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五章:一个老顽固

匡宁跟网络攻击缠斗多年,稀奇古怪的案例见得多了,他很清楚,就算是物理隔绝法,也不是无懈可击。


葫芦湾水电站总工程师冯一劳大约五十多岁,身材瘦长,头发花白。他的办公室宽敞而又简朴,除了一张办公桌和一张沙发之外,没有什么装饰。办公桌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几本书和本子,还有一台电子相框,定时闪动着冯工的家庭照片。

办公室两边的墙壁上,一面立着一只黄色的榉木书柜,一面挂着一张大幅的水电站工程图。隔着窗户的玻璃看出去,窗外是雄伟耸立的葫芦湾水坝,和郁郁葱葱的天祖山脉。

下午一点,当匡宁走进办公室时,冯一劳正站在墙边的工程图前,和两位工程师讨论技术问题。听完匡宁的自我介绍,和水电站遭到黑客攻击的入侵警告,冯一劳皱起眉头,背着手来回走了两步,摇摇头说:“不可能,葫芦湾的状态我天天都会检查,最近没有任何异常。”

匡宁眼眶微黑,带着一脸疲倦之色。为了破解肉机,他刚刚熬了一通宵,又连开七小时的车,从省城赶到天祖山区的葫芦湾。他耐心地说:“没有异常不代表没问题。黑客的攻击总是很隐蔽的,不到发作之时,我们都发现不了。”

“别的地方我不知道,葫芦湾嘛,”冯一劳眉毛一挑,指着窗外的水坝自信地微笑道,“没有什么能瞒过我的眼睛。”

“匡警官,你知道吗?”控制室里一个工程师说,“我们冯工在葫芦湾干了一辈子,这里一切他都了如指掌。我们每一台设备都是他指导安装的,每一条线缆也都是他指导铺设的。说得夸张一点,就连葫芦湾的每一棵树、每一朵花,也都是在他眼皮底下长起来的呢!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赵工说的对,”另一个工程师说,“你还记得吗?去年春天,冯工只是看看上游水位,就报出了夏天的发电量,误差只有百分之五。还有,上次冯工出差的时候,发电功率不稳定,我们谁都找不出原因。冯工回来之后,绕着电站转了一圈,看看水流倾泻的缓急,听听发电机转动的声音,一下就找到了故障部位。”

“好了,赵工,陈工,不用再说好话了。”冯一劳摇摇手止住了两位工程师,推推眼镜框说,“我在这里干了三十年,三十年来,水电站有任何故障,都是我第一个警觉的。我对水电站,就像对自己身体一样熟悉。一个人身体有没有毛病,自己总是最清楚的,你说是吧匡警官?”

匡宁笑道:“身体有没有毛病,一方面靠自己感觉,一方面也要靠医生检查嘛!要是人人都能自己看病,还要医生干什么呢?”

冯一劳不悦地说:“当然要医生。不过,对于水电站,我本人就是一个可靠的医生。对于水电技术,我有三十年的经验,请问匡警官有几年经验?”

匡宁无奈地耸耸肩。这些年,像冯一劳这样的老顽固,他也遇得多了。当他到某些单位去调查网络攻击,总能遇到那么几个老家伙,抱着那些老经验老技术不放,对黑客技术既不了解也不关心,一口咬定自己网络没有任何问题,拒绝配合网络警察的深入调查。

匡宁说:“水电方面,当然您是专家,我是自愧不如。不过,今天我们碰到的问题不是水电,而是网络攻击。这方面还是需要我们大家一起合作的。”

“哼!你是说,我只懂水电不懂网络?”冯一劳把手里的本子往办公桌上一扔,高声说,“告诉你,我们水电站是省重点工程,安全问题更是重中之重。早在设计之初,我们就把各种安全问题,包括水坝的安全,电网的安全,还有你说的信息安全,全都考虑进去了。对于网络攻击,我们也是早有防备!”

赵工和陈工对着匡宁连使眼色,匡宁也看出来,冯一劳有些动气了,忙缓声说:“有防备最好了。要不然,我们一起检查一下防备工作,看看有没有被黑客攻破吧。”

冯一劳一挥手,斩钉截铁地说:“不用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葫芦湾水电站固若金汤,想攻破我们的信息安全防线,绝不可能!”

匡宁心中暗叫不妙,没想到这位总工这么容易生气。他辛辛苦苦开车七个小时赶到葫芦湾,可不是跑来吵架的,调查铁蝴蝶的踪迹才是最终目标。不料话不投机,还没说上几句,人家就脾气发作,一口回绝了。

只见冯一劳双手叉腰,脸色铁青。看那神情,要不是看在匡宁大老远赶过来的面子上,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却听门口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世上没有攻不破的防线。法国人的马奇诺防线,国民党的长江防线,不都是一夜之间打个粉碎?”

匡宁回过头去,一个姑娘出现在门口。她身穿一件蓝色连衣裙,身材瘦高,脸庞清秀,夹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径直闯进办公室。

冯一劳脸色一沉:“冯翠翠,不要半路插话!”

