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未来科技报道》(9)危险游戏

电视里放着渴望自由的故事,而现实中,科技作为限制自由的手段被使用,最后产生了悲剧的结果,报道者们应该如何去做,美女小柔会担起重担么?

《未来科技报道》,借用一个科技记者的视野来看到二十一世纪上半个世纪的各类科技创造和这些创造带给人们的或好或坏的体验。

点击查看《未来科技报道》(8)镜头切换

一群荷尔蒙旺盛的年轻男人聚在一起,常常会有事情发生,如果没有发生,那一定是在萌芽。

 “逃离沙区”,这是阿力在四海软件上标出的标签,他花了近半个月的工资,将这个标签推送到了沙区近六成的年轻的建设者手上。后来,他们开始了不定期的聚会。

在最近的一次聚会上,有人提议将“逃离沙区”标签改为“危险游戏”。提议者是一个宣传部门任职的年轻人,他的理由是,逃离两个字太猥琐太渺小太可怜,大家现在做的事情,实际上是集体撕毁合同,是一次游离在法律边缘的活动,可以说这是一种游戏,危险游戏。

沙区的建设者都是年轻的人,是背景比较单薄的一类人群。在初期,大家被人以梦想、淘金者、创始人等等口号作为药引子下了一剂迷魂药,都带着理想来到沙区,结果却是干燥的如同粉末,渣一般的现实。

 “这里最潮湿的地方,就是劳累时汗水浸没的皮肤。”

阿力与一大群毕业生一样,签订了八年的劳动合同,起薪与一线城市的公务员工资一样,然后承诺每年按照20%调薪。签订合同的人要求八年都在沙区,否则需要交150%违约金,即退还所有工资之后,按照未完成的时间工资交付150%罚款,并且要将不诚信的记录放入个人信用体系。

人都是短视的动物,何况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这里的人,都以为这八年会积累一大笔财富,都把八年后回到家乡或者重返大城市作为目标。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们把年轻太当回事了,同样,也太没把年轻当一回事了。

资金链的断裂痕迹,从一件小事开始。

沙区的水是从最近的绿洲运过来的,最初计划是安装输送管道,但是工程量很大,参与规划的人要低成本做大事,于是要求等最后沙区城市完工后再引水,前期用汽车运水。

这项计划在一开始就暴露了规划者的软弱和计划的不充分。

如果真的要大家到沙区生活,前期完善生活设施实在是再顺理不过的一件事情了。这项工作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大家的质疑,因为所有人都热心建设,并没有对计划产生质疑,反而是以主人翁心态对于节约成本这件事持支持态度。

之后,从绿洲送来的水源越来越少,从一开始的每天两车缩减到一天一车,最后缩减到两天一车。

“最初水源还算充沛吗?”

“一开始够的,一天两车水,十几个人使用,除了饮食之外,洗漱也没有问题,甚至可以结余。”

“所以缩减到一天一车,大家没有过多的抵制。”

“是的,有可能前期浪费水的人比较多,心里面有一些惭愧吧。”

“你们没有想到是因为预算的原因?”

“后来缩减到两天一车水的时候,我们才觉得有点过分。”阿力说。

“送水的司机与我们很熟,他跟我们说,送水的司机们被辞退了一些,并且汽车设备也有一部分变卖了。”

“这个时候你们才知道有问题了。”

“是的,不过当时也没有太重视。”

“因为没有危及到切身利益!”

“是的,当时太短视!”

地产业一旦崩溃,重建秩序就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我们看到,很多情况下,地产业处于一种大而不能倒的境况。

沙区建设就是如此。

“你们当时怎么会报道这种东西?”老J对我的大胆表示疑惑,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还没有从儿时的大政府和专制体制中走出来。

“你知道么,当时我是一个小记者,想要出名的话,必须冒点风险。”

“但是你是把风险加到了另外的讲述者身上去。”老J对我的解释表示更大的质疑,这一次是质疑我的人格。

“要知道,我完完全全的露了脸,而且在后面表达了自己的同情,结尾还署上了我的名字。”

“你还是有投机取巧的地方,并且四海这个软件正是在这个报道之后更的程度的被监视和利用。”老J没有退让,他忿忿不平的说

“J哥,事情并没有变好,这并不是我当时的初衷。”我知道这勾起了老J的一些想法,也许他把自己从四海软件公司里面出走的原因算在了这个记录片头上,只好对他好声安慰。

我们的争论刚一停止,电视画面就停滞了。

“你的电视该换了。”老J取笑我。

“不,一般停帧的时候,就是有新信息来了。”

果然,我的美女实习生小柔给我打来视频电话。

“师傅,飞金上面死了人!”

