我会为你报仇的!”

***************************************************

“这么说,我们的第一舰队是全军覆没了?”帝国女皇站在水晶宫主厅的玻璃墙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是的,女皇。”皇家政务负责人低着头,诺诺的说,“第一舰队的覆灭,给空军带来了不小的打击,看来我们低谷了海盗的实力,军部不得不进行征兵来为接下来可能的战争做准备。”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那么,我们也就不要继续盲目自信了。”女皇顿了顿,转过身对政务负责人说,“向民众公开此事吧,将战况如是发放给媒体,允许国家信息部对其进行追踪报道。”

“是!女皇陛下!”政务负责人微微弯腰,正要离开,却又被女皇叫住。“还有,把昨天写入帝国皇家重大事件纪事,设立为国家哀悼日。海盗的‘星门’计划,的确值得引起我们的重视。今日的海盗已经无法同日而语,让民众了解这些事实吧!第一舰队所有牺牲的战士,全部给予国家安全奖章!”

“如您所愿,女皇陛下!”政务负责人说着退出了水晶宫主厅。女皇再次望向窗外,卡佩特的天空阴云密布,她的眉头紧皱,脸色竟比天空更加阴沉。

【未完待续】看完这一章节,你有什么想说的,欢迎在文章右侧进行互动

  • 目录
  • 评论 1
  • 喜欢 37
  • 续写

全部章节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1

  • 刘允 刘允 2016-01-25 13:09

    看看

    0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