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10)好奇老J进入飞金第一代

老J试着体验了飞金第一代机器的水平,他进入了飞金……

飞金装置

“你这里有体感引擎?”老J疑惑的问

“有,不过是第一代的,是台古董机。”

“快拿出来看看,我一直听说有这个机器,真正的体感引擎我还真没见过!”

“老J,我发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们都喜欢说feegine或者飞金,但是你却总说体感引擎。”

“可能是我比较喜欢汉语的纯洁吧。”

“可能吧,你大概就是五十年前那种不喊谷歌而称之为搜索引擎的那种人。”

“先别扯了,你的机器在哪里?”

“在仓库里。”

仓库里面整齐的摆着我采访的战利品——许多公司将自己的产品送给我体验,小的东西我都尝试过,比如自动洁面面具,微型口腔机器人,但是大部件我都没有使用,我害怕麻烦,也有些念旧,就比如自己用了十几年的电视,到现在除了视频通话和看电视之外,别的什么功能都没有。

有人说得好,“科技越进步,体验就越差”。我觉得这句话说的很到位。这就好像现在再去看电影,肯定没有一百年前看电影那么兴奋,那么入戏,因为电影发展的前一百年还是人类认知电影的初级阶段,那个时候的好奇心和朴素的体验感,是现在多元文化条件下稀缺的。

“这就是它?”老J指着一个动力装置问我。

我见老J误解飞金是一个简单的重动力装备,便对他解释道“引擎不一定都像发动机,搜索引擎难道也是轰隆隆的么?”

我走到一个边长几乎有两米的正方体箱子前,指着箱子说,“这才是飞金。”

打开箱子,一个正方形的机器显露出来,散发着铁和机油的味道。

“这个机器漏油么?”

“没有,它主要靠液压装置推动触手进行触感交流,所以需要充足的液压液,你闻到的是液压液的味道。”我对老J介绍,然后吊他胃口问道,“你想试试么?”

“我不会死在里面吧?”

“那要看你自己在里面做什么呢,可说不定。”

“有那么严重么?”

“你知道为什么飞金叫做体感引擎么?”

“因为他几乎能满足你的所有感觉。你有哪几种感觉?”

“听觉、嗅觉、味觉、视觉、触觉?”

“不错,除了嗅觉和味觉稍微差点,这几种感觉第一代飞金都能满足你,问题不大。”

“真的么?”

“不过,第一代飞金已经是淘汰版,估计连不上数据云网络,你估计只能使用单机功能。”

“没关系,总比没有的好。”老J对我说道,  “需要我做什么准备么?”

“当然,液压液弄在身上,会有点不舒服,你需要穿上特制的外套。”

我从飞金的工具箱里面,取出高分子薄膜衣,递给老J。

老J皱着眉头,过了好半天说:“你这衣服怎么有点像情趣用品。”

“你是说很紧身的话,那就对了。飞金要对你的身体数据进行一系列的测算,再对你的身体进行综合评估,如果不把你的身体充分和飞金接触,最后结果将会是错误的。”

“穿着衣服不行么?”

“当然不行,体温都测不出来,基本数据都没有,以后还怎么玩?”

于是,老J紧张的脱掉了衣服,换上了飞金第一代的高分子薄膜衣。

“我觉得飞金公司以后升级的话,肯定会把这个换衣服的步骤给升级改造掉!”老J抱怨道。

“那当然,之后的飞金是直接进去,在里面脱光衣服。”

“那还是第一代的好!”老J顽固的说,随后又问我,  “L兄,这个飞金第一代,有没有隐私设置?”

“什么意思?”

“就是我在里面玩耍的时候,你会不会知道我在做什么?”

“这个需要你连接数据云网络,现在单机版的没有那种情况。”

“哦。”老J应声回答。

就这样,老J穿着淡银色的高分子薄膜衣服进入了飞金。

我突然想到他问我话的意思,他估计是想要做一些稀奇古怪的尝试,不想让我知道,才会问我会不会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他到底想干啥?

