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贵族正遭遇“边缘革命”,还有机会重回巅峰吗?

摘要: 在IOE(IBM、Oracle和EMC)自己“去IOE”化了。IOE象征着中央集权信息时代的IT贵族:自上而下的控制观念,工程师的沉稳、缓慢、昂贵但难以挑战,当世界不可逆转的走入了在分布式技术大行其道,以“失控”为主旨的互联网时代,云计算的大平台配合国产软件商的“蚂蚁雄兵”,能不能承接使命,完成这场注定的变革?

IBM

“万万没想到,裁员这样的事情会离我这么近”,最近我一个刚工作两年多的小师弟小西经常谈起这个话题。小西两年多前毕业就进入了“百年王朝”IBM,当时小西的想法是至少干10年,积累丰富经验后再创业。

但现实是残酷的,几个月前,一直流传的IBM裁员消息捂不住了,“中国区要砍掉30%,”小西忧心忡忡。而在几千公里外的深圳, 上百员工正高举标语抗议,打工为生的这家IBM工厂即将卖掉,半数员工默默接受了一份不算慷慨的安置协议,剩下的人则苦苦抗争。

 IBM的麻烦还不止这些:2013年全年业绩未达标,今年裁员计划会比去年更大,中国是重灾区,IBM在中国已经放弃了小型机、X86低端服务器业务,这一切都来源于IBM痛苦转型,押注IBM大型主机——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做硬件发家的IBM自己在“去服务器化”,断尾求生把未来压在云计算这个他们曾经不屑的概念上。

 曾几何时,一家信息化时代的企业永远摆脱不了的三个名字是:IBM、Oracle和EMC。IBM提供小型机服务器,甲骨文提供集中式数据库,EMC提供高端储存。无论是传统企业转型信息化,还是互联网公司提供大规模服务,都或多或少的要依赖这“三位一体”——中国工信部于是给了他们个名字,IOE。三家企业在基础薄弱,体量巨大的中国市场攻城略地,化身为中国经济信息化基础服务提供者,不仅卖硬件软件赚钱,每年还能从服务维护和升级中收取获得大量现金流,由于他们太过耀眼和利润丰厚,每次华为和中兴在美国受欺负,被调查,国内都会涌出大量批判这三家外企控制中国信息化事业的声音,以示惩戒。

 客观的说,如果以单品质量正面对抗,国内服务器、数据库和储存器的能力,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可能动摇深蒂固的着“三座大山”,但技术革命领域再次上演了凯文·凯利口中的“边缘革命”——不成熟,利润低,市场小的边缘技术慢慢“屌丝逆袭”,颠覆性的取代了主流产品,像电厂输电一样输出计算能力,这曾经被人们认为是科幻的设想,以云计算的面貌重新出现,越来越完善的开源社区提供软件支持,硬件性能不断攀升,价格不断降低,这一切都让以X86服务器分布式计算+开源软件为架构的云计算以不可逆转的趋势崛起。

天时地利人和,吹响“去IOE”第一声号角的荣誉要归于中国强大的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电商公司作为流量巨大,数据空前复杂,对交易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又格外重视,先天就是云计算的领航者,五年前马云开始布局,顶住了各种争议,成本压力,投入了巨量资源,工程师勉力工作,到了2013年阿里巴巴最后一台小型机下架,引起技术界的大反响:阿里能做,我们能不能也做?

 首先做出反应的,是IOE自己,在经过了漫长的纠结和争论后,前仆后继的拥抱了云计算的浪潮,IOE自己“去IOE”化了。到了今天,已经演变成了谁对云计算拥抱最及时,最积极,谁的就能活的最好。由于很早就大力收购开发虚拟化技术,EMC日子最滋润,以收购见长的EMC,很早就拿下了虚拟化技术领导者VMware,然后从微软挖来了一位副总,不断挥舞支票布局云端,连续收购云储存,储存管理软件,试图做云储存领域的标准制定者。

对云计算,甲骨文开始时拒绝、排斥,直到从拉里·埃里森看着从甲骨文离职创业的贝尼奥夫,白手造出一个百亿美元企业云销售服务商Salesforce,直到软件销售停滞,股价暴跌,傲慢的甲骨文终于幡然悔悟,从2011年开始,一共拿出了50亿美元,收购各类云计算服务商,在全球大规模设立甲骨文数据中心,推广云数据库,销售、管理、销售、企业协作等软件。为了加快转型,甲骨文甚至和老对手微软联合,把自己的服务放到微软的云平台上向企业提供。

 IBM的日子是最为难熬,IBM小型机可扩展性差,成本高昂,是去IOE的首当其冲。这家老牌公司又没办法像联想“毛巾挤水”一样从PC服务器也产生利润。 前有狼,后有虎,一位IBM的离职员工表示,这是比1993年更困难的转型时刻。他们直接把公司的云计算历史,追溯到40年前由IBM发明的虚拟化技术,经过了几次产品的失败,同样也甩出了近30亿美元的支票,勉力搭建起了今日的云服务框架。

但斯诺登事件的从天而降,让这次IOE抢占中国云服务的战役遭遇了空前危机——就算IOE给企业部署独立的“私有云”,面对触目惊心的窃听、监视,数据后门报告,让一个国家重要的金融、电信、能源等等安全数据放在“外国牌云”里,实在无法令中国政府放心。

在2013年,工信部、公安部和国务院集中调研大型银行和国企,工信部口头部署去IOE计划,国内企业闻风而动,服务器商,数据库商股价大涨,但其中最受到欢迎的,是部署简便的“软件服务+互联网云”的前店后厂模型,以阿里云和东软集团合作为例,由阿里云提供稳定的云计算基础服务,操作后台,东软这样长期活跃在第一线的国产软件公司,有资质,有客户资源,有很强本地化能力,对需求响应迅速,而阿里的IaaS大大降低了东软的运维成本和开发成本,帮助其迅速扩张。

IOE的云计算服务是以数据中心的虚拟化为核心的,标榜能够为企业进行深度定制服务,但这种定制能力伤远远不如本土企业,再以东软为例,这家公司拥有的集成系统特一级资质,配合健康管理平台,让东软在健康管理、医疗软件领域几乎没有对手,在以往的弱项技术上得到了阿里云的补强,将对IOE的“云攻略”造成巨大的麻烦。

IOE象征着中央集权信息时代的IT贵族:自上而下的控制观念,工程师的沉稳、缓慢、昂贵但难以挑战,当世界不可逆转的走入了在分布式技术大行其道,以“失控”为主旨的互联网时代,云计算的大平台配合国产软件商的“蚂蚁雄兵”,能不能承接使命,完成这场注定的变革?

本文系作者 st_1653752287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st_1653752287

评论(3

  • 曾经那些 曾经那些 回复ocnn2011 2014-03-15 15:45 via weibo

    你可以写一篇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1548宏盛1986 1548宏盛1986 2014-03-15 13:47 via weibo

    转发微博

    0
    0
    回复
  • ocnn2011 ocnn2011 2014-03-15 10:21 via weibo

    文章写的真扯淡!狗屁不懂!瞎咋呼,IBM裁员正是其强大的表现,不赚钱的业务一定要扔掉!IBM始终现在世界之巅,企业级市场,除了甲骨文,无任何竞争对手!少点白痴,好不好。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