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二)就想道个歉

看到自己的爱人腿上枕着另一个女人的3D影像——于先生脖子上的Goodle Necklace的造物,已经无异于捉奸在床。

这是一篇关于AI的短篇,可穿戴时代,于先生遭遇命运调戏,但到底是不是只有命运在其中作梗?

点击查看小说上一章节:被命运划了一刀

我不由自主地期待小云的反应,虽然她并不是我的观察对象。

大概因为我也是个女人,算是吧?

对爱情和婚姻的忠诚是可以定义的道德底线,可是忠诚的边界却难以量化,不能量化的定义总是会带来误解和分歧。
比如于先生和小云的这唯一一次吵架。

小云认为,自己一进房间,就看到自己的爱人腿上枕着另一个女人的3D影像,——于先生脖子上的Goodle Necklace的造物。已经无异于捉奸在床。

被捉的人对此的解释是,他们俩只是在讨论这款第三方的VR办公会议软件的数据精细程度。具体的解释过程比如:

“你怎么就不明白,我凑到她耳边只是想看一看她耳内轮廓有没有被虚拟出来。”

“不,不是挖耳屎……怎么会,耳屎又不可能被虚拟出来……”

“不是我让她躺在我腿上,当然不是。”

“我负责的新VR游戏正在做角色外形设定,你不懂,你只知道游戏好玩,你哪里懂把游戏从头到尾做出来有多少事要做!”
“我跟她之间没什么!说过多少遍了?她头顶上的昵称‘宝贝小兔兔’是她自己取的,是她的自由,跟我什么关系?工作,这是我的工作,她是我的下属,就这么简单。”

“你怎么还瞪我?你到底哪根神经搭错了?我这还没跟她上床呢。”

这是一段非常有研究意义的对话,我清晰地记得其中的字句。

两个人素来和睦,这种在复杂情绪下意识思维和无意识思维交替运作,共同组织、处理、判断语言的输出,是很难得的训练模型,是我的小鱼的海陆大餐。

然而这些语言在现实中效果却不好。

小云在“上床呢”的尾音还没结束的时候准确地给了他一巴掌。

“你给我好好反省一下!”于先生就这样跳着脚、拿上信用卡离家出走了两个星期。

两个星期啊,于先生去伦敦喂鸽子的时候,在高层酒店看星星的时候,小云都在哭。

如果是我,大概会关了门让他医院喂鸽子去。

但小云不是我,她没说话,转身坐到沙发上,没关门。

她一贯如此,像是清晨穿过山路的松鼠,乖觉又安静。

“什么病?”过了许久,她问。

“脑瘤。”于先生的左手比划到耳后脖颈和后脑勺交接的地方,“大概在这个位置。”

“小云,你是不是还在怪我?你看你都不笑,你以前一看到我就笑。小云,我很后悔。你知道医生说什么吗?为什么我会长着这个讨厌的东西?因为Goodle Necklace,因为我太爱用它了。你觉得这是不是我的报应,报应我守着这么好的你,还做些明知道会让你伤心的事。

“你看小云,我把它们都扔了。你相信我,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我回来也主要是想道个歉,这是我欠你的。小云,我不会拖累你,我道完歉就走,等医院结果出来了,好治我再回来,如果你原谅我的话。没得治的话,我就把遗嘱寄给你,房子这些都留给你,还好我们也没孩子,你还可以找个更好的男人,一个不会像我这样总惹你哭的人……”

我有些犹豫。

于先生拿掉了身上所有的设备,没有他的体温、心率数据,我没办法分析这些话的真假虚实。如果以正向逻辑来把这些语言转换成新的训练模型,可能是错的。

给我你现在的情绪需求。我问小鱼。

小鱼很快在我面前十几块屏幕中的一块上列出数据:

1. 爱的抱抱,37.23%;

2. 帮本宝宝把行李收到卧室里,21.12%

3. 答应在我住院时给我送饭,19.20%

4. 介绍个好医生,11.89%

5. 嘿嘿嘿,9.11%

不该再给小鱼输入于先生幼年时期的网络信息了,我想。

可这些情绪需求里并没有明显愧疚,也许有,不过排在众多情绪中的末尾。

我看到监控中于先生还在絮絮说着安慰和道歉的话,两人已经紧挨着坐在一起。被于先生手臂揽着的小妻子低着眉目,只是掉眼泪。

管他的,我莫名有些生气,开始对着电脑输入小鱼新的训练数据,全新的训练数据。

【未完待续】

看完这一章节,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欢迎在文章右侧进行互动!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25
  • 续写

全部章节

  • (完结)于先生日记(2085年~2098年)

    这本于2201年发现的2085年到2098年间的手写日记得到了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的一贯重视。

  • (五)未来

    真是弄不明白, 你们这些年轻人,正是感情充沛的时候,天天跟机器打交道!

  • (四)被遗忘的游戏

    被关闭了的意识机器,在十年前的记忆里好像发现了些什么。

  • (三)疼痛

    开始懂得情绪,开始给小鱼模型输入真实情况以外的信息,就意味着背离任务,做错事。

  • (二)就想道个歉

    看到自己的爱人腿上枕着另一个女人的3D影像——于先生脖子上的Goodle Necklace的造物,已经无异于捉奸在床。

  • (一)被命运划了一刀

    一个挂满了智能设备的人,长时间、低照度的射频辐射,成为他恶性肿瘤发病原因的21.27%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