“老J,你刚才可没有吩咐我不能观察你,所以!”我偷偷笑了一下,然后打开了家长监视模式。

原来,飞金最早是作为按摩椅一样的体感设备进行推广的,有的时候家长会关注孩子是否使用成人功能,所以推出了家长监视模式。更要命的是,家长监测的时候,使用者是无法知晓的,据说是为了保护家长在孩子心目中的地位。

想到这里,我更加强烈的想要观察老J在飞金内的动作,毕竟,如果我不说,他也不知道我观察过他。

J钻进飞金之后,开始了他的探索。

他点击启动开关之后,机器开始了运行。同时,我也开始了观察老J之旅。

我在监测屏上看到老J像个小孩子一样,脸上都是好奇。

机器在滋滋的响,这是飞金在对老J进行体感扫描。

我的监测屏上显示出了几个选项,这几个选项可以让我读取相关数据,有的时候父母测试孩子有没有发烧就可以用这个功能。对于我来讲,我会识别的数据不多,我选取了最直观的红外扫描图。

飞金赠送的高分子薄膜衣服出了透气和避免液压油泄漏糊到人的身上之外,还能够将人的体温信号进行放大。所以,我在屏幕上看到了老J的体温分布。

老J的大脑、胸腔、裆部都是红色的,显示他有些紧张,而且注意力十分集中,更多的情况我就说不清楚了,不过飞金的数据处理能力比我大多了。

“系统监测到,您是第一次使用飞金仪器,是这样吗?”

屏幕上显示出“是”和“不是”,两个选项。

看到这一结果,我突然怀疑飞金是不是偷偷在向总部上传数据,但是我转念一想,估计是因为没有联网的原因,加上这台机器没有老J的使用记录,所以机器才会有这种推测。

监测屏幕上,老J露出坏笑,他点击了“不是”。

明明没有使用,却要点击不是第一次使用,看来老J这个人连机器都骗。我对老J的这个动作不感到意外,他的性格是这样,我继续看。

机器回复到“那您就不需要飞金的入门指导了吧?”

“还是看看”和“不需要”两个选项弹了出来。

老J似乎是觉得机器还是要学学怎么用,于是又点了“还是看看”。

飞金于是对老J做了自我介绍。

“我是为您服务的体感互动引擎,为您提供健康、有趣、放松的互动体验,现在,您在我的心里,希望以后,我在您深深的脑海里。”

“挺牛逼啊。”老J在听到飞金有人情味的简单介绍之后,觉得有点意思,冒出来一句赞叹。

飞金默默的记录了老J的回复,预计将从这种感叹词里面推导出老J的性格,因为飞金的背后有很多心理学家作策略分析。

在与老J 的互动过程中,飞金已经完成了对老J的身体的各种数据的采集和分析。

“您好,系统检测到您有些兴奋和紧张,需要舒缓一下么?”

检测老J的各类体征,最后只得出了兴奋和紧张这样的关键词,系统还是有些粗糙。我暗自想到,假如测算出这个人的血压和脉搏之类的数据几乎就能知道这种结果了。

老J没有觉得特别失望,他对飞金说,“是的,需要,需要。”

不过飞金没有理会他,弹出了两个选项,“是的”,“不需要”。

老J 很果断,马上点击了“是的”。

飞金系统给出了五项活动选择。

“潜泳”、“翱翔”、“日光浴”、“按摩”、“瑜伽与冥想”。

老J的眼动被监测,他似乎很想选择按摩,但是好像又觉得很俗气,最终还是放弃了按摩选项。飞金这个时候已经在计算人的眼动停留值,但是没有作为计算依据,到了飞金后几代才被纳入计算体系,老J似乎对后面几项不感兴趣,似乎都是他年轻的时候玩过的,最后他选择了翱翔。

跟我第一次选择的一样,我第一使用舒缓功能的时候,选择的便是翱翔。

请选择翱翔的环境模式。

“观景模式”、“怀旧模式”、“探索模式”、“猎物模式”、“奇幻模式”。

老J想都没有想,便点击了“观景模式”。

我估计他想每个模式都体验到,所以才直接点了第一个。不然的话,不会这么轻易的做选择,毕竟这不是他的风格。

观景模式选择完了之后,飞金继续给出选项。

“景区地点选择。”

“普罗旺斯薰衣草之旅”、“瑙鲁海洋之风”、“英山茶香之旅”、“巴尔干玫瑰之旅”、“加州柠檬之旅”。

“普罗旺斯去过现场,今天用飞金试试,看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说完,老J 按下了普罗旺斯薰衣草之旅的选项按钮。

【未完待续】

看完这一章节,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欢迎点击文章右侧进行互动!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89
  • 续写

全部章节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