冯翠翠看也没看冯一劳,大步走到办公桌前,把笔记本放下,继续说道:“任何防线在被攻破之前,都是自以为固若金汤的。”

匡宁惊奇地看着她,不知道这位蓝色的姑娘什么来头,居然敢当面顶撞总工程师。赵工和陈工尴尬地转过头去,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突然,匡宁的眼睛扫到办公桌上,电子相册刚好显示出一张全家福,冯一劳搂着妻子女儿正在开怀大笑。他一下认了出来,这位同样姓冯、同样瘦高的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冯一劳的女儿。

难怪这么胆大,原来是个宠坏了的小公主。

冯一劳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说:“那也要有防线才行。我们的发电控制系统根本就没有防线,请问你怎么攻破?”

冯翠翠顿时怔住了,想了一想,答不上来。匡宁连忙接口说:“什么叫没有防线?你们系统没有安全防线,不是敞开家门任贼进吗?”
这种技术问题是他的强项,既然谈到这里了,他必须赶紧把话题推动下去。

赵工嘲讽地说:“以无招胜有招,省公安厅的网络专家,连这都不知道吗?”

冯一劳指着那张大幅工程图,说:“你看,我们的网络分成两部分,外面的一半是办公网络,里面的一半是发电控制系统。办公网络跟互联网是连在一起的,能够上网、收发邮件、查资料。这部分网络不可避免,可能会遭到黑客攻击,甚至被黑客控制的。但是内部的发电控制系统,跟办公网络是完全隔离的,两者之间没有一根网线,没有一点接触,没有一个字节的信息交换。发电系统完全是与世隔绝的独立设计。就算黑客控制了外部的办公网络,他也碰不到内部系统,一根手指头都伸不进来!所以,我们的发电系统没有防线,因为我们不需要防线。造在山顶上的房子,不需要考虑防御洪水,我们根本不用担心任何网络攻击!”

匡宁一听就明白了。这叫物理隔绝法,是工程项目保护核心设施的常见方法。网络攻击日益泛滥,高级的攻击技术层出不穷,搭建一条网络防线耗时耗钱又耗精力。很多工程项目的应对之策就是,一旦项目建成,就把核心设施彻底断网,建成一座网络世界的孤岛。狮子再凶猛,也不能渡过汪洋大海,到孤岛上逞威吃人。

物理隔绝法匡宁见过很多了,这的确是一种防御网络攻击的有效方法,防不住网络攻击,干脆就不要网络了。就像赵工说的那样,这已经达到了武侠小说里“以无招胜有招”的境界,黑客纵有浑身解数,也是一样都施展不出来。

冯一劳继续说:“况且,就算是我们的外网,也不是毫无防备。我们安装有网络防火墙,对网络访问有严格的控制。每个人的电脑里都安装有杀毒软件,同步更新最新的病毒库。微软公司有什么新的补丁版本,我们也总是通知大家,第一时间升级自己的Windows。黑客不要说染指内网,就连攻破我们外网,也不是那么容易!”

冯一劳双手抱臂,挑战性地盯着匡宁。赵工和陈工也是一脸晒笑,充满了胜利者的得意。就连那位专门顶嘴的冯翠翠也挑不出破绽,无话可说了。

面对冯一劳的凌厉目光,匡宁却从容自若。他跟网络攻击缠斗多年,稀奇古怪的案例见得多了,他很清楚,就算是物理隔绝法,也不是无懈可击。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0
  • 续写

全部章节

  • 第十二章:追踪

    主动出击,找到铁蝴蝶打电话的位置,就在跟前!!

  • 第十一章:破绽

    铁蝴蝶再次来电,莫非这位黑客,或者这个黑客组织就在镇上?

  • 第十章:重任在肩

    只剩下21个小时,匡宁要怎样抢在铁蝴蝶下手前斩断这只网络黑手?

  • 第九章:人生选择

    选了他就好了吗?三十年!三十年呆在这穷山恶水当中,水雾重重,湿气弥漫,害得你都得了肾脏病!你选了他就好了吗?生病了还没钱看!

  • 第八章:死里逃生

    铁蝴蝶操控泄洪,冯翠翠洪水中救下匡警官。

  • 第七章:洪水袭击

    铁蝴蝶控制水电站,扬言防水淹镇,敲诈六百万现金。

  • 第六章:USB伪装

    匡宁有莫名其妙的一种预感,水电站的防护越是严密,那位总工越是自信,他就越是觉得铁蝴蝶的黑手已经伸进了葫芦湾。

  • 第五章:一个老顽固

    匡宁跟网络攻击缠斗多年,稀奇古怪的案例见得多了,他很清楚,就算是物理隔绝法,也不是无懈可击。

  • 第四章:贼心初现

    铁蝴蝶的目标,难道是葫芦湾水电站?难道铁蝴蝶有更难以告人的政治意图?

  • 第三章:单方向的见面

    与黑客铁蝴蝶一次“面对面”的沟通,匡警官“聪明反被聪明误”。

  • 第二章:现身吧,铁蝴蝶!

    这两个年轻人,只是一对稀里糊涂的“肉鸡”,铁蝴蝶不仅在使用这台电脑,他还通过摄像头和麦克风,远远窥探着警察的一举一动!

  • 第一章:深夜搜查

    这台电脑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