“别急,慢慢的说。”

“有个学生在校外的飞吧里面死了,他的朋友和飞吧的老板扯起来了,我们的嗅探器侦测到了这个消息,我第一时间知道后,马上就给您打了这个电话。”

“不要急,死者大概什么情况。”

“死者是附近的大学生,刚刚期中考试结束,和朋友一起在飞吧放松,据说死因还很淫秽!”

“淫秽的事情放在后面说,他确定是因为飞金而死么,会不会因为别的原因。”

“这个嘛,因为死因很奇怪,所以目前不太好说,不过他确定是死在飞金的腔体内部的。”

“那就好,你赶快联系飞金公司,看看他们的危机公关如何处理。”

“飞金公司我已经联系过,他们觉得这种情况不能算他们的错,他们的人回复我,吃饭噎死了的人难道还要去找卖米的老板扯皮么?吃饭噎死了的人难道不是因为米饭好吃,所以才被噎死么?”

“这种发言人简直愚蠢。”我听到小柔的叙述,感觉到十分气愤。

“L兄,你不觉得飞金公司正是想利用你们么?”老J看我沉不住气,提醒我道。

“老J,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说他们想故意把事情弄糟,让我们在报道过程中帮助他提升影响力,这种负面营销的手段是很下作的。”

“你既然知道,就没有必要如此气恼。”

“你错了,我的气恼是因为他们耽误了诸多年轻人的时间,但是却没有承担道德上的错误,我们应该提醒提醒他们。”

屏幕对面的小柔看着我和老J,当她听到了我说要“提醒提醒飞金公司”的时候,小柔充满期待的笑了。

“老师,这个片子让我来做吧,您在家远程指导我就好了。”

老J听到小柔对我这么客气,脸上有些失落,他的事业衣钵没有传人,他显得很寂寞。

小柔看到老J的落寞,马上补了一句,“J老师,还有你哦,请您多指教哦,社交这一块,您可是大师。”

老J像个老顽童一样笑了起来。

“两位老师,现在我应该怎么做呢?”小柔眨巴着大眼睛问我们

我和老J想了一会儿,我让老J先说。

老J想了一会儿,十分窘迫的问道:

“小柔,飞金是什么?”

老J这么一问,小柔笑起来了,这个时候我才想起,老J已经离群索居很多年了。

 “小柔,别笑,J先生是闭关修炼去了,你给我们讲一讲,飞金是个什么东西吧。”

“咳、咳,那我就简单说一下吧,飞金其实是feegine的汉语代指,是feeling engine 的简写,实际上就是体感搜索引擎。”

“哦,这个我听说过,算是一种虚拟现实的设备。”

“不错,飞金公司现在是虚拟现实的老大,而且因为掌握诸多用户的体侦数据,还和政府的关系密切。”

“这样的话,报道就难做了。”老J叹口气说

“不要被政府吓怕了,这不过是又一场危险游戏。”

“L兄,你还真是人老心不老。”

“我们就算老了,还有年轻人想要做事的,是吧,小柔。”

“不错的,师傅。”小柔肯定的回答

“小柔,游戏开始了,你搜集下五十个样本量的飞金使用者的使用过程,包括使用时长、使用内容、身体反应,如果有全套的数据和影像资料,就最好了,资金直接从报道基金里面支取,如果没有历史数据,可以花钱雇人做,但要保证真实,死人的飞金仪器,赶快派人获取数据和影像资料,抢在第一时间拿下这个关键数据。”

“师傅,有人说飞金是政府的‘羊群计划’里面的一个环节,如果遇到这种困难,怎么办。”

“小柔,如果你被政府丢在沙漠里面不管,而且以法律形式不让你离开沙漠,你现在想要找到一群小伙伴,一起离开沙漠,你是选择‘逃离沙区’作为口号,还是‘危险游戏’作为自己的标签呢?”老J突然说话了。

“J先生,我可能会选择自由万岁作为标签。”

“好样的,年轻人,加油吧,让羊儿们自由吧!Set them free!”

“我懂了。”小柔点点头

“那个纪录片还看么?”

“以后再看吧,现在有事了。”

“什么事?”

“你想试试飞金么?”我问J。

【未完待续】

钛妹科幻公众平台:tmt_kh

  • 目录
  • 评论 1
  • 喜欢 35
  • 续写

全部章节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1

  • 蒋方周 蒋方周 2016-01-05 18:50

    很有趣味

    0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