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上海的一线调查:打车APP禁用背后

摘要: 据媒体从上海市交港局和打车软件相关人士处了解,目前并没有对打车软件后台进行强制禁用,全靠司机自觉。而打车软件正在完成与官方统一电调平台的技术对接,不过业内人士透露,博弈的关键并非在技术而在于利益分配。

出租车 上海 高峰

钛媒体注:上海早晚高峰禁用打车软件规定实行后,出租车行业会受到怎样的影响?IT时报记者对上海的确的哥们进行了一番调查,政策和从业者之间的博弈还远未结束。以下内容来自钛媒体内容合作伙伴IT时报:

 

【IT时报记者/潘少颖】最近,关于打车软件的各种规定不断推出,比如要把打车软件纳入到出租汽车的电调平台,比如3月1日起上海实行的早晚高峰禁用打车软件新规等。此消息一出,就引起各方热议。此项规定执行得如何?记者进行了调查。

优惠补贴实实在在,的哥和乘客难舍弃

3月3日下午5点左右,按照规定应该是禁用打车软件的时段,但记者还是用快的打车在世纪公园附近叫到了一辆出租车。“虽然现在有规定,但大多数司机还在用,因为打车软件带来的利益是实实在在的。”司机周师傅告诉记者,自己一个月能拿到2000元左右的补贴,而且本来跑350公里才能赚到的钱现在跑280公里就能赚到。记者看到,周师傅手机上不断地跳出单子。“早晚高峰期用打车软件叫车的乘客并没有很明显地减少。”周师傅说。

司机蔡师傅也告诉记者,即使是高峰期,如果看到附近有人用软件叫车,肯定会去接的。

对于如何规避高峰期禁用打车软件的做法,周师傅告诉记者,最简单的就是关掉顶灯,打开双跳灯,就接打车软件的单子,从外面看不出我在接单,而会以为我有事。“若想真正禁用,除非软件后台关闭。”周师傅说。

不少乘客也表示,“你情我愿”的下单接单,不应受到禁止。

记者从上海市交港局和打车软件相关人士处了解到,目前并没有对打车软件后台进行强制禁用,全靠司机自觉。

 

接入电调易 利益分配难

不管是早晚高峰禁用打车软件还是要把打车软件纳入到电调平台,目的都是要规范出租汽车市场。从目前来看,早晚高峰禁用打车软件的规定遭到了众多“吐槽”,那么把打车软件纳入到电调平台的进展如何?

记者在上海市交港局网站上看到,3月10日两家打车软件率先与强生出租调度平台完成技术对接;3月底前,大众、锦江、海博等三家出租汽车调度平台与两家打车软件企业完成技术对接。

“现在和强生协调的难点并非在于技术,而是在于利益分配问题。接入到电调平台后,补贴基本上不会再有了,相反仍然要收取电调费,乘客愿意出吗?即使愿意出,电调平台、打车软件和司机三方如何分成?而且电调平台每月要向司机收取费用,那会向我们收取费用吗?”一不愿透露姓名的打车软件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出租车司机对打车软件接入电调平台也有吐槽,的哥茅师傅说,“以前,四大电调平台每天要接几万单,现在电调量大大下降。而且每个司机每个月都要向电调平台强制性缴纳几十元及上百元不等的费用,有的司机索性关掉了电调平台,平台没生意了,他们当然要着急。”

记者从强生电调中心了解到,新规实行几天来,电调量并没有明显提升。

本文系作者 IT时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IT时报
IT时报

中国最早的通信类媒体之一,50年以上传播历史。《IT时报》以敏锐视觉轻松解读城市数字化进程。微信号 / 易信号:vittimes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